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蹭蹭就强行进去了(自渎白浊h)最新章节列表

寒光凛冽,万箭齐发。

        

这些人,各有分工,训练有素。

        

所有的杀手,一瞬间全都被‘照顾’到了。

        

每一位的身上,至少都有七八只短箭,没有规律,从四面八方来袭,那是防不胜防。

        

顾惜年站在全场中央,冷冷的看着一切的发生。

        

她的身边,还站着个懵懵懂懂的小和尚,正好奇的看着这一切。

        

“你,你设下埋伏,暗算我们。”杀手们终于反应过来了。

        

顾惜年不觉得有什么,只是问:“只允许你们设计暗算我,还不允被我绝地反杀吗?”

        

大家不过是各行其是,各安天命。

        

生生死死,只能怪自己智谋不够,技不如人。

        

“你……” 

        

杀手挥舞短刀,砍飞了迎着面门来袭的那根短箭。

        

可他却没注意,还有一支从侧面来袭,噗嗤一声过后,没入了大腿。

        

“嗷。”他痛呼出声,整个人跌倒了下去。

        

那条腿,迅速失了知觉,就好像不再属于自己似得。

        

他连移动都做不到,稍稍一倾斜,整个人便向着周围倒了下去。

        

“你们还在箭头上淬毒,好卑鄙。”

        

顾惜年的眼神,冷冷淡淡,从高处落了下来。听到了对方的指控,她看待他的眼神,宛若是在看一个傻子。

        

“箭头上的毒,正好用来对付你们这些只敢暗箭伤人的鼠辈,有什么不对?”她用的是理直气壮。

        

“你真的是顾鹰的女儿?你也配做顾家之人?”情急之下,杀手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顾惜年看着他那正义的眼神,满是受伤,不由的觉得非常好笑。

        

“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意思的杀手,也罢,便是你了。”

        

顾惜年的手指,指住了跌倒在地的杀手,开口吩咐:“这人,留个活口。”

        

命令一下,竟然真的就没有冷箭瞄准他了。

        

这训练有素,令行禁止的姿态,真是令人不由的怀疑,顾惜年是不是悄悄的把边关的顾家军全给带到了京城里,若不然,在极短的时间之下,她从哪儿找到这么强大的一支力量来为己所用。

        

“可恶,竟敢小看我,你会后悔的,我一定要你后悔的……”倒地的杀手并不领情,反而是觉得自己遭受到了一种不可容忍的轻视和侮辱。

        

他的袖筒里,藏着必杀的暗器。

        

曾经有无数的豪杰,武功极好,却是死在他的手下,凭借的便是身为一个杀手所暗藏的层出不穷的手段。

        

“你死去吧。”

        

他向前爬了几步,陡然出手。

        

可几乎是身体有所动作的一瞬间。

        

噗嗤……噗嗤……

        

两声轻响。

        

他的双手,竟然同时被两根银箭贯穿,钉死在了地面之上,再也动弹不得。

        

杀手怪叫了起来,他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彻底的废了。

        

身为杀手,做的是人头买卖,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这些他并不怕。

        

可用这种方式,从这一行之中退出,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那些曾抽冷子干掉很多高手暗器,他再使不出了。

        

双臂的剧痛,很快消失掉。

        

与之一起不见得,还有这双手臂存在的感觉。

        

是的,就好像他天生是个残疾,四肢之中,只有一条腿还有感觉。

        

他极度狼狈,趴在了水中,张开嘴大口的喘,地上的脏水不客气的直接灌了进来,即使是如此,他也全然顾及不得。

        

“姐姐,你其实,是在等着这些人出手吧?”圆寂轻声问。

        

“或许。”顾惜年答的模棱两可。

        

此间也不是过多解释的地方,她认真的观察着战况,等到最后一名杀手倒了下去,才对着风雨之中的某处吩咐了一声。

        

“死了的处理掉,活着的送去给程管家,让他继续撬开这些人嘴巴,把他们掩藏的秘密挖出来。”

        

顿了顿,顾惜年不忘提醒:“跟程先说,这些杀手与那天暗算段小白之人,其实是一伙的。”

        

段小白三个字,才一出口,手下人便换上了怜悯同情的眼神,看着地上扭动不止的杀手们。

        

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非常懊悔,自己不如其他同伙一般幸运,干脆利落的死掉。

        

死,从来不是最可怕的事啊。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半死不活的承受着这事件所有极致的痛苦,那种才是真的可怕。

        

做完这一切,顾惜年继续前行,并未在原地停留。

        

身后的一切,仿佛再与她无关。

        

小和尚毫不犹豫,赶紧追了上来,边走还边问:“姐姐,你也认识段小白吗?”

        

“嗯。”顾惜年轻声应。

        

“就是那个脸上戴着个金色面具的段小白?”圆寂有点不敢相信,用手在脸上轻轻的比划了下,他这是怕有人重名,顾惜年与他所想的,并不是一个人。

        

顾惜年快被小和尚的纠结表情给逗笑了。

        

但她依然不打算主动解惑,并且觉得圆寂此时的模样,竟然有点可爱。

        

“怎么会那么巧呢?”小和尚喃喃,“两个有缘人,都跟段小白有关系?”

        

顾惜年加快了脚步。

        

圆寂跟着也加快了脚步。

        

暴雨终于缓和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雨水转为滴答滴答,快要停了。

        

而顾惜年也已站在了顾府的门口处,她抬眸,看着横挂在府门上的招牌,竟然出了神。

        

“姐姐?这是你家吗?”小和尚跟着抬头看。

        

“是啊!”顾惜年轻吐了一口气,她拢了拢雨伞,继续向前行,并没有要进府的意思。

        

“顾家,小僧也是听过的,出了无数的将军,以护民为己任。虽是杀伐果断,却也是功德无量。阿弥陀佛,顾鹰将军和几位少将军必将德成正果,荣登西方极乐。”

        

小和尚喃喃,念起了经来。

        

顾惜年听出来他念的是超度的经文,带着祝福的心情,心里不由的一暖。

        

就这样,从顾家离开之后,这一路上,小和尚都在专注的念经,而并没有再问顾惜年,她是打算去哪里。

        

他不问。

        

顾惜年自然也不会主动说。

        

走啊走啊,来到了一处所在。

        

顾惜年站定在了那里,她收起了雨伞,轻轻的将伞柄上的细绳扣好,便像是手持着一把宝剑般,戒备的姿势。

        

圆寂念完了最后一句经文,张开双眸的同时,院门也打开了。

        

几个人,堵在门口。

        

戒备的瞪着顾惜年。

        

“你究竟想怎么样,非要赶尽杀绝不成?”

        

“把东西交出来,或许可以考虑,留你一具全尸。”顾惜年的雨伞,不客气的点住了对方。

        

“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完全听不懂。若不想死,速速滚开,否则对你不客气。”

        

顾惜年樱唇轻启:“阴阳风水毒的解药,怎么拿走的,怎么给我还回来。你进去传个话,告诉你们的主子,就说,顾惜年来了,让他出来受死吧。”

        

那滔天而起的气势,令小和尚的脑中灵光一动,终于是想明白了一些事。

        

“姐姐,原来是你呀。”

        

顾惜年也笑了:“认出来了?”

        

小和尚赶紧点头:“小僧还在诧异,怎么会在一个地方,遇到两位有缘人呢,却原来,姐姐还是姐姐,只是小僧愚钝,摘了面具,竟然就没一眼认的出来。”

        

小院之内,突然轰然一声响。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