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含着h&乱h伦

    

秦家军仅花了一天一夜,到了虎平镇。

        

按原计划,三万大军留在虎平镇镇外驻营,七万大军继续不停前行。

        

秦天狼安排十余位秦家军,前往虎平镇通知造船商,五日内要多少船只,命他们连夜打造。

        

从商铺里出来,秦天浩问道:“大哥,要不要逛一逛?”

        

秦天狼看向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眼眸沉了沉,心里犹豫不决。

        

他心里是想去唐家看一眼沈清俪,可又自知身份不允许,挣扎了很久才断了念头,道:“天浩,收一收玩性,我们是去挽救南境城,不是去玩的,你有那功夫,不如回营多看看图纸,熟悉熟悉南境地形,方便日后作战。”

        

“哦,好吧。”秦天浩鼓着腮帮子说,突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刻指着人群说:“大哥,大哥,你看,那姑娘是不是很眼熟?”

        

秦天狼顺着弟弟所指的方向看去,那姑娘不正是沈小姐身边的婢女吗。

        

“她叫……”秦天狼想了想:“好像叫麻春。”

        

“她为什么一个人在街上走,身上背着一个包袱,沈小姐人呢?”秦天浩好奇的说。

        

秦天狼没有回答他,便朝着麻春走去:“姑娘!” 

        

麻春听到身后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见来人正是秦天狼时,麻春眼眶一红,扑通跪在了秦天狼的身前:“将军,你帮奴婢找找小姐。”

        

“你家小姐怎么了?”秦天狼蹙眉,见来来往往的人看着他这边,拿起剑,剑柄托着她的手肘道:“快起来说。”

        

麻春把信,交给了秦天狼:“小姐遣散了沈府所有家仆,包括奴婢。”

        

秦天狼一目十行的看过信。

        

这是沈清俪把麻春交托给秦家的书信。

        

“那你怎么没有去秦家,你家小姐不是去了唐家吗?”

        

“没有,奴婢是沈夫人抱回来与小姐一块养大的,怎能在小姐最需要奴婢的时候离开,奴婢离开沈家后,我家小姐就雇了一辆马车离开了,奴婢以为小姐是要去虎平镇,便走到虎平镇找小姐,可刚才奴婢去问了,唐家的人说,唐家半个月前派人去定京城接小姐,可没接着,现在也在找小姐,将军,你说我家小姐会去哪里?她一个姑娘家,就带着一个桃嬷嬷,她能去哪里?”麻春慌乱的哭着说。

        

“那她有没有什么很要好的友人。”秦天浩问?

        

“友人,那都是老爷生前的门生,与小姐吟诗写作的师兄弟,小姐怎会去男儿家,她不可能。”麻春擦了擦眼角的泪:“我要去把小姐找回来。”

        

她转身准备离开,秦天狼道:“慢着。”

        

麻春停下脚步,红着眼睛回头看他。

        

秦天狼问:“唐家的人有没有去过华安寺?”

        

“去了,华安寺的尼姑说,没有沈小姐此人。”

        

秦天狼眉头猛地一蹙紧:“你别自己一个人乱跑,我会派人去寻沈姑姐,你先回唐家。”

        

“多谢将军,多谢将军。”麻春感激涕泪。

        

秦天狼转身快速出镇,回到军营,直奔马棚时。

        

秦家军一名士兵,带着一位矮矮瘦瘦的年轻人,来到他面前。

        

“将军,此人说要找你。”

        

“找我?”秦天狼目光犀利的扫过他:“你是何人,找我何事?”

        

“秦将军,小的是替一位妇人带话的,她叫小的来秦家军找你,找到你后,便告诉你……”跪腿的想了想,挤出了一句话:“有个姑娘在华安寺剃度出家了——”

0

更多精彩

狼兄by&货车上的公憩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李楚看着如此担忧自己安危的三人,不禁有些感动,于是向三人简短描述了一下断碑山上发生的事情。      &nbs […]

公共精壶@奶水太多乳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巴西战舞,最重要的攻击武器就是腿部,腿部的力量是相当的强悍的,还有巴西战舞也会用膝盖作为武器,和泰拳有点相似,但没有泰拳的凶狠的肘法。    […]

丝袜小精壶@皇后奶头好大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见长生貌似不是非常理解,张墨又解释道,“真相往往很难令人接受,但真相再怎么残忍也好过被人欺骗,你让他们知晓了真相,他们就会重新审视罗阳子的所作所为,但罗阳子已经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