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壶灌满h@翁熄小莹回乡下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傅晏琛虽然面无表情,但秦念夏却隐约能感觉到,事情好像变得挺严重。

        

通完话,傅晏琛摘掉了耳麦,在床边坐下。

        

不等他先开口,秦念夏便很自觉地主动认错:“傅晏琛,对不起啊!以后我再也不乱碰你的东西了!”

        

“别担心,不打紧。”傅晏琛微笑着抬起手,宠溺地刮了刮秦念夏的鼻尖,“你现在是我女友,我所有的东西,你都可以碰。”

        

他说着,拉起她的手,又将手里的耳麦,放到了她的手心里,接着说:“你玩好了,再还给我。”

        

秦念夏惊怔地看着傅晏琛,被他这一举动给动容了。

        

这个耳麦,是属于他的机密要物吧!

        

他不仅对她毫无戒备之心,而且还愿意满足她的好奇心,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她把玩。

        

傅晏琛他一点都没有排斥过她是冒险者集团成员的这层身份。

        

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选择相信她。

        

秦念夏既欣慰又感动地笑了:“傅晏琛,你人真好!”

        

“我就只是人好?”傅晏琛挑起眉梢。

        

秦念夏眯起眼睛,直言不讳道:“还有你的身材也很好!突然好想看你只穿泳裤的样子!”

        

傅晏琛听得耳根子一热,差点被她这句话给呛到自己:“咳——”

        

是不是在外国长大的女孩子都比较开放?

        

秦念夏毫不在意自己的话,开始把玩着手里的耳麦,又接着好奇地问:“我可以打电话到你这个耳麦上吗?”

        

“可以,不过你得下载特殊的软件。”傅晏琛深吸了口气,缓解了刚刚的异样情绪后,微微点了点头。

        

“为什么从你耳麦里听到的声音,我分辨不出来是男是女,你又是怎么知道对方是谁?”

        

“声音虽然通过特殊技术处理了,但还是有不同的音色,所以我能通过音色分辨出对方是是谁。”他耐心地回答道。

        

秦念夏随即开启了十万个为什么的模式,又问道:“可以听歌吗?”

        

“可以。”傅晏琛说着,从秦念夏的手中拿起耳麦,按动了几下上面的一个小按钮,然后撩开她耳畔的发丝,温柔地帮她戴上。

        

秦念夏平日里听英文歌比较得多,而且都是一些老到掉牙的老歌,倒不是说她不爱听中文歌,而是她忙于研究去了,很少去搜歌听。

        

耳麦里播放的正巧是一首她没听过的中文歌曲,旋律悠扬婉转,曲调与歌词的意境很抓心。

        

第一次听,她觉得很好听,忍不住问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全世界宣布……”傅晏琛看着秦念夏,顿了一下,才很认真地接着说出了后面那两个字,“爱你。”

        

“嗯,我喜欢。”秦念夏微笑着对上傅晏琛的目光应了声。

        

她的小脑袋,也随着耳麦里的这首歌的旋律,开始很有节奏地点动。

        

傅晏琛嘴角微扬,有些按捺不住地轻声丢了一句:“你怎么这么笨?”

        

秦念夏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于是摘下耳麦,一脸认真地问:“你刚刚说什么?”

        

“你该去洗脸刷牙,吃早餐了。”傅晏琛会心一笑。

        

“Yes,Sir!”秦念夏取下耳麦,举起手对傅晏琛敬了一个军礼,而后将耳麦还给了他,高兴地下了床,直奔洗漱间那边。

        

傅晏琛看着秦念夏的背影,重新戴上耳麦。

        

歌曲刚好唱道:

        

对全世界宣布爱你,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这颗心,没畏惧,太坚定,

        

庆幸让我能够遇见你;

        

就算全世界都否定,

        

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想牵手,想拥抱,想爱你,

        

天崩地裂也要在一起……

        

傅晏琛取下耳麦笑了笑,只可惜,她什么也没听到。

        

……

        

早餐过后,秦念夏在别墅里四处闲逛,路过傅晏琛的装备用房,见房门是敞开的,又忍不住好奇地想进去看看。

        

她叩了叩门,傅晏琛的声音从里头传来:“进来。”

        

秦念夏便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进去后,看到房间内的陈设,她有些目瞪口呆。

        

壁格里,高科技的枪械,他真的是应有尽有。

        

此刻,傅晏琛正在给自己的衣服上安装特殊装备。

        

看样子,他是要准备出任务了。

        

秦念夏不禁抿了抿唇,关问道:“你明明可以当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继承傅氏集团,然后无忧无虑地过一辈子,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为国效力?”

        

傅晏琛听闻身后传来她的声音,下意识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而后继续安装着手中的各种武器。

        

“如果我告诉你,我想当‘顶级兵王’,你会怕我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黑眸犀利,眉宇间透着一股霸道的戾气,嗓音凝重透磁地反问。

0

更多精彩

高潮限h站着1v1/一个人的精壶

2021年9月23日 小羽 0

苏晴解释道:“房间内所有的‘流通’,都受黑宝控制,它想让你出去你才能出去。黑宝一次只能打开一个坐标点,若是在其它地方开了避难所,这个空间就会消失,里面的东西就会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