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h系列_通房清渠

      

诛仙剑阵内,广成子和玄都依旧拼力的封印自己眼前的剑门。

        

可诛仙剑门那里,燃灯与南极仙翁即便两两合力。

        

却依旧只能保持在三米,始终不得抵达剑门,更别说将剑门封印了。

        

滚滚诛仙剑气,难以抵挡,疯狂洗刷着诸天庆云。

        

庆云内南极仙翁和燃灯皆是满头大汗,头顶的烟雾好似烧着了一般的冒着。

        

猴子全力催动诛仙剑之下,那等可怕的杀机剑意,江河一般流淌,这就是纯粹的诛仙剑内自存的可怕杀机!

        

世间万物,几乎无物能挡!

        

而诸天庆云虽是能挡,但对于持有者的法力消耗,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除了圣人可以不动如山外,几乎没有人能一直供着它的消耗,尤其是在诛仙剑气的洗刷下!

        

燃灯和南极仙翁也不例外。

        

“道兄……” 

        

燃灯的法力不停的消耗,虽可以勉力加持,但心中却明白,根本无法坚持一天!

        

而一旦自己法力彻底耗尽,那诸天庆云被破之后,自己就是连逃出诛仙剑阵的能力都没有了!

        

绝对不能这样耗……

        

燃灯骨子里就不是这样拼尽全力的性格,万事都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因此,他想了想,沉吟一声,就看向南极仙翁道:“我等如此全力拼持,已经对得起元始天尊的嘱托,也对得起我等心中的道义,但若是一直持续下去,将性命丢在这里,那便是徒劳让贼子得意!让亲友痛惜啊!”

        

南极仙翁本是面无表情,抵挡剑气,如今骤然听的燃灯这么一说,眉头皱起。

        

看向燃灯道:“道兄此话何意?”

        

燃灯缓声道:“贫道的意思是,不如先行离开,修养气力,恢复过后,再行来战!”

        

南极仙翁目中露出怒意,看着燃灯缓声道:“老师的意思是坚持十日!如今已过去一日,尚还有九日!我等怎能退去?”

        

燃灯叹息道:“圣人无极无量,我等却不是!若是我等死了,岐盛关还不是被破?不挡这十日又如何?岐盛关被破又如何?甚至整个西岐亡了,又如何呢?只待圣人下场,还不是反手恢复?一切如初?”

        

南极仙翁眉头皱起,看着燃灯已然不悦。

        

任由燃灯说的天花乱坠,他不尊元始法令之意,却极其明显!

        

说什么未来结果?

        

天尊法旨,让你坚持十日!那便是死也要坚持!

        

而燃灯见南极仙翁看他,却不说话,只得干笑一声道:“道兄,难道贫道说不对吗?我等生灵,修的千百万年,一身造化,如何能无故损耗在此地?圣人所言坚守十日,无外乎等待束缚时间罢了,而等圣人解除束缚,一切皆定,那我等又何必在意一时输赢?”

        

南极仙翁登时冷哼一声,看看燃灯道:“休要多言了,你若是想离去,自离去便是!只是此事经过,圣人当是看在眼中,日后圣人真正下场,你如何面对,却要想清楚了。”

        

燃灯一听,眼角抖了抖。

        

不过随后他就笑了一声道:“想必圣人无边心胸,自然不会因为此等小事而怪罪。”

        

“呵。”

        

南极仙翁当下摇了摇头,继而再次全力支撑诸天庆云。

        

而燃灯见南极仙翁不理他,只暗自冷笑一声,当下身形一动,就直接出了诸天庆云,留下一句话道:“道不同不相为谋,道兄既然执意做此无用功,贫道却不能相随!”

        

南极仙翁再次冷哼一声,诸天庆云收拢缩小,只保护自己一人,其所耗自然也相应减少了很多很多。

        

而燃灯则是头顶定海珠,手持弑神枪,一路就往诛仙剑阵外冲去。

        

如今诛仙剑阵两座剑门被镇,剑气杀力自然不如进来之时那般可怕,尤其是逐渐远离四座剑门,压力也就越发减少。

        

燃灯已然打定主意,这诛仙剑阵自己是不掺和了,难不成因此,元始天尊还能杀了自己?

        

不过想道这里,燃灯心中忽的一跳。

        

说不准啊……

        

若是他真要杀自己,那可怎么办……

        

圣人下场,自己这等准圣,也不过就是一颗大一点的棋子罢了。

        

心中惴惴,燃灯一路冲撞,硬出了诛仙剑阵,然后看了看杀力越发凝聚,逐渐恐怖的诛仙剑阵,想了想,就直奔西边而去。

        

而诛仙剑阵内,眼见燃灯居然一声不吭的独自跑了。

        

当下广成子和玄都皆是一愣,继而就化作了无穷的愤怒!

        

这个家伙!他这是逃了!?

        

阵内,猴子见燃灯离去,则是嘎嘎大笑,抬手指着骂道:“一群苟且腌臜之辈,见势不妙就逃?当真鼠胆!哈哈哈!且看你又能逃哪去!”

        

说罢,更是全力催动诛仙剑气。

        

琼霄哪里见此,亦是目中露出嘲讽之色,只管催动绝仙剑意,两道剑意呼啸之下,越发恢弘!

        

以至于广成子,玄都他们封印的戮仙剑门,陷仙剑门,都是为之动摇,其内的碧霄与云霄,都在全力冲击!

        

一旦两个剑门打开,四道剑气再次合一,那他们除了败亡,再无他法!

        

该死的燃灯!

        

玄都和广成子,皆是心中大恨!

        

不过随后,他们心中自也是起了其他心思。

        

要他们战死在这里?那是绝对不愿意的……

        

“杀啊!!”

        

姬发无比的兴奋,指挥三百六十五周天星斗大阵给他带来强大感,简直比任何快感都来的痛快!

        

他怒吼着,率领周天星斗大阵,往前碾压,顶的九曲黄河大阵不停后退,且越退越快。

        

五十万士卒的修为法力在这等恢弘的阵法对撞之下,消耗的太快太快了。

        

这是闻仲也没办法解决的事情。

        

因此,伴随着五十万士卒越发没有法力,九曲黄河大阵的威能也越发低微。

        

乃至最后,闻仲只得大吼一声,调集所有的力量,强行散去了大阵,带着五十万疲累至极的士卒,安然的落了回来。

        

九曲黄河大阵,败了。

        

姬发狂笑一声,抬手又一指诛仙剑阵,大喝道:“闻仲老狗,不过如此!众位将军!随我!破了这诛仙剑阵!!”

        

“杀!”

        

三百六十五将军各持异宝,勾连大阵,同时大喝。

        

巴立明亦是长啸,带着浓浓杀机,似乎与大商真的有不共戴天之血海深仇!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