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到怀孕np_长兄如父骨科

      

背后对储乐遭遇推波助澜的人,自然是陶然。

        

事情既然做了,那还是得要搞大点才有意思。

        

她几番在公共场合出现并演了场被渣男伤透心的戏,看见的人自然都只会唾骂背弃道德规范的渣男,其中自然也有那么些看不惯丑陋而愿抱打不平的人主动出手,所以储乐遭遇了一连串的为难。

        

陶然自认行为不够坦荡,却也对得起良心。

        

储乐他活该!

        

他那么喜欢讲道德,就该好好尝尝被道德束缚的滋味。

        

短短两天的功夫,在陶然的各种煽动下,储乐在学校的各项职务几乎都丢了。他走哪儿,都觉得有人在对他指指点点,他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以这种丢人的形式。

        

他想不出是谁在陷害他。

        

在王萍多次电话和拦路后,他完全怀疑上了王萍。

        

否则呢?

        

方雯她们口口声声看到了照片,肯定是有人偷拍了他和王萍仅有的那几次接触。与其让他相信会有人随手带相机,这么巧拍到他,还不如让他相信,一切都是王萍自导自演,是她故意算计好了来拍了他们,想要破坏他和方雯关系,想要霸占他。 

        

而且方雯还说收到了匿名短信,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挑拨。

        

怎么看,都像是王萍。

        

一向自视甚高的储乐就这么认定了始作俑者。

        

“你给我滚!”

        

当王萍又一次拦住他后,储乐站在人来人往的路口,对王萍大骂:

        

“身为女子,半点不知礼义廉耻,什么下三滥的事都做得出来,你究竟要不要脸?既为女子,就该恪守妇道,我都拒绝你几次了,你为什么还这么倒贴上来?作为女子,最重要的就是名声,你不顾名声来死缠烂打,真是丢人现眼到家了。

        

还有,别跟我提什么负责,我要负责,也是对方雯而不是你。你的名声是你自己作践的,你不配!以后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出现,别怪我报警!”

        

王萍被他就这么骂傻在了学校路口。刹那间,她才发现,她的初恋喂了狗。她不觉得自己有错,她不过是争取爱情罢了,怎么就被骂成不知廉耻了?

        

而转身甩袖就走的储乐,还冲所有围观之人大吼了一句:

        

“你们都看到了,每一回,都是我被这个王萍给拦住的!

        

我再强调一遍,我和她,什么事都没有!你们都被王萍骗了!是她为了接近我,算计了我。故意拍了借位照,让方雯误会了,是她想要趁虚而入!

        

我话撂这儿,我这人向往的就是从一而终的爱情,我深爱方雯,绝对不会放弃她!时间会证明一切!”

        

储乐大步离开。他本就对王萍无意,他之所以短暂性接触了王萍,只不过是想要以退为进,让方雯产生危机感。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许自己被甩,无论如何,他都得把方雯追回来!

        

储乐说话行动都斩钉截铁,围观众人有人信了他的话,开始打量被骂哭在原地的王萍。如果真是这个王萍的算计,也太精彩了吧?好厉害的手腕,好下作的手段,还有,好好的演技,看她哭得这么惨,还真以为她比窦娥还冤。

        

当然,也有很多人压根不信储乐的辩驳,不由原地大声对他的背影嘲讽:“那你也是被逼着和王萍约会?被逼着和她在食堂吃饭,一起泡图书馆?被逼着给她送伞,还送她回宿舍了?怎么会有人看见你们去酒店?你自己想踩两条船被揭破,现在倒是撇得干净,你是当我们傻吗?”

        

更多人则只是笑笑:“他有句话说对了,是不是渣男,时间证明。咱们看着就行。”

        

……

        

储乐又开始追起了方雯。

        

每天早上等在寝室楼下,等在食堂,等在教室外……只可惜,陶然每次出现,都至少和两到三个同学一起,储乐连单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早上他还试着跟陶然跑步,只是他每一回到最后,他都会被陶然甩开,根本追不上。

        

他买的鲜花巧克力,也全都进了垃圾桶……

        

更叫他窝火的是,知道方雯又恢复单身,有好几位男生对方雯表达了好感。有一次他实在气不过,出面警告后,却在回家路上被人揍了。他知道是谁干的,却偏没有证据……

        

他的追求过于直接,让他再次成了学校的焦点。有同学觉得他惺惺作态,也有同学力挺他浪子回头追回方雯,当然也有人认定他是真被陷害了,毕竟他之前三年的口碑在那儿,实在不像是劈腿的人……

        

一晃,又是一周过去了。

        

袁丽丽打电话来,说她下周就回学校。

        

一问,她孩子已经打掉,和齐志那边也基本了断……

        

这让戴玉许白失望不已。

        

而陶然周末回家吃饭时,没想到储乐一家子也在。

        

储乐冲她温和笑着,十足的暖男。储乐爸妈也好一番苦口婆心地帮着儿子解释全都是误会,说儿子是个传统人,是万万不可能出轨的。

        

方爸方妈虽被做了很久的工作,但并未做任何表态,而是把决定权交给了女儿。

        

储乐三人临走时,给了陶然一张话剧票,请她给储乐一个机会。

        

陶然接下了。

        

方爸方妈并不糊涂,告诫女儿,男人偷吃这事,有一就有二,千万不能因为心软就委屈自己。

        

陶然心道这爸妈不错,随后笑着告诉他们,说储乐出轨那事,的确是道听途说,所谓的证据都不确实,她不会轻易上谁的当,也不能冤枉了储乐。她接下这话剧票也不意味他接受了储乐,只是给他一个留待观察的机会……

        

毕竟,袁丽丽很快要回来了,她想要设计狗咬狗,怎么能继续把储乐拒于千里之外?

        

……

        

袁丽丽回来的那天,已经是六一了。

        

她整个人消瘦且憔悴不少。

        

不仅仅是因为流产,还因为婚礼那天的事,酿成的后果让她心力交瘁。

        

一个总人数不过千的村子,结果有四分之一的人接受了警方调查,最后二十分之一的人被拘留,还被地方电视台做成专题片,被市里电台播报,连省级台的生活频道也想做个访谈,简直是闻所未闻,丢人现眼。

        

……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