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调教高H&别吸了我要尿了

     

闲聊了一会儿,车里的话题自然过渡到主线任务。

        

脏辫男开始整合情报,推测可疑的间谍人选。

        

果不其然,四位男演员被列为头号疑犯。

        

脏辫男说:“我不是演员。”

        

万小姐说:“我不是男人。”

        

最后两人一起指着关琛和赵双岩说:“你们谁是间谍?”

        

搞得像是逻辑题一样。

        

赵双岩吓得魂都快吐出来了。

        

关琛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气定神闲地笑笑,说:“你们高兴得太早了。这从头到尾,都没说有几个间谍。一个间谍是男演员,那么万一有另一个,或两个,三个,他们难不成也是男演员?”

        

脏辫男和万小姐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同意这个看法。间谍游戏里,间谍被找出后游戏结束。假如今天的间谍只有一个,面对十一个人的围追堵截,游戏结束极易结束,节目组没理由冒这么大的风险,给自己找不痛快。

        

“所以还有别的间谍,而且很可能不是演员?”万小姐眨眨眼。 

        

“也可能不是男人。”脏辫男一脸凝重。

        

赵双岩望着窗外,用颤抖的声音,混淆视听:“想想也是,今天景生哥来,应该是个大制作才对。总不可能只过了两个游戏,就把所有提示给出来吧。这样游戏还玩不玩了。”

        

关琛觉得赵双岩还算有点悟性,假以时日,或许是个好间谍。

        

在接下来的路程里,关琛中途停了车,打算在便利店里买点吃的,这种春游的优哉游哉,让脏辫男和万小姐非常焦急,但关琛不理,一说自己是午饭的时候没有吃饱,他们顿时就不敢说话了。等到关琛买了一堆吃的回来,他们又开心了,一路上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整个车内气氛活泼得跟一家人去郊游一样。

        

关琛他们是第一个到达的。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其他人才陆续赶到。

        

三支队伍汇聚一堂,开始交换每辆车上对于间谍的猜测。

        

中年主持抱着手臂,很有底气地抛砖引玉:“现在嫌疑人有四个,已经很明显了……”话没说完。

        

“不对!”“现在还不急着下定论!”

        

几个混在一起的声音便打断了他。

        

金馆长说:“现在还不能确定间谍有几个人。也不能确定那些情报到底是针对其中一个间谍,还是分别描述几个间谍。”

        

脏辫男表示他们车子里的人也是这么想的。

        

赵双岩明明前不久还紧张得要死,现在却很神奇得感到,自己没那么紧张了。因为关琛就像一个精明老练的猎人,把猎物的习性和行为都预测了个一干二净。

        

大家讨论无果,决定通过这第三个游戏之后,拿到新的情报,再来进一步分析。

        

这第三个游戏,是在一个儿童乐园进行。

        

看装修和游玩设施的成色,似乎这里才开业不久。谢劲竹给关琛科普过,《追击者》里提供游戏的场所,经常是赞助商和广告方,让大家过来玩一玩,跑一跑,作为宣传。

        

从大门进去,一路上遇到不少被爸妈带来玩耍的小朋友。

        

孩子们未必知道《追击者》这个节目,但多少能认得黄进和摄像机,跟着一块儿热闹地喊叫。

        

少年们多少能认得其他人,明白偶遇明星意味着什么惊喜。

        

家长们则是无论男女老少,都被张景生吸引。

        

关琛最无人问津,他也毫无失落只感。边上的市民牵了狗来散步,他干脆就跟那个狗玩了起来。

        

赵双岩时刻注意着关琛,看到关琛放慢了脚步,他也悄悄踱了过来。

        

跟关琛玩在一起的狗是田园犬,憨头憨脑的,喜欢躺在地上让关琛摸肚皮。

        

赵双岩瞧见关琛跟狗玩得亲密,被这个画面感染,脸上也不禁浮起孩童般的笑意,他也去摸,想摸狗的脑袋,结果手伸出去,狗便仰头,他再往后伸,狗再往后仰。最后直到把鼻子对准的天空,也没让赵双岩摸到脑袋。

        

赵双岩面无表情地收回手,问说:“它叫什么?”

        

“这是狗啊,”关琛很惊讶,“你以前没有见过吗?”

        

“我不是问这个啊!”赵双岩瞬间破功。他明明想问的是狗的名字啊!

        

关琛喜欢狗。相比起猫这种不堪一击的动物,能够并肩作战、看家护院、跟踪目标、对主人不离不弃的狗,才是他心仪的宠物。

        

“像这么大的狗,已经可以开始训练了。”关琛对训狗很有心得。他说,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那就是确立主人的地位。方法是跟狗一起出门的时候,当狗想要向左的时候,主人就拽着它向右去,狗可怜巴巴地看过来,主人一定不能动摇。当狗犯错的时候,要有惩罚,不必施暴,主要目的是让它知道自己的错,从而明确上位和下位的关系。等到狗开始慢慢听从主人的话了,这时候就可以适当地给点零食当作奖励。

        

赵双岩一开始当听课一样听,跟学霸学点东西。但听着听着,越来越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些操作那么熟悉呢?

        

远处,万小姐和脏辫男找关琛半天找不到,一起找了过来。

        

看到关琛把之前路上执意要去的便利店里买到的零食,随手塞给他们仨的时候,赵双岩手里拿着零食,突然想明白了……

        

……

        

游戏开始前,每个人都分发到了一个随身听。

        

导演说规则在里面。

        

大家疑神疑鬼地戴上耳机,按下了播放键。

        

关琛听到的是:

        

【经过大家的努力,组织隐约看到了间谍的背影。

        

为进一步抓住间谍的马脚,在下面这场游戏里,只有真正的警察,能在接下来听到游戏的规则。

        

间谍则需要在游戏中,通过观察其他人的动作,判断出游戏的真正规则,并隐藏其中,不暴露身份……】

        

影视剧里,不管是正方或是反方,想解决卧底了,经常用假消息钓鱼,诱卧底上钩。这个游戏的灵感多半来自于此。

        

【你是间谍,后面的规则不对你开放。请在三十秒后听到“嘀”声提示,摘下耳机。】耳机的最后一句说完之后,是长达半分钟的空白。

        

而其他人带着戴着耳机,依然在听规则。

        

等到半分钟之后,耳机里传来一声“嘀——”,关琛才跟其他所有人一样,摘下耳机。

        

空气里弥漫着猜疑的气味,每个人的眼神又开始往每个人的脸上乱飘。

        

关琛看到赵双岩紧绷着脸,强颜欢笑。和关琛眼神遇上的时候,立刻满眼求助。

        

可惜,关琛这时候也无能为力,爱莫能助。

        

大家来到草坪上。

        

草坪上列着一排排、一列列田径跨栏用的栏架。

        

栏架的尽头,是几个挂在空中,需要全力跳起来才能摘到的帽子。

        

关琛初步猜测,他们这些人要从起跑线出发,通过这些栏架,然后摘下帽子,最后跑到终点。

        

但事情一定没有这么简单。这途中,一定在哪一步藏有玄机。

        

比如通过栏架的方式,不是跨过去的,或者获得帽子的方式,不是用摘的。再阴险点揣着的话,其中某个栏架是有问题的,或者三顶帽子里,其中有一顶是摘不下来的。

        

已知的情报实在太少了,距离那么远,关琛也推测不出来其他了。

        

比赛要开始了。

        

十二个人在起跑线站好,关琛站在了最左边那一条赛道。还好边上的人不是赵双岩,而是脏辫男。

        

关琛没有搭话。这次是个人战,他虽然在驯化脏辫男,但还没完全成功,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多说反而无益。

        

围观的观众们像是在看运动会比赛一样,各自找到了支持的选手,齐刷刷呐喊起选手的名字。

        

“张景生!张景生!”“黄进!黄进!”“万里芸!万里芸!”

        

“嘟——”工作人员吹响了哨子,让大家可以出发了。

        

众人一齐跑出去。

        

关琛用余光瞄着脏辫男,身位只比对方落后一些。当脏辫男有意开始减速的时候,关琛很快察觉。扭头看过去,脏辫男的余光在注视这边。被试探了。关琛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并没有慌乱,他的视线越过了脏辫男,投向了更远的中年主持。中年主持的目光直直地盯着栏架,就像打算拦腰撞上去一样。

        

关琛瞬间明白了。

        

他不减速地往前跑,迎面直直冲向栏架,相触的一瞬间,腰腹并未感到疼痛,因为栏架如泡沫板应声而断,轻飘飘地摔到了地上。

        

关琛一路往前跑,栏架一个个被撞断。

        

当跑到面前只剩最后一道的时候,关琛没有再撞,而是高高跃起,跨过了这道栏架。

        

在跃起的半空中,他扭头去看,看到其他人在撞完前面的栏架之后,面对这最后一道的时候,几乎都选择了跳过。

        

除了三个人——赵双岩,中年主持,和黄进。

        

落地之后,关琛假装跳得太猛,缓缓了双脚。斜后方脏辫男的速度一下子提了上来,将他反超。之前有意无意挂在他身上的隐晦视线,此时已经不见。

        

关琛朝着脏辫男飘逸在空中的脏辫笑了笑。

        

驯化完成。

0

更多精彩

皇宫乱H_翁熄合欢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叶枫朝四周打量了一番,正打算离开,忽地他的目光开始关注那古老的石碑,在石碑前方,还有两个蕴含寂灭奥义和死亡奥义的手镯。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