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粗大的玉势调教(少妇乱公)最新章节列表

    

“那就是我跟无忧你提起过的云城。”

        

“但凡稍大一点的城池上空都会有一两座建在云岛上的城池,里面住着的全是达官显贵,是真正的天民。”

        

“七云州最神异之处便在于此。”

        

“相较于四方山地神秘的大山,七云州最神秘莫测之地便是天空中那一座座云岛。”

        

“这些云岛大多高悬天穹飘忽不定,从地面上看去甚至可能只有米粒大小,需要花费很大气力,才能利用仙禽飞到高空将它们从空中拉下来,最后再用结界将它们固定在城池上空。”

        

“不过这些云岛的土壤,非常适合栽培种植灵草灵果,其中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也远超下方土地,对于修士来说,在上面修行的精进速度,甚至可能是下方的好几倍,而且越是离地面高的云岛,上面的灵土跟天地灵气便越浓郁。”

        

“甚至有的云岛之上,还有着太古甚至更遥远时期的太古遗迹跟秘境,据传天外天那些宗门,每年都会派出大量弟子探寻云岛的太古遗迹。”

        

“不过因为上到万丈高空之后,空中罡风能轻易将九重天以下修士身躯撕裂,所以即便有仙禽开路,探寻的难度依旧还是很多,以至于天外天探寻了这么多年,依旧只探寻了九牛一毛。”

        

“还有就是,这些云岛不会固定在一处位置,云层的形状也经常变化,这就让人很难一个个排查,能寻到里面有遗迹的云岛,完全就看运气。”

        

街道上,坐在阿浪背上的龙妈,一边走一边向张无忧解释道。

        

因为阿浪的身形缩小了一倍有余,加之身上又没什么妖气,所以他们这一行人虽然瞩目,但也并未引发太大的关注,毕竟这个修行者满大街跑的世界,有人骑着头灵禽逛街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那栋连接着七云州的房子,会不会就在某座空岛之上?”

        

听了龙妈的讲述张无忧忽然想起了养鱼人留下的那栋房子。

        

“我正准备跟无忧你说这个。”

        

龙妈点了点头,随后接着猜测道:

        

“养鱼人老祖极有可能寻到了一处残存有太古传送阵遗迹的空岛,然后在那上面建了一栋能够通往七云州的房子。”

        

她跟张无忧全靠养鱼人与被赐名灵兽之间的神念连接,并不是担心会被谁听见。

        

“的确有这个可能。”

        

张无忧点了点头。

        

出了永宁城后,为了接下来不那么显眼,张无忧一行没走官道,而是走了人少的一条小路。

        

“嗷呜!~”

        

阿浪直接显现狼王真身。

        

“主人,我们第一个拜访的是去齐云宫对吧?”

        

阿浪转头问坐在它后背的张无忧。

        

“嗯。”

        

张无忧点头,随后又补充了一句道:

        

“尽量快些,说不定天黑之前,我们还能再去拜访一座山头。”

        

“好的主人!”

        

阿浪一口答应,然后“嗷呜”一声,身形如风般背着张无忧一行飞驰而出,好似一阵风般,眨眼间便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

        

半日后。

        

齐云宫。

        

一座塌陷碎裂了一半的云岛上。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

        

这老者一身法袍尽碎,眼眶高高肿起,身旁的拂尘秃了顶,一柄桃木剑碎成好几节。

        

在他的身后,原本无比豪华的一座宫殿,此刻已经成了一座废墟,一块写着“齐云宫”三个烫金大字的匾额,正挂在废墟屋檐上随风晃动。

        

“耻辱啊!~”

        

老者忽然猛地用力砸了一下地面。

        

他堂堂齐云宫宫主,九重天强者,居然被一个小丫头一拳砸得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逼得他调用了空岛的护岛大阵,结果连这空岛都被人一剑给震塌了。

        

更加让他感到无力的是,这是堂堂正正的比试,人家根本就没有用什么阴损招式,完全就是他技不如人。

        

一念至此,一滴老泪慢慢从老者眼角划过。

        

他挣扎着爬起身来,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半块小鱼干,再看了眼远处那道逐渐远去的鹏鸟身影,随后一脸委屈道:

        

“太欺负人了,将老夫打成重伤,又砸塌了老夫一座云岛,居、居然就给老夫一块小鱼干!”

        

“还想让老夫去给一个平民祝寿!”

        

“他配吗?”

        

虽然比试输了,但老者明显是不服气的。

        

他越想越气,然后直接将那半块小鱼干扔进了嘴中,一边咀嚼着一边骂骂咧咧:

        

“老夫就是不去,等下护山大阵一开,我看你们能奈我何?别跟老夫谈什么言而无信,老夫道场都被你砸了,老夫受不了那委屈,真要老夫去你们必须亲自登门……”

        

话说到一半,老者忽然半张着嘴愣在了那儿。

        

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嘴里刚刚咽下的小鱼干,正化作一股前所未有浓郁的灵力涌现自己全身的经脉,甚至他体内一些因为修炼时产生的隐疾,也在这股灵力温养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被治愈。

        

甚至隐约中他能感觉到,原本已经无望突破十重天的他,居然好像触摸到了那道门槛。

        

“这鱼干居然、居然是灵药?!!!”

        

老者眼珠提溜一转,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

        

“呲溜~”

        

他猛舔了一口自己刚刚握住那鱼干的掌心。

        

“呲溜~”

        

在感受到有灵力在最终化开之后,他一脸兴奋地又舔了一口,不愿浪费手上哪怕一丝的残渣。

        

“师父!”

        

就在这时,一群齐云宫弟子带着破空声来到了这座云岛之上,一脸焦急地朝那老者冲去。

        

“弟子救驾来迟,还望师父恕罪,我这就带师兄们去追那恶贼!”

        

一名弟子连滚带爬地来到老者跟前。

        

老者没理他依旧一脸回味的模样,似是还想去舔一舔手掌,不过因为有弟子在最终还是忍住了。

        

“今天初几?”

        

老者有些嫌弃地看了眼那弟子一眼。

        

“初五!”

        

那弟子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老者。

        

“初五啊,那就是说还有十天才能见到恩公了啊~”

        

老者一脸遗憾。

        

“恩公?”

        

一旁的弟子彻底懵了。

        

老者依旧没理他,径直开口吩咐道:

        

“过几天陪我去一趟五柳城周家。”

        

“五柳城周家?此事难道跟他们有关?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带人去灭了这周家……”

        

“啪!~”

        

这名弟子明显有些脑补过度了,话还没说完就被那老者在脑门上拍了一记。

        

“是去给周家老爷子祝寿的,不是灭人满门!”

        

老者狠狠白了那弟子一眼,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多备些礼品不要叫人小瞧了我们齐云宫!”

        

“哦……哦!”

        

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那弟子最终还是用力点了点头。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