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占强迫h&雪白的浪妇

       

“诸位!”

        

华为龙的声音响起,底下顿时肃静了起来。

        

“让诸位等了这么久,老夫在这里,代表我武道中人,请给位海涵!”

        

“三宗灭门之案,令人发指,今日,老夫代表天朝武道,在这里,向着天下势力,正式朝苗疆宣战!”

        

“三门四家十八宗,掌门为首,精英尽出,讨伐苗疆,为我死去武道同盟,报仇雪恨!”

        

众人听了心中一震,掌门为首,精英尽出,好家伙,这简直就是将整个武道门派给搬空了啊,这些人若是团结起来,先天高手满天飞,宗师境领头,大宗师境坐镇,那该是多么庞大的一股破坏力啊!

        

所有门派的掌门群情激奋,异口同声的回应道:“我等领命!”

        

“华宫主!”

        

一个质疑的声音响起,孔思训站了出来,开口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真的已经查清楚了吗?当初,叶帝师在此求了三天的破案日期,如今三天时间已到,不知叶帝师他们何在?”

        

裘成冷哼一声:“若不是他们,现在,我武道的大队人马,都已经兵临苗疆城下了!至于凌夫人去了哪里,只能问她自己了!”

        

“孔院长!” 

        

华为龙倒是没有那么过激,开口道:“叶帝师所要的时间,华某给他了,但是,在时间之内,他并没有带给华某可以证明任何事情的证据。”

        

“三宗近乎千位武道同盟的尸骨还未寒,他们的英灵,在看着老夫,老夫身为武道之主,若是不能为他们报仇雪恨,妄为武道中人!”

        

孔思训的目光深深的凝起,但是,此时时刻,他却无话可说,根本就无法反驳!

        

“征战苗疆,商家愿意出资现金十亿,负责整个武道门派的一切开支!”

        

商家财大气粗,商九州直接砸出十亿现金,率先表达出自己的诚意!

        

他一开口,剩下的人自然不甘示弱,“东北苗疆出兵三千,协助武道征缴苗疆!”

        

“工家出利器巧工千件,协助武道同盟!”

        

……

        

一时间,所有人为了拉拢与武道之间的关系,纷纷慷慨解囊,苗疆霎时间成了众矢之的,人人诛之!

        

“老夫代表所有武道同盟,多谢诸位的好意!”

        

“所有弟子听令,今晚日落时分,出征苗疆!”

        

“且慢!”

        

就在这时,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大门被徐徐的打开,众人应声望去,在最后的关头,叶凡他们,终于赶了过来!

        

“华宫主,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你就这么急于宣告结果,堂堂武道之主,如此失信,恐怕有失你的颜面吧……”

        

华为龙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叶凡说的没错,按照约定的时间,距离结束,确实还差了一些时辰,但是谁能想到,他们竟然在最后的关头赶了回来,被叶凡这么当面劈头盖脸的怼了回来,让他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看到华为龙有些不自然,裘成冷哼一声,为他解围:“叶帝师你们回来的恰是时候,正好,可以见证我们武道这场,向苗疆复仇的出征大会!”

        

“向苗疆复仇?苗疆与你们有何恩怨,为何想要苗疆复仇?”

        

“叶帝师少在这里混淆视听,三宗惨案,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没错!我是清楚,但是,那不是苗疆所为,而是这个人干的!”

        

说话间,叶凡侧开身子,陈宇提溜着一个人走了过来,将他扔到大厅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拢了过去,华为龙开口道:“此人是谁?”

        

“南疆族长,苏辰,也就是武道三宗灭门惨案的幕后凶手之一!”

        

“南疆族长?哈哈,苗疆还真是舍得,为了避免灭族之祸,竟然连一个族长都舍得牺牲?”

        

“但是叶帝师,你以为,推出一个族长,就能将此事了结吗?若是没有苗疆高层的命令,一个小小的族长,有什么胆子敢与我武道为敌?”

        

“他自己一个人自然是没有胆子,但是,武道之中,若是再加上一个内应,若是两大势力激战起来,双方奸细,浑水摸鱼,将两大势力的大权独揽到自己的手中,你说,这个收获,够不够他们动手的理由?”

        

这次,可不仅仅是华为龙他们三个人听到,而是所有人都听清楚了叶凡的分析,顿时一片哗然,虽然听着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是细细思量之下,也并非不可能!

        

若真是这样,那幕后操作之人,确实可怕!

        

“叶帝师!这番话你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了,老夫还是那句话,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事真的?”

        

“证据当然有!”

        

“在苏辰的家中,我发现了一种在苗疆早已经绝迹的毒虫,叫做幻影蜂,这种毒虫,唯有苏辰自己一个人偷偷的饲养,任何人都不知道还有这个种类的存活,而对比三宗死者身上的伤口已经死亡特征,我可以断定,所有的死者,都是死于这种幻影蜂的毒针之下!这足以证明,凶手,就是苏辰,毫无疑问!”

        

“就照你所言,凶手是苏辰,那你又怎么证明,这一切,不是苗疆直接授意给他的呢?”

        

“裘宫主,看来你的记性有些不太好,本帝师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难道忘了,无故身亡掉的那两个证人了吗?”

        

“这一点足以证明,武道门派之中,绝对有一个内应,而且这个内应,身份地位,绝对不会太低!”

        

华为龙目光深深凝起:“叶帝师,此话怎讲?”

        

若是武道门派之中真出了奸细,联合外族之人谋害自己的同胞,这件事在他看来,远比谋害三宗的真凶更为重要!

        

“在从苗疆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线索,一个被我们所有人都忽略的线索!”

        

“我去过三个死亡现场,你们注意到了没有,在三宗的大堂之内,主座之上,都摆着两个茶杯,两个茶水已经全都凉透的茶杯!”

        

“茶杯而已,有什么稀奇的?”

        

“茶杯虽然不稀奇,但是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地方,可就奇怪无比了!”

        

“各位掌门,请问你们,这主座,是何人所座?”

        

“自然是掌门所座了!”

        

“那大堂,又是什么地方?”

        

“门派之中,议事会客之地!”

        

“没错!那么,夜晚之中,为何议事会客的大堂主座之上,会突然多出两个茶杯来呢?”

        

众人顺着叶凡的思路开始慢慢捋,突然间,有人大叫一声:“客人!有客人来访,所以才会有茶水待客!”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