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人妻的呻吟(翁熄合集第一章)最新章节列表

        

皇帝给两位宰相亲自倒茶。

        

许敬宗和李义府都有些诚惶诚恐,时至今日,谁也不敢再有半分小瞧这位天子,监国近十年,登基在位也快十五年,所有人如今都真正见识到了这位天子的狠厉,真发起怒来,那真是天降雷霆。

        

尤其是对许敬宗这位两朝元老来说,他能更清楚的感受到圣祖与当今的不同之处。李世民虽然也是个喜欢耍手腕的皇帝,动不动就要折腾、敲打宰相们,但皇帝除了临死前几年下了点狠手,之前行事其实总是留有余地的。

        

但当今这位可不一样,他是一条肠子通到底,整起人来就是个不死不休,就如长孙无忌等人,一贬再贬,最终赐死,甚至株连整个家族,连姻亲都要牵连。

        

这样的皇帝让人畏惧甚至惊恐。

        

皇帝轻抿了口茶,目光有些放空,似陷入了某种沉思。

        

许敬宗和李义府都低着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而打扰了皇帝。

        

“你们说,太师此刻在干嘛呢?”

        

皇帝收回目光,突然发问。

        

李义府低着头,秦琅此刻在干嘛?

        

此时洛阳已是初冬,各地朝集的文武大吏基本上都已经入京,正在各衙做述职报告,接受有司考核呢。 

        

秦琅本来应当也要入京朝集的,他是齐王,大唐如今唯一一位因功加封异姓亲王,又领着大唐最大的一块外世封领地吕宋府,虽然名义上武安府和吕宋府,如今都在他两位嫡子名下,可谁不知道秦琅才是真正的当家人。

        

况且,秦琅还有太师、开府仪同三司的阶职,也还有弘文馆大学士兼修国史的头衔。

        

可往年秦琅都不入京,自他策立拥护当今在洛阳即位,然后辞职离京,就再也没越过五岭一步。

        

这事,本是秦琅跟皇帝之间的默契,一直这样。

        

据说吕宋终年不见雪,没有春夏秋冬之分,只有旱雨两季,或者还有段短暂的凉季。此时洛阳已经下过了第一场雪,但吕宋应当还刚进入一年最舒适的凉季。

        

秦琅也许在吕宋旧金湾的沙滩上游泳戏水,喝着椰子汁吧?

        

“是否召秦太师入京朝集?”李义府试探着问。

        

皇帝呵呵一笑。

        

召他入京,他就会来么?

        

如果不来,那朝廷的诏令岂不是显得无用,到时朝廷怎么办?

        

除非李胤真要下定决心彻底翻脸动手,否则根本没必要召秦琅入京,甚至这样的诏令,还可能引起秦琅的误会。

        

李胤对秦琅,也是心情复杂的。

        

可若说他现在就对秦琅动手,那是不可能的,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皇帝李胤,其实心底里对秦琅也还有着一丝忌惮和畏惧。

        

面对着这位老师,他总感觉自己的一切想法都会被洞悉。

        

这样的对手,让人心生无力。

        

“朕记得林邑女王是秦太师的红颜,两人还生了几个孩子?”

        

“确实,当年林邑国内乱,公主出逃在外,后来遇到秦太师相救,两人有过一段,后来林邑公主得我大唐出兵相助而复辟国家,受先帝册封为林邑国王······太师和林邑女王共有一子三女,其子名范仁,先娶真腊前国王公主为妻,后真腊国王暴毙,真腊内乱,在林邑的支持下,真腊国二王子击败了其兄长真腊太子,以及其它兄弟为新国王,并得到大唐册封,真腊新王正是范仁的真腊公主妻子同父同母的兄长,真腊新王继位后还将嫡长女公主,再嫁给范仁······”

        

李胤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朕听说林邑王的三个女儿,一个嫁给了山帝国王的太子,如今其夫已继承国王之位。一个嫁给了干佗利国王子,如今其夫也做了干佗利国王,还有一个嫁给了狼牙修国王子,其夫也当了狼牙修王?”

        

“确实如此,林邑王小女儿嫁狼牙修王子,其夫继位为王后,还正式把其国东南端的岛屿蒲罗中赠给了秦太师。这蒲罗中岛连周围数十小岛加起来还不如一个洛阳县大,不过这里地处通西夷海道的一个重要海峡,原来狼牙修与海峡对面的干佗利国对此岛争夺许久。

        

干佗利一位国王还曾将此岛赐给其一位王子,让他在岛上建立了封国,名为狮子城堡。

        

后来狼牙修占有此岛,将其赠给秦太师。

        

秦太师便在这里扩建港口,修建了自由贸易港,如今成为唐船通西夷海路上重要的补给港和中转贸易港。

        

因为干佗利国王也是秦太师女婿,故此对这个争议之岛赠给秦太师,最后也同意,吕宋、林邑、干佗利、山帝甚至还有真腊国,都一起签署了赠与协议。

        

秦家将此港命名为狮子港。”

        

李胤听到这里,把玩杯子的手也停顿了下,然后继续。

        

“秦太师可真是了得啊。”

        

秦家确实了得,在唐以前,秦家只能算是士族中的一员,甚至从来都算不得什么顶级名门,虽然秦家渊源流长,但也只出过一些太守,在南北朝时代还更加只是一些小官。

        

可秦家在唐,确实非常强势。

        

就说如今,宫中有贵妃、淑妃两姐妹,秦琼追封齐王,秦琅如今也是齐王,他嫡长是齐王世子,嫡次子是吕宋郡王,庶长是魏国公,然后义兄秦国忠是怀化郡王,李社尔是归德郡王,秦琼嫡子是齐国公。

        

这还没算上秦家的那些推恩分封的郡公、县公,虚封的侯、伯,这算起来,那妥妥的就是当今朝中第一豪门。

        

山东五姓七家或是关陇六姓,论家世名望,自然底蕴更深厚,但论朝堂上的权势,那绝对远远不及秦家。

        

谁家能出四个王爵两个国公还有一堆的郡公县公,和侯伯?

        

谁家能同时出两妃?

        

谁家能够拥有数块世封之地?

        

唯有秦家。

        

人家秦琼的外宅妇都是林邑女王。

        

李义府想了想又道,“据臣听闻,秦太师与倭国近些年往来密切,早前就与倭国签下了二十一条协议,在倭国筑紫取得了五万亩地建唐津自由贸易港,这些年几乎已经渗透到了倭国朝野方方面面,秦家在倭国有极强的影响力。”

        

“今年刚刚新继位倭王的中大兄王子,就与秦家关系极为密切,此前曾几度求娶秦琅之女,数为秦琅所拒,最后秦琅以其义兄秦用之女收为义女,嫁给了中大兄王子为继室。在今年中大兄王子母亲倭女王去世后,他以王太子名义称制临朝,请求我大唐朝廷册封,得到册封为倭王后,才正式继位,继位后立秦氏为王后,并没有按其母临终遗言立在多年来一直助力其掌权甚多的兄弟大海人王子为王太弟,也没有立其长子大友王子为世子,而是立了秦氏所生的幼子唐津王子为王世子······”

        

李胤对这个中大兄王子也是有印象的,因为这人比他继位还要早取得倭国政权,虽然在中大兄王子母亲第一位在倭王位称皇极女王时,中大兄并没掌权,但他发动乙巳之变,诛杀了权臣苏我入鹿、苏我虾夷父子后,推舅父轻皇子继位,自己登上太子之位,实则还是以舅父为傀儡。

        

舅父死后,太子中大兄仍没有马上继位,而是继续拥母亲二次登上倭王之位,但实权仍掌握在太子手中。

        

直到六年后,女王病逝,中大兄在取得大唐的正式册封后,才继位称王。

        

中大兄跟秦家合作了有快二十年了。

        

据说中大兄经常前往吕宋拜见秦琅,每次见面甚至直接跪地拜首,在求得秦琅义女为妻前,中大兄甚至直接跪称秦琅为大人,喊秦琅义父。

        

虽然秦琅从不接受,但中大兄对秦琅的尊敬那可是发自骨子里的。

        

而秦倭的这种密切关系,对两家都是互利的,中大兄从秦琅这里得到了许多经济上的支持,从借款到合作开矿、建港、开作坊,甚至政治军事全方面的参谋指导。

        

倭国的全面改革,几乎都是摸着秦家在过河,各方面如今都在模仿秦家吕宋,甚至从朝堂到地方,到处都有吕宋秦家的参谋顾问们。

        

中大兄甚至数次派倭军南下,加入吕宋秦军对诸岛蕃的征服战争。而秦家给予的回报则是为倭国提供更多借款,以及向他们出售更多军械,甚至派出军官参谋团,协助倭国发起了三次对北方虾夷人的征讨,并取得大胜。

        

每次征讨虾夷大胜后,秦家得奴隶,倭国得土地,然后再划出一些港口、矿山给秦家,双方互惠互利。

        

甚至秦家还帮中大兄击败了不少反对他的势力,包括他的几个兄长们,以及一些野心勃勃的地方实力派豪强贵族,协助中大兄一点点的把倭国朝中央集权朝廷带。

        

秦家这二十年来,从倭国取得的好处是数之不尽的,在如今失去了中原的矿产原料后,秦家每年从倭国依然能获得千万斤的倭铜,和大量的白银、硫磺等。

        

而且现在倭国也成为秦家重要的蚕茧供应地,秦家倭国唐津自由港的丝织产业,现在虽然还比不上苏杭湖等地,但其规模也十分可观。

        

更何况,倭国还成为秦家重要的盐糖茶纸玻璃瓷器等的重要销售区,同时唐津也成为秦家向朝鲜半岛乃至海东渤海地区贸易的重要中转港。

        

吕宋和倭国现在捆绑的很紧。

        

就如同吕宋现在跟林邑的联盟一样牢固。

        

李胤在心里记着这些名字,倭国、林邑、真腊、干佗利、狼牙修、山帝,这些海中或沿海诸国,居然都已经跟吕宋秦家达成了紧密的联盟。

        

事情比李胤预料中还要让人头痛。

        

这些年,秦琅在南海中还真没闲着啊,难怪连洛阳都开始传唱他南海圣人的名头了。

        

只是这天无二日,天下也当只有一个圣人,洛阳有了一个大唐圣人,又哪还能容的下一个南海圣人?

        

秦琅这是想要二圣并立?

        

李胤的眼睛眯了起来,目露凶光,神色越来越难看!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