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亲妺妺强h&绣榻春风

       

他们后知后觉的开始躲在身边任何可以躲藏地方。

        

并且心里面还在不停的祈祷千万不要被那个反器材狙击步枪打中。

        

其实他们想多了,反器材狙击步枪可不是为了打人员的武器,他是用来反轻型装甲车或者雷达之类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少年距离聚集地比较远的话,还不会用反器材狙击步枪进行狙杀,普通的狙击枪就能搞定。

        

不过因为这些人都躲起来的原因,这方向的压力陡然一减,这边的火力迅速压制住了对面,外面的那些暴徒们发现原本只是想要躲一躲反器材狙击步枪的狙击的,但是没想到这么一躲,直接躲的出不来了,一出来就会被强大的火力压制的动弹不得。

        

“报告,一点到三点钟方向的敌军以成功压制!”

        

“报告!十点到十二点的敌人被我们打的开始崩溃,是否继续加大火力”

        

“很好!让士兵们继续保持火力压制!”

        

“不行!再这么打下去我们的弹药储备根本坚持不住,既然成功压制对面了,那就算了,让他们走吧”

        

“放走他们?然后等几天之后继续眼睁睁看着他们再次发动袭击吗?老高,弹药固然重要,但是……唉,我知道了”

        

这个被人叫做老高的人,其实是营长的好兄弟,至少曾经是,现在老高是一名市长,也就是这个边境小城里的市长。

        

在灾难发生的时候,他亲自指挥市民避难,并且带领市里面的警察和特警,组织了丧尸早期的扩散,给避难的市民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即使后面依旧没有挡住丧尸的扩散,但是并没有人怪他,普通的市民们也都感谢他的所作所为,所以这个叫老高的人其实是一个好人,好的有些固执的好人。

        

这次他说要放走外面的那些暴徒,也是因为在他的眼里,那些暴徒还是他要负责的市民,所以他才会说要放走他们。

        

而作为营长的他,虽然知道一但把外面的人放走,那么下一次就是整个聚集地的灭顶之灾,但是没办法他不需要听他的话,不然整个聚集地不用等到下一次,这次就直接解散了。

        

因为除了他们的部队之外,其他的警察以及特警或者是民兵们都听他的话,所以一但出现什么意外,他和他仅存的部队士兵就要面对整个聚集地的反扑,虽然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非常小,但是并不是完全没有。

        

这种受人牵制的感觉非常不好,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这个聚集地的最高主事人。

        

“老高,这次我们虽然放走了他们,但是他们一定会再次袭击我们的,这个问题你要做好准备”

        

“我知道,你不是说我们附近有个储备库吗?我们分出一半人然后在带上几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去把那个储备库运到这里来,非常时期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现在吗?”

        

“没错,就是现在,我也知道对面的人是不会善罢甘休,但毕竟他们都是我的市民,得饶人处且饶人,以后也好相见”

        

对此,作为营长的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就算说的再多也没什么用,这老高根本听不进劝。

        

与其浪费口舌,还不如想想要如何把那边的储备库搬过来,他们现在不缺人也不缺车,但是缺弹药,最缺的还是时间。

        

谁都不知道外面的那些暴徒什么时候会再次袭来,如果在他们出去获取补给的时候那些暴徒袭击聚集地的话,严重匮乏弹药的聚集地根本没有抵抗的力量。

        

哪怕用战士们的命换时间,能坚持多久?光有枪械没有子弹的军人和有枪有子弹的暴徒,谁会赢?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暴徒赢。

        

可是哪怕他们不出去,到最后还是因为弹药消耗殆尽不得不跟外面的那些暴徒近身拼杀,到最后还是会全军覆灭。

        

“没办法了,命令部队让所有人集合,然后分出一半人去储备库把里面的物资运回来,剩下的一半人就留在聚集地保护聚集地的安全!”

        

“是!”

        

“还有,出去的人员,每人只能携带一个满弹匣的子弹,剩余的就留下来交给留守部队”

        

“是!”

        

很快,在命令发出去不到十分钟,聚集地内所有的武装人员都聚集在了一起。

        

忘了介绍,这个营长的名字叫徐天,一下同意称呼为徐营长。

        

徐营长这时也来到了众人面前,他先是用自己的眼睛扫了一下部队的人数,发现比上次点兵的时候相比少了一大截。

        

“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人数少了这么多?”

        

徐营长有些差异的问起了,身边的副官。

        

“报告营长!刚才的迫击炮虽然没有炸死人,但是却把民兵们的家给摧毁了,现在他们的家人正在非常急切的寻找他们,所以民兵们都各自回去了自己的家报平安”

        

说到这里的时候,很明显这个副官的眼神里露出了羡慕的情绪,不光是这个副官,许多听得清话的士兵或者警察们也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没办法,他们的家人在非常遥远的地方,虽然能通过视屏通话见面,但是还是很想亲眼到老家确认家人的情况。

        

哪怕把家人们接到他们这里也行,毕竟这里食物和水非常充足,不必担心粮食问题,虽然外面的暴徒们一直在攻击聚集地,但是他们并不把那些暴徒放在眼里,要不是一开始对抗丧尸的时候,死了太多的战友,不然外面那些暴徒连开枪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是吗,我知道了,那这次就不要找他们了,让他们保护聚集地吧,至于其他人的话,让所有的警察也留下来,他们负责维持秩序,剩下的人就跟我去储备库拿东西回来”

        

“是!”

        

“现在的时间十二点,一个小时之后,所有人穿好装备去停车场集合”

        

“了解!”

        

徐营长主要是给他们吃饭时间而已,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饭,饿得慌,他深知吃饱和没吃饱的状态到底相差多大。

0

更多精彩

王爷身怀狼种_泄出精水h

2021年9月23日 小羽 0

     “主播过于圣母了吧?他明明知道关于跳舞类的,他并不会多少,却把最难的留给自己。难道他死了,他的父亲就有救了?他家欠的钱就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