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巨大贯穿始终不懈努力(妺好紧h)最新章节列表

       

“皇祖父在位时,扶家是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颜娧径自往前走,没留意郑恺停下脚步,撇头回望嘴角抽搐的厉耀,一时没忍住笑了出声。

        

“丫头啊!我仍在位吶!”厉耀苦笑应答。

        

“唔──”颜娧停下脚步想回身道歉,正好被来不急停下的厉耀穿过,倏地一阵轻颤,莫名软了腿脚仓皇跌坐在地。

        

一个伸手搀扶不到,一个伸手一半又收回,六眼相对看着彼此。

        

厉耀难掩尴尬而蹙眉问道:“怎么没真撞着也倒了?”

        

虽然只是虚影,穿过人家云英未嫁的小姑娘终归不太好意思。

        

落坐半干泥淖里,颜娧没来得及看清厉耀穿过身躯时,脑出猛然出现弥漫诡谲氛围的影像是什么,再抓虚影好几把也没再出现。

        

血魂之月如同日蚀般在异世里,皆是诠释不祥与灾厄的诞生,为何方才接触厉耀会浮现令人戒慎恐惧的诡秘月色?

        

被抓了好几把也抓不着,厉耀干脆又拿出牵丝引递到颜娧手上,纳闷不解问道:“要不……再绑一次?”

        

没见过小丫头这般失常,觉着被侵犯也不是这般报复,一摸好几把?

        

郑恺也察觉异样,俊逸眉宇也随着蹙起,仍不敢伸出援手,仅是近了一步担忧问道:“怎么了?”

        

“没事。”颜娧扬着苦恼笑颜推拒了好意,对这郑恺也有了更多认识,原来再担心也不会伸手啊!

        

难怪方才宁可放她自行应付璩琏,原来是连碰也不想碰任何人,这性子清奇得叫人无奈……

        

何况那一瞬的景像不论说与何人定都觉着她疯了,能有谁信?

        

唯一能讨论此事之人仍沉睡着,回春也不是事事告知,为提防共念多数时间宁可闭塞五感,如何知晓那一瞬发生了何事?

        

抿了抿唇瓣,终于抬眼小心翼翼问道:“扶家发生了何事?会沦落得朝堂全然无一席之地?”

        

被问得一愣,厉耀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而看向郑恺,毕竟睡下的这些年岁疏于朝堂啊!

        

视线全引到自身也叫郑恺一愣,脑中不断寻思俩人想要的答案,静默来回走了两圈,方惊声叹道:“难道是数年前的血月?”

        

“血月?”颜娧心里震了震,真有血月一事?

        

“那年四国各地水患泛滥成灾,唯有协阳城可说逃过一劫,东越那年亦是如同今年这般雨季拖延数月,使得郜县亦受灾不小。

        

老皇帝入戏秘盒休养那日恰逢血月,扶家祠堂敢巧的遭一把恶火给吞噬,奕王上疏扶家失德冲撞了圣上,抄了所有扶家有关人等外放……”

        

颜娧听得无力得不知该说什么,奕王这是趁机捣了扶家势力?梁王也肯?

        

怎么说也是扶家也是自神国传承而来的尊贵姓氏,不说扬名立万也是有功于朝堂,更别说还有着勘比司天监的卜算巫蛊与天文之能。

        

一个血魂之月便能困住扶家?

        

“看样子两王盼着皇祖父休养有些日子了……”偷偷睨了面色难看的厉耀,拍拍半干的泥块,颜娧继续往山坡龙窑走,嘲讽调侃说道,“或者扶家家主做了什么事儿一次惹得两王不悦?抄家一事两王意见还挺一致。”

        

“扶氏家主在最后一次面圣时,已告知观天卜算结果,血月盛,乾皇安,安心休养必能康复如常。”厉耀难掩一抹沧桑无奈摇头,叹息道,“也不知睡了多久,再醒来便是这副模样,也不知这算不算扶卿说得康复如常。”

        

“算,为何不算?朝杖之年有几人能像皇祖父这般悠游自在?”向来看好不看坏的颜娧,勾勒了抹舒心浅笑安慰。

        

“小丫头要是日日都这么嘴甜就好。”厉耀可没忘那老实得扎心的语,也庆幸无脸蛊在他面前无用,能见着那温暖笑颜实在幸事。

        

不由得扁了扁嘴,颜娧没好气提醒说道:“皇祖父不爱真听话?我估摸着扶家便是忘了你要休养,不能只说你爱听的,也得说些两王爱听的,才倒了八辈子大霉连祖宗牌位都没保住。”

        

无巧不成书,这四国还真有默契得吓人,没有任何储君之位。

        

东越皇子们一个活了老半辈子还得监国辅政可能也挺难受,一个用尽心思布局数载也没见获得大位传承,可怜一个不想管事儿的让儿子们躲去了归武山,依然死于非命……

        

东越这水果真不好淌啊!

        

厉耀听得嘴角抽了抽,又没法反驳的干瞪着眼。

        

瞧着小师妹将人怼得一句话也说不了,郑恺真觉着闭上嘴静静听是对的!

        

不过简略说明了老皇帝睡下的琐事,未亲身经历亦能见微知着的精辟分析直白说明,有多少人能有这能耐?

        

“如今东越事态两王相争,叫扶家重回朝堂似乎也不太妥当,现下该问问皇祖父想叫扶家如何立足在两王之间?”

        

方才血魂之月的不知是否也在暗示着她诸事小心?

        

思及此,不信宿命的颜娧笑了笑,怎么这时候长情了?

        

“丫头作何想法?”厉耀又能作何选择?

        

落得如今惨况回不了身躯,又唯有这俩口子能将他带离封禁之地,不信她还能信谁?

        

“扶家从血色里覆没,那么叫扶家也从血色里覆起,如何?”颜娧勾了抹神秘浅笑,偏头探询厉耀意见。

        

既然暗示她从血色里求解,那么这片遭人弃置,实际蕴含宝贵铁质的荒土,定能有个好结果吧!

        

“瞧妳卖关子卖挺大吶!”厉耀哭笑不得。

        

任何胚土都没见着的状况下,便有这般自信?

        

更别说连他也知晓扶家守护这片荒土的来由,守了千年也没见到有人能够利用,在她手上能变废为宝?

        

负手于后伫立在山脚,瞭望已有初步龙窑模样的山陵,颜娧耸耸肩,勾着清浅笑容说道:“尽人事听天命,皇祖父在天之灵多帮忙照看些定能成功!”

        

各家窑业自是把持着厉害的把头不肯释出,所幸能掌握温控的方式多了去!

        

有厉耀在还担心找不着信任的把头?

        

“丫头啊……”厉耀本想纠正存活事实,看着巧笑倩兮,胸有成竹的颜娧,不自觉也跟着漾起浅笑……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