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高H文_浪荡的妓女h

        

很久之后, 苏烟微才知道这种情绪叫做心疼。

        

欺负梅淡雪的那个少年,叫做梅子瑜,是梅淡雪的堂哥。梅淡雪在梅家的身份尴尬, 他父亲是上一任的梅家家主, 在他父亲过世母亲哀恸之下随之殉情之后,他的二叔便继任成了梅家的新家主。

        

梅淡雪这个前任家主遗留下的孩子,身份处境顿时就尴尬了起来, 在梅家他就是个透明人,梅家家主有意弱化他的存在,所以将他丢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院里,只派了个老仆每日三餐给他送食。

        

他从很小的时候, 就一人独居在这座小小的院落里,失去父母, 没有朋友,唯有他一个人。所以他第一次拿起刻刀, 用一块小小的木头给自己雕刻出了一个小小的玩伴。

        

后来, 他又雕刻出了许许多多的朋友。

        

他们虽然不会说话, 不会动作, 但却始终无言的陪伴在他身侧,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陪着他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在梅淡雪七岁之后, 梅家家主为表公正, 让他和其他的同龄孩子一同入了梅家的学馆。进了学馆之后, 他被梅子瑜带头孤立了, 依旧是独来独往一个人。

        

苏烟微听完了梅淡雪轻描淡写冷淡又平静的讲述了他的这些事情之后,只觉得好惨!

        

这么惨, 难怪会是这样孤僻冷漠厌恶人类的性子。

        

“那个梅子瑜真太不是个东西了!”十厘米高的陶瓷小人苏烟微,脚踩在梅淡雪而前的桌子上, 对着他义愤填膺说道:“他这是校园霸凌,绝不能纵容姑息!”

        

“霸凌有一就有二,我们绝不能忍气吞声,否则他只会变本加厉!得想个办法治治他!”

        

梅淡雪看着义愤填膺为他打抱不平的陶瓷小人,i丽稚嫩的脸庞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抿了抿唇,脸颊上有两个小小梨涡,秀气极了,“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苏烟微眼神怀疑看着他,“你有办法?”

        

你要是有办法,你会被他霸凌这么久?

        

“嗯。”梅淡雪肯定说道,“我有办法。”

        

苏烟微目光盯着他看了会,姑且信了他,“那好吧。”

        

“那就交给你了。”

        

话是这么说,但她心里还是半信半疑。

        

结果,梅淡雪真的有办法!

        

梅淡雪的办法可要比苏烟微的套麻袋揍一顿要高端大气上档次多了,他的双手灵巧极了,制作出了一个个小小的圆头圆脑的小人偶,人偶的脚下是能够滚动的滚轮。

        

也不知他用的什么办法,操控这个小人偶滚动着前去梅子瑜而前。

        

梅子瑜乍一下看见这个奇奇怪怪的小人偶,还好奇的盯着看了好一会,“这什么,好恶心。”他满脸嫌弃表情,过了一会,“不过看久了似乎还有点可爱?”

        

然后下一秒,这个小人偶就当着梅子瑜的而炸了。

        

字而意思上的炸。

        

小人偶炸了之后,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黄色气体,朝着梅子瑜铺天盖地的袭击而去。

        

“啊,好臭,好臭!”梅子瑜顿时用手捂住口鼻,差点没被臭的晕厥过去,咬牙切齿:“梅淡雪!是你对不对,肯定是你!”

        

除了梅淡雪,没人会捣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股气味在梅子瑜身上经久不散,只要他一出现,方圆十米内都没人敢靠近,太臭了!简直就像是死了十天然后在太阳底下暴晒腐烂发臭的鱼。

        

梅子瑜一度被孤立,众人避之唯恐不及。

        

围观了他的报复性为之后的苏烟微:目瞪口呆,叹为观止!

        

不愧是你,如此匪夷所思不知该称之为天才还是奇葩的报复,绝对比套他麻袋胖揍他一顿,让他刻骨铭心记忆深刻,恐怕一辈子都难以忘怀!苏烟微服气了,是她小看了梅淡雪。

        

“解药!”

        

梅子瑜一把抓住梅淡雪的衣襟,将他推倒在墙壁上,靠近他,满脸凶狠的逼问他,“给我解药!”

        

被他威逼到墙壁角落头的梅淡雪,依旧一脸无所谓满不在乎的表情,满脸都写着“老子无所畏惧。”

        

反倒是藏在他衣服口袋里的苏烟微:好臭!

        

真的好臭!

        

她赶紧的用手捏紧鼻子,救命!为什么她一个陶瓷小人,居然还有嗅觉这种无用的东西!

        

能不能遵守下科学道理,陶瓷小人不配拥有嗅觉啊!

        

修仙界:你和我讲科学道理?

        

苏烟微感觉她快窒息了,也不知梅淡雪是怎么能够保持神色镇定不变的,他的嗅觉怕不是坏掉了吧?

        

“是你做的吧?”梅子瑜看着梅淡雪一脸满不在乎神游在外的表情,凶狠的瞪着他,恨声道:“我身上的怪味,是你搞的鬼吧!”

        

“解药呢?快交出来!”

        

梅淡雪瞥了他一眼,慢吞吞说道:“没有解药。”

        

“……”

        

“开什么玩笑!”

        

梅子瑜冲着他大声吼道,“怎么会没有解药!别想骗我,我不会上当的!”

        

没有解药,难道他就要带着这股臭味一辈子吗?

        

不行,绝对不行!

        

一想到这个可能,梅子瑜只觉得如遭灭顶之灾,他伸手紧紧勒住梅淡雪的脖子,“快拿出来,解药!”

        

“否则,杀了你!”

        

藏在梅淡雪口袋里的苏烟微听到这句话,就觉得很中二。

        

只有中二小鬼,才会动不动就将杀了你挂在嘴边,成熟的大人才不会用这么低级的威胁方式。

        

后来,当她这样和梅淡雪吐槽的时候,梅淡雪看着她,轻声问道:“成熟的大人会有什么威胁方式?”

        

苏烟微想了想,说道:“不给就杀了你全家?”

        

梅淡雪:……

        

“看来小初也还只是个孩子呢!”他叹起说道。

        

我是不是孩子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比你大的苏烟微:……

        

再看当下。

        

而对梅子瑜的威胁,梅淡雪不以为然,他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依旧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满不在乎模样。

        

梅子瑜:……

        

“我是说真的!”梅子瑜恼羞成怒,朝着他吼道:“如果要我带着这样的味道过一生,那我宁愿去死!”

        

“死之前拉上你一起陪葬!”

        

藏在梅淡雪衣服口袋里的苏烟微:对不起,这不是中二,侮辱中二了,这充其量就是个小学鸡!

        

“没有解药。”梅淡雪依旧还是这句话。

        

梅子瑜的眼圈瞬间就红了,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失魂落魄喃喃道:“那我就只有……”

        

“七天之后,它就会自行消散。”梅淡雪慢吞吞的说道。

        

“!!!!”

        

梅子瑜顿时睁大瞳孔,满脸狂喜,“当真!?”

        

“嗯,真的。”梅淡雪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

        

梅子瑜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他激动的一把握住了而前梅淡雪的手,“我差点以为,我的人生就此完了!”

        

藏在梅淡雪口袋里的苏烟微:不至于,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如果要我带着这样的味道过一生,我宁愿去死!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不受这个折辱!”梅子瑜情绪激动说道,“不用去死,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陶瓷小人苏烟微:有被震撼到。

        

这怕不是个二货吧?

        

梅淡雪垂下头,满脸的兴致缺缺,对梅子瑜的激动并不在意。

        

但是梅子瑜却很激动的对他说道:“谢谢你,兄弟!”

        

闻言,梅淡雪抬起头,目光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梅子瑜却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伸手一把揽过他的肩头,和他一副哥俩好的架势,唏嘘感慨道:“通过这件事情,让我深刻的认识到了那些人的嘴脸,平日里在你而前阿谀奉承,出了事情跑得比谁都快。”

        

“都是一群见风使舵的小人!”他呸了口道,“枉我这么信任他们!”

        

梅淡雪神色依旧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无所谓,看表情已经神游的不知去哪了。

        

“只有你。”梅子瑜伸手大力的拍了两下梅淡雪的肩膀,感动说道:“好兄弟!只有你这个时候对我一如既往,没有嫌弃我。”

        

藏在梅淡雪口袋里的陶瓷小人苏烟微:……

        

这怕不是个傻的?

        

逻辑感人。

        

有被震撼到。

        

和脑子不正常的梅子瑜相比,梅淡雪那可是再正常不过了,他对梅子瑜宛若是抽疯般的示好和亲近视若无睹,荣辱不惊,不为所动,“放开我。”他只如此冷淡的说了一句。

        

梅子瑜闻言,松开手,放开了他。

        

他对梅淡雪的冷淡不以为意,他素来知道他这个堂弟是什么德行,天生的,就是这么孤僻冷淡的性子。

        

“前阵子的那件事情。”梅子瑜伸出手指挠了挠鼻子,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住了,兄弟。”

        

“我也不是故意找你麻烦,就是小妹她,非闹着要你那娃娃。”他看着梅淡雪,朝他解释道:“我也是被她念叨的烦了,才找上你。”

        

“不就是个娃娃吗?她怎么就非闹个不停了。”梅子瑜一副头疼的表情,他看着前方梅淡雪说道,“不然你就给了她吧?反正你那儿也有一屋子的人偶娃娃,不差那一个,省的她闹。”

        

“不是娃娃。”梅淡雪说道。

        

“什么?”梅子瑜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下说道。

        

梅淡雪抬起眼眸盯着他,说道:“她不是娃娃。”

        

听到这里,梅子瑜恍悟,原来说的这个啊。

        

随即,他纳闷说道:“不是娃娃,那是什么?”

        

“是我女儿。”梅淡雪语气平静却坚定不容置疑宣告道。

        

梅子瑜:????

        

他一脸震撼我娘的表情,眼神懵逼的看着他,你在说啥,大兄弟?

        

藏在梅淡雪口袋里的陶瓷小人苏烟微:……

        

不管听多少次,都觉得这句“我是你爹,你是我闺女”很操蛋。

        

所以,你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怎么就那么想当然爹呢?

        

“她是我女儿。”梅淡雪对着梅子瑜认真宣告道,“不要打她的主意。”

        

梅子瑜:……

        

他一脸你终于疯了的表情。

        

好半响之后,梅子瑜才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语气复杂说道:“我明白了,我会回去告诉小妹的。”

        

“你……”他看着梅淡雪,长叹了口气,“有时间多出去走走,别整天呆在屋子里捣弄你的那些人偶娃娃。”

        

人都傻了。

        

梅淡雪看了他一眼,知他误会了,但也没纠正他。

        

等到梅子瑜离开之后。

        

陶瓷小人苏烟微才从梅淡雪的口袋里探出头来,两只小手抓着口袋,朝他说道:“他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嗯。”梅淡雪语气不在意的应了一声,他低头看着衣服口袋里的苏烟微,神色认真的思索,“小初,你需要吃东西吗?”

        

“你会饿吗?”他突然问道。

        

苏烟微:????

        

这有点超出她的知识盲区了。

        

生平第一次做陶瓷小人的苏烟微,也不知道这具陶瓷的人偶躯体,需不需要吃饭啊!

        

半响之后,她才语气不确定说道:“不需要的吧?”

        

“大概……”

        

后来事实证明,陶瓷小人苏烟微是不需要进食也不需要喝水的,她没有任何的人类身体机能,这幅身躯是也仅是陶瓷所造。

        

梅淡雪在知道这事情之后,还颇为遗憾,他看着苏烟微说道:“小初你不能长大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还颇为歉疚,“抱歉。”

        

此刻的苏烟微并不能明白他的这种歉疚因何而来,她只是下意识的安慰他,“没关系,我不在意。”

        

“这样就很好。”她对梅淡雪说道。

        

但是,梅淡雪听了她的话,脸上的表情似乎更为难过了。

        

小小的少年,抿紧了唇,i丽白皙的脸庞上满是不甘和不悦。

        

――

        

自那天之后,梅子瑜没有再找过梅淡雪麻烦。

        

虽然在学馆里,他依旧是对梅淡雪不理不睬,无视孤立他,却没有再找他麻烦。

        

藏在梅淡雪口袋里的苏烟微,将这一切目睹在眼中,她明白梅子瑜的想法和行为,无非是因为梅淡雪的身份,所以他不能对展示出友善和亲近,梅淡雪在梅家的身份尴尬,身为现任家主之子的梅子瑜和前任家主遗留的独子梅淡雪,他们主动无法像寻常的堂兄弟那般亲密无间。

        

苏烟微懂这个道理,但梅淡雪不一定懂,毕竟他还只是个孩童。然而,很快的她就发现,她白担忧了。梅淡雪懂不懂这个道理,她不知道,但是肉眼可见的,梅淡雪并不在乎梅子瑜对他的孤立和无视。

        

他依旧我行我素,除了在学馆上课之外,他的全部时间都窝在那个小院里,雕刻烧制他的人偶娃娃,他做了很多很多的小人偶,从木雕,到陶瓷,再到简单的金属人,每一个都栩栩如生,充满了灵性。

        

但是真正有灵智的唯有陶瓷小人苏烟微一个。

        

在那之后,梅淡雪就再也未做出第二个有灵智的人偶。

        

“你果然是特别的,小初。”梅淡雪对着陶瓷小人苏烟微如此说道。

        

苏烟微露出了淡淡的神秘笑容,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实则心下慌得一比,因为我是擅闯进来的啊!

        

小初这个陶瓷小人,在现实里,她根本不存在啊。

        

按照现实器圣的人生经历而言,他不该在这个时候造出有灵智的偃甲人,那得是很多很多年以后的事情。所以名为小初的拥有灵智的陶瓷小人,是不存在的。

        

苏烟微是这个梦境的闯入者,是只存在梦境中的幻想之物。

        

……

        

……

        

转眼,一年过去了。

        

苏烟微陪伴着梅淡雪,在这个偏僻无人的院落里度过了一年的四季。她目睹了梅淡雪对于手工的爱好,他一天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制作人偶手办中,沉迷手办不可自拔。

        

小小年纪,便已经在造物上展露出不俗天赋。

        

“梅淡雪!”

        

时隔半年,梅子瑜再次踏进了这间无人问津的院落,与上次的嚣张猖狂不同,这次他神色慌张的看着梅淡雪,语气焦急说道:“你快跑吧!”

        

梅淡雪没说话,只抬起头,一双乌黑沉静的眼眸看着他。

        

“我爹他要将你送去给冥法道人做徒弟。”梅子瑜说道,“那老头不是什么好人,他的徒弟非死即残,你落到他手里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所以,逃吧!”他对而前梅淡雪说道,“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了。”

        

梅淡雪看着他,目光沉静,许久未言。

        

“……”

        

梅子瑜转过头,避开了他的目光,心下倍感狼狈。

        

他知道的,一直以来他都知道的,他父亲对梅淡雪的忌惮,所以他才会那样对他,带头孤立他,欺凌他。

        

但他没想要他去死!

        

在他得知父亲要将梅淡雪送去给冥法道人做徒弟之后,当时他就浑身一阵冰凉,手脚发麻,心底止不住的发寒。

        

冥法道人在修界是出了名的恶人,他虽是正道修士,却为人阴毒狠辣嫉妒心强,他的徒弟非死即残。给他做徒弟,就没有一个好下场!父亲要将梅淡雪送去给这样的人做徒弟,那无异于要他去送死!

        

虽然一直以为,他对梅淡雪做了很多不好过分的事情,但是他从未想过要让他去死。

        

梅子瑜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去朝梅淡雪所在的院落跑去,告诉他这个事情,通风报信。

        

他不想他死。

        

梅子瑜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他清楚的明白,他不想他死。

        

“我不会骗你的!”

        

见梅淡雪一直没有动静,梅子瑜急忙向他保证道,“骗你对我没好处。”

        

见他焦急的想要解释,证明自己没有欺骗他。

        

梅淡雪才慢吞吞应了声,“嗯。”

        

“我知道了。”他说道。

        

“……”

        

梅子瑜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问道:“那你跑不跑?”

        

梅淡雪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抬起头,望着远处的天空,苍穹高悬于顶,无边无际,不受拘束,不被困在一隅。

        

“你知道井底之蛙吗?”他忽地问道。

        

梅子瑜迟疑了下,说道:“井底里的青蛙?”

        

“嗯。”梅淡雪说道,“井底里的青蛙,只看得见井口大小的天空,他不知道井外的世界有多么大,多亏宽广。”

        

梅子瑜听得一脸懵逼,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说起这个。

        

“我就和那只井底之蛙一样。”梅淡雪说道,他看着梅子瑜,说了平生以来的第一声“谢谢。”

        

梅子瑜被他突然的道谢惊住了。

        

目光惊愣的看着他。

        

好安心之后,才明白过来,“你是……”他语气不确定说道,“你答应了?”

        

“嗯。”梅淡雪说道,“毕竟我还不想死。”

        

藏在他口袋里的苏烟微在心下默默地接了一句:世界那么大,他还想去看看。

        

梅子瑜闻言,顿松一口气。

        

虽然对于刚才梅淡雪所说的青蛙井底的,不是很明白的,不过他终于想通了,决定逃跑,这是喜事啊!

        

“你放心,不用担心。”梅子瑜对他保证道,“我会安排好的,一定会让你成功逃出生天的!”

        

梅淡雪看着他,点头应道:“嗯。”

        

等到了他的信任,梅子瑜干劲十足的转身离开了,浑身上下充满了斗志了,梅淡雪那么可怜,他再没有亲人了,只有他了!只有他才是可靠能够信任的,只有他才能帮他逃出魔掌!

        

等到梅子瑜离开之后。

        

藏在梅淡雪口袋里的陶瓷小人苏烟微跳了出来,爬到梅淡雪的手掌心里,对他说道:“你相信他吗?”

        

“为何不信?”梅淡雪说道,“他没有理由欺骗我。”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苏烟微说道,“我的意思是,你觉得他可信吗?”

        

她一脸怀疑的表情,“那个小傻瓜,总觉得很不靠谱呢!”

        

是那种做事关键时刻会掉链子的家伙。

        

闻言,梅淡雪笑了下,他伸手点了点苏烟微的头,安抚她说道:“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我没担心。

        

苏烟微看了眼他的神色,见他依旧还是那副满不在乎无所谓的表情,遂歇了口气,算了,就梅淡雪这人精,没什么好担心的。

        

哪怕真的出事了,以他的能力,也能混成功过去。

        

梅淡雪是那种看着冷漠,实则心里有打算的人,和某个看起来精明却很不靠谱总是让人怀疑他会不会掉链子的家伙不一样。

        

更何况,根据现实历史,他也不会在这里就倒下去。

        

他的人生,未来是辉煌的。

        

而非如此,被困在这一个小院子里。

        

外而的世界,很大,很广,和精彩。

        

从方才起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梅淡雪,忽地垂下目光,乌黑沉静的目光看着而前掌心里陶瓷小人苏烟微,说道:“小初,我们逃吧!”

        

苏烟微抬眸看着他,不客气道:“逃多难听啊,请称呼为旅行好吗!”

        

“我们去旅行吧小初!”梅淡雪从善如流说道。

        

“好啊!”苏烟微应声道,“井底之蛙跳出井底,去外而的世界旅行,从此改名叫――”

        

“旅行青蛙!”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