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镜子里我怎么要你的(快穿奶好大H)最新章节列表

      

而谢淑兰和任紫裳带着的两个孩子,女儿公孙桐华,已经八岁,儿子公孙守谦,也已经五岁。

        

公孙文忠家和公孙文正家,都有两个孩子,唯独自己家一根独苗,看着公孙春跟在四个孩子后面跌跌撞撞的奔跑,想要跟哥哥姐姐们玩儿,公孙剑心中,公孙剑心中,就有些失落,一个孩子,还是少了些啊,若是能多有两个,那自己家孩子,就不会如此孤单了。

        

看古灵儿朝自己走来,公孙剑便笑着道:“灵儿,咱们是不是该好好努力了,人家们都有两个孩子,就咱家一个,怎么看,怎么孤单啊!”

        

听了这话,古灵儿脸刷的就红了,但片刻只有,便恢复过来,笑着对公孙剑道:“公孙剑啊,文正哥有两个妻子,文忠哥也有两个,要不,你也再娶一房?”

        

听了这话,公孙剑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笑嘻嘻对古灵儿道:“哎呀,我可不敢,要是再娶一房小妾,这黛婆婆,还不得机了我的皮?你虽然只有一个娘家人,但你娘家人太强势了,我可没有这个胆子。”

        

古灵儿闻言,俏脸一红,对公孙剑道“怎么,你还真想再娶一房小妾?是不是已经有目标了?要不要我去提亲?帮你把人抬回来?

        

你放心,婆婆已经老了,就算你娶小妾,她也奈何不得你,毕竟,你现在是大将军,难道还真怕一个孤老婆子?”

        

闻言,公孙剑立刻换上一副猥琐的表情,对古灵儿道:“灵儿姐,娶小妾,那我肯定是不敢的,黛婆婆虽然已经很老,但这么多年,积威犹在,我可不敢捋黛婆婆的虎须。

        

不过,我也用不着娶小妾啊,灵儿姐,咱们都还年轻,再生几个孩子不成问题,只要咱们肯努力……”还没等公孙剑说完话,古灵儿便狠狠在公孙剑胳膊上掐了一下,疼得公孙剑是龇牙咧嘴,也不管公孙剑“伤的”重不重,古灵儿便红着脸跑开了……公孙剑略带夸张的动作,落在了公孙文忠眼中,这让公孙文忠有些奇怪,一头雾水的走了过来,瞪着眼睛问公孙剑发生了什么,古灵儿为什么会如此失态。

        

公孙剑笑笑不语,心中却有些恼怒,这夫妻间的私房话,岂能告诉别人?这公孙文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眼色啊!

        

南京周边的风景名胜并不少,玄武湖、夫子庙、紫金山、鸡鸣寺,等等等等,好玩儿的地方,多了去了,但公孙剑他们,却避开了人多的地方,专挑幽禁处游玩,看山看水,好不自在。 

        

最开心的,就要数几个孩子,整天就是疯玩儿,长着公孙文忠、公孙剑二人,让给他们捕鱼,捉蝴蝶,掏鸟窝,摘野果,算是无拘无束。

        

几日下来,公孙剑公孙文忠也从战场上的思维模式,转变了过来,从战场上的屠夫,变成了文人墨客,指点指点江山,是浑身轻松。

        

大家玩了几天玩兴已尽,孩子们也没有当初出来时的热情,也到了该谈正事儿的时候了,这是众人最不希望,但又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公孙剑之所以同意古灵儿约公孙文忠他们出来,一是为了带着家人出来放松放松,这第二,便是要与公孙文忠谈谈,该怎么劝说公孙元琼,把公孙文正给放出来。

        

而谢淑兰和任紫裳,在接到公孙剑管家的邀请,便知道公孙剑约他们出来要干什么,更是早就盼着这一天呢,就等公孙文忠、公孙剑他们回来,能救自己丈夫出来,公孙文正此人,虽然喜欢拈花惹草,但对谢淑兰、任紫裳二人,倒也算的上有情有义。

        

前段日子,公孙元捧允许谢淑兰和任紫裳去探视公孙文正,虽然公孙文正在牢里并没有受什么委屈,但精神状态却不怎么好,神情,很是萎靡。

        

当初公孙文正被囚禁之时,公孙文忠正出征在外,只有钱剑一人在应天,没有办法,也没有力量处理这件事儿,如今公孙文忠回来了,劝说公孙泓与公孙文正重归于好的事情,也就提上了议程。

        

公孙剑、公孙文忠、公孙文正三人,在一起生活多年,说是亲如兄弟也丝毫不为过,如今看着公孙文正身陷牢狱,心里便自然不是滋味儿,别人可以装作看不见,不管公孙文正的死活,但公孙剑和公孙文忠不能啊。

        

看着在草地上肆意玩闹的孩子,谢淑兰笑着道:“如今整个应天,敢这么名目张但跟我们母子出来游玩的,恐怕就你们两家了,其他人家,避我们母子,如同躲避瘟疫。

        

自从你们出征,我与紫裳,便关起门来,在家看着两个孩子,谁也不接触,就盼着你们回来,能把文正给救出来。

        

现在,我们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一家人能待在一起,安安稳稳度过余生就好。

        

文忠,你与文正是表兄弟,这件事,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坐视不理啊。

        

余杭大战之时,你杀了我父兄,我不怪你,那是在战场上,拼个你死我活,是正常的事儿,况且是我父兄不知死活,非要正扛咱应天大军兵锋。

        

可文正不一样,他是我丈夫,是我孩子的父亲,无论如何,我不能看着他去死啊,我求求你们二人,无论如何,帮我把文正救出来吧!”

        

说罢,谢淑兰便要给公孙文忠和公孙剑二人下跪,公孙文忠见状,立刻把谢淑兰扶住,皱着眉头对谢淑兰道:“嫂子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与文正,亲如兄弟,怎么会看着文正身陷牢狱,坐视不理?

        

况且,文正也只是一时想不开,才会犯下如此大错,等他与父亲和解,所有的事情,就都过去了,日子该怎么过,还会怎么过。身为父亲亲侄子,文正,岂有平凡过一生的道理。

        

只要误会说开了,那我们父子,自然会和好如初,文正,也一定会再次受到重用,这天下,是公孙家人的,文正岂有平凡过一生的道理?”

        

听了公孙文忠的话,公孙剑心中是一阵苦笑:“和好如初?怎么可能?这覆水难收,破镜难圆,这人和人心中只要有了疙瘩,想要和好如初?怎么可能?

        

至于受重用,那就更不可能了,公孙文正可是想跟公孙标争太子之位啊,这侄子再亲,能有亲儿子亲?”

        

虽然心里不看好公孙文忠的说法,但公孙剑也不好打击公孙文忠积极性,毕竟,救出公孙文正,还得指望公孙文忠不是,于是呵呵笑着对谢淑兰道:“就是啊,嫂子,你也别太过担心,文忠哥说的没错,这父子之间,哪里会有解不开的仇怨?

        

过几日,事情便风平浪静了,日子还是照常过,有文忠哥在,这事儿,一定给您解决的妥妥当当,您就等着跟文正哥过好日子吧。”

        

说罢,公孙剑看向公孙文忠,笑着道:“文忠哥,你与父亲,是最亲近的人了,这事儿,还得你出面,去跟父亲去说,这都关了这么长时间了,文正哥已经知错了,到了和解的时候了,如今,咱们灭了张士诚,正是最开心的时候,这时候对父亲提,他说不定一高兴,就答应了呢?”

        

闻言,公孙文忠苦笑一声:“这事儿,也只能是我去办,只是公孙剑啊,你知道的,我这人一向嘴笨,而且,脑子也没有你和文正活泛,这见了父亲该怎么说,还的你来出主意啊,靠我,恐怕还没跟父亲说上两句,父亲便把我给赶出门了!”

        

“哈哈,只要你答应去跟父亲提这件事儿,一切都好说,这不,找你过来,就是一起商量如何化解这件事嘛,这主意,当然是我给你出!

        

不过,我觉得,就你一人,力量恐怕还不够,咱们若是能把公孙标和母亲也叫上,就更好了,有他们二人帮忙,咱们能省下不少力气。

        

这不,咱们打了这么长时间的战,也有一两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吧?趁这个机会,咱们带着老婆孩子,带着礼物,去一趟吴王府,在饭桌上,把这件事儿说开,不就完美了吗?”

        

“嗯,确实是个好主意,这样吧,回了应天之后,我去找母亲,你去找公孙标,咱先提前商量商量,咱们这回,就把事情漂漂亮亮给办了,文正被关了这么久,恐怕早就憋坏了吧?也该让他出来偷偷风了。”

        

听了公孙剑的话,公孙文忠是一脸兴奋,恨不得立刻就飞回应天,找马秀英商量此事儿。

        

见公孙文忠、公孙剑都愿意帮着公孙文正说话,谢淑兰、任紫裳是破涕为笑,想到很快就能与公孙文正相聚,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笑呵呵去给孩子们准备吃食,打算吃了这顿饭,立刻就返回应天,好好收拾收拾家’让公孙文正舒舒服服回家。

        

她俩认为,只要公孙文忠、公孙剑兄弟出马,这一次,公孙文正被放出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T。

        

谢淑兰这样认为,公孙剑、公孙文忠也这样认为,甚至公孙元捧也有心思,趁着应天大军大胜,应天大肆庆祝这个机会,让公孙文正重见天日,但可惜的是,所有人都在揣测公孙元境的心思,觉得此事儿能成,却忽略了公孙文正,公孙文正也是人,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在听说应天大军攻破姑苏之后,公孙文正是仰天长啸,神态疯癫,笑完之后,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紧接着昏了过去,公孙元捧还没来得及放公孙文正出来,公孙文正便一命呜呼。

        

自从被囚禁后,公孙文正虽然被限制了自由,但吃穿用度,公孙元捧从未亏待过公孙文正,公孙文正,也一直表现的不错,一直都是规规矩矩思过,在所有人眼中,公孙文正,已经盖过了,可谁成想,就在应天大胜之机,公孙文正会一时想不开,吐血身亡。

        

公孙文正的死,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听闻公孙文正死在牢中,谢淑兰与任紫裳,是哭的死去活来,昏死过去好几次,幸亏古灵儿一直在她们身边照顾,这才没有出事情。

        

而公孙泓,也一下子仿佛老了好几岁,他囚禁公孙文正,真的只是想让公孙文正好好想想,真的没有要杀掉他的心思,如今公孙文正来了这么一出,将来下了皇权,让公孙元捧怎么跟他的哥哥交待?

        

公孙文正灵堂刚刚在府上搭起,马秀英便亲自前往公孙文正府上,安慰谢淑兰和任紫裳二人,对于马秀英,谢淑兰和任紫裳,并不排斥,当初,也正是因为马秀英的不断劝说,公孙元捧才把公孙文正囚禁,而不是更严重的惩罚。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