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28/乱亲h女

        

夏正民说完就脚下生风, 跑得飞快。

        

岑今反应快速,朝路灯下的红衣女人飞快跑去。

        

那女人转身就跑进树林深处的小洋楼,很快不见身影。

        

岑今没停下脚步, 冲至小洋楼铺满黄沙的庭院突然心领神会,停下脚步, 环顾四周,看到粗壮的树干上挂着无数的麻绳套, 一晃眼仿佛看到每个麻绳套都挂着风干了的躯壳。

        

再一晃眼,只剩下麻绳套。

        

岑今敢肯定要是个普通人跑进来, 估计这时已经被迷惑住, 把头颅套进里面了。

        

他用脚尖抹开黄沙, 下面铺满一层石灰块, 跟教堂的玫瑰园、绿茵地一样。

        

岑今忽然产生一种被偷窥的感觉, 猛地抬头看, 只见到窗前两个人影一闪而过, 其中一个就是红衣女人。

        

他后退两步, 捡起一根树枝扔到黄沙中间,‘唰’地一下,一条彷如章鱼的黑色触手猛地蹿出地表将树枝绞碎,然后迅速缩回地底。

        

整个过程不到两秒。

        

岑今下意识摸向后背,一把摸空才想起他没带镰刀和锤子, 只能遗憾地放弃探索小洋楼的机会。

        

不过眼下确实不是探索小洋楼的好时机, 能让石膏室里的诡都恐惧的地方必然不寻常,连夏正民害怕的红衣女人都来自小洋楼, 很可能校长就住在小洋楼里。

        

按照一般逻辑, 校长是鬼校boss无疑问,只是不知道他在诡镇里, 武力排行第几。

        

牧师很强,武力排行前十,毋庸置疑。

        

除此外还有其他故事里出现的诡异,以及特攻队之外的另外两方势力,一方诡异、一方邪.教,现在还混入使用通灵新咒连累无辜路人(本人)的第四方。

        

复杂、麻烦,凭他一人之力搞不定这混乱的局面。

        

黄毛捡起树枝随手拨弄拍打沾满怨念的麻绳套走远,心想当年两支身经百战的特攻队都在诡镇全军覆没,何况现如今和同伴们分散的他?

        

即使此刻跟图腾、王灵仙他们一块儿,也不一定能对付镇子里那些根深蒂固的势力。

        

再者。

        

黄毛驻足,看向教堂的方向呢喃:“我确实想要长生浆液。”

        

无价之物可以换取同等价位的要求,而他想要做的某件事恐怕就需要开出长生浆液这样的价码才能办到。

        

深夜,无月。

        

岑今来到深红宿舍楼709房敲门,夏正民很快开门让他进去。

        

“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我。”

        

夏正民端着热水杯有些坐立不安:“你真的认识宁妈?”

        

岑今看着遮住阳台的纸箱盒子,不答反问:“有用吗?”

        

“什么?”夏正民回头一看,脸色惨白:“没用。现在8点,10点整它们还会再上来。”

        

岑今:“那些东西不是被牧师杀了吗?”

        

在他的故事里,百目女这些诡都被牧师制作成新的石膏怪物摆放在教堂里。

        

不过回想起来,教堂里除了天主像再没有其他。

        

夏正民皱眉:“怎么可能?那东西就是牧师养出来看玫瑰园的。”

        

岑今若有所思,又是和他所述故事有出入的地方,原因是什么?诡镇怪物和故事怪物的差异……是百目女?

        

假设长发女是百目女无误,她此刻在电玩城,不可能分.身出现在诡镇里,所以诡镇保留他故事里窥探到宿舍楼有人偷看而上来巡视的怪物设定,而结局有所出入。

        

既然百目女不在,那么等会上来的怪物,应该就不是百目女主线故事里出现的主人公。

        

岑今:“我受宁妈所托,前来解救你们,但是所知不多,请你知无不言。”

        

夏正民心想这黄老师说话真有文采,话里一半是成语,不愧搞艺术的。

        

他挺相信岑今的,第一是岑今面善,那气质看着就不像有野心、有欲.望的,感觉要不是欠了宁妈钱或者什么大恩情,可能都不会踏进鬼校一步。

        

第二是现如今也没人在乎他们这种固守过去的傻子,他们只是被抛弃的陌生物种,连人类都算不上。

        

夏正民:“这所学校以前叫华宁艺校,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开的,本来是为了培养有天赋但是家境贫穷的孩子。小镇因为这所学校而闻名,道路、房屋等各种配套设施全部起来,那时候还一起建设幸福小区和花园游泳馆,还在镇里唯一的医院旁边又重新建设住院部、门诊楼等等。

        

时间大概是十五年前,不提还真不知道时间居然过去那么久了。”

        

夏正民叹息一阵,继续说道:“全套设施刚完成不到一年,大家都沉浸在美好未来的期盼中,所有人都勤劳努力的生活。

        

而我当时是艺校的高三生,跟一个老师住在一起。”

        

岑今回想杀马特的第一个故事,只提到同屋舍友是老师,确实没主动提及主人公的身份,也有可能是学生。

        

“你肯定也想到了,那个老师就是现在的校长,当时他是宁宁的男朋友。宁宁是当时的电台女主播,深夜档,是知名电台女神,也是我的梦中情人。”

        

夏正民有些不好意思,随即想到什么,赶紧解释道:“但是我没有跟踪骚扰宁宁,我只是偷偷喜欢她而已。

        

她偶尔来找老师,我偷偷看一眼。

        

其实比起脸,我更喜欢她的声音,我有点声控。”

        

岑今:“真的是那个老师杀了宁宁?”

        

“是。”夏正民神色复杂:“大概是宁宁失踪的两个星期前,有一批陌生人进入小镇,再然后就是小镇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桥梁忽然断裂,不管镇里怎么做都联系不上外界,也有镇民试图爬下桥梁涉水游到对岸,但是河里有奇怪的鱼类吃掉镇民。

        

一开始大家还没有很惊慌,每个人继续生活。

        

但是怪异悄然而生,潜伏在人们的周围,不知不觉渗透进人类社会,而我们没有一个人发现。

        

宁宁失踪,我在老师后背看到疑似宁宁腐烂的尸体,心生害怕,还没来得及查探清楚就发现老师后背上的尸体消失不见。

        

我一开始以为那次看见宁宁腐尸是错觉,直到有一次半夜上厕所,回来发现老师离开宿舍,出于好奇,我偷偷跟在老师身后,穿过小树林和操场等地方,看着他进入石膏室,在里面待了一个小时才出来。

        

等老师一走,我趴在门口朝里面看,只见到一教室栩栩如生的石膏像,正中间一具刚完成没多久的石膏像,竟然越看越像宁宁。

        

我悚然一惊,忽然听到二楼垃圾桶被踢翻的声音,随即便是急促的脚步冲上来,我赶紧跑到四楼躲藏起来。

        

看到老师去而复返,在周围巡查一阵后才离开。

        

我抄小路先一步跑回宿舍,刚躺上床,老师就回来,站在我的床头一直看我。我一动不敢动,两个小时后,老师才走开。

        

我当时觉得老师很恐怖,已经预测到宁宁被谁害死,也猜到尸体被藏在哪里,只是没有勇气和老师对峙。”

        

岑今:“你怎么跟宁妈认识?”

        

夏正民:“宁妈袭击我,她以为我是宁宁的小男友,我趁机告诉她真相。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我们相交越深,她也逐渐告诉我一些她遇见的很恐怖的事情。”

        

他吞咽口水说道:“这些恐怖的事情就发生在幸福小区,包括某个女生宿舍突然多出一个男性室友,而里面居然没人发现问题。

        

一个母亲被水淹后,再醒来性情大变,伙同儿子割断丈夫的喉咙,被送进心灵病栋――

        

心灵病栋就是废弃的老楼,那也是诡镇里最可怕的地方之一。”

        

夏正民不知不觉喝完杯里的热水,不停摩挲杯沿:“宁宁失踪之前,一直被跟踪骚扰,每次报警无济于事,因为跟踪骚扰她的,不是人。”

        

岑今眉毛一挑,来了,不同于故事的设定。

        

夏正民:“宁妈处理那些非人类的东西,保护了女儿,却忽略同类的恶意,导致老师杀了宁宁,把她尸体封在白石膏里,自己却当上校长。”

        

岑今:“宁妈发现杀害女儿的真凶,她没报复?”

        

夏正民眼皮一跳:“报复失败了。”

        

岑今:“怎么报复?为什么失败?她连非人类的东西都能解决,怎么会杀不了一个人类?”

        

夏正民有些崩溃,握着杯子的手瑟瑟发抖,终于反应过来:“我不会再告诉你,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不认识宁妈!”

        

黄毛:“认不认识的,不急于一时。有些人见一眼就觉得相识很久,我觉得我跟宁妈会是这种缘分。”

        

夏正民不敢置信。

        

黄毛自顾自推测下去:“我猜接下来是宁妈不知从哪知道的通灵新咒,准备献祭凶手,召唤回女儿,过程失败,应该是被一方强大的势力打断。

        

这方势力打跑宁妈,救了凶手,扶他当校长,掌控鬼校,成为傀儡。

        

至于宁妈,她应该躲回幸福小区,这么多年没来鬼校是因为她来不了。

        

我说的对不对?”

        

夏正民讷讷无言,黄毛说得对,和真实情况相差不多。

        

“幸福小区是宁妈坚守的地方,估计这些年被诡异和邪.教两方围攻得很惨,那是人类幸存阵营吧。”

        

“……”夏正民:“你猜的没错。鬼校、心灵病栋和幸福小区是诡镇里的三大阵营,前两个很可怕,经常围攻幸福小区。你现在猜到这些,想做什么?”

        

黄毛拍了拍夏正民的肩膀说:“我不会做危害人类的事,我永远站在广大人民这边。小镇有活人,可能也有被污染成诡异却保持人类理性和同理心的特殊人类,当然还有类似石膏室那种情况。

        

现在诡镇的局面一天不解决,你们就一天得不到解放。

        

接下来还有第四方打破平衡,没猜错的话,你们可能会成为炮.灰。

        

在所谓拥有远大志向、为远大事业拼搏的某些人眼中,平凡普通的民众只是可有可无的牺牲品,可惜他们忽视民众团结的可怕力量,不知道人民群众才是决定性力量的道理。”

        

夏正民闻言,表情莫名。

        

黄毛另一只手也拍着夏正民的肩膀,然后握住,抖了抖,目光坚毅:“让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打倒压迫在头顶的三座大山。”

        

夏正民半天憋出句话:“看不出来您还身兼思政老师。”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