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吃我下面_翁公的粗大淑蓉

        

当顾雷和伊曼回到底区的时候,改造人大赛就已经进行到危害随时可能大范围扩大的棘手阶段——半决赛。

        

而好像是顾雷和伊曼两人都太在意危害是否扩大,一直到进入舰桥、一直到分别落座前,两人竟都是手拉着手。

        

这又把纳斯塔西娅看得直接瞪圆了眼。

        

她看了看依旧浑然不觉的顾雷,又看了看已察觉过来的、正努力保持平静、只脸色仍羞意难平的伊曼,内心满是无法平复的不信和震惊。

        

“西娅,嗯,情况,怎么样呢?”

        

伊曼仅仅又稍稍看了纳斯塔西娅一眼,就快速转过头,状若无事地专心目视前方,再不看纳斯塔西娅一眼。

        

而纳斯塔西娅见此,内心却愈发不愿相信,又震动不休、混乱无比,回过头后的眼神依旧直发颤。

        

她实在想不明白,才一个晚上不见,顾雷和伊曼间怎么就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奸情一样,相当暧昧。

        

且这要是别的小表砸也就算了,她大不了再赶跑一次。

        

可若是伊曼,她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纳斯塔西娅一时心乱如麻,剑眉微蹙,咬着嘴唇看着自己面前的控制台,迟迟没回话。

这也让伊曼不由心乱如麻。

        

伊曼真怕被纳斯塔西娅看出心中那不该有的禁忌念头,并遭到耻笑或责骂。

        

一直生活在贵族世界核心区域的她,观念自然也远比纳斯塔西娅更贵族、更传统。

        

只她却不知,纳斯塔西娅背地里比她还疯狂,已不止把那禁忌的念头停留在想法层面,早付诸实践。

        

整个舰桥的氛围都一时有点奇怪,连琪琪、白兰度,以及最迟钝的大杯,都不得不注意到:

        

今天,一向和伊曼团长配合默契、亲密无间的西娅副团长,居然久久都没回答伊曼问题,且伊曼居然也没再问!

        

三人皆不解地想到:

        

怎么回事,两人是闹别扭了?

        

琪琪更是双目大亮地想到:

        

该不会是爱上同一个男人了吧!影视剧里好像都是这么演的。

        

现在舰桥里的情况,属实安静到怪异。

        

琪琪、白兰度和大杯三人,都相继忍不住回过头来,且都眼睛瞪得大大的,明显都好奇心爆表。

        

唯有顾雷把微微睁开的眼睛又紧紧闭上,还把头埋得更低,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他总算反应过来,不由感到心虚不已。

        

幸好,一个通讯请求突然传进来,打破了舰桥里怪异的安静。

        

伊曼和纳斯塔西娅都不由齐齐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好好调整心态,琪琪、白兰度和大杯三人亦不再关心那点奇怪的小细节。

        

因为传来通讯的两个人来头还真不小。

        

不幸的是,顾雷却头大如斗。

        

该通讯正是来自于吴雪莲和吴雪镜两姐妹。

        

姐妹俩声称是为报答一分团上次维护云梦民族声誉的恩情,才要带各自的机械战兽登船,想与一分团的众人并肩作战,理由冠冕堂皇。

        

更不幸的是,伊曼没多想就同意了。

        

看着都身穿雪白云裳、容貌八九分相似、都倾国倾城的一对绝美云梦少女相继款款步入舰桥,尽管吴雪莲和吴雪镜都故意不去看顾雷,都对顾雷异常冷漠,顾雷还是感觉头都快胀到爆炸。

        

这算什么?

        

又是修罗场吗?

        

不,这明明是修罗场的升级版,一个空前绝后的三角形修罗场!

        

甚至,顾雷不知道的是,一不小心,它还可能变成四角形的。

        

接着,最一无所知的伊曼还让顾雷带着吴雪莲和吴雪镜去安排住所、团服等事宜。

        

差点当场去世的顾雷深吸一口气,脸色木然地站起来走到舰桥的出口旁,弯腰伸手,对着出口说道:

        

“两位小姐,请跟我来吧!”

        

顾雷竭力保持绅士风度,可吴雪莲表情依旧冰冷,一言不发地走向出口,让顾雷完全看不出她真实心意,只能在内心疯狂祈求到:

        

大小姐,拜托了,这是战场,你可千万不要给我捅什么大篓子啊!要背刺麻烦你战后再找我。

        

更让顾雷头大的是,不知是否是有样学样,吴雪镜也微微冷哼一声,微微仰起头,一样冷漠地跟在吴雪莲身后。

        

两姐妹对顾雷皆分外不善。

        

顾雷轻轻叹息一声,才起身跟在吴家姐妹俩身后,一起走出舰桥。

        

不死鸟号立即启动开路者模块,从液化后的地下呼啸钻出,加速飞往老城区。

        

这次,接近老城区后,不死鸟号仅仅放出大量无人侦察机,就绕着老城区,在城外视野良好的空旷地方,以随时能突破音速、介入战斗的高速划圈飞行。

        

今天的比赛虽仅一场,却是各研究所都非常重视的第一场半决赛,足足有136名改造人参加,且皆身穿装甲、全副武装,战力暴涨。

        

此次,光场地的直径就有3公里,是一大片残破的废楼。

        

那么,若他们一分团在必要时出手干涉,顾雷认为,研究所一方很可能会派出化焰境的超级强者拦截,乃至招呼都不打就偷袭,他们不得不防。

        

此刻,顾雷不仅已开启局域算力降临,还已摒弃一切杂念,感知全开,仔细寻找敌方化焰境所在。

        

果然,顾雷很快就在场地周围的四个地方,发现了“暗风收束”的高能反应。

        

显而易见,敌人4名化焰境已全部就位,正严阵以待。

        

同时,老城区的十几万警力,也同样全部就位,并全打开了手炮的保险。

        

按顾雷的提前布置,今天一大早,全城警察就都聚集到城区外,面朝赛场方向、用沙袋和警车等筑起一道长达5公里的防线,正有7万警员趴在防线上,皆面容严肃至极。

        

紧张的气息一大早就扩散开来,迅速弥漫全城。

        

全城数百万百姓,都正紧张不安地看向赛场方向,并都在不安地祈祷着这一天能平安度过。

        

值得一提的是,那守卫在防线最外面的7万警员,皆是正式警员。

        

临时的8万警员全在防线后更大范围的城区内,作为后援或应对其它突发状况。

        

尽管附近居民大多已被疏散,可仍有不少人不愿离开,怕自己的房子会被波及破坏。

        

毕竟,那一套套看起来残破、简陋、狭小的房子,可能就是很多人的全部家当了。

        

且他们大多白发苍苍、满脸皱纹,并都对自己的房子有很深感情,给他们救济房都不愿换。

        

老人们觉得自己也没多少年好活,竟是死活一定要留下来,与那比他们年岁更长、载满他们一家人酸甜苦辣的老房,一起走完这可能最后一程。

        

老人们都一如往常地准点起床,接着出去散步、买菜。

        

而一些商贩受老人们影响,也跟着没撤离,都一边淡定抽烟一边继续营业。

        

甚至,今早的菜市场不仅老人们砍价没那么狠,商贩们也非常好说话,连卖出的菜都比往日更多、更丰盛,一片其乐融融。

        

看着那道黑压压地挤满警官们的长长防线,在这离前线最近的地方,大家的内心却都反是更加安宁。

        

至于其余不愿撤离的人,当然就是“狠酷”的改造人观众们。

        

对他们来说,那聚集在中间方圆数公里的废楼区内的改造人们,可不是什么社会安全隐患。

        

在他们眼里,那些参赛者全是闯过初赛的改造人精英,不,是改造人精英中的精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未来,是他们的希望!

        

到这时,比赛即将开始,老城区的所有改造人基本都来了,密密麻麻地把比赛场整个围住,围成一个粗壮扭曲、五颜六色、半径数公里的大圆圈。

        

且他们都在声嘶力竭地为参赛改造人呼喊加油,狂热的声浪一浪赛过一浪,震动全城。

        

顾雷见此,表情不禁越来越凝重。

        

他大概数了数,发现老城区的改造人竟有数十万,远超他之前十几万的预期。

        

那样,即使比赛安全结束,老城区面对的问题依然会很严重。

        

到时,各研究所必然都将逐步撤离,且绝对不会带走多少改造人。

        

对他们来说算合格品的改造人肯定是少数。

        

换句话说,现在下面的那几十万改造人,大部分都将在比赛后面临失业的严峻问题。

        

可以说,他们现在叫得越欢、越是对未来充满希望,那到时他们就会越绝望、越疯狂,也越充满破坏力。

        

他们的身体比正常人更烧钱,需要大量药品维护或压制严重的排斥反应。

        

加上他们身体也远比正常人强大、数量还是老城区警察好几倍,还有桀骜、残暴、扭曲等越数就越让人胆战心惊的灾难性因素,他们的存在本身或才是老城区最大的灾难。

        

显然,事情的棘手程度远超顾雷、希瓦和日耳曼侯爵的预期。

        

顾雷不禁表情越来越黑,转眼乌云密布,连坐他旁边临时座位上的吴雪镜都不禁内心一紧,下意识地微微咽了口唾沫。

        

可没几秒,顾雷尽管表情仍凝重如墨,却已不得不暂缓思考那些更长远的棘手问题。

        

他们云梦人不止有句话叫“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还有句话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而生活中,大多数人要面对的,实际上都是既有远虑、又有近忧,更绝大多数仅仅能管得了近忧,不得不放任远虑不断膨胀、靠近。

        

随着一声盖过所有改造人观众欢呼的轰然巨响,一栋十几层高的废楼骤然倒塌。

        

一个右臂异常大,大到比整个身体还大的怪异机械改造人,用右手的巨大合金铁拳直接打断了一栋大楼,将好几个对手全掩埋在废墟里。

        

比赛已正式开始。

        

在不死鸟号的大屏幕上,一个上身为人、下身为巨象、的重甲改造人,正在用粗壮的下肢用力踩踏地面,转眼就制造出一场小范围的激烈地震。

        

登时,他周围的大地连同上面的一栋栋废楼,皆在剧烈震动不休,乃至是轰然倒塌。

        

而附近的其他参赛选手,也大多控制不住地跟着大幅晃动起来,寸步难行。

        

紧跟着,不等该改造人后背炮塔开火,就有道道锐光突然划过大屏幕。

        

又接连有改造人捂着脖子倒地。

        

一个双臂被改造成生化羽翼,双腿却被改造成机械鸟爪的怪异改造人,正一边在半空中灵活飞行,一边挥舞机械腿上的大合金鸟爪,迅捷收割生命,恍若一个华丽致命的空中舞者。

        

改造人一个接一个捂住血流不止的脖子,相继倒地失去生命。

        

从一面面不同颜色的护目镜中透出的,尽是痛苦至极、不甘至极、又不得不渐渐黯淡下来的目光。

        

唯有一些第一时间倒下、并翻滚逃远的,才能侥幸逃得性命。

        

而不等附近的其他改造人被清空,那半人半象、体积堪比战车的巨大改造人,就忍不住又把一对前足高高抬起,仰天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凄厉惨叫。

        

那不人不鸟的改造人,已把六个合金利爪全深深插进他的合金头盔里。

        

巨象改造人体积相对较小的人形上半身,当即就被鲜血完全染红。

        

这场比赛唯一的规则就是:

        

没有规则,生者为王!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