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蛟by上灵&一直含着h

大脑晕乎乎的,  言思慕机械般扭开脖子朝向车窗,靠在座椅上深呼吸,万千思绪如乱麻在脑海中纠缠,  唇瓣火辣辣的疼。

        

这种疼又跟她受伤的痛感不一样。

        

“对不起。”

        

耳边传来道歉的声音,  言思慕顿时皱起眉头。

        

如果他是在因为刚才的吻感到后悔,那她绝对要炸!

        

言思慕竖起耳朵,终于等到那人迟来的请求:“能不能……不要答应别人?”

        

“为什么?”女孩的声音还有些飘忽。

        

喉结一滚,  陈默低声承认:“我……喜欢的。”

        

车内狭小的空间异常安静,  直白的三个字清晰落入言思慕耳中,  心跳不由自主的开始加速,摆在身前的双手不断交织:“你喜欢什么?”

        

男人身体紧绷着,  张嘴发出干涩的嗓音:“陈默喜欢言思慕。”

        

喜欢到心都要碎了。

        

“我知道啊,  哥哥对妹妹的喜欢嘛。”言思慕跟着点头,故意往错误方式引导。

        

“不是。”陈默立即反驳,  望着女孩水润潮红的脸蛋,  直接用行动表明,“是会这样对你的喜欢。”

        

一抹温软擦过脸颊,  言思慕反射性捂着捂脸,结结巴巴:“说话就,就说话,  干嘛,  随便亲人家。”

        

陈默很想回答‘跟你学的’。

        

曾经言思慕对他做过这个动作不计其数,但好在他还有几分清醒,  知道这话不合时宜,  只问:“慕慕,能不能再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言思慕抿紧唇角,眼睛滴溜溜打转:“你好奇怪,  突然说这样的话。”

        

她表情严肃皱起眉头,陈默顿感言辞匮乏:“不是突然……”

        

这些话已经憋在他心里很久很久,只是在对方一步步远离的时候,他彻底慌了。无法坦然将她拱手让人,也做不到大度的把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女孩推入他人怀抱。

        

可当他表达爱意之后,言思慕回应他的是良久沉默。

        

“慕慕。”陈默目不转睛注视她反应,艰难唤出名字。

        

半响,她终于松口:“看你表现。”

        

“好!”陈默坚定地捏紧拳。

        

一夕之间关系转换,陈默不像她的性格把喜欢和爱挂在嘴边,照顾她的事情面面俱到,若是要听他说句情话,那大概比登天简单那么一丁点。

        

他以为自己处于竞争状态,牟足了劲反倒显得笨拙,言思慕好几次都在背地里偷笑,表面摆出一副“还没有被打动”的姿态。

        

与此同时,言思慕也发现关于“小玫瑰”的秘密。

        

这天言思慕戴着耳钉回到言家老宅,言念早有准备:“我就知道你会来问。”

        

“半年前,陈默亲自送来一颗粉钻请我帮忙设计,我问他想做什么,他只说了两个字——玫瑰。”

        

“我就猜到这是为你准备的。”

        

“当时他好像很着急,希望我能快些,期间我们一会在沟通修改细节,看得出来他很重视这份礼物。”或者说,他很重视将会收到这份礼物的人。

        

“大约半个月后,他忽然告诉我可以慢慢做。”

        

“那段时间我身体不太好,耽搁两个月才完成,之后把图片发给他,问他什么时候来取,他只说先把东西放在我这,找个合适的时机送给你。”

        

明明是他花费心思金钱制作出的珠宝,却托她送出,甚至不介意这份功劳落在他人头上。

        

真是令人费解。

        

明明一开始,她感觉到陈默有些迫不及待想拿着那份礼物去做什么的。

        

她一直在等陈默来找,直到现在她受邀回国带回这份意义非凡的礼物,正好趁着特殊的节日送出。

        

“半年前……”言思慕努力回想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愣是想不起半年前他在做什么。

        

印象中,陈默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她却只看到表面,从未具体了解过。

        

言思慕对当时发生的事充满好奇,不断在陈默耳边旁敲侧击,那人次次都刻意回避。

        

言思慕终于失去耐心,直截了当抛出疑问,陈默不得不答:“半年前有个项目前期进行得很顺利,如果成功,那次你来找我,我本来……”

        

余下的话实在说不出口,言思慕凑到他面前,态度强硬:“说!”

        

陈默叹气,放弃挣扎:“本来是想跟你表明心意。”

        

天不遂人愿,那项工程到后期所需物资、人力、财力都大大超过预算,因为技术短缺、不符合实际盈利而作废。

        

在毫无基础的创业者中,他的发展算是顺利,年轻人最初都充满干劲,直到现实带来致命一击,让他们意识到这个充满竞争的社会多么残酷。

        

原本的美好设想转瞬之间变成奢望。

        

一个失败者,有什么资格去拥有那样优秀耀眼的女孩?

        

言思慕默不作声消化那些不曾了解的真相。

        

原来他私底下做过那么多努力,可她完全不知情。

        

一定是沟通有问题!

        

“陈默,你有一点特别不好!”她端正姿态严肃教导:“人与人之间相处应该坦诚,亲近的人不仅能跟你分享喜悦,还能一起承担不开心的事,你懂不懂啊?”

        

“等你做到这点,我再考虑要不要当你女朋友吧。”

        

陈默一脸苦恼。

        

王佳璐听闻此事,问她是不是要把自己受过的委屈从陈默身上讨回来。

        

言思慕摇头:“不是呀,以前追他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除了他一直不肯答应我这点,几乎对我有求必应,没什么委屈的。”

        

她的每一分一秒也是陈默的每一分每一秒,角色调换,她没有故意折磨陈默,只是想趁机让他改变独自扛事的习惯。

        

新年来临之际,景城罕见的下了雪。

        

初雪降落的清晨,睡梦中的言思慕被一通电话唤醒,她有些恼,直到那人叫她去窗边看。

        

早晨六点,她所能看见的窗户楼下已经堆好两个完整的雪人,制造它们的人还极其贴心的给雪人系上红灰两种颜色的围巾。

        

幼时纪忆再次重叠,言思慕重重呼出一口气,玻璃窗前覆上一层朦胧白雾。

        

“听说,你最近在向我哥哥取经?”

        

“……”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

        

“……”

        

“你真是个木头。”

        

明明遇到困难都靠自己扛过去的男人竟为这种事去找她哥哥请教,亏得她家哥哥理智尚存,没把人撵出去。

        

“慕慕,我会努力的。”他的承诺从不是口头随便说说,而是事无巨细付诸实践。

        

“那我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意思?”陈默愣住,不敢确定那个机会是不是他说理解的意思。

        

言思慕努努嘴角,朝窗外打了一个手势便飞速移开:“懂了么?”

        

听见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她关上窗帘整个人贴在墙边忍不住发笑,暗道了声:“傻子。”

        

两人在一起的消息传开,周围传出不少难听的言论,陈母惧怕的事情终于发生,可她在儿子脸上见到最多的是笑容。

        

不是明显的开怀大笑,而是那种由心散发出的喜悦。

        

他终于鼓起勇气主动靠近心爱的女孩,从此劈荆斩刺,任何困难都无所畏惧。

        

言家人对此持保留态度,并未发出反对声音,陈母忧心忡忡站在司婳面前,两个年龄相差无几的母亲看起来仿佛差辈。

        

“关于孩子的感情,她有自己的选择,只要他不辜负悄悄的心意,我们不会反对。”

        

但要说支持,那还得看陈默的行动力。

        

年轻人给自己立下目标并为之奋斗  ,陈默并非池中之物,一直是他们看好的年轻一辈,相信再过几年,定能做出成就。

        

第二年,言思慕顺利提交入学申请,秋季以优秀成绩考入外国一所著名的音乐学院。

        

两人不在同一个城市奋斗努力,各自找到实现人生价值的事,反倒比曾经主动和逃避更显默契。

        

毕业后,她跟陈默的感情也趋近稳定,回国开启同居生活。

        

陈默仍然很忙,每天工作缠身,很多时候她睡着了那人还待在书房。

        

经常言思慕都会在睡前催促:“那你快点回来,不然我都睡不着觉。”

        

事实却是,等他加速度完成工作回到卧室,原本跟他撒娇说自己睡不着的女朋友已经裹着被子进入甜美梦乡。

        

陈默无奈的笑。

        

上床时的细微动静惊醒了言思慕,她掀开被子喊热。

        

陈默伸手去摸她后背,原来是睡前房间温度合适,裹着被子睡着却悟出一层汗。

        

连忙将空调降低一个度,言思慕已经顶着一头凌乱的发丝坐起来,上眼皮跟下眼皮不断打架,显然睡意正浓,又耐不住发热。

        

空调不断吹出的冷风逐渐在房间散布,陈默拿起毛巾用温水洗净再拧干,替她擦拭上身。

        

“我要困死了。”言思慕伏在他颈边小声咕囔,眼睛都懒得睁开。

        

“乖,换好衣服就睡。”宽松睡裙简单易脱,也方便穿,陈默照顾她再熟练不过。

        

一番折腾,言思慕已经恢复清醒:“陈默,你累不累呀?”

        

“还好。”高强度的学习和工作早已变成他生活的习惯。

        

言思慕翻身趴在他身上:“好像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天天开心。”

        

“啊?”

        

“只要你开心,什么都好。”

        

她的笑容是他终其一生都会竭尽全力去守护的珍宝。

        

言思慕戳他脸,笑他古板,说话总是一层不变,“这要是换个人,我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在骗我。”

        

“不骗你。”

        

他认真重申,逗得言思慕咯咯直笑,软软的身子靠过去亲他,从嘴唇到下巴,肆无忌惮地往下。

        

敏感的喉结开启某处反应,男人深邃的黑眸被浓烈的夜色晕染。手掌移到腰肢出,位置轻而易举调换,刚换得吊带正方便他点缀下一朵又一朵红梅。

        

言思慕抱着他回应,她大胆又热情,从不羞于表达爱。

        

陈默极有耐心,温柔的占有,在她迷迷糊糊之际吻到耳垂:“慕慕,嫁给我好不好?”

        

女孩呜咽两声没能吐出一句清晰的词,陈默捉起她手指,一枚雕成玫瑰花型的粉钻戴入无名指间,不大不小正合适。

        

*

        

言思慕二十五岁那年,陈默特意腾出时间飞去学校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言思慕二十六岁那年,陈默举着一枚玫瑰钻戒向她求婚。

        

言思慕二十七岁那年,双方邀请亲朋好友参加婚礼。

        

言思慕二十九岁那年,陈默一朝成名天下知,曾经所有不堪的言论被他卓越的成就一一碾压、磨灭。

        

年度优秀企业家颁奖现场。

        

掌声连绵起伏,整个大厅回响着主持人热情激昂的声音,言思慕默默退出观众席。

        

后台众人相邀,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却坦言说要回家陪伴妻子。

        

陈默低调离场,言思慕早已坐在车里等待,打开车门的瞬间,对上一张笑盈盈的脸。

        

迈进车门,陈默迎面收到一记亲吻,伴随着祝贺,“恭喜呀,陈老板。”

        

心态年轻的妻子总爱打趣,古板的陈先生每次都会纠正:“乱喊什么。”

        

一本正经的表情跟当初那个辅导她学习功课的少年没什么两样,言思慕嘻嘻笑着换称呼:“陈老师。”

        

“嗯?”陈默一只手扶在她腰间,再往上移刚好掐准她的敏感点。

        

“老公。”被捉住弱点的言思慕举手投降,扑在他怀里咯咯笑,“我们回家吧。”

        

“好。”一起回家。

        

败不馁、胜不骄,离开光鲜亮丽的舞台,他们的生活回归平凡普通的日常。

        

刚进家门,言思慕就在鞋柜旁打转:“我的粉色拖鞋去哪儿了?”

        

“先随便换一双吧。”陈默已经拎起白色拖鞋放她面前,言思慕却不肯穿:“不要,我就想穿前天买的那双粉色。”

        

言思慕举起双手摇摇颤颤,陈默立马领会其意,弯腰把人抱起放到高脚凳上,温声道:“我去找。”

        

这个男人十年如一日的讷口少言,做的永远比说的多。

        

陈默不像她时不时把“喜欢”和“爱”挂在嘴边,总是将深沉的爱意尽数藏进生活中。

        

他一走,言思慕双脚落地回到玄关处换上白色拖鞋,从客厅抱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

        

等他出现,言思慕从背后抱出礼盒递到他面前,扬声笑喊:“surprise!”

        

男人沉静的面容破冰,从幼年相识那刻开始,言思慕总会给他沉闷的生活带来无限惊喜。

        

“快拆开看看,你肯定会超级喜欢的。”她总爱以夸张的言辞带动气氛,平素十分正经的男人难得开起玩笑,“不满意怎么办?”

        

“那我还有神秘大招!”

        

“嗯?”

        

言思慕背着双手凑到他跟前,骄傲的扬起下巴,冲他眨眼:“你低头。”

        

陈默垂下脑袋,她立马踮脚搂住脖颈凑过去亲:“把我奖励给你,行吗?”

        

湿润的吻落在颈侧,陈默眼疾手快托住臀部以免她掉下去,很快,他用行动回应:那确实是他永远不会拒绝的礼物。

        

获奖消息传出,陈默又进入繁忙阶段。

        

工作的时候言思慕基本不会打扰,只是白天见不到人就算了,晚上回家还待在书房,等她睡着了才忙完。

        

言思慕龟速的洗漱护肤流程做完已经一两个小时,磨磨蹭蹭坐在床上玩会儿手机已经十一点。

        

原本在书房加班的男人特意回房催她休息,言思慕玩旁边挪一挪,拍拍身侧空位示意他赶紧上来。

        

陈默一边靠近一边开口:“还有点事没处理好,等会儿回来陪你。”

        

听他说还要去书房处理未完成的工作,小脸立马垮下来。

        

见她眼巴巴的盯着自己,陈默决定改用手机跟人交流,坐在床上陪伴。

        

言思慕躺在旁边一会儿抬手举过头顶,一会儿缩进被窝,辗转反侧。

        

陈默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你这样也睡不着,要不要我先……”

        

不等他说完,言思慕已经霸道的把一只手按在他身上:“不准走。”

        

“嗯。”他没再提。

        

过了后,言思慕又从被窝里爬起来,握住他手腕从圈起的胳膊间穿过,主动钻进他怀抱搂抱住腰,声音闷闷的:“陈默,你以后能不能少努力一点?”

        

“怎么了?”陈默疑惑看过来。

        

“我不想你那么累。”从追逐到谈恋爱,从结婚到现在,他总是跑在最前面,一刻也不停歇,光是看着都替他感到辛苦。

        

陈默放下手机摸摸她脑袋,哄道:“等手里的项目完成,陪你出去玩。”

        

“才不是要出去玩。”她只是很心疼,“你已经功成名就,超越许多人,这还不够吗?”

        

揽着她的背轻轻拍抚,无论遇到再大的苦难他从不退缩喊累,反倒是言思慕次次替他找借口。

        

白皙的手指搭在他臂弯间,言思慕撑起脑袋,水葡萄似的双眼盯着他,咬字清晰道:“我很好养的。”

        

“有多好养?”陈默扶着她颈窝问话。

        

“嗯……”她想了半天愣是找不出实例,不甘心的撇撇嘴角,只好垂头承认,“好吧,我真的好难养。”

        

陈默被她突然转变的语气都笑,溺宠揉头道:“慕慕很好养。”

        

“呜呜我不好养,一点都不好养,你收走我的银行卡吧,我不花钱了。”扑在他怀里呜呜咽咽。

        

陈默纵容着任由她闹。

        

她像小猫一样缩在他怀里直打呵欠,强睁开眼陪他,男人眼底满是疼惜:“先睡觉了好不好?”

        

言思慕攀着他脖颈索要福利:“要亲亲才能开启睡觉模式。”

        

在外西装革履的男人褪去冰冷严厉的外表,变成溺爱的家长,满足小朋友讨要糖果的愿望,低头亲她水润的唇。

        

“晚安。”心满意足的言思慕自己钻进被窝躺好,睡前手指还紧攥着他一角衣摆。

        

陈默重新拿起手机,接着跟对方沟通信息,不过一会儿,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陈默小心翼翼拉开她手指,睡梦中的人无意识蜷起,他握着纤细的手腕送进被窝,捧着她脸蛋将睡姿扶正。

        

不知她做了什么美梦在睡时露出微笑,陈默跟着牵起嘴角,沉静深邃的眸中透出一缕柔光,细细描摹她明艳的模样。

        

“你才是我的功成名就。”指尖划过粉红的耳朵,那里白日还佩戴过他赠送的玫瑰,陈默情不自禁俯身在她眉心印下虔诚一吻。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