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野外h@听桨(1v1骨科)

      

派河。

        

混战进行中。

        

整个派河北岸杀声震天。

        

南起巢湖,北到鸡鸣山的横亘数十里广袤战场上硝烟弥漫炮声隆隆,一条条河流交织的平原上,一座座村庄间,一片片山林间,到处都是激烈的战斗,三十万红巾军横扫向前,淹没入侵他们家园的敌人。

        

甚至巢湖上还可以看到一艘艘小船,满载着增援的民兵在侧翼登陆。

        

同样这片战场以北,得到消息的刁民们也在赶来,这里是淮西,本来就是民风相对彪悍的,一次次南北对峙期间,这里全都是血肉搏杀的战场,千年的战争让这里所有遗留下来的百姓,血脉中无不流淌着战士的血,大明开国可就是靠着淮西集团。

        

“快撤,玛的,当初就不该贪那三十万两银子。”

        

摆赛焦急地吼叫着。

        

说话间他还在拼命鞭打自己的战马。

        

而他手下的骑兵们正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不过其实也没多少,就是五六百骑而已,而且已经跑乱了,根本没有什么阵型可言,至于其他部下,这时候鬼知道都在哪里。这场交战完全把他们打懵了,甚至他们都没来得及列阵,就直接面对了汹涌而来的红巾军和民兵,然后被红巾军骑兵冲击切割,被民兵分割包围,转眼间又开始溃败。

        

此刻他们狂奔着向前面派河逃亡。 

        

在他们周围是仿佛无穷无尽的民兵,这些端着长矛呐喊着平推而来的民兵同样没有秩序,但只要看到有骑兵,立刻就像疯了一样冲上去……

        

真的都像疯了。

        

摆赛从没想过这些刁民可以如此凶悍。

        

他们就像没看到那些狂奔的战马般直接撞向骑兵,先是鸟铳攒射,然后长矛林撞过去。

        

无视骑兵的弓箭。

        

无视骑兵的长矛。

        

无视骑兵的刀。

        

就是端着丈刻不停向前狂奔。

        

哪怕不断有人中箭倒下,剩下的人却依旧亢奋的吼叫着继续向前。

        

他们身上没有铠甲,倒是有不少人拿着锅盖之类当盾牌,他们手中也不全是长矛,实际上超过一半就是弄根毛竹之类当竹矛,可他们的悍勇却让这些简陋到极点的东西,此刻成了可怕的武器。迎着骑兵箭雨的他们一往无前,直到撞上那些骑兵,而倒霉的骑兵们则崩溃一样,拼命催动他们的战马逃跑,但却就像踏入泥潭,迅速被这洪流淹没。

        

然后被一支支长矛刺穿。

        

就算竹矛无法刺穿他们的铠甲,也一样能把他们撞落马下,然后那些挥舞各种农具的民兵蜂拥而上,转眼间就让原本强悍的骑兵变成一滩血肉。

        

还有骑兵拼命挥舞着刀试图冲出,但紧接着背后连枷砸落。

        

还有拿着钐刀的刁民,就像割草般割断马腿,然后等骑兵倒下后顺便收割人头。

        

宛如挥舞镰刀的死神。

        

这一刻摆赛和他的部下甚至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这些狂化了的刁民们让他们这种久经沙场的老兵都感到绝望,他们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战斗,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变成了红色。他们无论向哪里冲都是人山人海,他们无论如何厮杀都是无穷无尽的长矛,甚至一些骑兵都筋疲力尽,在汹涌的人海中绝望嚎叫着,然后同样发疯般撞向前,但却只能在长矛上被刺穿。

        

这一刻的摆赛无比后悔,后悔他当初贪图那三十万两,接下了跟随王应宾南下的活。

        

当然,关键是他没想过这些刁民如此难搞啊!

        

隐约间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喊他。

        

他愕然搜寻着。

        

“是达家的人!”

        

旁边亲兵一指不远处喊道。

        

那里一队被追杀的骑兵正从树林后面冲出,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边跑边冲他焦急的喊着。

        

这是甘肃总兵达云的儿子达奇勋。

        

凉州卫世袭将门,明初就移居到凉州的哈密番人,达云和他一样也是贪图李汶的银子,而且认为他们距离更远,杨丰无论如何也伸手不过去,所以很嚣张的直接派他儿子带兵……

        

他们这一万骑兵就是这样各家拼凑起来的。

        

收敛的如麻贵让摆赛这种部将带兵。

        

这样就算以后杨丰找茬,也算不到麻家头上,摆赛就无所谓了,他一个归顺夷丁又没家族需要考虑。

        

而嚣张的如达云。

        

直接让自己儿子带兵。

        

这样就可以展现他们达家与大明士绅共同进退的决心。

        

当然,后者给银子也得更多。

        

总之都是这样的。

        

麻贵的延绥镇,马孔英的宁夏镇……

        

原本是萧如薰的,但萧如薰这个为了显示礼贤下士,招揽文人吃白食,都吃到老婆卖首饰地步的家伙,武力值明显太低,已经不适应这时候的形势,所以总兵一职被麻贵生生夺走,然后给了麻家头号大将马孔英。所以目前的麻贵实际控制延绥和宁夏两镇,不过他距离李如松还有不小的差距,毕竟固原还有个刘綎盯着他。

        

后者背靠四川士绅的支持,手中财力充足兵力雄厚,单纯说实力甚至隐然压过麻贵。

        

四川士绅可以说全力支持刘綎,他们跟刘綎的感情那是真正牢固的。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麻家根基不在延绥,他的根基大同在杜家手中,不过杜家根基却在他手中。

        

总之互相牵制。

        

另外西北参与这支骑兵的还有达云的甘肃镇,刘綎的固原镇。

        

总之他们全是各镇将门拼凑,甚至包括湟中土司祁家这些土司家族,反正有人给银子就行,这些地方本来天高皇帝远,无论内地如何折腾,波及他们那里时候都基本上尘埃落定。在这之前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尽可能捞好处,大家和杨丰隔的远,无论以后怎样都有足够时间缓冲,哪怕就是以后杨丰赢了,无非需要时候再倒戈而已。

        

但这时候北方士绅的银子可是实实在在的。

        

这个比什么都香啊!

        

错过了这个捞银子的机会,以后再想这样的好事可就不容易了。

        

“摆将军,快拉兄弟一把!”

        

达奇勋在最多两百米外焦急的高喊着。

        

在他旁边树林中大批民兵涌出,紧接着一支支鸟铳开火,达奇勋身旁几个家丁坠落,然后那些民兵端着长矛呐喊向前,达奇勋在家丁保护下,拼命催动战马试图向摆赛会和。摆赛犹豫一下决定拉他一把,毕竟大家都夷人出身,而且麻贵一直在拉拢达云一起压制刘綎。

        

他立刻掉转马头……

        

蓦然间那树林后面一支骑兵冲出。

        

“撤!”

        

摆赛毫不犹豫地抛弃达奇勋。

        

他现在看到这种一手短枪一手长剑的骑兵就头疼。

        

不是说打不过,单挑他真不怕这些骑兵,可就是那种悍不畏死,就算死也要捅你一剑的凶悍让人不寒而栗,仿佛他们上战场不是为了保命,就是为了来跟对手以命换命的。而雇佣军的原则只有一个,在战场上保命第一,所以不可能和这些家伙玩以命换命,遇上他们大不了躲着走。

        

至于达奇勋……

        

“摆赛,快救我!”

        

达奇勋惊恐的吼叫着。

        

然后那些红巾军骑兵撞击而来,他身旁所有家丁毫不犹豫地调头,迎着这些骑兵冲了上去,给他们的大公子争取逃跑时间,紧接着对面红巾军骑兵手中短枪喷出火焰,这些家丁纷纷坠落。下一刻他们撞在一起,武艺精湛的家丁挥舞着他们的鞭锏之类,而那些红巾军骑兵则是骑兵剑,家丁优势明显,但被打落马下的红巾军骑兵却无视落下的马蹄,直接一剑刺穿他们的战马。

        

不远处混战中的民兵们,看到骑兵阻挡住这些家丁,立刻就像群猛兽般吼叫着撞过来。

        

正在和骑兵混战的家丁们,立刻被这些民兵的长矛捅落。

        

达奇勋顾不上管这些,单人独骑逃离战场,向着同样逃跑的摆赛会和,很快他就已经距离不足五十米。

        

然而。

        

十几支弩箭蓦然从树林飞出。

        

虽然撞在他身上的弩箭,都被他的铠甲弹开,但他的战马却连中数箭,悲鸣着倒下。

        

他直接被抛落马下。

        

“摆赛,快救我!”

        

他挣扎着爬起,向着摆赛那些骑兵举手求救。

        

但后者没人理他……

        

周围全是合围过来的红巾军和民兵,谁顾得上去救他。

        

他绝望的爬起来,踉踉跄跄向前狂奔,然后那片射出弩箭的树林中,突然一群女人冲出,她们一个个挥舞着捣衣杵,擀面杖,就像一群母老虎般向着达奇勋合围过来。达奇勋精神陡然一振,他迅速站直身子,手中拎着铁鞭,恶狠狠的看着这些悍妇,后者明显也被吓住了,一个个拎着她们的武器站在那里。

        

“来啊!”

        

达奇勋悍勇的吼叫着。

        

蓦然间那些女人左右一闪,后面十几个女人端着竹片弩,还没等达奇勋反应过来就射出弩箭。

        

虽然依旧绝大多数被铠甲挡住,但还是有一支弩箭正中他脸上,还有两支射中他缺少保护的小腿,达奇勋惨叫着,捂着脸倒下,紧接着那些悍妇们欢呼一声抡着捣衣杵擀面杖蜂拥而上,双手抡起开始狂砸……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