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白浊h粗喘/双夫1v2

      

李言知道,他的想法很好,只要捏碎铁块,那六人就可能获得自由,被禁制的一丝魂魄也会自行飞回本体。

        

但是知道归知道,李言可是不敢,天下禁制之术何止千万。

        

如果赤色铁块中的精魄只是被施展了普通的禁制之术,李言有把握在不伤害精魄的情况下,打破这赤色铁块,似打破一个座囚牢,施放出其中的一丝精魄。

        

可是若是对方禁制之术高于李言,那么李言在捏碎铁块的同时,那六名“清灵门”弟子,非但不能获得自由,而是现在就会连带本体中魂魄一起神魂俱灭。

        

即便退一万来说,李言就是有把握,他现在也不会做如此愚蠢之事,精魄的感应可是比神识还要强烈的多。

        

自己这边一破除禁制,那边六人立即就会感应到自己被拘役的魂魄得到了自由,瞬间就会明白焦华可能出事了。

        

李言哪会做出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来,他现在就是要带着这二枚赤色铁块和那名“洛书湖”弟子离开这里,然后回去后将他交于魏重然。

        

至于怎么破除铁块中的封印,由师尊他们去劳神了,且铁块中另五名“清灵门”弟子的一丝魂魄如何能穿越万里回到各自的本体身上,也不是李言要考虑的了,那一丝魂魄即便再次被他人拘役也是与他无关的了。

        

而且通过这枚禁制令牌和之前焦华所说的话,李言已然可以确定,另一名不见踪影的“洛书湖”弟子已经殒落了。

        

不过这样更好,他们也不用再去寻另一人的下落了,降低的一半的风险。

        

而且若是能将这唯一一名“洛书湖”弟子活着带回,不但完成了任务,而且因另一名“洛书湖”弟子的死亡,肯定更能激起“洛书湖”那位元婴中期强者的怒火。

        

李言盘算了一下,这种结果对于大战来说更好。

        

于是李言毫不客气的将焦华的储物袋挂在了腰间,而那二枚禁制令牌他则是单独放了起来,但也没有放入“土斑”之中,以免需要拿出时,露了“土斑”的端倪。

        

这时,李言才又重新看向了半躺在椅子中的焦华。

        

此时的焦华神识刺痛已缓解了不少,身体虽不再颤抖,可是嘴中的细小血沫却是“骨碌碌”的冒个不停,样子十分的萎靡,这是神识受到重创的表现。

        

李言看着眼前一切,他眯着眼睛似在思量着什么,并没有立即离开,稍后,李言则是慢慢的俯下了身体,轻声的对着依然清醒的焦华说道。

        

“刚才在院中听了焦道友对付我荒月大陆修士的虐杀手段,我突然也想试上一试,道友以为如何?”

        

说罢,李言则是死死的盯向了焦华双目,本来萎靡之极的焦华听到李言的话后,停止颤抖的身体,竟然轻轻的晃了一晃。

        

他眼中的怨毒之极更浓了几分,而且竟有一丝残忍的笑意,似想起了那些惨嚎声中,不断哀求自己的修士,心中有些畅快。

        

李言的眼中寒光则是越来越盛了,而他的嘴中竟也是发出一阵如来自九幽冥界的轻笑声。

        

李言声音如同来自修罗地狱“呵呵呵,听说魔修的肉体强悍无比,即便是法宝也能硬扛,那我便不用毒,看上一看道友的法体有多么强大。”

        

说罢,李言忽然伸出右手食指,其余四指弯曲成拳,然后一指便在点了秃头魔修的胸口之上,望着李言一指点在自己的胸口之上,焦华怨毒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不屑之意。

        

他现在已断定眼前这位就是人类修士幻化而成,难道他真以为幻化成了魔族修士的样貌,就能有魔族的实力?即便对方是金丹修士,那也只是在法力和神识上强于他。

        

他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慌乱的,但看着李言手指之上并无半点灵力波动,焦华不由暂时放下心来,对方似要凭借肉身强度硬生生戳穿自己的胸口,那是做梦。

        

不过,焦华心里也清楚,对方若是一指无法洞穿自己的胸膛,恼羞成怒之下,定会动用法力,甚至是某种剧毒,那时自己也是一死,但他还是想现在就看到对方的羞怒表情。

        

随着李言的食指的点下,他的食指之上泛出了一丝淡淡的银色,这淡淡的银色开始让焦华心中一惊。

        

随之焦华依旧未感觉到对方手指上有一丝的灵力波动,心中这才了然,怪不得对方如此自信,对方这也是修炼过炼体术的,这淡淡的银芒应该就是某种炼体术的表现。

        

很快的的焦华的脸色就大变起来,李言的动作并不是很快,他的食指先是的就穿透了焦华身外的乌精铠甲,这时焦华已感觉出来了不妥。

        

他身上乌精铠甲虽然不是什么法宝,可那也是高阶灵器,在他想像中,就是金丹修士只凭肉身硬击,那也是会有一定阻拦感觉的,但刚才对方就如同直接捅破了一张湿纸,乌精铠甲一点阻拦都未生起。

        

李言的食指下一刻就抵在了精壮如黑色魔岩般的肌肤之上,李言依旧眼睛淡漠的盯着焦华的双眼,焦华虽然依旧双目中怨毒不减,可是内心深处已有了不好的感觉。

        

不过焦华他也有着自己的底牌,若是对方真以为毒倒了自己,自己就失去了抵抗,那最后倒霉的还不一定是谁。

        

只要他生命不息,即使在他不能动用灵力的情况下,还有一法可做搏命。

        

即使李言的手指能插入自己的体内,那么如果碰到了自己的体内某处骨节之间,他便有可能通过血流带动筋骨,在一瞬间可牢牢的卡住此人的手指或手腕,那一瞬间的力道甚至可以夹断对方的骨骼。

        

只是使用此法,焦华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他需要在极短时间内,把体内所有血气调动,大量的内脏也会挤压破碎,他最好的结局也只能是保留魂魄,重新夺舍了。

        

焦华现在就是想到即便是自己死亡,也要让这名修士付出惨重的代价,他要么带着自己的尸体出去,要么就是自断一臂,那样必然暴露无遗。

        

想到这里,焦华心念飞转,他忽然觉得应该让李言手指穿透进入自己的胸膛,但他又想看看李言在无法洞穿自己肉身情况下,那恼羞成怒的样子,一时间他就犹豫起来。

        

就在焦华心中闪过一系列念头时,突然他的双目向外猛的一凸,嘴巴忽然张开,血沫变成一道血箭喷了出来,因为李言根本不给他多余的思考时间。

        

李言的手指如同插入一块豆腐一般,直透焦华自认强健无双的肌肤,焦华根本连不及反应,李言的手指带着小半截手臂瞬间就没入小半。

        

焦华被瞬间的剧痛惊醒,惊惧、不能置信、茫然以及无法忍受的痛苦,让焦华的表情极为的复杂,而他直到现在还没有机会动用最后的底牌,对方就势如破竹的击溃了一切。

        

而这时的李言食指已抵到了焦华的后背脊椎之上,他只需再一用力,就能自前到后洞穿焦华的身体,但李言没有这样做,刚才他手指插入焦华的身体,都避开了心脏等重要部位,就是不想让焦华轻易的死去。

        

李言在食指抵住焦华脊椎后,食指向回一曲,已牢牢的扣住了焦华的背上脊椎骨上,然后似猛的再向焦华体内一拉。

        

只听轻脆“咔”的一声,焦华脊椎就被拉成了二截,剧烈的疼痛让焦华脸部表情都变了形,而更让焦华失去的,是向来坚不可摧的信心。

        

他曾以为魔族的战士都是强大的,只凭这具凶悍的肉身便可摧毁一切敌人,在他与族人来到南海后,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如果荒月大陆修士没有法宝,他们那些弱的不像话的法术打在自己的身上,他们有时都懒得躲避,任由对方施法,他们则是在猖狂的大笑声中,攻向对方,对方要近身挨上他们的一击,不是爆成一团血雾,就是被打的骨断筋折。

        

可今天,他感觉到了荒月大陆修士的可怕,但焦华心中还兀自强行升起一个念头“这是一名强大的金丹,甚至是元婴,不是我不够强大,而是对方境界太高。”

        

李言脸带冷笑,看着焦华痛苦却又无法惨叫的凄惨模样,他缓缓抽出右手。

        

“你们号称最强大的体修,不过尔尔,知道你不服气,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只是一名筑基修士。你看你的表情,荒月大陆的强大,不是你们可以理解的。”

        

李言说着,然后沾着鲜血的右手再次点在了焦华的胸口下方……

        

片刻之后,半躺在椅子上的焦华身体成一个诡异的后仰姿势,他的前胸到腹部有三个血洞,里面虽然有血股股冒出,却就是无法汹涌喷出,是被李言施法给封在了焦华的体表处,让人看起来,十分的恐怖和残忍。

        

焦华的脊椎断成了数截,都被李言自身前插入后,用食指扣住拉断了。

        

这时的焦华痛的五官中早已崩裂出道道血线,若是能够出声,他早已哀求李言杀了自己了。

        

眼前这自称只是“筑基修士”的人类太恶毒了,不但虐杀他,而且还在言语上不断的打击他,每拉断一次脊椎,都会说上一句他太弱了,然后焦华就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一堆烂肉的模样,哪里还有魔修的半分强悍。

        

焦华只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如在炼狱,他只想快点死去,却是偏偏自己的肉身太过强悍,让他连昏死都是不可能。

        

每一次呼吸,焦华都觉得如同有一根根烧红的铁丝在体内慢慢的一拉一锯,尤其是后背处的痛楚,那是无法忍受的,真的是痛入骨髓。

        

李言虽然扣断了他的脊椎,但却歹毒的每一次都会打入了一丝灵力护住上面的筋脉,让他的脊椎部的血流维持着通畅。

        

血液流过脊椎断裂处,如同有人用手在拿着二截断裂的骨茬,不停的搓磨,焦华现在浑身汗如雨浆,肌肉不听控制的痉挛着。

        

李言手掌伸在空中,手掌上方腾起一小片乌云,片刻间将幻化成魔修的精壮手臂洗了个干净。

        

他嘴角勾了勾,最后还是无奈的说道“可惜了,如果现在取走了你的魔核,你就会立即死去,无法再感受痛苦,为了让你保持这样状态,你的魔核只能这样浪费了。”

        

这一刻,焦华感觉到对方才是魔修,是真正的邪恶之魔,自己是一个站在漆黑荒原上无助的婴孩,只能感受着四周黑暗中忽远忽近的狞笑,以及阵阵透骨的凛冽寒风。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