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僧太大了txt&跪在沙发上h

    

“那老小子当年对付过我!”柳南江小酌一口,不以为然道。

        

柳尘惊讶地看向他,是怎样也料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秘闻。

        

柳南江放下茶杯,拔动桌上长剑露出一寸森寒,眼眸猩猩蒙蒙如梦方醒,痴声道:“当年,我还如你一般只是个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刚进入宗师境杀了云海宗一名同辈人物,那家伙也刚入宗师却有个了不得的师傅,徒弟被我杀了那老小子竟不顾脸面的追杀我,我当时以准武对抗一个触域,勉强稳住局面,一边打一边逃。花了一个月,老小子不仅帮我稳固了虚浮根基还硬生生给我逼出一个正武来。”

        

“然后呢?”见他要卖关子,柳尘附问道。

        

柳南江咧嘴一笑,仿佛收到了什么莫大的惊喜,“后面就轮到那老小子被我给追杀了,但我因此事心情大好,好歹根基巩固有他半个功劳。在他逃回云海宗后就懒得理睬他,事后也少有几次面缘,他都见之而逃。”

        

听着柳南江讲述他昔日壮举,柳尘听的哑口无言,堂堂一介触域级宗师被一个后辈反杀,真是可笑,天大的趣闻。

        

“不过想来,如今那老小子当大限将至,也不必顾及他。”柳南江大有替柳尘考虑的心绪。

        

柳尘微微一笑,转身轻拂衣袖置之不理,抬起右手气概恢宏,大有指点江山之势,道:“在我想来,柳族何惧之有?天下之大,无人能挡也!”

        

柳南江摇头道:“你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迟到要面对的。”

        

柳尘皱眉看向他,沉默不语,大慨是觉得他话里有话却又听不出弦外之音。

        

“你当真要去对付刘仁宝?”柳南江面色肃穆看向他,言辞恳诚道:“你当知晓,云海宗好歹也是一方不错势力,强龙难压地头蛇,不如将这般事交于镇东府处理更妥当。” 

        

柳尘微微摇头轻轻一笑,轻声道:“时不待我,事事如意顺心是不可能的。今有此机会,不如一举拿下属于我的宗师气魄!”

        

柳南江摇头晃脑心叹不以,纵身一跃而起消失不见。

        

——————

        

华东城外,偌大一座山脉绵延起伏纵横大有千里广阔无垠的阵仗,其间野兽出没无常,当然也有无数山野人家以及山寨拔地而立。

        

一手紧握长枪端立树巅,一仗青衫束冠英发身姿卓越,颇具规模的英年俊才之姿,柳尘沉默环顾四下林间,时刻警惕四周,犹如惊弓之鸟。

        

“咻”的一声,一只森寒箭矢自林间一处阴暗角落破空驰来。

        

铛!

        

他提枪上前一刺,仿若百发百中般当空拦截下疾如风雷破晓的一箭,纵身跃下树梢朝着那角落灌木杀将而去。

        

“可恶!”灌木丛后一人脸色大变,心中怒不可言,眼前这家伙莫不是天神下凡不成,刀枪剑戟皆是奈何他不得,虽恼怒却没有丝毫慌张的悄然退去身影。

        

柳尘一枪击中灌木丛,顿时响起一声巨响,更有犹如炮弹落地炸起荆棘残渣杀戮八方,一枚荆棘正中隐退之人后背,险些让他跌倒。

        

在此找寻一处隐匿藏身之处,他心中杀意腾腾却又忌惮那一旁为这个家伙掠阵的白衣男人,一人一剑可曾纵横三国无敌的狠角色。

        

“侯云剑出,血洒当空!”

        

隐匿身形的人正是刘仁宝,所来十人仅剩他一个,其余九人无一不是被那个柳族的小公子给仗枪挑死的,他本有余力去与年轻柳家小儿拼搏一番,奈何那个白衣如雪的男子一直悄然跟随着,他纵有万般胆量也不敢轻易与那个家伙明着作对,不如同找死嘛!

        

“白衣侯不愧为八宗之一,当今天下除却四极怕是已近无敌,我还是找个机会回云海宗再说后事,至于这个家伙还是另寻办法吧!”走时不忘瞥了一眼柳尘所在方向感叹道。

        

“哪里走?”

        

突然间响起一声怒吼,他方才转过头那犹如玄冰般的森寒枪尖就险之又险的擦颈而过,擦落一层血肉横飞。

        

“可恨啊!”刘仁宝心中憋屈至极,恼怒不可言,他深知自己今日怕是难以脱身。

        

“姓柳的黄口小儿,莫要欺人太甚,仗着点家世就敢无视天下,蔑视一切!”刘仁宝怒极道。

        

“哼,我有个好家世让我蔑视一切。你却没有,有本事你也有啊!”

        

“你……”刘仁宝闻言怒指向柳尘,恶毒眼神看着他。

        

面对他的激将之法,柳尘毫不在意其言,反趁势而上恶言相怼。

        

气不过的刘仁宝面容紫红怒声道:“哼!我刘仁宝仗剑天下也有十余年,好歹也算你半个江湖前辈,今日便好好教训你,给你上一篇江湖课!”

        

柳尘微凝起眼眸看向他,心中不知觉升腾起一股怒火,竟没想这家伙敢扬言要出手好好教训自己一番,“哼,给我上课,你也配!”

        

他倒提苍渊栖身而上,苍渊森寒如千年而生的万丈玄冰般凄冷刺骨,枪尖更是难得一求的天外玄铁所造,如今枪尖与地上青石发生激烈碰撞,刺耳的铁戈撞击声伴随着火花飞溅。

        

刘仁宝持剑急步杀来,腾腾杀气犹如深渊巨龙出巢泼面而来,纵使柳尘心如止水仍不免备受波及,心下惊叹“不愧宗师之名!”

        

天下宗师难有成者,宗师当有其卓越之姿,难得气运加身,方可一入在入。

        

柳尘清楚,宗师不易成就,但有多难成就他不清楚,可他当今正好也处在这个门槛上不正能体会?

        

“好一手捏尾甩枪术,此等枪法当真初具绝学之姿!”刘仁宝力敌柳尘一手甩枪术,经历一番缠斗一改先前看法,那一手精妙绝伦的枪法看似平淡如水平平无奇,就好似无力的老汉儿提着木棍要来跟他一个堂堂高手过招,让人内心生出莫大的轻视与轻敌,可一经交手便让他大失所望的脸色剧变!

        

一手甩枪可谓力上加力,本力道不甚重的他也能趁这奇妙枪法使出超乎本身近乎十倍之上的力道,以力御敌,可谓一绝!

        

刘仁宝终无愧宗师之名,虽惊骇此人一手甩枪之术精妙绝伦,让人难以防护。但他一手剑法也不落后太大的下乘,枪来自有剑挡,出身江湖十五年的老手也是好手更是高手的宗师强者本就不多,而他云海宗刘仁宝自信自个儿勉强算上一个。

        

刘仁宝,云海宗同辈三大天骄之一,虽不是最厉害的一位却也是不容小嘘的一位。

        

柳尘仗枪一刺,枪尖犹如万钧雷霆直奔刘仁宝肩头,惹得他好一阵心惊,忙不迭轮动手中那柄森寒如雪的银白宝剑相抗!

        

一时间剑光四起,枪芒如若闪电,各有千秋之势,一者若那君子浩荡而不恶,一者若那九天雷神惩恶扬善!

        

柳尘一个跃身躲过一剑稳稳落在树巅单脚而立,纵有一股狂风啸过仍能如松柏之茂,屹立不倒!

        

“刘仁宝,你为何敢在镇东府下辖领人如此胡作非为?当真以为镇东府如同虚设,不堪一击?”柳尘居高临下逼问道。

        

刘仁宝看向那个高立树梢之上的家伙,听他此言为之皱眉心生疑虑,“你知了又如何,还不下来受死!”

        

柳尘嘴角微微上扬,飘然飞落而下的同时轻蔑笑道:“好,我这就来取你项上人头!”

        

刘仁宝不以为然,心中有剑手中有剑便是无敌,他从不狂吠,看向飘然而下的柳尘,嘴角飞扬一抹偷偷冷笑。

        

当真以为我刘仁宝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别怪我下手狠辣!”他嘴中蹦出几个字来,冽笑着狰狞脸庞道。同时,手**剑果更风雷迅猛无比。

        

柳尘无可奈何,他纵想问出来缘由,看来也不得不先想办法将此人打服才行啊!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