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h学长_水深火热po

       

巨大的空间里,北烈阳心中起急,莫非秋不二等人遇到了困境?刚刚感受到的波动,是秋不二在与敌人厮杀碰撞?

        

北烈阳心中起急,突发奇想,将混沌之气灌注到识海中的人界界碑里。

        

一声惊呼响起:“北烈阳,你怎么知道这样能找到我的?”竟是花怜九的声音。

        

北烈阳一阵狂喜:“怜九,你没事吧?我将混沌之气灌注到界碑里,便听到了你的声音。你身在何处?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

        

花怜九扫了一眼身边的花宝九,生怕这个神秘的修士发现了她的隐秘。见花宝九毫无所觉,花怜九传音道:“我已深入星路,你好好保重吧,你一路向前,便能见到我。”

        

北烈阳还想再说话,秋不二的声音传来:“烈阳,我渡过了星空劫,看到了一片奇景。奇景中,水生正在被人围攻,我要去助她一臂之力。”

        

怎么和梅水生又扯上了关系,莫非她也在星路中?北烈阳问了几句,无人应答,只好作罢。

        

另一片空间中,秋不二拱了拱手:“花前辈,青牛和大鹏便托付给你了,我要去帮梅水生一把。”

        

花天童点了点头:“你放心去吧,早去早回。梅水生有自己的缘法,你本不用那么担心的。”

        

秋不二轻叹一声,一边是杜雪宁缥缈的希望,一边是梅水生看在眼里的危局,毫无疑问要选择去帮梅水生,只是不知她身在何处。

        

秋不二面前,那片奇景栩栩如生,梅水生手持一把寒冰化作的宝剑,正在与数十名修士厮杀。

        

那些修士法力深厚,悍不畏死,在众多修士身后,虚空中还站着一名修士,冷眼观瞧。

        

眼看梅水生摇摇欲坠,秋不二不再犹豫,手持问情剑,一步跨入奇景中,消失不见。

        

何青牛大叫起来:“秋叔,早去早回呀。”

        

水界中,水莲生哈哈大笑:“梅水生,我要收你为亲传弟子,你竟然拒绝了,今日便让你知道水界的厉害。”

        

梅水生冰剑舞动,将一名修士狠狠刺死,连声冷笑:“水莲生,亏你还是什么狗屁圣者,竟然以多为胜,你若是个汉子,便来与我单打独斗。”

        

水莲生轻笑一声:“在地渊中,我便吃了你们的亏。如今在水界,我就是要硬生生将你耗死,看谁来救你。”

        

梅水生不再说话,身上涌出冰冷的气息,冰剑威力更大招招不离水界修士的要害。

        

水莲生挑起大指:“梅水生,你的修为、你的资质果然非凡,若你发下大道誓约,投靠于我,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梅水生以伤换伤,将一名水界修士击杀,身上的鲜血喷出。一片血雾中,梅水生哈哈大笑:“你是什么东西,让我投靠你?你知道我夫君是谁?我娘亲是谁?”

        

水莲生忽然犹豫起来:“你娘是谁?”

        

梅水生手上不停,冷哼一声:“我娘叫御青鸾,是地渊飞升天域的大人。她老人家出手,区区水界不过是个蚁巢罢了。”

        

水莲生心中一惊,能从地渊飞升天域的大人,没有一个是善茬。最近才飞升的御青鸾,竟然是梅水生的娘?

        

“你不要骗我了,你是转世之身,从灵卵中诞生,哪里来的娘?”

        

梅水生咬牙发狠,又刺死一名水界修士:“你是傻子吗?我夫君的娘,难道不是我的娘?”

        

水莲生恍然大悟:“你夫君又是谁?”

        

虚空中一阵波动,问情剑陡然刺出,直取水莲生。水莲生受伤之后,虽未痊愈,修为却极高,闪身躲开偷袭。

        

一名修士凭空出现,如影随形,追杀水莲生。仓促之间,圣者修为的水莲生,竟被杀得极为狼狈。

        

“梅水生的夫君就是我,我叫秋不二。”

        

秋不二爆喝一声,挟进阶星辰境界之威,一味狠杀,连刺带砍,竟在水莲生肩头留下一道伤口。

        

水莲生怪叫一声,夺路而逃。水界修士纷纷停手,四散奔逃,梅水生仗剑而立,冷笑一声:“什么狗屁圣者,还不是被我夫君击败?”

        

秋不二施展幽影杀,在虚空中极速飞掠,连续击杀五名水界修士,这才作罢。他返身来到梅水生身前,张开双臂:“水生,你没事吧?我好想你。”

        

梅水生手中的冰剑消失,乳燕归林般冲入秋不二的怀里:“夫君,我也好想你。你怎么忽然来了?你没有去星路吗?”

        

秋不二运转先天之气,一遍遍为梅水生冲刷伤口,片刻之后,梅水生已恢复如初。秋不二将进入星路后的经历一一讲出。

        

梅水生轻叹一声:“你离开星路来救我,不知能不能再去星路?”

        

秋不二点了点头:“自然能去,我有一个念头,想试一试。我不但要自己去星路,还要带着你一起去。”

        

梅水生脸上闪动着光彩,轻笑一声:“你似乎又变厉害了,我还以为,我进入了水界,修为就超过你了。”

        

两人边说边走,很快来到一片冰湖上空。梅水生顺手一指:“夫君,这里原本是一座冰海,我修炼了数年,只剩下一片冰湖。”

        

秋不二大吃一惊,梅水生进入水界,哪里有几年时光?他将疑问说出,梅水生笑道:“地渊与水界的时间流速不一样,这下你不能说我是小孩子了。”

        

两人携手而行,渐渐走入冰湖中。冰湖深处,有一座宫殿,闪着柔光,让人心神宁静。

        

梅水生将秋不二拉入宫殿,轻声道:“夫君,你我虽然生下了秋水泓,却没试过在水中亲热,今日不妨试一试。”

        

秋不二哑然失笑,梅水生靠了过来,一阵阵波动,在冰湖水底传出。冰湖岸边,巨浪滔天,水界修士远远观望。

        

他们奉水莲生之命,监视秋不二、梅水生,看到冰湖中的异象,面面相觑。这对年轻夫妻真是厉害,不知在修炼哪门神功。

        

冰湖深处的宫殿中,秋不二拥着梅水生,轻拍着她的后背。梅水生叹息一声:“夫君,不知道泓儿如今怎样?我经常梦到她,醒来却是一场空。”

        

秋不二柔声安慰:“水生,你放宽心,我们的孩子,不是夭寿之象。我感觉环儿、泓儿就在星路中,你随我同去,便能见到他们。”

        

梅水生一阵神往,她忽然站起身来:“我知道了,水界若有通往星路的法阵,肯定在水莲生的洞府里。”

        

秋不二随即起身,挥出一道先天之气,将梅水生曼妙的身姿遮挡住:“既然如此,我们杀过去,夺了法阵,重回星路。”

        

聚宝星上,珍宝阁前,秋水泓面对镜子,冷笑不止:“什么鬼把戏,竟敢在我面前故弄玄虚?”

        

镜子兀自发问:“你是谁?来自何处?谁是你最爱的人?”

        

秋水泓怒喝一声:“你管得着吗?凭什么连问我三个问题?你又是谁?来自何处?你一个镜子,可有最爱之人?”

        

这句话问得直接干脆,镜子忽然震颤起来:“我是谁?我来自何处?我有最爱的人吗?”

        

越叫声音越大,令人意乱情迷。秋水泓轰出一拳:“给我滚开,你这个废物。”

        

“砰”的一声,拳头擂在镜面上,镜子片片碎裂。天域中,北天上尊悟道之所,一个声音响起:“不好,有人击碎了问天镜。北天老儿,我要赶回聚宝星。”

        

珍宝阁中,无数火山喷发。天河猛然挂在虚空中,滚滚河水,从天而降,灌注到珍宝阁坊市中。

        

秋水泓一脚踹开珍宝阁的大门,昂首而入:“该死的星路,还我哥哥来!”

        

珍宝阁坊市中,北烈阳忽然感到压力倍增,要将他摁在地上。北烈阳大喝一声:“我是角人族长,岂能趴在地上前行?”

        

擎天大枪狠狠刺入地面,支撑着北烈阳的身躯不被压弯。就在此时,几名修士从天而降,他们齐声大叫:“天崩地裂了,珍宝阁坊市要毁了,快逃。”

        

北烈阳眉头紧锁,秋不二等人还在珍宝阁坊市中,岂能任由它毁掉?北烈阳大喝一声:“我以大枪止天倾!”

        

擎天大枪感受到了北烈阳的心意,瞬间变大,顶天立地,将这片空间稳住。压力尽去,几名修士大叫起来:“此人手中的大枪是重宝,杀了他,收了大枪。”

        

有修士叫道:“对,收了大枪换夺魄针。”

        

又有修士骂道:“有了重宝大枪,还换什么夺魄针?来吧,杀了这个止天倾的傻子!”

        

几名修士猛扑向北烈阳,北烈阳想要持枪迎击,赫然发现枪身似乎被定住,他已无力挥动。

        

北烈阳正要弃了擎天大枪,以拳头相搏。剑光四起,几名修士纷纷中剑,倒地不起。一名女子出现在北烈阳身前,她神似花怜九,落在北烈阳眼中,却大相径庭。

        

“你是谁?为何扮成怜九的样子?她身在何处?如今怎样?”北烈阳连连追问。

        

那女子轻笑一声:“我叫花宝九,是花怜九的姐姐,她身在星路中,不知归处。有人正在捉拿她,要将她收入房中做老婆。”

        

北烈阳热血上涌,怒吼一声:“大胆狂徒,竟敢觊觎花怜九,不管你是谁,我要你的命。”

        

随着叫声,北烈阳的须发变得弯弯曲曲,身上涌出一阵黑气。晴天大枪瞬间变为原状,北烈阳手持大枪,将倒地的修士一一刺死。

        

空间剧烈震动,花宝九大叫:“珍宝阁坊市要坍塌了,你还不用大枪撑住?”

        

北烈阳冷笑一声:“怜九身处险境,我管它天崩地裂,天河倒转!”

        

0

更多精彩

首长开荤h&少妇荡娃

2021年9月25日 小羽 0

       余连觉得这人设依稀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顿时便想要仔细寻思一下。而这时候,却听大师兄又道:“一个未成年人,没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