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的好爽奶油play(合租房娇妻呻吟)最新章节列表

张山峰轻叹一声,飞到纪云汐身边,将她的酒坛拿下,随后看了一眼青女。

张山峰轻叹一声,飞到纪云汐身边,将她的酒坛拿下,随后看了一眼青女。

        

“青女前辈,我们快些走吧,镇元峰就在前方。”

        

“张山峰,你神神秘秘地搞什么呢?也不说清要干嘛?”

        

青女虽然也满身酒气,但显然已经用仙力化解了不少,整个人相对来说比纪云汐清醒很多,她一边说,一边控制着纪云汐,让她不要乱动。

        

“到了自然就知道了,走吧走吧。”

        

不一会,四人就落在了镇元峰广场的前端。

        

见张山峰回来了,昊天宗不少弟子立马开口叫道。

        

“宗主大人,这人谁啊?凭什么在这里大放厥词?教育我们啊!”

        

“宗主,你快把这人赶走吧,我们昊天宗集会,这个外人无权参加。”

        

“就是,还不从峰台上下来,你算什么东西!”

        

张山峰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这些弟子……

        

唉。

        

“都给我闭上嘴,谁再多言一句,昊天宗宗规处置。”

        

张山峰暗叹一声,随后厉声说道。

        

“……”

        

听到这话,众人立马闭上了嘴。

        

虽然闭上了嘴,  可眼中的不满,还是藏不住的。

        

“不用,让他们说。”

        

苏凡冷笑一声,纵身一跃,从峰台落下,走到了所有人面前。

        

站在人群后方的弟子们没什么反应。

        

可站在前列的众人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

        

站在前面的都是长老和各峰优秀的弟子。

        

他们对苏凡很是熟悉。

        

虽然带着面具,但这些人极为敏锐地发现了不对劲。

        

尽管苏凡有些刻意的改变了嗓音,但他们还是听出了端倪。

        

“我有说错吗?”

        

苏凡上前一步,一人面对千军万马,声音毫无颤抖。

        

“我问你们这些人,我有说错吗?仙界坠落之后,已经过了百年,现在还是真仙的人,对得起宗门的栽培和资源吗?”

        

“为了能让你们有充足的仙力修炼,昊天宗仙脉的聚仙大阵一直运转着,你们知道每年要烧掉多少仙晶吗?”

        

“每年四次的昊天宗考试,只要参加,小林峰的仙草仙药,人人有份,你们对得起小林峰,对得起六灵长老吗?”

        

苏凡一连三问,一问比一问语气要重。

        

被他这么一问,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能第一时间反驳。

        

不少人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烧。

        

张山峰也是一脸复杂之色。

        

这些年,为了昊天宗弟子们能有更好的修炼环境。

        

张山峰选择开启仙脉的聚仙大阵。

        

然而,开启聚仙大阵需要海量的仙晶支持。

        

昊天宗的仙晶并不多。

        

张山峰只能选择用仙药来换仙晶。

        

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苏凡不在,张山峰又不敢卖很珍惜的仙药。

        

怕被外人盯上。

        

只能苦苦支撑。

        

要不是后来有桃花仙源和丹霞坊的帮助,打开了销路。

        

张山峰早就支撑不住了。

        

可惜的是,昊天宗弟子的突破状况并不乐观。

        

金仙境界的,苏凡目前为止只看到了三人。

        

张山峰,小吉祥和沉原。

        

玄仙,除了昊天宗长老和门下得意弟子外,几乎没有。

        

连总人数的一成都不到。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知道仙劫会死人的吗?”

        

“人与人之间的天赋不能一概而论,我们天赋不行,突破无望了。”

        

“就是就是,我要是有沉原师兄的天赋,早就玄仙了。”

        

苏凡说的话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还是有人不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仙劫会死人没错,

        

但若是修炼到位,加上炎火峰的仙宝避雷针,突破成功率在九成以上,想死都难。”

        

没等苏凡开口,一个非常平淡的声音传来。

        

众人立马开去,才发现说话的是面无表情的唐梦东。

        

“唐长老说的没错。”

        

苏凡看了唐梦东一眼,心中有疑惑,感觉他有些变化,可是具体什么变化,却又说不上来。

        

而且现在也不是私聊的时候。

        

“至于天赋,你们光看见了沉原的天赋,但你们看见沉原修炼的时候了吗?你们要是有沉原一半的努力,也不至于现在还是真仙。”

        

苏凡这一番话说完,在场又是一片安静。

        

“你是何人?为何在我昊天宗大放厥词?”

        

就在大伙被苏凡说的哑口无言之时。

        

一道寒芒突然涌现,直奔苏凡而去。

        

原来是醉酒状态下的纪云汐,竟然借着酒劲,突然翻身而起,祭出长剑,直接朝苏凡斩了过来。

        

这一下,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纪云汐的出剑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最重要的是,带着面具的苏凡似乎吓傻了一般,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青女眉头微皱,纪云汐好好的怎么突然跟发疯了似的?

        

她正想出手拦住纪云汐,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青女,不必动手,是我。”

        

“!!!”

        

青女虽然刚刚跟纪云汐喝完了酒,还有些迷糊。

        

但已经用仙力逼迫了酒气,所以能确定自己很清醒。

        

可是耳边传来的声音让青女感觉自己貌似还处于醉酒状态。

        

纪云汐的动作虽然快,但实力仅仅只有玄仙。

        

青女动手拦下轻而易举,可就是这个声音让她陷入了短暂的呆滞之中,等回过神来之后,才看见纪云汐的长剑跟那个面具男只有一步之遥了。

        

“云汐,他是……!”

        

青女刚开口,纪云汐的剑就斩了下去。

        

“叮!”

        

就在众人以为要血光崩现的时候,一声脆响传来。

        

众人定睛看去,这才发现,纪云汐的剑被那个面具男用两根手指夹在眼前。

        

“……”

        

醉眼朦胧的纪云汐略微清醒了几分,她秀美紧锁,身上仙力飘忽不定,小脸涨的通红,显然是想要抽剑不得。

        

“松手!快松手!”

        

“放开纪长老!”

        

“宗主,青女长老,快帮帮纪长老啊。”

        

虽然纪云汐率先动手理亏,但眼看纪云汐被擒住,还是被刚才那个大放厥词的男人擒住。

        

众人心中还是有些不满。

        

“你是谁?”

        

四目相对,纪云汐突然间清醒了似的。

        

“咔嚓。”

        

苏凡没有回话,可是下一秒,脸上的面具就在一声脆响中一分为二,随后掉落在地上。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此时此刻,整个镇元峰广场落针可闻。

        

大伙都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那个人。

        

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鬼斧神工的帅气容貌。

        

略带一丝坏笑的嘴角。

        

那张熟悉的脸。

        

可又陌生了整整百年。

        

“师叔?是师叔吗?”

        

“是师叔!真的是师叔!”

        

“师叔出关了?”

        

星星点点的议论声汇聚成音浪。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同一个表情。

        

震惊中带着惊喜。

        

张山峰等人为了稳定昊天宗弟子们的心态。

        

谎称苏凡闭关。

        

可是时间长了,苏凡也没有出来露面。

        

加上昊天宗几次重要场合,苏凡仍然没有出现,慢慢地就有人起了猜疑。

        

有了猜疑,人心就慢慢散了。

        

不少

        

人选择离开宗门,去广袤的仙界探索,或是有别的想法。

        

想要离开的人,张山峰最开始也挽留了。

        

可是慢慢地,也没有心思。

        

放任自流了。

        

毕竟每个人的路并不相同。

        

百年的时间看似很长。

        

但对于修仙之人来说,简直就是漫长岁月海洋里的一颗小石子。

        

这么短的时间都没有耐心留在昊天宗。

        

将来昊天宗出了什么事,这些人定然是第一个背叛的。

        

至于昊天宗长老高层们,就没有那么震惊,更多的是喜悦。

        

苏凡留在晓溪山的事,大家虽然不知道,但周庄用天道誓言担保,苏凡真的没有出事。

        

时候到了就会回来后,长老们也是放下了心。

        

当然也有些人思念成疾,每天饮酒度日,麻木自己。

        

然而此时此刻,苏凡终于回来,众人心中一直悬着的石头,算是落在了地上。

        

“啪!”

        

纪云汐手中的长剑掉落在地,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苏凡,喃喃自语道。

        

“师叔?”

        

“云汐,你这幅样子,可是不太好看啊。”

        

苏凡淡淡一笑,故意说道。

        

“!!!”

        

纪云汐身子猛然一震,眼底涌起几分慌乱。

        

其实,纪云汐现在的样子,反而更有几分诱惑的美感。

        

脸颊绯红,长发披散,衣衫微微有些凌乱。

        

但女人听到这种话,还能忍得了?

        

“嘭!”

        

一阵仙力波动涌起。

        

纪云汐身上的酒气飞快被仙力驱散。

        

随后在一阵光速整理中。

        

她披散的长发已经打理完毕,衣服也被仙力熨展的光滑整洁。

        

几个呼吸的功夫,纪云汐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哇!师叔!我好想你。”

        

嗖的一声,纪云汐宛如一道白色闪电一般,扑到了苏凡的怀里。

        

“好了好了,我这不回来了吗?”

        

“呜呜呜。”

        

纪云汐死死地抱住苏凡,失声痛哭起来。

        

“好了好了,你别抱这么紧,我快呼吸不了了。”

        

苏凡一脸无奈之色,微微低头,看着哭的浑身颤抖的纪云汐,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慰起来。

        

纪云汐哪里管得了这么多,百年没见苏凡,心中的相思之情在这一刻爆发,  说什么也不想松开。

        

于此同时,昊天宗众长老也在此时围了上来。

        

“师叔,你可算回来了,我也好想你。”

        

翁子敬一双牛眸里也是泛着泪光。

        

苏凡在的时候,他们丹云峰的富有程度可是仅次于炎火峰。

        

只要想炼丹了,苏凡这边原材料一定是第一时间奉上。

        

失败次数多了也无所谓。

        

浪费掉的材料苏凡也不会心疼。

        

可苏凡不在的时候,丹云峰众人体会到了什么叫勒紧裤腰带生活。

        

老夫子,孙无圣,曹钦天等人也纷纷上前,双目通红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悦。

        

只有青女和唐梦东两人站在人群之外。

        

青女鼻尖微酸,看着人群中,紧紧搂住苏凡的纪云汐。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和纪云汐同住多年,两人脾性相投,又同样喜爱喝酒。

        

百年来已经成为挚友。

        

可她却没法像纪云汐这般,放肆地表达自己的感情。

        

而唐梦东则是一脸复杂之色,看着苏凡,想要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好了好了,云汐师侄,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不怕丢人,我还怕呢,赶紧松手吧。”

        

“不……我不要!”

        

纪云汐毫不犹豫地说道。

        

苏凡:“……”

        

唉,女人就是麻烦啊。

        

“青女前辈,我们快些走吧,镇元峰就在前方。”

        

“张山峰,你神神秘秘地搞什么呢?也不说清要干嘛?”

        

青女虽然也满身酒气,但显然已经用仙力化解了不少,整个人相对来说比纪云汐清醒很多,她一边说,一边控制着纪云汐,让她不要乱动。

        

“到了自然就知道了,走吧走吧。”

        

不一会,四人就落在了镇元峰广场的前端。

        

见张山峰回来了,昊天宗不少弟子立马开口叫道。

        

“宗主大人,这人谁啊?凭什么在这里大放厥词?教育我们啊!”

        

“宗主,你快把这人赶走吧,我们昊天宗集会,这个外人无权参加。”

        

“就是,还不从峰台上下来,你算什么东西!”

        

张山峰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这些弟子……

        

唉。

        

“都给我闭上嘴,谁再多言一句,昊天宗宗规处置。”

        

张山峰暗叹一声,随后厉声说道。

        

“……”

        

听到这话,众人立马闭上了嘴。

        

虽然闭上了嘴,  可眼中的不满,还是藏不住的。

        

“不用,让他们说。”

        

苏凡冷笑一声,纵身一跃,从峰台落下,走到了所有人面前。

        

站在人群后方的弟子们没什么反应。

        

可站在前列的众人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

        

站在前面的都是长老和各峰优秀的弟子。

        

他们对苏凡很是熟悉。

        

虽然带着面具,但这些人极为敏锐地发现了不对劲。

        

尽管苏凡有些刻意的改变了嗓音,但他们还是听出了端倪。

        

“我有说错吗?”

        

苏凡上前一步,一人面对千军万马,声音毫无颤抖。

        

“我问你们这些人,我有说错吗?仙界坠落之后,已经过了百年,现在还是真仙的人,对得起宗门的栽培和资源吗?”

        

“为了能让你们有充足的仙力修炼,昊天宗仙脉的聚仙大阵一直运转着,你们知道每年要烧掉多少仙晶吗?”

        

“每年四次的昊天宗考试,只要参加,小林峰的仙草仙药,人人有份,你们对得起小林峰,对得起六灵长老吗?”

        

苏凡一连三问,一问比一问语气要重。

        

被他这么一问,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能第一时间反驳。

        

不少人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烧。

        

张山峰也是一脸复杂之色。

        

这些年,为了昊天宗弟子们能有更好的修炼环境。

        

张山峰选择开启仙脉的聚仙大阵。

        

然而,开启聚仙大阵需要海量的仙晶支持。

        

昊天宗的仙晶并不多。

        

张山峰只能选择用仙药来换仙晶。

        

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苏凡不在,张山峰又不敢卖很珍惜的仙药。

        

怕被外人盯上。

        

只能苦苦支撑。

        

要不是后来有桃花仙源和丹霞坊的帮助,打开了销路。

        

张山峰早就支撑不住了。

        

可惜的是,昊天宗弟子的突破状况并不乐观。

        

金仙境界的,苏凡目前为止只看到了三人。

        

张山峰,小吉祥和沉原。

        

玄仙,除了昊天宗长老和门下得意弟子外,几乎没有。

        

连总人数的一成都不到。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知道仙劫会死人的吗?”

        

“人与人之间的天赋不能一概而论,我们天赋不行,突破无望了。”

        

“就是就是,我要是有沉原师兄的天赋,早就玄仙了。”

        

苏凡说的话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还是有人不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仙劫会死人没错,

        

但若是修炼到位,加上炎火峰的仙宝避雷针,突破成功率在九成以上,想死都难。”

        

没等苏凡开口,一个非常平淡的声音传来。

        

众人立马开去,才发现说话的是面无表情的唐梦东。

        

“唐长老说的没错。”

        

苏凡看了唐梦东一眼,心中有疑惑,感觉他有些变化,可是具体什么变化,却又说不上来。

        

而且现在也不是私聊的时候。

        

“至于天赋,你们光看见了沉原的天赋,但你们看见沉原修炼的时候了吗?你们要是有沉原一半的努力,也不至于现在还是真仙。”

        

苏凡这一番话说完,在场又是一片安静。

        

“你是何人?为何在我昊天宗大放厥词?”

        

就在大伙被苏凡说的哑口无言之时。

        

一道寒芒突然涌现,直奔苏凡而去。

        

原来是醉酒状态下的纪云汐,竟然借着酒劲,突然翻身而起,祭出长剑,直接朝苏凡斩了过来。

        

这一下,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纪云汐的出剑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最重要的是,带着面具的苏凡似乎吓傻了一般,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青女眉头微皱,纪云汐好好的怎么突然跟发疯了似的?

        

她正想出手拦住纪云汐,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青女,不必动手,是我。”

        

“!!!”

        

青女虽然刚刚跟纪云汐喝完了酒,还有些迷糊。

        

但已经用仙力逼迫了酒气,所以能确定自己很清醒。

        

可是耳边传来的声音让青女感觉自己貌似还处于醉酒状态。

        

纪云汐的动作虽然快,但实力仅仅只有玄仙。

        

青女动手拦下轻而易举,可就是这个声音让她陷入了短暂的呆滞之中,等回过神来之后,才看见纪云汐的长剑跟那个面具男只有一步之遥了。

        

“云汐,他是……!”

        

青女刚开口,纪云汐的剑就斩了下去。

        

“叮!”

        

就在众人以为要血光崩现的时候,一声脆响传来。

        

众人定睛看去,这才发现,纪云汐的剑被那个面具男用两根手指夹在眼前。

        

“……”

        

醉眼朦胧的纪云汐略微清醒了几分,她秀美紧锁,身上仙力飘忽不定,小脸涨的通红,显然是想要抽剑不得。

        

“松手!快松手!”

        

“放开纪长老!”

        

“宗主,青女长老,快帮帮纪长老啊。”

        

虽然纪云汐率先动手理亏,但眼看纪云汐被擒住,还是被刚才那个大放厥词的男人擒住。

        

众人心中还是有些不满。

        

“你是谁?”

        

四目相对,纪云汐突然间清醒了似的。

        

“咔嚓。”

        

苏凡没有回话,可是下一秒,脸上的面具就在一声脆响中一分为二,随后掉落在地上。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此时此刻,整个镇元峰广场落针可闻。

        

大伙都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那个人。

        

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鬼斧神工的帅气容貌。

        

略带一丝坏笑的嘴角。

        

那张熟悉的脸。

        

可又陌生了整整百年。

        

“师叔?是师叔吗?”

        

“是师叔!真的是师叔!”

        

“师叔出关了?”

        

星星点点的议论声汇聚成音浪。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同一个表情。

        

震惊中带着惊喜。

        

张山峰等人为了稳定昊天宗弟子们的心态。

        

谎称苏凡闭关。

        

可是时间长了,苏凡也没有出来露面。

        

加上昊天宗几次重要场合,苏凡仍然没有出现,慢慢地就有人起了猜疑。

        

有了猜疑,人心就慢慢散了。

        

不少

        

人选择离开宗门,去广袤的仙界探索,或是有别的想法。

        

想要离开的人,张山峰最开始也挽留了。

        

可是慢慢地,也没有心思。

        

放任自流了。

        

毕竟每个人的路并不相同。

        

百年的时间看似很长。

        

但对于修仙之人来说,简直就是漫长岁月海洋里的一颗小石子。

        

这么短的时间都没有耐心留在昊天宗。

        

将来昊天宗出了什么事,这些人定然是第一个背叛的。

        

至于昊天宗长老高层们,就没有那么震惊,更多的是喜悦。

        

苏凡留在晓溪山的事,大家虽然不知道,但周庄用天道誓言担保,苏凡真的没有出事。

        

时候到了就会回来后,长老们也是放下了心。

        

当然也有些人思念成疾,每天饮酒度日,麻木自己。

        

然而此时此刻,苏凡终于回来,众人心中一直悬着的石头,算是落在了地上。

        

“啪!”

        

纪云汐手中的长剑掉落在地,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苏凡,喃喃自语道。

        

“师叔?”

        

“云汐,你这幅样子,可是不太好看啊。”

        

苏凡淡淡一笑,故意说道。

        

“!!!”

        

纪云汐身子猛然一震,眼底涌起几分慌乱。

        

其实,纪云汐现在的样子,反而更有几分诱惑的美感。

        

脸颊绯红,长发披散,衣衫微微有些凌乱。

        

但女人听到这种话,还能忍得了?

        

“嘭!”

        

一阵仙力波动涌起。

        

纪云汐身上的酒气飞快被仙力驱散。

        

随后在一阵光速整理中。

        

她披散的长发已经打理完毕,衣服也被仙力熨展的光滑整洁。

        

几个呼吸的功夫,纪云汐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哇!师叔!我好想你。”

        

嗖的一声,纪云汐宛如一道白色闪电一般,扑到了苏凡的怀里。

        

“好了好了,我这不回来了吗?”

        

“呜呜呜。”

        

纪云汐死死地抱住苏凡,失声痛哭起来。

        

“好了好了,你别抱这么紧,我快呼吸不了了。”

        

苏凡一脸无奈之色,微微低头,看着哭的浑身颤抖的纪云汐,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慰起来。

        

纪云汐哪里管得了这么多,百年没见苏凡,心中的相思之情在这一刻爆发,  说什么也不想松开。

        

于此同时,昊天宗众长老也在此时围了上来。

        

“师叔,你可算回来了,我也好想你。”

        

翁子敬一双牛眸里也是泛着泪光。

        

苏凡在的时候,他们丹云峰的富有程度可是仅次于炎火峰。

        

只要想炼丹了,苏凡这边原材料一定是第一时间奉上。

        

失败次数多了也无所谓。

        

浪费掉的材料苏凡也不会心疼。

        

可苏凡不在的时候,丹云峰众人体会到了什么叫勒紧裤腰带生活。

        

老夫子,孙无圣,曹钦天等人也纷纷上前,双目通红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悦。

        

只有青女和唐梦东两人站在人群之外。

        

青女鼻尖微酸,看着人群中,紧紧搂住苏凡的纪云汐。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和纪云汐同住多年,两人脾性相投,又同样喜爱喝酒。

        

百年来已经成为挚友。

        

可她却没法像纪云汐这般,放肆地表达自己的感情。

        

而唐梦东则是一脸复杂之色,看着苏凡,想要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好了好了,云汐师侄,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不怕丢人,我还怕呢,赶紧松手吧。”

        

“不……我不要!”

        

纪云汐毫不犹豫地说道。

        

苏凡:“……”

        

唉,女人就是麻烦啊。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