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了不要摸了上课呢(荡公乱妇)最新章节列表

指挥骑马民兵的诺曼骑士大声呼喝着,企图重整队形。

        

罗杰大声命令鲁比奥加速靠近。

        

掷出标枪的那队人马并没有冲击混乱的骑马民兵。

        

他们排成两排撞进圆盾剑士的队列。

        

剑士在平地上直面骑兵的冲击很是吃亏。

        

罗杰看到剑士们倒下一片,瞬间陷入苦战。

        

他扭头想再催促鲁比奥,却看到另一边的标枪骑兵也猛地发动突袭。

        

弩兵们射出了箭。

        

那队标枪骑兵却只是佯攻,他们画了个弧线,切着弩箭射程边缘冲了过去。

        

如雨点般密集的羽箭全都扎在地上,密密麻麻像是地里突然长出一丛蒲草。

        

弩兵们转身上弦。

        

那队标枪骑兵再次突进。

        

枪兵不敢移动了,他们立刻布成枪阵。

        

密集的标枪扎在枪阵盾牌上。

        

有些标枪越过枪阵,扎在弩兵背后的大盾上。

        

这队骑兵没有强攻枪阵,他们拨转马头回走。

        

枪兵们刚想撤阵移动。

        

这队骑兵又拨转马头冲锋。

        

重新布成的枪阵又经历了一轮标枪的洗礼。

        

罗杰知道这种程度的攻击不会对枪兵造成什么伤害。

        

但枪兵被拖住了不能移动,而弩兵还在上弦。

        

罗杰知道,自己来不及等到他们的援助了。

        

罗杰看着还在混乱的骑兵,和苦苦挣扎的剑士,他明白,必须靠自己了。

        

他知道,一旦他这边的标枪骑兵突破圆盾剑士的阻击,他们就会围攻自己。

        

罗杰没有选择束手待毙。

        

他似乎也忘记了还有转身逃跑这个选项。

        

他高呼着:“冲锋,立刻冲锋!”

        

他命令诺曼骑士放弃重整队形,他喊着:“立刻突击!突击!”

        

他看到有些骑马民兵开始冲锋,没有阵型,像野猪一样一窝蜂地冲过来。

        

他自己也拎起骑枪,带着亨克发动了冲锋。

        

他和亨克直接扎进乱糟糟的圆盾剑士的战团里。

        

一个刚杀穿剑士阵线的阿拉贡人,被罗杰连盾带人捅穿。

        

然后罗杰放弃骑枪,拔剑砍向另一个手持短矛准备投掷的敌人。

        

与此同时罗杰瞥到左手边有两把剑向自己劈来。

        

亨克挡掉一把。

        

罗杰用左手的盾牌挡剑,右手的攻击毫不停顿。

        

罗杰左手的盾牌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他的左手麻得失去知觉。

        

但他不管。

        

他只顾劈出右手的剑。

        

他的对手来不及拔剑。

        

罗杰的剑劈断对手抵挡的短矛,劈开皮盔,削掉对手大半个脑袋。

        

罗杰左手没有受到第二次攻击。

        

应该是亨克替他挡住了。

        

他看到指挥骑马民兵的诺曼骑士已经冲杀进战团。

        

看到后面还有动作慢的骑马民兵,零零星星但是接连不断地冲过来。

        

他看到得到援助的圆盾剑士开始反击。

        

看到他们在失去速度的马肚子底下灵活地钻来钻去,不停地制造伤害。

        

他看到一个阿拉贡军官从马上跳起,飞扑过来。

        

那军官完全放弃防御,对着罗杰全力劈砍。

        

罗杰举盾防御。

        

盾被劈碎。

        

剑砍在罗杰左手的锁子甲长袖上。

        

火星崩溅。

        

罗杰不觉得疼,他的左臂本来就已经麻木。

        

他现在感觉不到自己的左臂了。

        

他右手的剑像毒蛇吐信,一个伸缩。

        

军官落了下去,扑在地上,再没有站起。

        

罗杰看到混战中的标枪骑兵撤退了。

        

他扭头看到另一边的标枪骑兵也撤退了。

        

他知道他赢了。

        

收队进城回到城主府,罗杰才感觉到了疼。

        

一开始是一点点,像许多小针在刺。

        

很快他的手臂就疼得让他想要死。

        

但他很高兴,疼痛是活着的证明。

        

一个医师在边上指导着理发师给罗杰敷药。

        

医师只是动口,绝不动手。

        

理发师动作娴熟地忙前忙后。

        

这种模式让罗杰想起了后世的医生和护士组合。

        

这对医师和理发师组合是管家找来的,据他说是托莱多最好的。

        

罗杰问管家:“叫了医师去照顾伤员了吗?”

        

“敬请大人放心,在大人您凯旋回城后,就有很多医师主动来照顾伤员了。”

        

罗杰很高兴:“这就是民心所向啊,哈哈哈。”

        

医师在边上插嘴道:“大人,请恕我直言。托莱多有很多像我一样学习医术的学者。

        

“我们在这里翻译阿拉伯人的医学著作,学习他们的知识。

        

“但这些医学知识需要经过实践才能掌握透彻。

        

“而托莱多已经有一阵子没打过仗了,大家都很缺少实践的机会。”

        

罗杰觉得脸有点热。

        

他手臂上传来一股清凉让他舒服了很多。

        

理发师用木板固定了罗杰涂满草药的手臂,用布带扎好后挂在罗杰脖子里。

        

医师说:“大人,您手臂里的骨头没有断,小心起见,这两天您最好不要让伤处活动。”

        

罗杰让管家送走了医师和理发师。

        

他看了看挂在边上的锁子甲。

        

锁子甲接近袖口的地方有一道深深的斩痕。

        

罗杰觉得很幸运,再偏一点,自己的左手就没了。

        

他想着那个舍命攻击自己的军官。

        

上午还一起做弥撒,谈笑风生,下午就生死相搏,阴阳两隔。

        

这就是乱世啊。

        

罗杰摇摇头不去想这些形而上的东西。

        

他还有更实际的事情要考虑。

        

罗杰离开城主府,走上城墙。

        

外面的战场已经被打扫过了。

        

一群“马蜂”在城外游荡。

        

罗杰记得战斗到最后,阿拉贡人一支标枪骑兵小队应该没有伤亡,和他打的那支小队也逃出去大约十几二十个人。

        

他想,所以现在城外还有七、八十个标枪骑兵。

        

这些标枪骑兵的实力他已经领教过了。

        

他不认为自己带着三个手下能够闯过去。

        

罗杰想,带上所有的战士,倒是可以保护他离开。

        

但他知道那不可能,那些本地人士兵拒绝跟随费尔南多离开,同样也会拒绝自己。

        

他想,商队骑马民兵倒是可以跟随自己离开,这些人本来就习惯保护商队到处走的。

        

但光靠这些人,还是打不过外面剩下的阿拉贡人。

        

罗杰有些气馁。

        

他想,自己连续获得了两次战术胜利,可在战略上,自己还是输了。

        

罗杰知道,和圣地亚哥骑士团的战斗,已经不可避免。

        

他希望苦瓜脸能及时把求援信传递给佩德罗,也希望佩德罗能及时派来援军。

        

但他不会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罗杰振奋起精神,他想,来吧,谁怕谁啊。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