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厨房做饭他把我裤子罢了(傻子不傻第十章)最新章节列表

“吴将军莫慌,马孟起来也!”

        

马超一声狂吼,瞬间振奋了吴尘以及苦战已久的将士们的士气!

        

“来得正是时候啊!”

        

大受鼓舞的吴尘也不管那么多了,撸起袖子拔出环首刀,冲上前去加入战斗。

        

有三万多精兵的加入,吴尘与原先负责镇守大营的曹军将士们重整旗鼓,以一西一北两个方向的掎角之势进行反攻。

        

不过,听到马超那一声怒吼的,不只是吴尘,还有张飞。

        

“马孟起?!来者可是马超?!”

        

近年来马超的名声越传越远,如今已不止是威震关外,就连中原也流传起他的故事了。

        

“正是!汝就是那浪得虚名的涿郡屠户吗?!”

        

“好哇!你马超还是第一个敢说我浪得虚名的!我倒要看看,浪得虚名的人,究竟是谁!”

        

说完,张飞也不顾左右阻拦,挥动着丈八蛇矛,如入无人之境般奋勇前冲。 

        

只见他左一刺,又一劈,三两下就把周围的曹军将士击杀,并朝着马超的方向不断逼近。

        

马超胸腔中战意正浓,刚想开口“回敬”张飞几句,与他大战三百回合,可话还没说出口,脑海中就回忆起临别时楚云的告诫。

        

“险些一时冲动误了大事!”

        

眼下战局不稳,马超贸然与张飞交手的话,吴尘那边的压力就危险了,一想到这里,马超按捺住心头那股冲动,选择暂时避开张飞的锋芒,回到军阵中指挥作战。

        

见马超不进反退,张飞先是一愣,然后辱骂讥讽道:“我还以为是什么英雄人物,闹了半天是个只能逞口舌之利,却不敢一战的鼠辈!

        

马孟起啊马孟起,‘浪得虚名’这四个字,我张翼德原封不动地奉还给你!”

        

任凭张飞如何扯着他的大嗓门开启嘲讽模式,马超尽数置若罔闻,只顾着调配阵型,让将士们打好这一场支援行动。

        

不过,张飞辱骂得口干舌燥后,还是不肯放过马超,他觉得马超装了逼就跑,如果就这么让他溜掉,这口气无论如何都出不了!

        

所以,张飞决定不管那么多,先杀进阵中,把马超生擒回去,再好好戏耍他一番。

        

“喝!”

        

张飞发出如猎豹般的一声怒喝,惊得周围的曹军将士,甚至包括刘备军的将士,都忘记了争斗,自觉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满意地点了点头,张飞竟直接孤军深入,一人杀入曹军阵列。

        

“将军慢点!”

        

“莫要冲动啊将军!”

        

“将军等等我们!”

        

张飞的这番举动,可是吓坏了后面的亲卫们,他们负责全程跟随张飞保护他的克全,但是张飞却完全不按章法行事,这阴晴不定的性子,屡屡让亲卫们感到头疼不已。

        

然而,张飞可不在乎他们,而是只顾着自己的痛快。

        

只见他手中丈八蛇矛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大开大合地在前方一记横扫,便割草似的把四、五位曹军将士砍成重伤,另外两位最先被砍中的将士,自然是落得个上下身分离的凄惨下场,当场毙命。

        

见张飞不顾一切地冲上来,马超终于是怒了。

        

“我为大局着想,才避着你,真当我马孟起怕了你张翼德不成?!”

        

张飞孤军深入,几乎要杀进曹军阵线的第二排,这简直是就是对马超的侮辱。

        

可见,张飞是真心把马超当成沽名钓誉之辈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到了这一步,马超也只能自行判断,认为眼下必须搓一搓张飞的锐气。

        

否则,若是坐视不管,任由他一人在自家将士们的阵中搅和个天翻地覆,弟兄们的士气也会一落千丈,同样不利于大局。

        

于是,马超不再隐忍,干脆地提枪上前,怒喝道:“张翼德你欺人太甚,看枪!”

        

马超人未到,声先到,旋即,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策马而来,三朵绚丽的银色枪花,仿佛瞬间同时在张飞的面前盛开!

        

“来得好!”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但是马超这一招,张飞就明白,对方并非泛泛之辈。

        

“叮!叮!叮!”

        

张飞双臂骤然发力,蛇矛的矛刃如灵蛇摆尾般簌簌而动,在连续三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过后,二人几乎同时收回了手中的兵刃,然后警惕地凝视着彼此。

        

“好枪法!哈哈哈!好枪法啊马孟起!”

        

“你也不赖!看来‘浪得虚名’这四个字,我必须得收回来了!”

        

马超见张飞露出豪迈的笑声,心中恶感大消,也不禁微笑着反抬了对方一句。

        

“再来!”

        

话音一落,张飞悍然主动出手,抡起蛇矛自身后抡去,直劈马超天灵盖。

        

张飞这一劈不但出手快如奔雷,而且势大力沉,马超立刻双手提起长枪,以枪杆抵挡。

        

“咣当!”

        

蛇矛劈在枪杆上,马超顿时觉得好像一樽巨石砸在枪杆上,虎口阵痛,只好咬紧牙关,运足力道,与张飞分庭抗礼!

        

张飞见马超的力道居然比自己预估的还要大,仓促之间,连忙加大手上的力道。

        

很快,伴随着二人的咬牙切齿地加持力量,双方的兵刃如针尖对麦芒般抵在一起,谁也难以再前进半寸。

        

张飞虽然忍不住想开口说几句垃圾话来逞口舌之利,但这会儿他全身神经紧绷到极致,手上的青筋更是如纹身一般分外明显,显然,他已经没有办法开口说半个字,否则这一分神,力气泄了,倒霉的可就成他自己了。

        

几乎是都把力气用尽,谁也不想再继续这种无意义且毫无技巧的蛮力消耗,二人默契地仿佛同一时间撤手。

        

收回兵器,二人还不约而同地勒马向后退了几步,二人重新拉开距离,彼此都在活动着已经僵化且阵阵麻木的指关节,以此来缓解方才角力而对身体造成的巨大负担。

        

“张翼德,力气够大啊!”

        

“你的劲儿也不小!想不到这天下还有你这等人物!痛快!痛快啊!咱们再来!”

        

“来就来!谁怕谁?!”

        

马超感觉手上的僵硬感恢复得差不多了,提枪舞刀就要再上前!

        

张飞也不含糊,二人互不相让,转瞬之间,又斗成了一团。

        

——

        

刘备军后方。

        

眺望着前线与张飞斗得难解难分的马超,刘备已经发出了第三声发自肺腑的感慨。

        

“良将!良将啊!”

        

一旁的诸葛亮,自然是看透了刘备的心思。

        

“主公,此人是征南将军马腾长子,马超马孟起!

        

别看他年轻,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是威震关外的虎将了!

        

只要有他在凉州坐镇,那些羌氐人看到他,就不敢作乱荼毒凉州百姓!”

        

“真乃良将也!可惜此等忠良之后,却误随曹贼,不能为我所用,哎!”

        

刘备长叹一声,唏嘘不已。

        

“主公可是相中了这马超?”

        

诸葛亮轻轻挥了挥手中的羽扇,淡然笑道。

        

“军师,这还用说么?此等良将,有谁不爱呢?”

        

“在下有一计,或许可以助主公收服此人!”

        

“军师,此话当真?!”

        

刘备的脸色瞬间变得颇为精彩。

        

“主公,在下倒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七成还是有的。”

        

“七成啊……够了!次等良将,莫要说是七成,就是只有一成的可能,也总该试试!”

        

自从有诸葛亮相助,刘备就感觉自己像是媳妇熬成婆,苦日子到头了。

        

不知该说是时来运转,还是怎样,总之是发展得开始顺风顺水。

        

在正面战场上,击败了曹昂大军的主力,还以微弱的兵力,与曹军多次打得有来有回。

        

不仅如此,在政治上,诸葛亮利用巧妙的手段与刘表周旋,为自己争取到了相当大的利益。

        

近来的顺风顺水,也让刘备在这种重要的战事上,仍有闲情逸致去琢磨招降敌将。

        

“好,主公,既然愿意,那不妨先鸣金收兵,唤翼德将军回来,再让将士们撤退。”

        

听闻此言,刘备若有所思,抿嘴笑道:“诈败之计!诱那马超深追?”

        

“正是。”

        

诸葛亮再次挥了挥羽扇。

        

“挺好,就这么办!”

        

——

        

与此同时,马超还在与张飞难分胜负地相互见招拆招。

        

一轮激斗,二人的体力都消耗了不少,各自的亲卫在一旁看着,都忍不住向插手,却又被各自的将军制止。

        

张飞越打越起劲,甚至连战事都抛诸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的他,一心一意只想跟马超分出个高下。

        

可就在这时,身后的远处,已经传来鸣金收兵的声音。

        

“哟,张翼德,你大哥刘备怕你死在我手上,正召你回去呢!”

        

同样听到鸣金声的马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嘲讽张飞的机会。

        

张飞憋气得不行,又无可奈何,只能撇嘴不悦道:“哼!这可不是俺张翼德的主意!马孟起!你等着!俺早晚是要跟你分出胜负的!”

        

“好!我等你!今天我放你走,但是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马超之所以看似故作大方地放张飞离开,并不是因为他在沙场上与张飞惺惺相惜。

        

而是因为他还时刻铭记着楚云的军令。

        

无需与敌人分出胜负,只要击退敌方援军,不让他们增援樊城就好。

        

而且吴尘和先前驻守江岸的弟兄们情况并不乐观,如果马超强留张飞,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还可能适得其反。

        

所以,放任刘备军撤走,重新稳固营盘,是眼下对于马超而言的最佳选择。

        

可是,在远处充当姜太公准备钓鱼的刘备、诸葛亮二人,见马超并没有“愿者上钩”,当场傻眼。

        

“军师……这马超也没率众追过来啊……”

        

刘备迷茫地看着诸葛亮问道。

        

“额……这个……主公,看来这一次是亮失算了。”

        

诸葛亮的脸上也难得地浮现出尴尬之色。

        

据诸葛亮的了解,马超本来应该是那种,很轻易上当的莽夫。

        

张飞败退,他应该穷追不舍才对,为什么会忍得住按兵不动?

        

诸葛亮百思不得其解,这时——

        

“报——”

        

一位轻骑仓促疾驰而来,“主公!军师!不好了!西面有敌骑的动向!”

        

“敌骑?!哪儿来的敌骑?!多少人马?!”

        

刘备大惊失色问道。

        

“大约两万……”

        

“两万?!都是骑兵?!”

        

刘备当场吓得面如土灰,瞠目结舌了好一会儿,才看向诸葛亮,求助道:“军师!快想想办法吧!”

        

诸葛亮只能懊恼道:“这一次,是亮一时疏忽了,想不到援兵之外,还有援兵,想来这两万敌骑,很可能是楚云亲自出手,率兵而来。”

        

事实上,正如同楚云一直将诸葛亮视作对手一样,诸葛亮其实也早已将楚云视为头号大敌。

        

不止如此,诸葛亮还特地派人收集楚云作战时的详细传闻,并加以整理,耗费大量的时间,去分析研究楚云领兵作战时的风格。

        

通过研究,诸葛亮发现,楚云虽然不像他一样喜欢事必躬亲,但一定会在每场战役中,将最关键的部分,留给自己亲自去做。

        

这时候,诸葛亮已经完全明白了。

        

预留在江岸的防守士兵数量只有一万左右,这是引诱他和刘备进圈套的第一个陷阱。

        

而率军来支援的马超以及三万援军,则是第二个环环相扣的陷阱。

        

至于真正的杀招,是楚云自己,以及他亲自率领而来的两万骑兵。

        

如果是在尚未交战之前,诸葛亮还能通过正确的指挥,抵挡两万精骑的冲锋。

        

可是现在,大军交战之际,主力刚刚后撤,虽然不是那种丢盔弃甲的败退,但也算不上十分进退有度。

        

在这种时候,如果被两万精骑一轮冲锋下来,自己这好不容易积攒的四万精兵,岂不是又要打水漂了?

        

“主公!快下令!让将士们后撤!撤回船上!”

        

诸葛亮当机立断,放弃对樊城的支援,选择保全现有的家底。

        

尽管失去樊城,对于大局而言,极其不利。

        

但真正要承担后果的,是刘表,而非自家主公刘备。

        

诸葛亮会尽可能支援樊城,阻止曹军将其攻占,但如果代价是把家底都拼光,诸葛亮断不会乐意。

        

反正要急,也是在襄阳的刘表先着急。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