男人桶女人里面爽爽的(偷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距离新闻发布会,倒数三十小时……

        

宁宇三人拿到华立帆手中的证据之后,便离开了学校。

        

取车之后,白昊天便打算直接驱车回到警视厅。

        

但却被宁宇制止,并且要求再回到医院一趟。

        

“回医院?”白昊天有些疑惑。

        

“你是不是发现什么线索了?”栾鹤鸣很快就猜测到宁宇的用意。

        

宁宇拿出刚刚的手机,播放邓钰琪被伤害的视频。

        

“你们看,他腿上有伤。”宁宇将视频定格在黑衣男子跪在邓钰琪背上压制她的画面。

        

两人重新看一遍之后,确实发现黑色的裤子上确实有道被被划破的痕迹,并且上面还有血迹。

        

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就算他腿上有伤,又能证明什么?”栾鹤鸣还是有些不明白宁宇的意思。 

        

白昊天倒是很快就反应过来,飞快的将车驶去医院。

        

宁宇见栾鹤鸣还没想明白,耐心的解释道:“他受伤的腿跪在邓钰琪的背上,也就是说血迹会转移到她当天穿的衣服上。”

        

白昊天虽然很快就想到其中的关键,但是回想起他们交上来的报告。有些犹豫的开口“证物检验科的同事先前已经在衣服上取证,上面大部分的血迹是属于邓钰琪。”

        

“因为衣物上沾染不少的血迹,所以他们在确认衣物的大部分的血迹之后便下了定论,却忽略了上面有一点血迹并不属于邓钰琪。并且已经将衣服交还给邓钰琪。”宁宇皱起眉头,有些担忧。

        

若是邓钰琪已经将衣物给扔了,那么这么一条强而有力的线索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变成废物。

        

“邓钰琪至今都未出院,她的父母也并没有出现,衣服还在她手上的几率非常大。”栾鹤鸣开口安慰心急如焚的两人。

        

希望能够调节车内沉重的气氛。

        

“温霖是谁?为什么他会帮我们让华立帆交出证据?”白昊天最终还是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出关于温霖的事宜。

        

车内宁宇和栾鹤鸣相视,一时间谁也没开口。

        

“若我没猜错,你们知道并且熟知温霖是谁对吗?”白昊天虽然正在开车,依旧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动作。

        

宁宇思绪万千,最后还是决定将温霖的事情告诉白昊天。

        

“温霖就是冉霖轩。”一句陈述句,并没有带任何的个人感情。

        

白昊天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可能会是个让他非常惊讶的人物。

        

但宁宇给出的讯息,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甚至可以说是震惊。

        

“你什么意思?冉霖轩背叛了特调科?!”白昊天将车驶到路旁停下,万分严肃的看这宁宇。

        

“不完全是。”栾鹤鸣迅速的回答了白昊天的问题。

        

宁宇少有的严肃,对白昊天说道:“我们先到邓钰琪那里找回证物,回到警视厅之后我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

        

白昊天望着坐在车上的两人,最后还是从新启动车子往医院前去。

        

当他们到达医院时,温霖刚刚从邓钰琪的房间出来,几人就这样在医院不期而遇。

        

“冉霖轩你怎么回事?”白昊天满腹的疑问在见到温霖之后,倾泻而出。

        

面对白昊天对自己的提问,温霖并没有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但眼里充满不屑以及讥笑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白昊天被他看的更是有些恼怒“你那是什么眼神!?”说着就打算上前。

        

此时宁宇拦着他的去路。

        

“他不是冉霖轩,他是温霖。”宁宇嘴角挂上温润如玉的笑容,看着对面的人儿。

        

白昊天被宁宇弄的有些迷糊,眼前之人明明是冉霖轩,为何宁宇偏说是温霖?

        

他看向一直不说话的栾鹤鸣,只见他只是默默的点点头表示宁宇说的不错。

        

白昊天的几乎将疑惑写在面上,但终究还是的不到解答。

        

没曾想温霖最后竟然大发慈悲的开口道:“白队长,初次见面你可以唤我温霖,还有一点我应该和你认识的冉霖轩有些差距。”

        

“你什么意思?”白昊天被他们弄的异常的迷糊。

        

但他并不傻,他能够感受出面前之人浑身上下的气质与冉霖轩完全不同。

        

所以他并不怀疑前面的人说谎。

        

“字面上的意思,我可以是‘他’,但‘他’不能是我。”温霖笑看他们所有人。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宁宇不愿再和他纠结冉霖轩和温霖之间的关系。

        

“我并不是为你帮你们,只是我不喜欢别人利用的我名义来逼迫我。现在的情况只是刚好而已。”温霖无所谓的回答着宁宇的提问,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行为以及目的。

        

“既然你对军种或是军阶都没有什么向心力,那么为什么你不能到特调科来?”栾鹤鸣试图将温霖和他们拉上联系,若是他愿意自然是再好不过。

        

虽然机会渺茫,但是试试看总不算是坏事。

        

可温霖听见栾鹤鸣的提问之后,并没有回答而是大笑出声。

        

“我喜欢强大且有能力的地方,而你们比起军种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那么我想知道你们凭什么让我过去你们的地方?”温霖丝毫不留情面的嘲笑着特调科。

        

“确实,我们这座小庙确实容不下您这尊大佛。”单听温霖的回答,宁宇便知道栾鹤鸣说服无望,更是不卑不亢的怼了回去。

        

温霖丝毫不在乎宁宇的话语,甚至还打趣他“能力不大,脾气到是不小。”

        

白昊天也算看清楚,冉霖轩确实和面前自称温霖的着实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他也相信宁宇他们回到警视厅之后会给自己一个合理的回答,所以还是干脆提出实际一点的问题“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听见白昊天终于提出最关键的问题,温霖装出一副欣慰的模样。

        

手往身后探去,准备拿出什么。

        

宁宇和白昊天一见温霖往身后探去,迅速的就从大衣口袋和腰间同时拿出惯用的枪和匕首。

        

唯独栾鹤鸣就这样定定的看着他动作。

        

“反应能力挺不错。”说完温霖从身后拿出来的东西成抛物状,准确的扔到栾鹤鸣方向。

        

栾鹤鸣伸手就能接到。

        

温霖就这样扔了走了。

        

栾鹤鸣看清楚手上的东西之后,心情顿时有些纠结。

        

接到的东西赫然就是他们来到医院最重要的目的。

        

邓钰琪的受害当天所穿的血衣。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