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信息素好甜(攵女辣文)最新章节列表

被明军围住后,脱列伯并未慌乱,毕竟是百战之间,脱列伯知道,此时越慌,死的越快,于是,赶紧组织人马,要想办法突围出去,结果很不幸,三次突围,都被明军给挡了回来。

        

便在脱列伯要组织第四次进攻之时,明军中突然开始喊话:“元兵中擒得脱列伯来降的,从重褒赏,决不食言。”

        

听了这话,脱列伯大惊,明军这是要让元军内讧啊,想到这里,脱列伯是冷汗直流,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部下,看自己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善了。

        

想想也是,如今,大家被明军围困,如果突围不出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可只要把他脱列伯交出去,大家就都能活命,何乐而不为?

        

便在这时,脱列伯发现,自己的人马,竟然朝着自己走来,是大惊失色,嘴里大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但可惜的是,根本没人答话,很快,脱列伯便被摁到了地上,被自己的手下绑着,送到了公孙文忠面前。

        

公孙文忠见状,是哈哈大笑,他真的很得意,不是得意自己生擒了脱列伯,而是脱列伯的这些兵马从此便没了回头路,只能给大明效力。

        

他们擒了自己的主帅脱列伯,交给明军,这在军中,是大忌,只要做了这种事情,即便他们将来回到元廷,那只有死路一条,毕竟,对于叛变过一次的人,谁都不喜欢。

        

心情大好之下,公孙文忠自然很大方,很快便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拿出五百两银子,二十匹绸锻酬谢这些归降的将士,拿了赏赐的降卒,是欢天喜地,有了这笔公孙,他们的日子,便会好过不少。

        

这一战,归降的人马,多达两万余人,缴获的牛羊,更是不计其数。

        

与脱列伯一同攻打大同的孔兴,在听到脱列伯被部下绑缚送给公孙文忠的消息,是大惊失色,正要准备撤离,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也很快步了脱列伯的后尘,被自己的部下,斩下人头,也送给了公孙文忠。

        

听闻脱列伯和孔兴的事情,元顺帝是扼腕叹息,但此刻的他也知道,自己想要攻伐中原,重新恢复大元荣光,已经没有希望了,只能老老实实向北而去。

        

在平定西北后,公孙文忠便带着兵马,返回汴梁,听到公孙文忠捷报,公孙元捧是喜不自胜,这第一,是开心公孙文忠解了元廷之围,这第二,便是自己的侄子立了大功,自己脸上也有光不是?

        

便在公孙元境笑意盈盈,为自己的侄子公孙文忠开心的的时候,刘伯温出列了,拿着朝笏对公孙泓道:“陛下,古人云除恶务尽,如今,元廷被咱们打的一蹶不振,势力衰微,不如趁此机会,将元廷彻底剿灭,不然,这元廷留着,对咱大明子孙来说,也是一桩祸事儿,指不定什么时候,这元廷又杀回来了,咱们付出这么大的努力,才恢复汉家江山,一定不能让元人,在入侵中原。”

        

听了刘伯温这话,公孙元捧沉吟片刻,对刘伯温道:“嗯,郑也有此意,不过,郑想着这将士们出征在外这么长了时间了,诺大的北方都给郑打了下来,是不是先把该给的赏赐颁发了,然后再让他们作战?

        

毕竟,征战多日,他们也疲乏至极。”

        

听公孙泓这样说,刘伯温立刻点头称是,他担心的是,公孙泓会志得意满,放元廷一条生路,会遗祸子孙,只要公孙元捧还愿意继续攻伐元廷,那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什么问题,至于赏赐?这本来就该赏,没有什么可说的,赏赐越多,将士们积极性便越高。

        

如今,虽然元廷被打的节节败退,但大明若真的想一统天下,还有无数场迎战要到,大明,还有不少敌人。

        

很快,各路大军便相继返回应天,公孙泓的赏赐,也颁布了下来,其中,徐达的赏赐最重,紧接着便是公孙文忠和廖永忠,接下来,是傅友德、冯国胜、康茂才,而公孙剑,因为在北伐战争中并不出彩,并没有多少赏赐。

        

令人意外的是,这一次,公孙元捧在赏赐众臣的时候,竟然再次提到了公孙文正,虽然公孙文正一死,但他对应天大军的功劳,不应该就此抹杀,于是,封公孙文正的儿子公孙守谦为靖江王。

        

听到公孙元捧的赏赐,公孙剑是激动不已,公孙文正一个罪臣,他的儿子能获得王爵,足以表明,公孙元捧对他的怨恨,已经彻底放下,从此以后,谢淑兰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孩子的前途。

        

AA赏赐过后,便是大宴群臣,文臣在左,武将在右,文臣之中,李善长称病,并未参加宴席,所以以刘伯温为首,而武将,当人是以徐达为首,众人欢庆一堂,气愤很是热烈。

        

看着热热闹闹的大殿,公孙元捧心中,却有些惆怅,低声对坐在自己身边的刘伯温道:“这李善长,当了这么长时间的丞相,最近这段时日,也变得骄狂了起来,本来,我想着,让陶安担任宰相一职位,可谁曾想,去年又在江西病故,另一位有资格担任丞相一职的章溢,也丁忧在乡下,如今,我也是无人可用啊。

        

刘先生,您觉得什么人能担任丞相一职?说来听听,咱君臣,商议商议?”

        

听了公孙元境这话,刘伯温心里,是一阵叫苦,公孙元捧开始反感李善长的事情,刘伯温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李善长也确实有些过分了,自从公孙元捧把李善长比作自己的“萧何”李善长便飘飘然了,表面宽厚温和,背地里,却心怀嫉妒,待人苛刻,参议李饮冰、杨希圣二人,不小心冒犯了李善长,便被李善长罢免,公孙元捧的心腹重臣张昶、杨宪、汪广洋、胡惟庸,也皆因李善长获罪,还有刘伯温本人,也因为与李善长在朝堂上辩法,被李善长辱骂。

        

实话说,刘伯温心里,对这李善长,也是讨厌至极,但现在,朝堂之上,除了李善长,还真没有人可以当好这个丞相,沉吟片刻,刘伯温对公孙元谆道:“陛下,这丞相,那是国之栋梁啊,岂能轻易更换?再说,咱们现在,也找不到比李善长更好的人选了。”

        

“找不到更好的人选?这话怎么说?”公孙元捧有些诧异,紧接着便问道:“杨宪这个人怎么样?”

        

刘伯温摇了摇头:“杨宪此人,有相才,无相量,我认为,作为一国丞相,必须一碗水端平,不能意气用事,此人比起李善长……差了一些。”

        

“那汪广洋如何?”

        

刘伯温又摇了摇头:“这汪广洋性子懦弱,担不了大任,而且,气量小了些,当不了担任,比起李善长,差了不少。”

        

“那,胡惟庸呢?”

        

刘伯温又揺了揺头:“胡惟庸,太稚嫩了,若用此人,必败辕破犁,陛下,万万不可轻用此人,还是李善长好一些。”

        

听了这话,公孙泓是呵呵直笑:“刘先生,这李善长数次想要害你,你还帮着他说话,这肚量,真是没的说,不如,你当着丞相怎么样?”

        

公孙元境说完,刘伯温立刻摆手道:“陛下,我不成啊,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性子刚强,又害怕麻烦,而且这些年,我也是疾病缠身,实在难当大任啊!”

        

听刘伯温极力推辞,公孙元谆知道,他是真的不想当这个丞相,叹息一声,不在强求,将话题转移到了酒宴之上。

        

见公孙泓不再纠缠,刘伯温长长松了口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给自己压了压惊。

        

刘伯温拒绝当宰相,可不是什么谦虚,而是真的不想干,这些年,大明,迅速壮大,国内的各种事情繁杂,他是真的不堪其扰,恐怕,也只有李善长这样的人,才能做好宰相,不过……估计李善长也当不了多久了,毕竟,公孙元境是真的不想再让他干了,若李善长还赖着不走,他的下场,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公孙剑,同样参加了庆功宴,这次北伐,常遇春、公孙亮祖、公孙文忠这些人太耀眼,就连曹良臣、孙兴祖这些中级将领,都表现的极为出色,因为,在一堆大将中,公孙剑便显得有些可有可无,在北伐之中,立下的功劳,也是不值一提。

        

因此,宴会还没有结束,公孙剑便偷偷溜回了家,其实,现在的公孙剑,对自己的生活,已经很满意了,官儿,不大不小”责任,同样不大不小,天下也太平了,日子,也过的美滋滋的。

        

在公孙剑出征的这段时间,古灵儿生产了,又给公孙剑生了个儿子公孙晟,这个儿子,公孙剑还没有见过,与其在大殿宴饮,到不如回家看儿子去。

        

公孙剑回来的消息,古灵儿早早便收到,知道公孙剑今天去参加庆功宴,一定没少喝酒,便早早准备了醒酒汤,等着公孙剑回来。

        

当看到一脸笑眯眯回家的主人,古灵儿很诧异:“公孙剑,你没喝醉?打的元廷不敢南望,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竟然没有狂饮?”

        

公孙剑呵呵笑道:“那是师父、文忠哥他们的荣誉,我没出多大的力,就在共同举杯的时候,喝了点儿酒,没喝醉。

        

唉,小公孙晟睡了吗?我还没见过我二儿子呢。”

        

“呵呵,早睡了,这都什么时辰了。你平安归来就好,至于立不立功的,我并不太在乎。”

        

公孙剑建不建功,离不立业,古灵儿确实不在乎,他只希望公孙剑能够平平安安,与自己共度一生,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娶妻生子便好。

        

可古灵儿不在乎,却有人在乎,就在庆功宴的第二天上午,公孙剑还未起床,替公孙元捧传旨的太监,便登上了公孙剑的门,天使驾临,古灵儿一个妇人,自然没法儿去招待,而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太年幼,招待天使也不合适。

        

于是,听古灵儿说宣旨的太监到了自己府上,古灵儿立刻让管家把天使迎到大厅,自己则火急火燎的见了卧房,把这个消息告诉公孙剑。

        

听古灵儿说天使到了,公孙剑很诧异,还以为是古灵儿再跟自己开玩笑呢,昨天刚参加庆功宴,公孙元捧连正眼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如今,公孙元捧有的能臣武将,自己这个义子,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公孙元捧会专门大早上的派天使来找自己?这不是开玩笑吗?

        

想到这里,公孙剑根本没搭理古灵儿,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觉,结果,着急忙慌的古灵儿已经开始胡乱往自己身上套衣服。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