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腐肉自写(超h的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燕少淳仿佛什么都没有感受到,很是清凉如水的出声道:“双格圣女此刻正在来京的路上!”

        

大护使的气息有些粗重,可见内心有多么的激动,但他还是极力的压了压,发出了一声质疑,“可,可我怎么没有收到消息呢?”

        

“不知是谁的规定,什么事必须要大护使第一时间知道呢?”

        

眼看着大护使闻言一怔,转而面上就闪过恼怒,随即眼神闪烁了下,露出他那假惺惺的笑,“好,太好了!”

        

临千初也默默地收回了匕首,脸上恢复了常态。

        

只是眼睛却是看着燕少淳的背影,猜测着他说的这个路上之人的存在与否。

        

其实她更倾向于他是无中生有。

        

燕少淳好像丝毫没有发现什么,继续对大护使道:“本尊不想管大护使的私事,但也不想有人来干涉本尊的私事!”

        

这是他的警告,大护使听懂了,事有轻重缓急,他不愿在重大的事情上节外生枝。

        

大护使没有问人在来京的哪条路上。

        

因为他知道问了也白问,燕少淳的言语向来金贵,不会告诉他。

        

所以,最好到时燕少淳能交出人来最好,交不出来,那就清算总账了。

        

临千初从燕少淳身后走出来,她并没有看大护使,而是面对着燕少淳道:“劳烦你将我父君带回去吧,我有些私事要办。”

        

燕少淳蹙眉,他觉得现在她并不是面见女帝的最好时机。

        

可他也知道,她一旦决定的事,是不会更改的,就如他觉得现在不宜回京都一样。

        

任他怎么阻止,都没能拉出她回来的脚步。

        

她从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女子为什么会如此的有主见。

        

既然她不改,那就只能他改了。

        

“我陪你。”

        

说着,他已经提步往正殿方向而去。

        

此时邵侍君的院落里,已然隐隐传来惊呼杂乱之声。

        

大护使听着两个人的对话,目光阴阴的看着临千初,在他的心里,临千初早已有了结局,不过他不急着一时。

        

找到女帝的时候,女帝正沉浸在失去爱女的悲伤里。

        

仿佛空气里都弥漫上了她的悲伤。

        

临千初将燕少淳留在了外面。

        

燕少淳充当了守门的角色,他往门口就那么一站,大护使也不敢硬闯进去。

        

仿佛有所感应,女帝缓缓地抬头,一眼看到进来的临千初之时,她还怔楞了一会。

        

待回过神,她的悲和伤全部被浓浓的恨意取代。

        

恨不得撕了她,也恨不得她代替自己的四女去死,她也是这样说的,“孽障,你为什么还活着?你怎么不去死?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你该死!”

        

女帝满心都希望临千初去死,就好像她是她几世的仇敌一般。

        

俨然已经忘记了,面前的临千初也是她的女儿。

        

临千初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轻描淡写的笑容,“我只想问你凭什么这么恨我呢?”

        

“你个孽障,你 还有脸说?清芙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对她下死手?”

        

女帝的双眼布满了红血丝,面目因对她的恨之入骨更是显得狰狞。

        

然而女帝对面的临千初却是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得云淡风轻,说的话语也是,“我之所以特意来这一趟,就是有些话当面和你说个明白。”

        

女帝的双眼如利剑般看着面前的这个她厌恶的女儿。

        

突然发现,在她还没有发现的时候,她竟然已经长成了。

        

她的脸颊还有一点似是而非的婴儿肥。

        

明明只是十四五岁的少女,可往她面前那么一站,丝毫没有少女的样子。

        

她的眼睛很黑很亮很美,两道眉长入鬓很秀丽。

        

面色不是很红润,白皙中透着一股子苍白狠戾的意味,交织成的是高深莫测,仿佛就像是天生的王。

        

这种感觉很荒谬,却就这么真真实实的呈现在了女帝的心里。

        

有这么一瞬,她觉得面色的不是她的女儿,就是主宰天下的王者,让她陌生的呼吸都是沉重的。

        

“你女儿临清芙当日与我喝酒后醉酒,直到黄昏时离开,彼时我也正在睡觉,无心也无意去害她!”

        

“这是有人想看我死,或者有人想要我们自相残杀,渔翁得利;这么拙劣的嫁祸于人的计两,你当政这么多年,我不相信你会蠢的判断不出来!”

        

“临千初,你放肆!”女帝咬牙一声。

        

临千初顿了下,漫不经心的一笑,“若凶手是我,我认!可我没做过的事,想冤枉我也要看我愿不愿意,所以,你恨错了人!”

        

女帝的眼神里变幻不定了片刻,可她不信她说的话,她咬牙道:“你当朕会信你的鬼话?”

        

临千初唇角勾起一抹冷嘲,“随你信不信,我不是来求你的,只是在将话说明白的同时请你将我从你的临氏族谱中抹去我的名字!”

        

女帝一下就愣住了。

        

身为她临氏女是何等的尊荣?

        

可是她竟要求她抹去她的名字?

        

女帝在这个时刻,将恨与悲全都忘记了,双眼仿佛要脱眶的瞪着她。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眼睛不在是曾经的灵动,剩下的只有变浑浊的威严。

        

希望自己这双阅人无数的双眼能从临千初的皮看到骨,看透她的算计和把戏。

        

“你到底想要什么?”

        

原本没有人觊觎她的皇位了,女帝该高兴的。

        

可相反,她却越发不安了。

        

临千初很想说:她想要的她没有!

        

不过还是明言道:“我不过是在发生更大的悲剧前及时止损罢了,你的皇位,你的储君之位对我没有半分兴趣。”

        

既然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她也不想将精力都耗费在她们的身上。

        

可是她不想,并不代表女帝愿意。

        

女帝顿时阴冷的笑了起来。

        

临千初的眉毛就打起了结,但还是耐心的等着她的话,也想给她一个机会。

        

女帝的笑声戛然而止,心头大怒,沉声厉喝:“你还真会高看你自己,你当朕是蠢的随你欺骗的吗?来人,将这逆女拿下!”

        

随着她的话音一起,临千初便动了。

        

她们本来距离就是不远不近,可以说她站的位置就是方便自己的。

        

下一瞬, 在女帝的话才落,甚至还没有看清她的时候,临千初已然出现了女帝的身后,同时那把匕首也停在了女帝的脖颈上……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