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是第一次有多爽(帝后肉H)最新章节列表

      

当小白把小柳老师喊出来查看外面的情况时,那个端着照相机拍照的人还在,小柳老师上前询问,对方一言不发,转身就溜了。

        

“喂~~~你不要走,你谁啊?”老李从岗亭里出来,朝那人喊道,但是对方不搭理他,脚步反而加快了,径自上了路边停的一辆车,很快消失在车流中。

        

“小柳你认识吗?”老李问道。

        

小柳老师摇头,说她也是听小白讲才知道的。她转头看向院子里在玩老鹰抓小鸡的史包包等人,刚才那人拿着照相机好像是在拍他们,不知道是干嘛的,或者是因为见她们可爱所以忍不住抓拍?

        

这时候喜儿和小郑郑终于被史包包抓住了,两人“死了”,但是毫无“死了”的觉悟,尤其是喜儿,hiahia大笑,乐的不行。榴榴让她不要哭,要为她报仇,追着史包包要吃了他。作为一只小鸡,这么对付老鹰实在是很过分。

        

小柳老师上前问喜儿和小郑郑,“你们刚才有看到院子外的那个大叔吗?”

        

喜儿和小郑郑齐刷刷地看向院门外,指了指那里有经过的路人大叔,点头说看到了。

        

小柳老师说不是现在的这几个,是之前的,拿着一个照相机在给小孩子拍照的。

        

小郑郑立刻看向喜儿,喜儿hiahia笑,说认识吖。

        

“我给他喝了水水呢。”喜儿说,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小水瓶晃了晃,做了好事小脸上格外的骄傲。

        

小柳老师问她更多的情况,但是喜儿一无所知,她只是给了对方水喝,然后对方让她站好,给她拍了一张照片,还说会给她呢。

        

“hiahia,他怎么跑了吖?我的照片呢?”

        

这个小憨憨儿。

        

小柳老师看看她,又看看小白,两人怎么差别这么大呢,人家小白警惕性多高,喜儿这个小憨憨儿则几乎是不设防的。

        

她不由地再三叮嘱喜儿,严正告诫,以后不能和陌生人接触!

        

喜儿嘻嘻笑,不明白什么是接触。

        

小柳老师就告诉她,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喜儿立刻紧紧地闭上小嘴巴,点点头,现在就不说话了。

        

小柳老师:“也不准跟他们走,知道吗?”

        

小郑郑连忙点头,慌慌的。

        

喜儿也紧跟着点头,小脚并拢,立正站好,表示坚决不跟陌生大叔走。

        

“去玩吧。”小柳老师暂时放过了这两个小乖宝。

        

这事很快过去了,接连几天小柳老师都没有再发现有人偷拍,也就渐渐放到了脑后。

        

晚上,张叹和姜老师以及小白在家吃饭,此外饭桌上还有第四个人,那就是白建平也来了。

        

他今天终于不用在剧组加班,所以被姜老师叫来一起。

        

许久不见的白建平本以为小白已经把他忘了,这个瓜娃子好久没去看他了,加上他自己又作又矫情,不愿意主动来学园看小白,所以两人有一阵子没见面了。

        

但是今天一见,感受到格外的温暖,原来小白这么关心他,一直在给他夹菜,让他吃豌豆颠儿,说他太黑了,这也太黑了吧,一个人怎么能这么黑呢,黑的像锅巴灰。

        

“哎呀我都不晓得啷个唆你,舅舅你啷个趋嗐(quhai,好黑)了咧?吃点豌豆颠儿~~好吃嗷,是我剥的呢。”

        

小白热情地给他夹菜,这让白建平心里暖洋洋的,春天果然治愈一切,他眼角的余光在瞄张叹,只见张叹埋头吃饭,显得孤苦伶仃,他心情更加的大好。

        

“好啦好啦,小白别夹菜了,我都要吃不完啦,哈哈哈哈~~你自己也吃一点。”

        

白建平知道她喜欢吃肉,所以给她夹了一块回锅肉,然后也给自己夹了一块,谁知小白叮嘱他要多吃豌豆颠儿。

        

白建平这才注意到,自己碗里全是豌豆颠儿!怎么这么多豌豆颠儿!桌上的那一碗豌豆颠儿有一半到他碗里了!都不是他主动夹的。

        

“为什么全给我夹豌豆颠儿?”他问道,除了豌豆颠儿没别的菜了。

        

“好吃噻。”小白嚯嚯笑,因为豌豆颠儿是她剥的。

        

好意不好推却,白建平只能慢慢把碗里的豌豆颠儿吃完,同时叮嘱小白不要再夹了,他想吃点别的菜。

        

桌上这么多好菜,竟然只让他吃豌豆颠儿!白建平感觉到有点被针对了。

        

这时张叹忽然说:“喝点酒吗?你酒量应该蛮好的。”

        

白建平为难道:“这不好吧???”

        

小白见状,直接告诉张叹,说她舅舅想喝。

        

张叹起身去拿酒,白建平则装模作样地质问小白,他明明说的是喝酒不好。

        

小白哼了一声。

        

“我都不晓得啷个嗦你。”

        

支起小身子,伸长小胳膊,往桌子上夹了一大块肉肉放自己碗里。

        

看啊,是肉就不放他碗里,是豌豆颠儿就尽塞给他。

        

张叹拿了一瓶二十年的大熊酒,还有三个小杯子,小白见状,连忙摆手说她不喝她不喝,她还是个宝宝呢。

        

张叹:→_→

        

“这是给奶奶的,不是给你的。”

        

小白:“……你早点嗦嘛。”

        

姜老师也能喝点酒,量不多,冬天暖暖身子用。

        

张叹给两人倒了一小杯,姜老师端起酒杯说:“这杯敬你,祝你一路顺风。”

        

白建平诧异,不知道怎么回事。

        

忽然一个小杯杯凑了过来,主动和张叹碰了碰,叮嘱道:“你要早点回来嗷~”

        

张叹:“放心吧,我就去两天。”

        

小白又问:“我能给你打电话吗?”

        

张叹:“当然可以,你一定要打,不然我会想你的。”

        

小白闻言,板着小脸,埋头大口大口吃饭,桌子底下的一对小脚丫子却在晃啊荡啊~抽风了似的。

        

白建平感觉自己是多余的,插不上他们的话题,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连小白都知道!

        

他不由瞎想,看样子张叹要出远门,不会是去参加什么颁奖典礼吧?

        

他现在也以娱乐圈人士自居,平时注意看娱乐新闻,越看越着迷,觉得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奇妙无穷,这和他的国家大事不相上下,甚至更让他沉迷,因为娱乐新闻看起来通俗易懂不费脑,可以不带脑子去看,爽飞啦!不像国家大事,话只说一半,要靠猜靠揣摩,费劲伤神。

        

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他终于被人想起来了。张叹主动介绍,明天他要出国,参加公司的上市仪式。

        

白建平一激灵,上市?什么上市?你有公司上市????好一个凡尔赛!这么大的事说的这么风轻云淡!他要学习!

        

旋即,他一个猛子看向小憨憨儿白椿花小朋友,这个小憨憨儿正在碗里拨弄豌豆颠儿,和豌豆颠儿较劲,沉迷于中。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