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m要我一天曰二次(喂奶门)最新章节列表

        

知道了秦王政不在乎上下策的分别,韩非收拾了一下心情。

        

他平日里养气功夫不错,心情其实很少有如此的波动。

        

然而今日,自从见到秦王政开始,他就再没法子保持冷静。

        

这位秦王陛下,当真可怕。

        

“上策,是,以。权术,争,权贵,之隙。”

        

嬴政挑眉。

        

隙这个词汇,用的最深刻,并且解释最有力的,是鬼谷纵横之学。

        

这一脉的义理之中,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存在“缝隙”的。

        

这个叫做“有间”。

        

而人所需要做的,是以“无厚”入“有间”。

        

尖刀刺入缝隙,而后挑拨离间。

        

正如庖丁之解牛。

        

理论很美好。

        

可是嬴政始终有一个问题——庖丁的刀,真的有那么薄吗?

        

他的刀真的薄到了可以穿行于骨骼之间的罅隙之中吗?

        

对于牛而言,骨骼之间肯定是有缝隙的。

        

但对于牛、刀二者,骨骼之间的缝隙、矛盾到底是内部矛盾,即便存在,也是小的,是次要的。

        

而与刀之间的矛盾,才是主要的。

        

你凭什么,就觉得,人家那么傻,放弃主要矛盾而专攻次要矛盾呢?

        

“陛下,可以,拉拢,贵家,庶子。”韩非给出了他的办法。

        

“素日,之中,贵家,宛然,一体。”

        

“而,嫡长,可以,承袭,爵位、田产、财富、姓氏。”

        

“庶子,所得,必然,不多。”

        

“陛下,可以,支持,庶子,与,嫡子,争。”

        

韩非看着秦王政。

        

嬴政点了点头。

        

这计策还不错。

        

但也就是不错了。

        

饮鸩止渴,扬汤止沸。

        

只是暂时的把次要矛盾放大,使之成为表面上的主要矛盾。

        

也就是传统的,拉一批打一批。

        

这是嬴政旧时就曾想过,并且实际用过的招数。

        

如今他已经不用这个了。

        

不用的原因也很简单——不适用了。

        

放在以前的秦国,这办法是很好用的。

        

可现在不行。

        

秦国不是过去的秦国了。

        

秦国如今土地是私有的。

        

私有土地迎来了一次无限期的大垦荒。

        

贵族们雇人开垦荒地,与国家、秦王分润开垦所得。

        

这样的大规模开垦使得钱、粮食、物资、人力都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速地流转。

        

要获取到更多的财富,就需要劳力们以更快的速度开垦土地。

        

要让劳力们提高劳动效率,今天比昨天获得的劳动成果更多,就需要让劳力们有更好用的工具、工作更长的时间、有更多的体力。

        

所以劳力们从吃不饱,到要吃饱。

        

隔三差五吃点肉,开开荤。

        

一年吃一两次肉的时候,吃肉就是过年。

        

但一年是二十次肉的时候,吃肉就是愉悦。

        

吃肉带来的刺激变小了。

        

那么接下来是什么呢?

        

是异性。

        

生物的本能需要被满足。

        

然后是什么?

        

衣服、鞋履。

        

安稳的生活、私有财产。

        

一项又一项。

        

贵人们发现,让穷人过的稍微好一点,自己就能获得更多。

        

于是他们开始笨拙地尝试对穷人好。

        

他们控制着这一切。

        

也在这个过程之中取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速的财富积累。

        

隗状家的小儿子最开始是发鞋履给劳工。

        

后来是贩卖鞋履给劳工。

        

从免费分发,到收钱购置。

        

虽然劳工们似乎是付出了更多,但隗状家的小子,反而贩卖了更多了。

        

他赚翻了!

        

之后是一个又一个聪明的年轻人。

        

他们想着各种办法。

        

组织妇人为劳工提供服务也好、贩卖熟肉食也好、甚至组建建筑队,为劳工修建房屋也好。

        

这些贵族家里的小子们,各自有各自赚钱的法子。

        

物资流转快速,意味着消费旺盛。

        

也就是,遍地都是等待着被满足的需求。

        

换言之,遍地机会!

        

这些年轻人甚至不用思考着哪一行赚钱快速,哪一行便于积累财富。

        

因为目光所及,都是机会,任何行业,赚钱都快,都比守着田地等待庄稼成熟要快。

        

这是以往所从没有过的。

        

他们以他们的长辈们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快速积累出了令长辈们瞠目结舌的家业。

        

同时,这些年轻人的成功刺激了更多的年轻人。

        

他们开始学着做一样的事情,然后发现,钱原来这么好挣。

        

这时候,谁还看得上家里那仨瓜俩枣呢?

        

你继承家业,意思就是你没本事!

        

外面遍地捡钱,你肯定是没有能力、捡不到,才不得不回家拿着那一点固定的资产。

        

你争家产,意思就是你是废物!

        

你主动退出了捡钱的游戏!

        

这些年轻人的想法已经完全的改变。

        

一般的庶人子弟所需要面对的最大的困难就是,第一桶金获取难度太大。

        

但贵家的子弟,他们根本不需要考虑这个。

        

秦国的贵族在垦荒之初,就被清扫过。

        

随后鞠子洲那豚犬收割钱财时候又打掉了不少。

        

如今贵族的人数减少,财富更加集中。

        

贵家的庶子们,往往也可以不太吃力地拿出自己所需要的起步资金。

        

他们根本就不愁任何事情。

        

他们有着过去的秦人根本不敢想象的发达的机会。

        

他们伸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机会。

        

并且,自己打拼而来的钱,花起来更爽快,挥霍起来更加不受约束。

        

这些人,他们回不去过去处心积虑为求继承多几个钱而讨好长辈的伏低做小了。

        

这样的人物,让他们回家为了继承那一点点的家业而费尽心机?

        

简直可笑!

        

秦王政静静地看着韩非,没有开口。

        

他不需要提醒韩非这些。

        

因为这些事物,需要韩非自己去发现。

        

因为这些事情,没有见过的人,是永不能想象,永不敢置信的。

        

韩非详细阐述了挑拨、分化、引发矛盾,使次要矛盾成为主要矛盾,并且收贵族家的庶子们为自己所用的手段。

        

这些,剥削经上面也有,但韩非阐述的更加仔细。

        

因为他亲身经历过这些。

        

“那么下策呢?”秦王政听完,不置可否,只询问第三个办法。

        

“下策,便是,诛杀,贵族,夺取,田产、财富,以之,招揽,外国,士子。”

        

秦王政点头。

        

这计策也不错。

        

矛盾暂时没办法消灭,那就消灭此时矛盾的对立面,然后引入变量。

        

虽然这些引入的变量最终会变为矛盾的对立面,但起码,暂时,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这可以作为第一个计策的补充。

        

但,由于实际操作当中的各种问题存在,其实两个计策是不可以同时施行的。

        

韩非,还是欠缺实际的做事经验。

        

嬴政摇了摇头:“计策不错,你可愿为秦官?”

        

韩非见秦王政没有回应关于韩国的事情,有些失望:“多谢,陛下,厚爱。”

        

多谢厚爱,但是不行。

        

嬴政笑了:“你是可造之材,这样吧,帮朕一个忙,秦国如今正在修新法,你可去观瞻,提些意见,顺便,也将李斯交予你的那些关于新法的意见,说与负责修新法的那人听。”

        

“今年,韩国,保住了。”

        

韩非听到这句话,喜不自胜:“多谢,陛下。”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