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超级乱婬长篇小说(长兄如父骨科)最新章节列表

        

可欠的债却越来越多,往日里和他亲近的一些宦官,也开始疏远他了。

        

毕竟,谁喜欢开口就是借几十两银子,后来便成几两银子,现在借几文钱的人。

        

他得省着吃,毕竟那点儿月俸,还不够他还利息的。

        

这几日,他走起路来,都飘飘的,总觉得两条腿不是踩在地砖头上,是踩着棉花。

        

在宫里头,大家都躲着他。

        

便连九千岁,也越发看他不顺眼了,好几次他去见魏忠贤的时候,有时会出神,这惹得魏忠贤很不高兴。

        

今日,他觉得自己染了一些风寒,总是打喷嚏,其实宦官们病了,都是可以去御医院里讨一点药的。

        

不过抓药的宦官,你得给他一点好处,张顺一想到这个,就不敢去了。

        

于是随意地拿了张草纸,卷成两个小团,塞着他的两个鼻孔!

        

他在司礼监里,干的其实是文牍的活,算是文吏,当初的张顺之所以春风得意,就是因为他识字,毕竟……是推荐去内书房里读过书的。

        

这司礼监,就相当于外朝的翰林院,是未来大太监们的储备人才基地。

        

不过随着张顺越发被孤立,张顺此时才回过味来。

        

我一个宦官,讨好一个锦衣卫做啥?

        

可现在显然已经迟了,钱像流水一样送了出去,一身债务,现在想回头都难了,再加上其他宦官对他漠视的态度,张顺却晓得,自己只有张静一这个大腿可抱了。

        

“张顺,张顺……”

        

正在此时,外头传来了一道不客气的声音。

        

张顺一听有人叫,第一个反应便是催债的人来了,顿时吓得脸色煞白。

        

其实这种事已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这宫里的宦官,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且欠债不还乃是大忌。

        

甚至他知道九千岁疏远他,其实也有这方面的思量。

        

可他没法儿,避也避不了的,只好硬着头皮出来。

        

他鼻子里正塞着草纸团,以至说话都瓮声瓮气的:“哟,赵大哥,何……何事……”

        

这宦官道:“赶紧,赶紧的,立即去见驾,陛下指名要见你。”

        

张顺一听,心都凉了。

        

这只怕……又是要去新县跑一趟了吧。

        

张顺就好像即将要被人拉去刑场一样,下意识的,两行泪便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你哭什么。”

        

“眼里进沙子了。”

        

“陛下在等呢,莫说眼里进沙子,便是进了刀子,也得赶紧。”

        

“噢,噢……”张顺忙不迭的点头,于是歪歪斜斜地跟着这宦官的后头走。

        

这宦官对他有几分不耐烦。

        

张顺的名声已经臭了。

        

不只如此,这家伙还欠着他三两银子呢。

        

若不是现在在当差,怕耽误事,这姓赵的宦官,怕要讨债了。

        

张顺战战兢兢地低着头,眼睛看着自己的眼尖尾,默默地跟随在后。

        

他现在很怕抬头。见到任何一个熟人,都觉得可能会让他心生惭愧,毕竟……熟人的钱,他都欠。

        

好不容易到了勤政殿。

        

姓赵的宦官率先进去道:“陛下,张顺来了。”

        

“宣。”

        

张顺便歪歪斜斜地进去,微微抬头一看,心里猛地惊了一下!

        

妈呀,两边都束手站着大太监们呢。

        

司礼监的魏忠贤自然不必说,还有东厂掌印太监,以及御马监的掌印,这宫中十二监四司八局的大太监们,齐齐整整,一个都没有落下!

        

张顺噗通一下,便跪下了,战战兢兢地道:“奴婢……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抬头,一看张顺,眼睛就亮了,接着就将目光扫视其他人,怒骂道:“你看看你们,个个绫罗绸缎,肥头大耳的,这像伺候人的吗?宫里这么些用度,又有几个是真正的用在贵人们的身上?”

        

胡咧咧的骂了一通之后,大家已经抬不起头来。

        

天启皇帝随即指着张顺:“看看人家,这才是做宦官的样子,你们数一数,他的身上打了多少个补丁?还有靴子……你们看看他的靴子磨成了什么样子,可照旧穿着,为何……恭俭庄敬才是宫里人该有的样子。张顺,你抬头起来。”

        

张顺此时脑子就像浆糊一样,扬起脸,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鼻孔里塞着的两团草纸还没摘下。

        

天启皇帝看着这张干瘦的脸,很满意地点头道:“你们看看他,这是饿了多少顿才有的样子?看看你们自己又是怎样的……平日个个都说忠心,结果呢……那个……那个什么顺……”

        

“陛下,奴婢张顺。”张顺小心翼翼地道。

        

天启皇帝便道:“对,就是你,张顺,瞧瞧这名儿取得,朕看就很好。喔,你生病了?”

        

“是,奴婢……身子偶有不适……”张顺瓮声瓮气地答道。

        

天启皇帝道:“可到御医院里抓了药吗?”

        

“奴婢……”张顺摇摇头:“奴婢觉得无此必要,熬一熬,就过去了。”

        

天启皇帝又是眼睛一亮,满意地道:“虽说有了病要治病,可这般奉公克俭,才是宫里该有的样子,你们瞧瞧他,他身子多清瘦,再看看你们。”

        

张顺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一脸懵逼,泛着黄的眼睛,眨了眨,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将露出来的两团草纸团吸回了鼻腔,仰着头,不知该说点啥好。

        

天启皇帝此时则道:“传旨,朕说的,张顺克勤克俭,为人本份,做事有很踏实,这些日子以来,劳苦功高,朕心甚慰。宫中十二监,四司,八局上下太监、少监、宦官人等,都该效仿。敕其为都知监提督太监,就这样吧。”

        

张顺听着,几乎要晕过去了。

        

要知道,都知监是内廷的十二监之一,提督太监,位列掌印太监之下,这宫里有十二监,真正称的上是太监的,其实就这各监的掌印太监和提督太监而已,其余之人,外头虽都叫太监,可实际上,都不过是宦官。

        

他升官了,好家伙,一下子的,就从不知名的小宦官,给人办事的文吏,成了一监的副手,成了宫中有数的大太监之一。

        

莫非……张顺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

        

莫非是张千户在陛下面前,多有美言?

        

否则,他这些日子,得罪了这么多的人,平日里人人瞧他不顺眼,还有谁会肯说他一句好话?

        

一下子,张顺热泪盈眶起来。

        

张千户仗义啊,咱的银子,果然没有白花。

        

于是,他气血上涌,一下子精神了,动容地道:“奴婢……谢恩。”

        

“嗯,都退下吧!”

        

张顺晕乎乎的与其他大太监鱼贯而出。

        

这一出去,几个大太监立即和蔼可亲地看着他道:“张提督啊……嘿嘿……平日里总见你勤恳,如今简在帝心,实在羡煞旁人啊!以往的掌印太监和提督太监,都是司礼监拟定了人,再呈报陛下朱批的,张提督就不同了,陛下亲自钦点,真是羡煞旁人。”

        

张顺不说话,因为此时实在不知该说什么。

        

又没走多久,一群小宦官便都殷勤地围上来:“张提督……”

        

“哎呀……张提督上次问我有没有银子,当时实在手头紧,今日总算……这银子凑来了,您看,五十两……”

        

“张提督……奴万死,奴当初不该……”

        

张顺被包围着,眼前尽是一张张谄媚的脸。

        

一下子的,他腰杆子挺直了,缓缓的将自己鼻腔里塞着的两团草纸取了出来,用袖子大大方方地擦拭了鼻涕。

        

“咱……这一回是真遇贵人了……”张顺心里冉冉冒出一个念头。

        

…………

        

张静一这时打了个喷嚏。

        

莫不是有人在想念自己?

        

这就怪了,他在这世上,但凡是年纪相近的女子,一个都没有见着过,大家闺秀的女子,是不能抛头露面的,更别说是见男子了。

        

怎么还会有人惦记着他?

        

莫非是我那无敌可爱的小外甥?

        

不过有鉴于小外甥还只是在吃了睡,睡了吃的人生阶段,张静一迅速将他过滤排除。

        

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特别行动教导队上头。

        

军校的招募已经开始,报名的人很多。

        

军校可能在那些有功名的读书人心目中不算什么。

        

可在新县的百姓们眼里,却是神一般的存在。

        

所以,报名的青壮很多,这些都是好苗子,张静一甚至冒出了一个想法……关中人在历史上造反,涌现出无数的人物,是有道理的。

        

毕竟人家是真正的能吃苦耐劳,在那样的际遇里,什么苦没吃过呢?

        

正因为吃过苦,所以哪怕是在这新县里,给人装卸货物的脚力,从早到晚不停歇,他们也是乐呵呵的,并不觉得疲倦。

        

在那些士绅子弟们的心目中,读书、操练是吃苦的事,可在这些关中子弟们看来,读书和操练,简直就是在享福,祖坟冒了青烟的人家才有资格去的。

        

而且这些人身体素质尤其的好,说起来,可能有些残忍,可现实就是如此,能饿着肚子,徒步上千里,经过千辛万苦来到京城的人,本身就已经过了残酷的筛选了,体力稍有不好的人,多半都已倒在了半途。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