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私人医院被男医生摸了(撩起裙子直接干)最新章节列表

   

“结果还是你赚了啊!”将一百二十名奴隶全部解放,顺带着销毁地下拍卖会场地,回返路上,可洛迪雅不停的埋怨道:“三分之二的人全都表态要跟随你,这算什么啊!”

        

“人格魅力高这难道也算错么,只能说你们天空公国不讨喜。”风尘笑了笑。

        

这件事非要往细了说,其实也是因为他的实力之强横,有目共睹。

        

眼下邪教徒势力如此猖獗,依附在风尘这位当世第一强者麾下,不失为稳妥的选择。

        

不然,这一个个少说也是职业5往上的信仰者,怎么可能做出这般决定?

        

“你擅自把他们放走,回去不会挨骂吧?”两人一路带着一众强者来到天空公国的传送阵前,干脆连传送阵的费用,都是可洛迪雅掏的,看到这里,风尘不由问道。

        

“斯特朗爷爷才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骂我呢。”可洛迪雅很是无所谓。

        

“你不担心你这样任性妄为,你的下任教皇位置,会被别人取代么?”风尘挤兑道。

        

“你大概不清楚吧,我们生命教派,这一任,只有我这个圣女哦。”可洛迪雅巧笑倩兮。

        

“你先自己回去吧,我回教派一趟。”

        

从位于文明区和军工区交汇处的传送阵离开,可洛迪雅突然道。 

        

“额,姑且我们俩这一路过去,都是顺路吧?”风尘略有点懵逼。

        

怎么,生命教派的教堂,难道不是和王殿一样,都在北部的统治区么?

        

“你管我,我不想跟你继续一起走了。”可洛迪雅瞪了风尘一眼,径自离开。

        

“我先走,你等下别急着去找妃里奈王后,等我来了再去!”

        

走出没多少米,可洛迪雅突然停下,扭过头,迟疑了好几秒,这才把话说清楚。

        

“这算什么?”风尘一脸无奈。

        

“可洛迪雅应该是想和你一起去见那位王后。”诺亚猜测道。

        

“不是,这我懂,难道她要先行一步,也是因为这个啊。”风尘苦笑道。

        

“我难道没告诉她,我要等吃完晚餐,才会去找那位妃里奈王后么?”

        

“行吧,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那么着急了。”等到风尘和诺亚两个人慢悠悠的回到外交使节馆,诺姆的小嘴儿撅得都快能挂上两个小油瓶,看得风尘忍不住捏了捏。

        

然后,往里一走,就看到可洛迪雅这位本应该在生命教派的圣女大人,早已入席。

        

“你赶快坐好来,娜姆诺姆偏偏要等你回来才肯上菜!”瑟蕾娜和可洛迪雅异口同声。

        

“主人!”被抛弃的埃丝特一个乳燕还巢,让风尘连回答的时间都没有。

        

“不是,你们一个个来,我脑子有点乱。”晕头转向的风尘苦笑道。

        

“别管那么多,你先给我坐下!”

        

可洛迪雅和瑟蕾娜同时上手,拽着风尘来到主座。

        

“娜姆,现在可以开始了吧?”待得风尘屁股刚沾着座位,两女又是异口同声问道。

        

“主人,你想吃什么?”两位小女仆的作态,让风尘大概明白情况是怎么回事。

        

“做了什么就拿出来吧,反正你们俩做什么,我都喜欢吃。”风尘笑道。

        

“下次再敢这么晚回来,什么都不给你吃!”小声嘀咕一句,娜姆诺姆雀跃地走进厨房。

        

“你这是跟你们教皇聊了几句就跑过来了啊?”风尘看向本不该在此的可洛迪雅。

        

“把事情解释清楚也不用多久啊,一分钟就够了。”可洛迪雅不以为意道。

        

“你们教皇大人有什么表示么,比如让你怎么料理我。”风尘似无心的问道。

        

“当然有啊,斯特朗爷爷让我好好盯着你,别乱跑了。”可洛迪雅不假思索道。

        

“我怎么感觉,这句话倒像是让我保护好你,成了对我的要求。”风尘忍不住吐槽道。

        

“明明就是我得监视你,免得你做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情!”可洛迪雅反驳道。

        

“就凭你?”风尘轻蔑一笑,几乎引炸可洛迪雅。

        

“喂风尘,不要因为你现在实力很强,就可以这样小瞧我!”

        

“不不不,你误会了,哪怕是当初在洛霞公国时,我也一样瞧不起你。”风尘淡淡道。

        

“你!”本以为风尘还会解释一句,让自己气消,不想截然相反,可洛迪雅几乎气晕。

        

“好了,快点吃吧,时间估计不多了。”风尘总算还记得,自己有件重要的事。

        

半个月的时间,指导妃里奈王后提供的人选,确保他们一定能够获胜。

        

而且,还不能动用外力,完全依靠自身的基础实力。

        

如果时间更长一些的话,风尘觉得这件事应该是不用担心,甚至可以慢慢来。

        

但现在,或许有绝对的自信,但那也是建立在必要的训练时间达标情况下。

        

人都没有见到的情况下,风尘还是倾向于做出一些保守的计划。

        

夜晚八点半,结束晚餐的风尘带上全员,以及拖油瓶可洛迪雅来到和妃里奈王后约定好的地点:文明区最荒芜,最边缘化的街区,马克多街。

        

是的,即便是在最强大的天空公国,依旧有类似于贫民区这样的地方。

        

荒芜,或者说垃圾堆,是这片街区最真实的写照。

        

旧报闻,废罐头,夹杂着腐臭和酸臭的味道。

        

人口,也相对较少,根据风尘的感应,路旁翻垃圾堆的那些,就占了三分之一。

        

官方统计,可能也就四五位数的水准,不像其他公国,往往六位数往上的贫民。

        

这也不奇怪,毕竟天空公国国力摆在那里,总不至于居民生活反倒不如其他公国。

        

建立在这个基础上,这片区域的平均人口,就显得有些少了。

        

走个十几分钟看不到一道身影,那完全是正常的情况,甚至一个小时都可能不见人。

        

“选在这种地方,这位王后也真是会给自己找罪受。”风尘对这训练场地的评价不高。

        

为何?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他们这帮人聚在一起,那就是一大堆黄金。

        

就算藏在这种荒芜的街区,那又如何,有心的话,想要找到依旧不难。

        

不如说,在这种地方被人看到他们的行动,反倒更加容易暴露妃里奈王后的目的。

        

和白天见到时一身雍容华贵,得体的礼裙不同。

        

此刻的妃里奈王后,身着轻铠,英姿绰约,倒像是个骁勇善战的女战士。

        

在其身后,是赫然一字排开的二十位信仰者,按照职业等级逐步上升。

        

“职业7,只有两个人么,倒也够了。”确认每一个人的实力后,风尘走近。

        

“风尘先生,你总算是来了。”

        

似乎等了一会儿,妃里奈王后主动迎上,带来一股不同于环境的芬芳。

        

“有点乱七八糟的事情要处理,先确认一下,你不是认真的吧,在这里训练么?”

        

虽然风尘不是那种贪图享受的人,这一刻,依旧忍不住往妃里奈身旁靠了靠。

        

开什么玩笑,比起美丽女性身上的香气,相信不会有人愿意去品茗贫民窟的腐臭。

        

“自然不是,真正的训练场地,是在地下。”

        

对风尘的靠近自然有意识,妃里奈王后却没有太多反应,非常令人舒心的一笑。

        

“你们还真是喜欢挖洞啊,都不怕把这座浮空岛挖空来。”风尘心道。

        

这一点他从以前开始很就想吐槽了,什么人都喜欢挖地道,还都是在一片区域。

        

要是他们哪天运气不好,刚好挖到一起去了,那场面究竟能有多尴尬?风尘很想看看。

        

“先不和风尘先生您介绍了,为避免被其他人发现,请您先随我们来吧。”

        

“既然如此,你实在没必要让他们也上来。”风尘看向即将被自己指导的战士们。

        

“本来是没有这个打算的,只是一来,风尘先生你将会是他们接下来半个月的老师,表示尊敬也有必要,二来,他们并不希望我一个人在这里等风尘先生你,所以,就陪着我一起了。”妃里奈王后解释道。

        

不得不说,毕竟是天空公国的王后,办起事来总不至于掉链子。

        

即便是如此荒芜之地,在入口的设计上,也是经过了一番考量。

        

不仅仅通过魔法仪式,将整个入口完全遮蔽,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更是通过魔法道具,将魔力波动抹去,做到尽可能不露半点痕迹。

        

从地面到地下训练场,不过5分钟的距离,按照风尘估测,大概也就是两千米深度。

        

“风尘先生,先由我为您介绍,接下来半个月将会给你添麻烦的这些孩子吧。”

        

虽然身后的二十位信仰者,最年长的估计也有30左右。

        

可妃里奈王后,毕竟也是诺克萨斯这位22岁少年的母亲,看他们,都像是看孩子一样。

        

也就是风尘的实力,地位,完全不是妃里奈王后能够小视。

        

不然,多半也要用一种让风尘很无奈的慈爱目光,带给后者不一般的压迫感。

        

“不急,还是他们自己来吧,我感觉他们应该都有话,想要对我说。”哪怕是这几句话的时间里,风尘都能感受到眼前这二十位信仰者或热诚,或冷漠的目光,疯狂在他身上乱刺。

        

“先从职业1开始吧。”风尘看向二十人中,可能是最年幼的三人。

        

一男两女,都很稚嫩,看年龄,恐怕都只有十五六岁。

        

“风,风尘大人您好,我,我是帕契诺!”第一位的男孩绷直身子,紧张道。

        

“我,我,我,我,”

        

“好了下一个。”连续四个我都没有下文,风尘也懒得继续听下去。

        

“风尘大人,您还是让帕契诺说完吧,他一直都很崇拜您的!”第二位的女孩道。

        

“我不是来跟你们玩的,你叫什么?”风尘却很冷漠,质问道。

        

“我是帕露霏!”女孩倒是落落大方,自我介绍时不忘挽裙一礼。

        

“下一个呢?”风尘看向相对比较安分的第三位。

        

“提莉雅!”这位性子倒是挺冷漠,也不是很看得上风尘的样子。

        

“你们三个人,每个人打我一拳。”风尘不按套路出牌。

        

“啊?”三人都是微微一怔,下意识看向妃里奈王后。

        

“既然我已经把你们交给风尘先生,他的话,就是我的想法。”妃里奈王后正色道。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