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让我穿连裤袜(np文超级肉)最新章节列表

制药厂的杨师傅讲述了一下情况:是他的一位朋友,领着一位港商求上门来。

        

人参也不是那位港商用,他也是受人之托。

        

据说是宝岛那边的一位老人,已经八十多岁了,身患绝症,心心念着想要回家乡看一眼。

        

最后是一位老中医,给开了个药方,说是能挺三年,不过这里面的一味主药,就是上了年头的老山参。

        

刘青山也无从判断这件事的真伪,但是以现在的民风来推测,真实的可能性更大。

        

至于如何决定,他还得听从师父的意思。

        

哑巴爷爷手里比划了几下,刘青山就跟杨师傅说道:“我是师父说,物尽其用。”

        

物尽其用,这就是哑巴爷爷最朴素的观念,在他眼中,各种草药,并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只要能够物尽其用,那就值了。

        

这是答应了?

        

杨师傅脸上也是一喜:“放心,价钱不是问题,起价十万,每多出十年左右,价格就提升两万块。”

        

刘青山摆摆手:“不是钱的事儿,我师父问,能不能看看那个药方?” 

        

这就是哑巴爷爷的厉害之处,一看药方的配伍,自然就能知道对方所言,是真是假。

        

如果不实的话,那么他肯定舍不得挖一株老山参出来,毕竟挖一棵少一棵。

        

可是杨师傅却误会了,还以为哑巴爷爷要偷学人家的药方,不免面露难色:这件事情,我也没法做主,得打电话询问一下。

        

这就比较费劲了,中间要转好几个人,估计得需要两天才能给回话。

        

刘青山就把药厂这边的建设,交给高峰和吕小龙负责,他只是偶尔过去看看,给点建设性的意见。

        

这帮人,要是不历练的话,永远就不能独立。

        

厂房基本不用改建,就是把原来加工山野菜的设备,运到对面的夹皮沟野菜厂。

        

腾出空间之后,再把新运来的设备进行安装调试,预计没有一个月的时间,也弄不完。

        

几个工厂的建设都如火如荼,刘青山则每天跟着村里的老人们去栽树。

        

要是赶上休息日,还会多出一大帮小娃子。

        

其实在刘青山眼里,栽树的意义,甚至大于那些工厂。

        

干活的闲暇之际,也会拎着小筐,领着老四老五去挖点婆婆丁和荠荠菜。

        

现在草木刚冒头,别的山野菜还没长出来呢。

        

小白猿也蹲在地上,用小爪子薅着几片婆婆丁的叶子,塞进小嘴里面。

        

嚼了两下之后,本来就抽抽巴巴的小脸儿,就变得更加抽巴,婆婆丁还是比较苦的。

        

“不许吐,苦才败火呢。”刘青山戳戳它的小毛头。

        

“哥,讲故事,讲西游记。”小老四一边蹲在地上,用刀头挖着一棵婆婆丁,一边说着自己的诉求。

        

刘青山眨眨眼:“西天取经都取完了。”

        

“哥,你再讲一个别的。”小老四还是缠着不放。

        

刘青山想了想,能够和孙悟空平起平坐的形象,好像就只有葫芦娃了,好像是来年,动画片才开始着手制作的。

        

反正闲着也没事,就给两个小丫头,讲起了一棵藤上七个瓜。

        

等到干完活回家,这俩小家伙听着迷了,撂下筷子,就缠着刘青山讲葫芦娃的故事。

        

就连小火,都抱着刘青山的小腿,小嘴含糊不清地念叨:“俘虏娃,俘虏娃。”

        

刘青山摸摸他的小脑瓜:你说得好有道理,葫芦娃可不都一个个被俘虏了吗?

        

没法子,谁叫刘青山宠他们呢,那就接着讲。

        

小老四还取来纸和蜡笔,叫大哥一边讲,一边把葫芦娃给画出来。

        

这个难度好像有点高,刘青山哪会画画啊,结果画出来的葫芦娃,比小白猿还难看呢。

        

小老四拿着纸端详半天:

        

“哥,要不是这个葫芦娃的头上顶个葫芦,我还以为是妖精呢。”

        

刘青山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车喇叭声。

        

他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从炕沿跳到地上:“来客了,我先出去看看。”

        

还真来了客人,刘青山他们刚迎出屋门,就看从大门外冲进来一个翩翩人影,张开双臂向刘青山扑过来。

        

吴桐?

        

刘青山不由得一愣,这丫头怎么来了,你说我是躲呢还是不躲呢?

        

还没等他想明白呢,吴桐就把前面的小老四抱在怀里,又抱起老五,嘴里大呼小叫:

        

“彩凤,山杏,想姐姐没?”

        

刘青山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向大门口迎上去:

        

“吴伯伯,吴大哥,你们来了;哈哈,撇子哥你也回来啦,还有这位是何同学吧,欢迎来我们夹皮沟做客。”

        

吴教授依旧精神矍铄,长长的银发,带着一丝艺术家的风范:“青山,五一假期,正好到你们这找找灵感。”

        

作家的采风,艺术家的找灵感,都是很神奇的东西。

        

而吴松则是一身便装,笑着跟刘青山拥抱一下,他们曾经一起并肩斗过小鬼子,革命的友谊非同一般。

        

张撇子呢,几个月不见,也有了些变化,主要是衣着和气质方面的,但是那种内在的质朴依旧。

        

最后这位何梦飞,刘青山上一次去美院的时候,在教室里见到过一次,是吴桐的好闺蜜,好像还对张撇子有那么点意思。

        

这次居然也跟着来了,难道是追到家来了?

        

聊聊近况,吴教授没啥好说的,就是吴松嘴里抱怨几句,说是春城的治安越来越难管。

        

归根结底,都是君子兰闹的。

        

刘青山乐呵呵地劝道:“快了,吴大哥你再忍两个月,估计也快熬出头儿了。”

        

按照原来的发展轨迹,到七月份的时候,这场疯狂的闹剧就会结束。

        

“两个月,青山,你的意思是?”吴松对刘青山的话,那是坚信不疑的。

        

“上面不会任凭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的。”刘青山也不好明说,遮掩过去,邀请大伙进屋。

        

招待熟客,他还是喜欢在老房子这边,显得比较亲切。

        

等他们进屋之后,发现吴桐已经坐在炕桌旁边,左边一个小丫头,右边也是一个小丫头。

        

然后吴桐正拿着蜡笔,在纸上画画呢。

        

显然,老四老五是不满意大哥的画作,正好来了行家,便请吴姐姐出手。

        

吴桐一边画,两个小丫头还在一旁补充,什么眼睛要大大的,脸要圆圆的之类。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在刘青山招呼大家坐下,刚泡上茶之后,就听到老四老五齐声欢呼。

        

小老四拿着纸跑过来:“哥,你看,这才是葫芦娃呢!”

        

刘青山瞧瞧,还真是,跟原版的也有七、八分相似。

        

再抬头瞧瞧吴桐,只见后者正笑吟吟地望着他,大眼睛还促狭地眨了两下。

        

刘青山这才注意到,吴桐手里拿着一张纸,正是他刚才画的葫芦妖,于是也不觉老脸一热。

        

“三凤,你这个故事挺好的,人物形象也挺符合儿童的思维。”吴桐嘴里夸奖着,他还以为,这个故事是刘青山原创的呢。

        

刘青山一直没有剽窃本国人的习惯,于是摇摇头:

        

“是人家美术电影厂正在制作的动画片,我给老四老五讲着玩儿的。”

        

而老四老五则又缠着吴桐:“吴姐姐,继续画,把七哥葫芦娃都给画出来,还有他们的爷爷!”

        

“七个呀,飞飞赶紧来帮忙。”

        

吴桐朝何梦飞招招手,两个美术专业的大学生,就替两个小丫头忙活起来。

        

画了两个,何梦飞就发现问题:“这葫芦娃长得都一样,怎么区分啊?”

        

“他们头上葫芦的颜色是不一样的。”山杏解释说。

        

“那要是看黑白电视的话,就真分不清了,他们兄弟就像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怎么能分得出来呢?”小老四想法还挺多。

        

这个嘛,好像还真是个问题。

        

于是,两个小丫头,两个大丫头,都在那苦思冥想起来。

        

刘青山眨眨眼睛,前世就有不少人诟病过这个,不过对于经历过后世信息轰炸的刘青山来说,这都不是事儿。

        

于是他嘿嘿一笑:“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吴桐忍不住朝他翻翻白眼:莫名其妙,这时候还有心思读诗?

        

然后就忽然灵机一动:对镜贴花黄,对呀,有办法啦!

        

于是她在画好的一张葫芦娃的小脑门上,画了一个火焰形状。

        

“是火娃!”

        

“是四娃!”

        

两个小丫头立刻乐得直拍巴掌,还有坐在炕上的小火,也傻乎乎地跟着拍着两个小巴掌:火娃,俺才是火娃!

        

有了这个创意,再画出来的葫芦娃,脑门上就开始添加标记。

        

刘青山觉得,等到来年,葫芦娃开始制作的时候,可以叫老四老五给魔都美术片厂去封信,提提这个建议。

        

如果可行的话,七个葫芦娃的形象,想必会更加深入人心。

        

小老四在旁边眉开眼笑地瞧着,还突发奇想:“吴姐姐,你要是天天在我们家就好了,大哥讲故事,你把故事画出来。”

        

噢,吴桐的脸上浮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红晕:“可惜吴姐姐要去出国留学。”

        

“去哪里留学?”刘青山也忍不住问道。

        

吴桐伸手朝东边方向指指:“去岛国那边。”

        

刘青山就有点不满地摇摇头:“岛国的绘画,其实还是借鉴的我们华夏的古代绘画,好像有点舍本逐末?”

        

“是去学习动漫的绘制和制作,我和飞飞都要去。”吴桐解释着。

        

刘青山这才明白,就乐呵呵地开了句玩笑:“那以后你们是不是都要当动画片导演?”

        

可惜,这个梗现在还没出现,两个丫头还很实诚地点点头:“也不一定是导演,还可能是动漫设计。”

        

这样啊,刘青山忽然灵机一动:那要不要向岛国的动漫界下手呢?

        

要是把什么樱桃小丸子、七龙珠、灌篮高手以及后来的数码宝贝和死火海啥的都鼓捣出来,那还不得一统岛国的动漫界啊。

        

要说剽窃国人的东西,刘青山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

        

可是弄小鬼子的东西,赚他们的钱,刘青山就没有压力了。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