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公主奶的侍卫H(撩起裙子直接干)最新章节列表

        

首先是完颜毅英的行动。

        

完颜毅英按照完颜奔睹的要求,前往骑兵大营,把骑兵各军的都总管和副总管喊到围城大营内,向他们宣布了这件事情,然后向他们许诺了官职、爵位以及未来的好处。

        

都总管和副总管们很快就弄清楚了眼下的局势。

        

他们有的选吗?

        

没得选。

        

于是骑兵各军的都总管和副总管们纷纷加入了完颜奔睹的势力当中,支持完颜奔睹“暂代”完颜亮处置全军撤退事宜,成为当下的全军主宰。

        

军队就被完颜奔睹掌控了。

        

掌控了军队,其他的就很简单了。

        

移剌成奉完颜奔睹的命令把随着完颜亮南征的朝廷官员全都请到了大营里,听完颜奔睹把昨晚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了说了一遍。

        

完颜亮死了。

        

官员们大惊失色,甚至有些人直接摔在了地上一脸惊恐,指着完颜奔睹有些话眼看着就憋不住要出口了。

        

但是移剌成很快就做出了属于自己的表态。

        

精锐士兵们拔出钢刀,一脸凶神恶煞的看着这些养尊处优的官员们,杀气腾腾,一下子就把这群官员给唬住了。

        

完颜奔睹对此毫不意外,他冷静地喝了几口茶水,然后许诺给这些官员一些政治利益,比如许诺一个高官厚禄的未来之类的,请他们支持自己将要做的事情。

        

杀气腾腾的士兵,老谋深算的大将。

        

对此,官员们面面相觑。

        

然后他们就意识到,许霖、李通和徒单永年等人阴谋叛乱然后弑君的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完颜亮已经死了,完颜奔睹掌权了,且军队支持他。

        

那些杀气腾腾的大兵都支持他。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官员们纷纷点头应诺,表示他们会支持完颜奔睹的行动,支持完颜奔睹领兵撤退,并且另立新君,然后瓜分朝政好处。

        

有几个人看上去倒是面色不快,但是终究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长叹一声,默认了这个结局。

        

而在此期间,纥石烈良弼紧急计算了全军粮秣物资可供军队使用的天数。

        

最后得出了一个很不妙的数字。

        

“我军目前所持有的口粮只够全军使用七天,剩下的部分粮食储存在晏城镇一部分,新安仁镇一部分,黎济寨一部分,继续往北,还有数个储粮点,但是若要得到那部分粮食,必须要原路返回。

        

原路返回,必然会经过贼军驻军点,极有可能暴露我军行动,且不知道北边贼军是否已经势大,是否已经南下,原路返回势必不可行,只能另寻他路,可另寻他路,就无法得到储备粮。”

        

听着纥石烈良弼的汇报,完颜奔睹捂着额头,满脸无奈。

        

“不算签军和民夫,只算战兵呢?”

        

“那可是二十多万的签军和民夫。”

        

纥石烈良弼看着完颜奔睹,开口道:“都是珍贵的青壮,是农业生产的主力,如果全都抛弃掉的话,大金国十年都恢复不了元气,还要面临很严重的粮荒,太危险了。”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

        

完颜奔睹叹息道:“力保战兵、战马,这才是大金国的命根子,至于粮食……大不了用军屯的方式解决,让军队耕种,耕战立国。”

        

纥石烈良弼长叹一声,点了点头。

        

“不算签军民夫最低限度的口粮支出,剩下的粮食也只够全体战兵使用约十一天。”

        

“够了。”

        

完颜奔睹点了点头。

        

“不够。”

        

纥石烈良弼摇了摇头,严肃道:“除了战兵,咱们还有十八万匹战马,它们才是最关键的。”

        

完颜奔睹一惊,顿时意识到金军撤退的最大问题不是在人,而是在马。

        

“马料还可用几日?”

        

“最多五日。”

        

“坏了!”

        

完颜奔睹大惊。

        

马是国家综合实力的一部分,是金国的命根子,金国无论如何不能失去这十几万匹珍贵的战马,失去这些战马,金国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不能组织骑兵南下,无法遏制光复军的反扑。

        

而且若要撤退,速度必然要快,没有战马提速,想要顺利撤退几乎是不可能的。

        

纥石烈良弼拿出运算数据交给完颜奔睹。

        

“眼下一名骑兵携双马北返,在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阻碍的情况下,从济南回到燕云之地的距离约八百里,一日赶路百里,或可用八日回到燕云,这已经是最快了。”

        

完颜奔睹看了,连连摇头。

        

“不可能,马是活物,要吃饭要喝水要休息,马耐力不足,数日赶路,若没有充分休息,速度会大大下降,跑不动的。”

        

纥石烈良弼也点头。

        

“所以我建议给战马中途休息一日,且赶路时日,中途每次休息不要少于一个时辰,否则很有很可能损坏马体,届时就算活着回到燕云,也不能使用了,那样的话,战马折损可能超过五成。”

        

“五成……”

        

完颜奔睹紧锁眉头,一脸烦躁:“战马折损那么多,对于大金来说一样是巨大的损失,而且我军若要撤退,需要带的东西太多了,战马不可能完全不负重。

        

带着人奔驰已经是巨大负担,更遑论那么多物资需要带走,一人双马可能都来不及轮换休整,速度还会继续下降,就算粮食够吃,都不一定能赶得及回去,贼军也有骑兵,会追击的。”

        

“所以能丢掉的全部丢掉,能不带着的全部都不带,尽可能减少战马负重才是最好的办法。”

        

纥石烈良弼开口道:“些许身外之物,该放弃的就放弃,人和马都回去了,总有办法。”

        

完颜奔睹叹了口气。

        

“说是这样说,可是又有什么东西是可以丢掉不带走的呢?兵刃和盔甲总不能丢了不带吧?这就是极大的负担啊。”

        

“的确,粮食,军械都是不能少的,纵使一人双马,也有极大负重,一日百里甚至不能保证军队还有战斗力,最多六十里,如此才能保证军队有战斗力能够自保。”

        

“一日六十里,马料只够用五日,走一半不到就走不下去了,那还怎么撤退?不行,把战兵的粮食提供一些给战马。”

        

完颜奔睹开口道:“人可以忍饥挨饿,一时半会死不了,战马却不能,吃不饱就跑不动,跑不动,我们都要死。”

        

纥石烈良弼又拿出了一张纸递给完颜奔睹。

        

“这个情况也考虑到了,极力压缩战兵口粮,以最低限度的口粮提供给战兵,只是饿不死的地步,也只能把马料增加到八日,大都督,战马太多,太能吃了。

        

且如此盘算,还是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设想,途中万一遇到贼军追击、阻碍,情况又会发生变化,届时就会有断粮的风险,不管是战兵还是战马,都有断粮的可能。”

        

完颜奔睹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抱头,沉默了好一阵子才抬起头看着纥石烈良弼。

        

“那如果我们不直接返回中都,去开封,或者往西去关中,再折往中都,你看如何?”

        

“去开封要经过东平府等贼军重镇,去关中要经过大名府等贼军重镇,距离差不多,耗时几乎一样,同样不能排除粮食危机,还要平白多出折返路途的时间。

        

大都督,皇帝已死,退路断绝,如果我们不能及时返回中都另立新君,中都一旦拥立皇太子或者其他人做皇帝,我们将失去先机,处处被动,当务之急,是要尽快返回中都。

        

返回中都另立新君,把局势稳定住,为了稳定局势,就需要精锐,所以无论如何也要保住精锐,把最精锐的部分保全,则就算贼军追入燕云,我军依然有一战之力。

        

这种情况下,返回中都保全精锐才是我等首要之选,除此之外的都可以放弃,如果试图保全所有,反而可能什么都保不住,大都督,请您三思啊!”

        

纥石烈良弼的声音变得很严肃。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