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美妇用嘴服侍(主人 跪 h)最新章节列表

虽然金丹修士数量远远不如筑基修士多,但说不定今天就自己等人遇上了。

        

李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等人遇上的无论是魔族金丹修士,还是风凉山金丹修士,至少都是金丹中期以上才是。

        

否则以自己已然超越了金丹初期修士的神识,肯定会提前许多时间感应到的,而刚才他也只是刚一感应到,对方的神识就以笼罩了过来。

        

当然若是换成李言自己在这里,那么这二人依旧拿他没有办法的。

        

李言一个闪身到了白柔他们身旁,脚下已出现了穿云柳,这时自然是要远离二名金丹的战斗才是。

        

此刻白柔三人识海的刺痛已有所缓解,见到李言脚踏飞行法宝而来,他们只是一个飞跃就上了穿云柳。

        

李言再次一晃,他们就已出现了数里外孙国树的身旁,此刻的孙国树也是脸色苍白。

        

刚才金丹修士识海攻击之下,虽然有己方高手及时出手,但识海亦受到了涉及,一时片刻也让他不能行动自如,体内灵力翻涌之下,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孙国树可没有什么好的飞行法宝,如果单靠自己追赶,估计很快就会被李言他们丢的没了踪影。

        

虽然结果未必就是死亡,可孤身一人之下,在这二军对阵的前治战场,其下场也是凶多吉少。 

        

没料到大难临头,李言依旧宁愿多浪费些逃命时间,还是带上了他,这让孙国树心中感动。

        

在性命犹关时刻,对于他们这层关系来说,修仙者可没有什么情意可讲,那可是金丹修士,虽然有己方强者拦截,但谁也不知双方差距,也许下一刻魔族修士就能腾出手来要了他们五人的小命。

        

就在李言五人刚飞出去不远,远方天空就传来一声冷哼“鬼鬼祟祟出现在这里,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来人,给我杀了这帮鼠辈。”

        

声音如滚滚闷雷,正是那名魔族修士,他的本体正往这方向赶来,但对方风凉山那名金丹修士也是迅速与他接近中,一时间这名金丹魔修也是无法亲自追逐李言五人了。

        

金丹魔修的怒喝声,也是让风凉山金丹心中一惊,他虽然不清楚李言五人要执行何种任务,可是那魏重然却是要求他要竭尽全力暗中保护的。

        

且为了不让魔族留意,风凉山可只暗中派出了自己一人的,旋即神识一扫之下,便是略微松了一口气。

        

因为之前李言的选择的路线,都一路向西南方向绕行的,已然远离了战场中心地段,这里出现的修士并不是很多的,而且李言的飞行法宝速度非常的快,就是自己也未必能追上。

        

在风凉山金丹修士神识中方圆千里也只出现了四只小队,除了李言这只五人小队外,自己一方还有一支小队出现在一千七百里外。

        

而魔族一方同样有二支小队,距离李言还是较近的,尤其其中一支八人小队距离李言只有二百多里。

        

让风凉山金丹修士略微放心些的是,另一支魔族十二人队伍则是距离李言至少有千里。

        

两方对方之下,他就是传音给己方出现的那一支小队过来阻止敌人,也是来不及了,他们距离此处最远,现在应该只有对方八人小队对李言五人有些威胁了。

        

神识中见到了李言全力催动穿云柳的情景,已迅速向西方消失而去,风凉山金丹修士则是转过脸来,对着正疾速接近的金丹魔修,他口中发出嘿嘿冷笑“还是先顾你自己吧!”。

        

他看清李言飞行的速度后,知道李言小队只要超过五百里,双方小队之中可都是没有金丹存在的,那就超过了筑基期最大神识范围,李言他们便能与对方脱离了,自己截住这个金丹魔修就是了。

        

风凉山金丹修士一声厉啸声中,双方已刹那临近,天穹之下顿时传来了轰隆隆的对碰之声,以及魔族金丹修士的怒吼声。

        

魔族金丹修士一斧荡开风凉山修士的大剑,他神识中李言五人正向西方急驰而去,后方则是紧跟八人魔族小队。

        

魔族小队虽然飞行速度没有李言的穿云柳快,但那领头魔族修士在接到命令后,竟然不惜催动秘法,让身下的飞行法宝也是达到了一个惊人的速度。

        

短时间内,李言竟然没有将对方拉下太多。

        

魔族金丹眼中闪过怒色,然后一横手中大斧,化成一团魔光向着风凉山金丹修士劈了过去。

        

这名魔族金丹不知道的是,李言心计连连,哪怕就是在逃跑中,也是没忘了一些细节,从而让这名魔族金丹终是忽略了李言。

        

魔族金丹认为对方就是普通的斥侯,从而放松了警惕,不然,若是知道因自己一时疏忽,可能会让自己后方多出数名元婴强者联手,恐怕他肠子都要悔青了。

        

这名魔族金丹肯定会不惜自身精血,估计也要逼退眼前风凉山金丹修士后,将李言五人斩杀殆尽的。

        

刚一逃跑的李言,就已在心中有了定策,他们若是选择向北而逃,则是最安全,估计逃上一段时间,便会出现自己一方修士。

        

毕竟那里是他们的主战场,可是这样一来,他们二日辛苦潜伏过来的路程算是白搭了。

        

而若是强行向南而行,这种反常行动,也会引起魔族金丹的警惕,五人这般不要命冲向自己大军,举止无疑是诡异的。

        

所以李言只有东西两个方向,所以李言选择了正西,而且就连向西南偏一点的举动也是没有的。

        

现在魔族大军兵力不足,还要留守部分魔族高手镇压南海,所以大军除了正南方向,其余散开只在风凉山附近的也是不多的。

        

更不用说顾忌到更远东西两处了,像李言这般向西逃走,自是要远离二军正面战场的意味。

        

所以从修士心里上来说,其实向西逃离也是安全的,因为西边肯定会有人类修士存在的,但魔族修士几乎是没有的,即便是有,也是零星散落过去刺探消息的,几乎是如水滴如海。

        

李言这种迷惑计划所带来的后果,是他们后面行动中,时间又被占用了,可执行任务再次被压缩减少了,但这无疑也是目前最正确的做法。

        

李言他们就这般一追一逃中,很快就西行了千里左右,而这时终是将对方拉开了近四百余里。

        

李言面无表情的站在穿云柳前端,他这也是第一次遇到同阶中,有人的飞行法宝速度也是如此犀利,虽然对方用秘法加持,但亦是比穿云柳差不了太多了。

        

他皱了皱眉向四人低声说道“这样可是不行,虽然最终我们可以甩掉后面追兵,但也会离任务目标越来越远。

        

现在后面追击之人的速度虽已开始减弱,但若想拉开五百余里神识范围,也是依旧需要近千里左右才可。”

        

严飞军正心中憋闷,刚才遇到金丹他们只能落荒而逃,现在又被同阶修士追的一路狂奔,于是他咬牙说道。

        

“杀了后面追兵,他们有八人,除了两名魔卒级别的魔修,其余六人看那样子也像是那些异域人类修士,若是设下阵法,还是有希望能灭了他们的。”

        

他说这话时,其实也是心中犹豫的,他希望那六名修士是南海修士的,这样六名修士就不会发挥全部的战力。

        

胡孝王却是摇摇头“严师弟,我们未必能做得到,那二名魔修可都达到假丹境界,与你我二人已是相当。

        

另外六人如果是以前遇到那些被下了禁制的南海修士,倒还好说。只是这六人应该就是一群异域修士才是。

        

关键是对方六人中竟然还有一名假丹修士存在,而给我们设伏的时间只有短短短的四百里,可谓转瞬即至……”他的话说到最后,更是连连摇头。

        

他还有话没说出,他与严飞军是没有把握能各自对付一名魔卒的,已是自顾不暇,白柔应该是可接下那名假丹,但是余下的五人呢?

        

同时胡孝王心中埋怨起了魏重然与尺公长老,为何这次任务不派出五名假丹修士。

        

在这种情况之下,只要分出三人缠住后面三名假丹,余下二名假丹修士以最快速度斩了五名敌人,再回手相援,自己一方虽然胜的艰难,但却是胜率高了数成的。

        

现在倒好,除了自己和胡孝王、白柔可以勉强挡住对方三人,这李言和孙国树估计一个照面就会被对方五人给灭了。

        

异域修士的强悍,他们交过几次手,当然是知道的,即便是李言手中有那奇寒妖兽,以二敌五之下,也是没得半点胜算的。

        

听了胡孝王和严守军的话,白柔并没有开口,她看了看前方的李言,而孙国树则是在低着头,似未听到别人说话一样。

        

其实这时孙国树已经在考虑如何逃跑了,虽然与其他四人在一起保命机率更大,可是如果这四人犯混之下,反身与后方追兵厮杀,他可是不会去送死的。

        

孙国树心道“哪怕是日后魍魉宗追杀自己,那也得等找到自己再说了。”

        

而这时后方一件类似衣柜的法宝之上,正站立着二魔六人,其中二魔站立在灰色的衣柜顶部前方的边缘处。

        

这俩名魔修正如李言他们感应到的一样,皆是达到了人类假丹之境,已是筑基期顶尖的存在。

        

他们此刻都在做着一个古怪的动作,俩名魔修双脚踏在衣柜的边缘部分,然后一人手中各握着一个类似铁环的东西。

        

二只铁环上都有着一根长长的铁链,另一端则是连向了衣柜的底部,二名魔修每隔上一段时间,便由其中一人猛的一拽铁环。

        

铁环之上就会涌起一片浓稠的黑液,这些浓稠黑液即刻间就会流向铁链,铁链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扎扎”之声,仿佛在衣柜底部有着一张无底的大口中一般,在贪婪的吸着一切。

        

浓稠黑液发着幽幽的光晕流向衣柜底部,之后便是迅速消失没了踪影。

        

每当此时,这件飞行在虚空中的灰色衣柜,慢来的速度就会再次陡然猛增,如同刺破长空的灰色殒石,向前激射而去。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