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好痛哀求娇嫩粗暴强迫撕裂(性妾H)最新章节列表

     

“圈椅子。”

        

吴德华快步走了过来扫了一眼,好家伙,一共六把椅子,其中两把圈椅子,四把管帽,外加一张方桌,还有一画案。

        

本以为李栋说的是一两件东西,哪曾想这么多。

        

“明的?”

        

吴德华觉着有些不太可能,主要一个东西一下出现太多了,要是一张桌一把椅子还有可能,这么多,吴德华倒是有些怀疑的。

        

“吴月你先看看。”

        

吴月点点头先是从椅子圈椅开始开起,圈椅是一种圈背连着扶手,从高到底一顺而下的椅子,造型圆婉优美。这种椅子十分舒服,一般都是放在中室招待一些不错朋友。

        

吴月仔细打量一下一下造型,再看了看木质,包浆,一点点检查,这两把圈椅造型古朴典雅,线条简洁流畅,制作技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吴月一下就喜欢上了,老东西会说话,这话一点都不假的,那种美感不是新物件能比的。“爸,我没有看出问题。”

        

“哦?” 

        

吴德华对于女儿鉴定能力还是相信的,只是有些意外,上前摸了摸了圈椅,又仔细闻了闻。

        

这是干啥,怎么还有闻的,别说李栋,其他十分疑惑。

        

倒是黄胜德几个和吴德华认识,笑说道。“哈哈哈,不知道你吴叔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你吴叔年轻的时候可就靠这这只鼻子,走南闯北少有失手。”

        

“还得了一外号。”

        

“吴老狗。”

        

噗嗤,这外号可不好好听,见着几个年轻忍着挺难受,黄胜德笑说道。“别笑,这名字,在古玩圈子可是响当当,提到老狗,谁不竖起大拇指。”

        

好家伙,真是天赋技能级别的,吴德华满脸惊异。“好一手巧夺天工的,这样的手艺多少年没见了。”

        

“爸,这两把椅子有问题?”

        

吴悦惊讶,刚自己仔细观察,甚至还上手,一一检查了,没有一点问题,无论是造型,包浆,还是气质都没有问题。

        

“我一开始都没发现,要不是我心里一开始存疑,也发现不了。”

        

吴德华叹了口气。“这样技艺竟然还有,我还当这门手艺失传了。”

        

“手艺?”

        

李栋听到点不对劲。“吴叔,你是说,这椅子有问题。”

        

“说问题,其实真有点,可这个问题却被修复天衣无缝。”

        

吴德华指着扶手位置。“这里曾经断损一段,只是被人有巧手给复原了,几乎是看不出来,除非你放大十数倍,甚至百倍。”

        

“复原的。”

        

李栋苦笑,这个程老头,还真,自己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这椅子不是不值钱了。”

        

“不值钱?”

        

黄胜德笑了。“如果没有一点损坏的,这两把椅子价值千万,现在虽然修复的,不过至少八百万,光是这份手艺,一些大藏家就愿意花百万收藏。”

        

“一般修复的话,这样两把椅子六七百万,可这把椅子是修复大师的手笔,这手笔现在几乎绝迹了。”吴德华感慨道。“这样大师,是越来越少了,百万只是一份敬意。”

        

好家伙,这个程老头,这么牛逼,这家伙靠手艺都能发家致富。

        

“好东西。”

        

吴德华对这一对圈椅最后点评,没问题,明中后期的好玩意。吴德华下场了,没再耽误时间,带着吴月一把把检查其官帽椅,四把椅子其中两把是完好无损的。

        

其中两把也是修复的,手艺大师级,两张桌子,方桌是完整,画案也是修补的,这一次用的依旧修旧,用的同样明的黄花梨木材来修的。

        

“真是好手艺。”

        

完整十分价格,损坏的不过五成价格,可天衣无缝的修补技艺竟然能把修补过的家具提高到完整的八分价格,这份能耐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真是高手,吴德华都佩服要不是刚先入为主怀疑上不然还真不好说就打眼了,至少故宫修复大师级别的。

        

李栋一听真惊到了,这个程老头这么厉害的嘛,李栋嘀咕,本来不想还有啥交集,现在看来,还是多拜访一下。

        

一只羊毛多,那就多撸几把,毕竟去找羊挺累的,羊毛多的更不好找了,一只还能不断长羊毛的那可不得好好的多弄几次。

        

“真是好东西,几乎都是同一个时期的。”

        

吴德华没想到,这里黄花梨家具竟然都是本朝的,这就令人意外了。“李栋,这是哪里弄到的?”

        

“一个老先生那里,跟我换了几样物件。”

        

李栋心说,一台三合一的机子换的,还行,虽然有些修复的,不过谁让自己喜欢的,不打算找程涛的麻烦了,回头见着聊聊,大家也算是朋友了。

        

这家伙有啥好东西,不能忘记朋友不是,至于他家里,不要的瓶瓶罐罐,老旧家具,作为好朋友,帮他处理了,不是应该的。

        

“换的不错。”

        

这一套下来,价值数千万,吴德华虽然没明说,可刚刚说圈椅的时候,点了一句,楚思雨这些人只是有些意外,算不上多惊讶。

        

最惊讶算是郭梅的了,这几把椅子,几百上千万,这这不是开玩笑嘛。

        

好像刚刚吃的包厢里也是差不多椅子吧,郭梅发现,自己对农庄认识越多,越是惊讶,疑惑,

        

“大家先吃饭吧。”

        

椅子看完了,李栋招呼大家回去吃饭,耽误大家伙吃饭了。至于鸡缸杯,李栋觉着回头找个没人的时候,找吴叔帮着瞧瞧,别到时候弄了要现代仿品。

        

那家伙太丢人了,还是人少的时候再说吧,李栋心说。

        

回到餐桌上,大家还在谈论着黄花梨,现在黄花梨的家具不少,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现代黄花梨家具都有不少。

        

相对明清少见一些,尤其是明朝,毕竟几百年,保存不当,或是其他原因,加上本身当时黄花梨就是极为珍贵,数量不多,留存下来就更少了。

        

价值这些年一直在上涨,李栋对于黄花梨的认识不多,或许说品味没高到这种程度,倒不是说非要收藏,真有人愿意买,他还真考虑过出手。

        

当然多少留点,比如方桌,完全可以用来摆酒嘛,这样相得益彰不是。

        

郭梅听着,一把椅子几百万,有些愣神,心说,这些说的真假的,不过一想到那边包厢坐着的前首富公子,或许这都是真的。

        

“李老板。”

        

“蔡老师。”

        

徐然和蔡坤,这是吃好了,李栋忙起身,郭德缸一家跟着起身。“郭师傅你们先坐,我去送送。”

        

“先吃,等会收拾。”

        

“就是,不急这一时。”

        

蔡坤和徐然其实刚刚路过听到了,李栋和吴德华等人对话,黄花梨,这东西蔡坤也了解一下,明朝的黄花梨家具价格可不便宜。

        

这下更印证了徐然的话,李栋这个年轻的老板不缺钱。

        

当然药酒的神奇效果,蔡坤还是有所怀疑的,这边倒是没提着要买。

        

“药包?”

        

李栋有些犹豫,不想卖肯定的,可徐然面子多少给一些,这都开口了。

        

价格,没跟着蔡坤客气,按着平时徐然等人价格走的,徐然付账,蔡坤这才晓得一小瓶药酒价格五万,药包几个加一起也过万了,加上饭菜钱。

        

好家伙,小十万,这比去什么私人菜馆,仿膳都要高许多,不过这里食材是真没的说,味道也是不错,尤其是那道酸辣白菜印象深刻,当然价格有些高的出人意料。

        

蔡坤是不会请人来这里,毕竟再好吃东西,价格太高了,也不免曲高人寡。

        

“李老板,谢了。”

        

“徐总,太客气了。”

        

说话,李栋没忘记蔡老师。“蔡老师,慢走。”

        

蔡坤回头看了一眼农庄,觉着自己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来这里了。

        

李栋送走蔡坤,并没有多停留,小王总那边还是要去招呼一声的。

        

“又来了?”

        

徐淼撇撇嘴,这几个家伙,吴月虽然没说话,可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上次教训看来忘了。”

        

“算了,毕竟是来农庄消费的。”

        

“那就当给李老板面子好了。”

        

郭梅听着楚思雨几个说话口气,似乎上次教育过小王总,这怎么可能,难道几人和小王总有啥纠葛。

        

“梅子,吃好了吗?”

        

“好了,妈。”

        

“跟我去收拾一下。”

        

“好。”

        

郭梅忙跟上,其他人这次倒是没拦着,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郭师傅毕竟是农庄员工,工作还是要做的,大家客气归客气,当时本分还是要讲的。

        

李栋这边送着小王总几人的时候,几人旧话重提,搞的李栋十分为难。“现阶段药酒不足,这样吧,下一批药酒要是有余,我一定优先考虑王总。”

        

“那就多谢李老板了。”

        

“这个姓李的倒是挺会拿捏。”

        

“拿捏,你刚没挺黄峰说嘛,人家随便搞几件家具都几千万。”

        

“再说,我有这样的好东西,不缺钱的情况下,我也不愿意拿出来。”小王总淡淡说道。“走吧,过几天咱们再来。”

        

“再来?”

        

小王总笑笑,这两次他大概摸清楚李栋性格,吃软不吃硬,这人对钱喜欢却不贪,对人吧,多半时候都是笑脸相迎,而且他也让人观察一下,来这边一般都是老顾客。

        

至少说明,这人是重感情的,熟人好办事,自己多来几次。李栋这边,送走小王总,拿过鸡缸杯,趁着吴德华中午回着小院的时候,打算过去给吴德华瞅瞅。

        

谁想,黄胜德几人竟然聚在吴德华家里商量晚会的事,搞的李栋,避之不及。“啥好东西,还有瞒着我们啊?”

        

“黄叔你说哪里话。”

        

李栋那是怕鉴定出现代仿品,丢面子。“没啥,换了一个修复过的杯子,有点拿不准,这不找吴叔看看。”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