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h_高H禁伦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我听说刚砍完的木头如果不经过处理,会开裂变形。”看着胡乱堆放在墙边上的原木,杵着斧子的老白,皱着眉头说道。

        

方长问道。

        

“一般是怎么处理?”

        

老白说道。

        

“烤干木材里的水分,或者两头刷漆等木材自然风干。也可以丢水里泡着,但捞起来会比较难处理……希望这几天不要下雨。”

        

老白粗略估计了一下,算上昨天的劳动成果,将这些木头全部截成3~4米长的原木,两头削尖了扎土里,把疗养院北面和西面的墙修起来绰绰有余。

        

只不过这些木头都是没处理过的原木,坚固性很难保证,下几次雨没准儿就烂了。

        

于是他和方长商量了一下,决定换一种思路,用水泥来当建材。

        

废土上有大量的混凝土废料,甚至疗养院里就有不少。

        

经过时间的风化、热胀冷缩、风吹雨淋,这些从钢筋上剥离的混凝土块,大多已经变成碎渣。

        

指望这些材料有多可靠是不用指望的。

        

但将这些材料和水泥拌在一起,然后用一些从废墟里拆下来的钢条固定,搭建简易的混凝土工事还是没啥问题。

        

虽然是豆腐渣工程,但也比木头强多了。

        

反正也没打算盖摩天大楼。

        

不过,想要将这些混凝土废料利用起来,首先得有水泥才行。

        

而想要炼制水泥,他们首先需要足够的煤炭,和一座能够承受1450度高温的炉子。

        

正巧这时候,狂风和夜十回来了。

        

方长注意到,狂风手中拎着的塑料桶里,装着满满一桶质地均匀的泥浆。

        

“菱湖东面有一条河,地图上没有,应该是最近两百年间形成的。整个东面到南面的湖岸线,我们都探索了一圈,异种活跃的区域和疑似巢穴的位置,都标在地图上了。”

        

说着,狂风让夜十拿出了地图,地图上用木炭画着一些记号。

        

有了这张地图,他们去湖边取水会安全的多。

        

不过方长的注意力,却在他手上的那个桶。

        

“这桶里的是……”

        

“我在河边发现的,”将桶放在了地上,狂风继续说道,“我突然想到,可以用这玩意儿来当建筑材料,就带回来了。”

        

“这东西当不了建筑材料,水一冲就没了,”蹲在地上,老白伸手挑了点泥浆,用拇指和食指搓了搓,脸上忽然浮起了兴奋的表情,“不过这玩意儿可是个好东西,咱们的窑炉有着落了。”

        

“窑炉?”夜十愣了下。

        

“我和老白商量了下,打算炼水泥。”方长说道。

        

狂风诧异地看着他。

        

“这……能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这不是沙盒游戏么,”老白站起身来,兴奋地说道,“泥巴倒这儿就行了,你们再去弄几桶回来,方长帮我捡些树枝,动作快点。”

        

“好嘞。”方长干劲十足地去了。

        

狂风和夜十相视一眼,也一脸懵逼地去了。

        

……

        

小河不深,但旁边的淤泥倒是不少,而且距离疗养院的位置也不算远,没费多少力气就弄了一堆回来。

        

老白用淤泥围了个圆形,旁边挖了两个孔,作为进风口,然后在泥圈里放上先前烧火做饭留下的木炭和枯树叶,用管理者留下的火柴点燃。

        

火很快升起。

        

周围的泥浆被慢慢烘干。

        

老白用手挖着新泥,边烘边往炉壁上砌,直到炉子高到他的大腿,他才开始往里面继续塞入拇指粗的木棍。

        

“这是做什么?”方长一脸好奇,他虽然玩过生存类游戏,但从来没在游戏里干过这么细致的活儿。

        

“烧炭!没有煤,咱只能用碳来代替了。想要炼水泥,烧木头是不行的,咱们得先从最基础的开始做起。”

        

“你咋还懂这个。”

        

“小时候在老家玩过。”

        

“……”

        

玩过还行。

        

谁没事儿玩这个。

        

站起身来,老白拍了拍手,趁着炉子里的火还没把木柴点燃,开始给炉子封顶。

        

这一步很关键。

        

在木柴被点燃之前,他需要在顶部留一个口子,等到炉子内的温度足够高,然后再将所有的口子都用泥浆封上,让里面的木头闷上一天,等明天就能收获满满一炉子的木炭了。

        

“你把所有洞都给填上,里面的火不就灭了。”

        

“不会马上灭,而且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老白擦了把汗,拍了一把方长的肩膀。

        

“你也别闲着,咱再整几座窑,顺便把明天烧水泥的也给弄出来。”

        

“好……”

        

不只是方长加入到了老白的“施工队”,就连狂风和夜十俩人,在搬完了足够的泥浆之后,也被征召了进来。

        

四名玩家一起合力,修了四座炼炭的土窑,又用河边挖来的含铝硅酸盐质黏土,砌了一座稍大点的。

        

用老白的说法,明天他们就可以试着炼一些水泥了。

        

他打算炼的是草木灰水泥。

        

这种土方法炼出来的水泥没什么科技含量,也不是太牢靠,但肯定比木头要强。

        

而且有了草木灰水泥,他就能试着盖一座承受温度更高的水泥窑了。

        

老白已经打定主意,等下线了去网上查查资料。

        

“特么的……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啥管理者让我们想办法弄个澡堂子了。”闻着一身的汗臭味儿,本来就有点儿洁癖的夜十,感觉自己快被臭死了。

        

这游戏也太特么硬核了。

        

“要不咱去湖边洗个澡再下线?”老白提议道。

        

“我赞成……不过,说起来管理者呢?马上就要到下线的时间了,他怎么还没回来。”狂风问道。

        

“也许是有什么事情吧。”

        

“那咱们该怎么让他知道咱们这一下午的劳动成果?”夜十连忙问道。

        

方长看了一眼身后的疗养院。

        

“这倒是不用担心,我已经和那个叫小柒的机器人讲过了,它表示已经统计了我们的成果,会将情况如实汇报给管理者。”

        

听到这句话,夜十总算是安心了。

        

……

        

就在玩家们纷纷下线,摘掉头盔起床,准备开始新的一天的时候,还在贝特街的楚光,正小心地将净水器下方的塑料桶取下。

        

贝特街有公共水井,每家每户还有自己的集水器,楚光也不例外。

        

除了裹挟着放射尘的“发光雨”,或者云层明显看起来不正常的情况,废土上的雨水平时还是很安全的,甚至比战前时代还要安全。

        

毕竟,这已经是文明衰退之后的两百年,像是酸雨、雾霾等等这些工业社会的特产,在这里是很难见到的。

        

当然,即便如此,直接喝雨水也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通过将塑料水瓶从中间剪断,楚光在瓶口的下方垫上了一层晒干的松针和苔丝,再在上面加上碾碎的木炭灰。

        

这样,一个简易的滤水器就完成了。

        

石墨能不能吸附辐射楚光不知道,但在远离核弹坑的远郊,辐射并不是生存的主要威胁,腹泻和脱水才是。

        

他仍然记得,自己刚在这儿住下的那个月,几乎是隔天拉一次水,没死在异种手上,倒是差点儿死在自己的肠胃上了。

        

“不到10L……杯水车薪啊。”

        

看着屋子里的瓶瓶罐罐,楚光叹了口气。

        

攒了好些日子的物资,这玩家才来了几天,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得想些办法才行。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楚光起身走上去,拔出插销,开了门。

        

只见小鱼站在门口,双手背在身后,乌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也不说话。

        

刚想打招呼的楚光,忽然就想起余家的老二,先前和自己说的那门亲事,不禁尴尬。

        

退一万步讲。

        

如果没有404号避难所,没有系统,没有玩家,孤立无援的他只能试着融入这里的社会……他也下不去那个手啊!

        

太瘦了。

        

好歹再养两年。

        

“有什么事儿吗?”楚光心平气和地说道。

        

余小鱼伸出藏在背后的胳膊。

        

这时楚光才看见,她手里攒着一小块黑黢黢的饼,不出意外应该是用青麦熬成的糊糊捏的。

        

“我二哥让我拿给你,他说让我说是我做给你的。”话是一个字一个字念得。

        

这你你我我的主谓关系,把楚光绕了半天,捋了好一会儿才捋清楚,是余虎让她把这饼给自己。

        

“谢谢?”

        

“不用。”

        

把饼塞到楚光手里,小鱼便转身一溜烟地跑了,只留下楚光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

        

现世。

        

金陵。

        

摘了头盔,岩风揉了揉鼻梁,伸手在床头柜上一阵摸索,找到眼镜戴上。

        

坐在床边酝酿了好一会儿,他才起身去了洗手间,洗漱干净后套上外套,下楼跨上自行车,慢悠悠地晃到了食堂。

        

现在的时间是五点半。

        

除了考研的学生,很少有人会在这个点来食堂,整个大厅里空荡荡的,只有靠门的几个窗口在营业。

        

正在窗口后面忙活着的食堂大妈,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常客,笑容满面地说道。

        

“岩教授,今天这么早啊。”

        

“嗯,昨天睡得挺早……来两个包子。”

        

“包子才刚蒸上,您得等一会儿。”

        

“不着急。”

        

岩风拿出饭卡,在读卡器上刷了一下。

        

蒸笼里飘出的雾气很香。

        

岩风很喜欢这味儿,让人感到很舒服,但很遗憾的是,这对戴着眼镜的他来说并不友好。

        

摘下眼镜擦了擦上面的雾,岩风不由想到自己在废土OL中的角色。

        

虚拟世界中的自己,虽然初始力量稍微逊色了点,但比起现实中的自己还是强多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虚拟世界的那个自己不是近视眼。

        

这时候,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

        

岩风戴上眼睛回过头,见是汪海洋教授。

        

“早上有课?”

        

“没课,睡不着就起来了。”

        

“我还以为你们搞物理的会肝到很晚。”

        

“那是错觉,我很少把工作带回家,”推了推眼镜,岩风忽然想到什么,看着他说道,“对了,有件事儿我想咨询一下你。”

        

汪海洋教授的眉毛抬了下。

        

“是昨天那个话题?”

        

岩风点了下头。

        

“嗯。”

        

“等一下,我先问一句,你说的那个小说,该不会是你自己写的吧,”汪海洋教授笑着说,“小说这种东西似是而非就好,真要和现实中一模一样了,反而不好看。”

        

“其实不是小说,坦白的讲,是……一款游戏。”

        

“游戏?”

        

“嗯,”从食堂大妈的手中接过包子,岩风剥开塑料袋,咬了一口,“末世题材的游戏。”

        

汪海洋教授来了兴趣,问道。

        

“具体点儿呢?”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目前游戏在封测阶段,我知道的也不多。”岩风停顿了一会儿,“你说得多发达的社会,才能做到让汽车连电源都没有。”

        

“没有电源?”汪海洋教授愣了下,笑着说道,“你是想说用远程供电技术来代替固定电源吗?”

        

“很困难吗?”岩风问道。

        

“困难与否我不清楚,仅从我的专业的角度来讲……无线供电技术并不难,难的是在于我们如何获取清洁且便宜的能源,以至于即使能量损耗达到90%甚至是以上,成本仍在可接受的范围。”

        

说到这里,汪海洋教授停顿了下,用开玩笑的语气接着说。

        

“除了科幻小说中描绘的那种可控核聚变,我想不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核聚变吗?

        

岩风一脸若有所思。

        

“这样啊……”

        

看来《废土OL》设定中的故事背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宏大。

        

这里面应该还有很多值得深入挖掘的地方。

        

“你的小说打算什么时候发表?可以给我瞧瞧吗?”汪海洋教授开玩笑道,“说不准我还能给你参谋下。”

        

岩风看了他一眼。

        

“我说了不是小说。”

        

“行行行,你说不是就不是吧。”

        

从食堂大妈的手上接过了自己的早餐,汪海洋笑着拍了把这位同事的肩膀,“我还有课,先走一步。祝你好运了!”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