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脔(H)&最爽的浪妇小说

非间谍在随身听里听到的游戏规则,有告诉说,面前的十个栏架,前九个是泡沫板做的,可以轻松撞开,但最后一个是木板做的,需要跳过去。

        

第一躺跑完,嫌疑人出现。最后关头异于常人没有跳起来的三个人,黄进、中年主持、赵双岩,辩词各不相同。

        

中年主持申辩:“我忘了!相信我啊,我真的忘了!”

        

赵双岩喊冤:“一跑起来就刹不住了。我个子这么高,腿又长,真的很不方便减速!”

        

黄进冷静自述:“我是想迷惑边上的间谍,所以才故意撞上去的。”

        

大家一个都没有相信,只是把他们团团围住,冷笑着看他们表演。

        

“至少有一个很明显了,”金馆长平静地宣判了赵双岩的命运,“你这个男演员,首先可以确定了。”

        

“什么?才不是我!”赵双岩就像被红牌罚下的球员,追着金馆长解释。但金馆长左转右转,和真正的裁判一样,理都不肯理他。

        

其实这一趟可疑的人选不止主动跳出来的这三位。

        

大家在跑动的过程中,也在主动搜集周遭的情报,发现了几个可疑的细节,比如:

        

“景生哥刚才跑的时候一直在左顾右盼地观察。” 

        

“姚知渔起跑的时候减速了,她也有嫌疑。”

        

“小万很奇怪啊,每一个都跨过去,一个都没撞碎。”

        

然而张景生和姚知渔辩解,他们这也是为了抓间谍,找间谍的破绽。

        

万小姐就霸气多了,仰着下巴说自己就是喜欢跨栏,不喜欢撞,个人喜好,碍着谁了?

        

几个质疑的,辩解的,喊冤的,理直气壮的声音混在一块儿,场面又变得闹哄哄,让围观的小朋友们哈哈大笑,像是看到了同学。

        

至于真正的间谍,关琛一直都很安全,始终没有被任何人怀疑。

        

他能感觉到赵双岩在用很委屈很迷茫的眼神看着他,为什么你什么事都没有……

        

也能感觉到节目组在用很神奇的目光打量他,为什么你什么事都没有?

        

摄像师找了个没人注意的空档,悄悄地问关琛:“你是怎么知道最后要跳的?”

        

“这很难猜吗?”关琛讶然。节目组作为游戏主办方,不能偏袒【间谍】,也不能偏袒【警察】,游戏的目的是为了让节目变得好看,过早的暴露,和过早的胜利,都不是核心。

        

起跑前,他就揣测了节目组的思路,推断出真·栏架不合适放在开头,因为留给间谍观察的时间太少,暴露过快,容易失去悬念和趣味性;也不合适放在中间,容易跑着跑着混淆数目,一个刹不住便会撞上去。

        

“只有在最后一栏动手脚,突然又有趣,还方便记忆。”关琛说。

        

“如果最后一个也是假的呢?你跳起来岂不是……”

        

“那也暴露不了,别人来问我为什么要跳,我可以解释说【跑兴奋了】、或者【在庆祝】。”

        

摄像师没话讲了,和聪明人顶嘴毫无意义。

        

那边大家结束了吵闹,继续游戏。

        

每一轮最先完成跨栏,摘下帽子,冲到终点线的人,能获得一个情报。

        

由于首轮过后,无论间谍不间谍的,都知道了游戏规则,所以后两轮的节奏都很快。

        

赵双岩好歹不是个傻子,他依然扮演着“一跑起来就刹不住的长腿高个”,屡屡撞向最后一道栏。木板撞上去虽不至于人仰马翻,但肚皮也痛得跟挨了一棍没什么两样。导致他次次陪跑,一个情报也拿不到。

        

关琛在第三轮的时候率先冲过终点,拿到了情报。

        

玩之前,大家说得好好的,拿到新情报后进一步商讨分析。然而在不确定下一场是团队战还是小组战的情况下,三个情报获得者都不肯第一时间共享出来,和观众告别后,就开车前往第四游戏场。

        

关琛得到的情报是【间谍的生日在下半年】,他一回到车里,就分享给了三个队员。

        

最后一栏没有起跳,男,职业演员,生日在下半年。综上所述,赵双岩已经确定无疑了。

        

“别这样,我真不是间谍。”赵双岩的辩解十分无力。万小姐和脏辫男自动忽略了他的话,看起了窗外的天色。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玩完最后一个游戏,今天的录制就差不多结束了。

        

第四个游戏是《追击者》的招牌游戏——撕姓名牌。

        

每个人的背后,都用魔术贴贴着印有自己名字的贴牌,撕下即淘汰,相当于游戏里的性命。

        

这个游戏最早出现在《极限男人》,效果极好,可惜《极限男人》那帮高矮胖瘦的主持人体能不行,不能多玩。《追击者》凭借这个游戏为核心,成为诸多被《极限男人》养活的节目之一。

        

大家陆续抵达第四游戏场所。

        

是一家新开业的商场。

        

同样是赞助商提供的游戏场地。

        

没有马上开始游戏。今天是星期一,下班的时间人还没走光,游戏要到晚上才开始进行。几个人在休息区稍作休整,换过衣服,补过妆,吃了点东西之后,时间就差不多到八点了。

        

这次是游戏规则,是统一说明的:

        

【在玩具城的各个角落,散布着关于间谍的情报。

        

每三十分钟,将召开一次全体会议。会议上,大家可以根据已获得的情报,对怀疑的人进行投票。得票最多的人,将被淘汰出局。

        

当间谍出局后,剩余的警察胜利,平分最后的奖金。】

        

听完了规则,大家分散开去寻找情报。有的单独行动,有的两人一组行动。

        

关琛他们组是各自行动。他慢慢地走了几分钟后,跟拍的摄像师眼看四下无人,便悄悄递给了关琛一张卡片。

        

上面是间谍的游戏规则:

        

【玩具城的四周散落着其他成员的物件,物件上有对应成员的名字。

        

只有在找到某人的物件后,才可以撕下某人的名牌。】

        

“他们可以随便撕人,间谍只能找到对应的物件,才能撕对应的人。这不公平吧?”关琛忿忿地质问摄像,想要获取身为间谍的权益。

        

摄像无动于衷。今天他跟拍关琛一天,可以说再清楚不过关琛做过什么。如果还觉得关琛人畜无害,那他就太天真了!

        

仿佛早料到关琛有此一问,摄像回答说:“我们去剧组了解过你的情况,武术指导林师父说,正常情况下,你一个人可以干掉其他所有人。如果不对你限制,那是对其他人的不公平。”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知道你的底,所以别在这演了,赶紧去找物件吧。

        

“切。”关琛撇撇嘴,不再浪费表情,转身往前走去。

        

不一会儿,他就听到身后传来跑动的声音。

        

“是赵双岩。”人还没见到,关琛就判断出了对方。

        

果然,十秒之后,赵双岩探头探脑地跑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的?……”摄像惊讶。

        

“都相处快一天了,我如果还记不住他们每个人的脚步声,那我干脆别混了。”关琛平静道。

        

摄像凌乱不已,差点端不住镜头。他隐隐觉得,节目组对关琛的限制似乎还太少了!

        

赵双岩追上来看到关琛后很是兴奋,:“琛哥,我跟你一起行动!”

        

“啊?”关琛觉得有这个必要吗?“你难道不是等下就可以提前下班了么?”

        

等会儿第一次会议,赵双岩有很大的概率,会第一个被票出局。

        

赵双岩一个踉跄,站稳后,他握着拳头说:“还不一定,还不一定!事情还没有结束!我还有翻盘的希望!”

        

“你准备怎么做?”关琛好奇对方底气何在。

        

“不知道。”赵双岩冷静下来,茫然地摇摇头。

        

关琛沉默两秒,转身准备要走。

        

“琛哥,你就是我的希望!”赵双岩从背后抱住关琛,准备跟着关琛混。

        

关琛忍住没用背负投摔倒对方,同意了让他跟着,但前提是不要碍事。

        

“琛哥,我们现在去哪里?”赵双岩问。

        

“先去个地方。”关琛没有往商场的中间走,而是沿着边缘,靠墙而行。

        

没一会儿,就到了关琛想去的目的地——

        

商场职员的办公室。

        

赵双岩抬头看着贴在门口墙上的标牌,不觉得索命物件这类关键性的东西会在这里。也不知道关琛来这里要干什么。

        

关琛推开门走进办公室,里面虽然开着灯,但是职员已经下班。办公桌上,只有收拾整齐的桌面,和还没关机的电脑。

        

关琛在其中一个工位坐下,打开电脑,建立了一个文档,咔哒咔哒伸出食指慢慢打字。

        

赵双岩好奇,凑过去看。

        

结果发现关琛打的都是些:【间谍已经出道十年以上】、【间谍是歌手】、【间谍的名字是三个字】……

        

赵双岩惊呆了,请问这是在干什么?

        

关琛很专注,没有理会赵双岩的震惊。每打完一行,他就点一下文档菜单栏里的打印图标,然后办公室角落的打印机咔嚓咔嚓就吐出一张纸带字的纸张。

        

关琛一共打印了好几张。他把这些纸张裁剪成信封放得下的大小,弹了弹,满意道:“可以了。等下再找个情报信封,把这张纸换进去就行了。”

        

赵双岩全程呆滞,突然捂着嘴说:“这,这这是在作弊吧?!”他看了看摄像头,准确地说是看着镜头后面的摄像师。导演不在现场,但摄像师耳机里连着导演的通讯频道,把这边的事情反映过去,导演一定会阻止这种明晃晃的犯规。

        

“诶。”关琛摆摆手,示意别大惊小怪。他拿出在自己第三场游戏获得的情报,说:“真正的情报是用卡片写的,而我现在用纸作替换,材质不一样,算故意卖了个破绽,提示还挺明显的。如果他们这都看不出来,那他们活该被骗。”

        

“……”摄像师把关琛的话转述给导演,过了一会儿,摄像用复杂的表情跟关琛说,导演同意了,“但是只能用一次。”

        

“也行。”关琛从中挑出了那个【间谍已经出道十年以上】。

        

“这个游戏原来还能这么玩啊……”赵双岩很奇怪,明明都是犯规,为什么第一场的密室逃脱,导演就严防死守不准关琛犯规,而现在却又同意了。

        

“我老大跟我说过一句话——【有限的游戏,目的在于让人赢得胜利;而无限的游戏,却是为了让人把游戏永远进行下去。】你知道这两者的区别是什么吗?”

        

没等赵双岩摇头,关琛便目光深远地说:“有限的游戏,只在边界内玩;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边界。”

        

赵双岩大开眼界。关琛的行为和思维,实在颠覆了他对综艺游戏的认知。

        

两人出了办公室,没走几步,关琛眼尖,在一个玩偶的嘴巴里发现了情报信封。把里面的真·情报卡片替换成准备好的假·情报纸条。关琛手指轻轻弹了弹信封,揣进口袋里。可以预见的是,等到会议开始,关琛打算用这个混淆大家的视听。

        

赵双岩目睹着关琛的一系列行为,隐隐感觉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觉醒……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