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壮小说免费看/短篇辣h强文

“很好,你已经做出选择了,回归家族的怀抱是你最正确的选择。”李然的声音仿佛拥有魔性,循循善诱:

        

“报仇是你的使命,光复李氏是你的使命。

        

“李信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愤怒。”

        

他没再浪费时间,大步迈向屋子,边走边说:

        

“我这就带司南星走。”

        

他要彻底压垮李信的挣扎。

        

司南星脸色一沉,清冷的脸庞布满绝望,银牙紧咬,不顾伤势,强行驭起火焰珠。

        

与此同时,她的左手浮现一道蔚蓝的,冒着寒气的水流。

        

锵锵!

        

两名守卫军抽出了佩刀。

        

“螳臂当车!” 

        

李然嗤笑一声,与李信擦身而过。

        

“当!”

        

兵刃碰撞的锐响突兀响起,回荡在小院上空。

        

李然手持长刀,做格挡状,被硬生生逼回院子,在小院内踉跄后退,脸色愕然。

        

司南星和两位守卫也难掩惊讶的望着门口位置,那道抡出巨剑的身影。

        

李信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右手,看着虎螭剑,似乎连自己也不敢相信。

        

这一剑出乎了所有人预料,包括李信自己。

        

“李信,你真的要背叛家族吗。”

        

李然失望的看着他,继而眸光锐利,转而怒意:

        

“好,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膝盖微微屈起,在肌肉膨胀产生的爆发力中,他骤然射向李信,身子在半空旋转,黑袍烈烈翻飞,一刀斩下。

        

李信把巨剑往身前一横。

        

当……..火星暴起,气浪化作狂风席卷四面八方。

        

李信双膝一沉,脚下的台阶崩出蛛网般的裂缝。

        

他沉沉低吼一声,握剑的右臂肌肉一炸,把李然震了出去,后者在空中翻转身子,轻易卸去力道,双脚顺势狠狠蹬在李信胸口。

        

嘭!

        

闷响声里,李信倒飞进屋子,撞碎了四方桌。

        

他无法施展统御之力,战力大打折扣,不是李然的对手。

        

司南星眼里火光一闪,火焰珠爆发出灼热的高温,青葱玉指轻轻一弹,珠子爆射而去,阻拦李然杀进屋子的举动。

        

趁着这个间隙,两名守卫军奔向李信,真心实意的关切道:

        

“统领,你没事吧。”

        

在他们眼里,李信是真正的统领,守卫军的统领。

        

“没事!”

        

李信擦去嘴角的血迹,表情依旧冷漠,语速极快的命令道:

        

“发送信号弹,通知守卫军。”

        

一名守卫军点头,奔向窗户,边推开窗门,边从怀里摸出一枚信号弹,顺势把手探出窗外,就要拔下引线……..

        

当是时,李然斗篷掀起,冲出一道银光,只听“噗”的一声,继而传来守卫军的惨叫。

        

他的手被一柄飞刀钉在了窗框上,殷红的鲜血如泉涌,信号弹脱手,滚到了院子里。

        

李信和司南星心里一沉。

        

不给两人反应的机会,李然黑袍鼓荡,动若脱兔,两步奔过十几米的距离,手中长刀已经斩向司南星。

        

刀锋未至,凌厉的罡风吹断了司南星的额发。

        

她呼吸一窒,直觉刀气裂面如割,一边召唤火焰珠回援,一边把那股冒着寒气的蔚蓝水流合拢在掌心,猛的展开。

        

咔咔咔…….水流快速冻结的微响中,司南星身前形成一块坚冰凝成的盾牌。

        

“咔擦!”

        

李然的刀锋势如破竹,斩碎的冰盾,同时旋身回刀,斩中身后袭来的火焰珠,火光嘭的炸开,流火四射。

        

司南星趁机往侧面翻滚。

        

斩飞火焰珠后,李然突然察觉到双脚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难以动弹。

        

底下看去,方才冰盾炸裂后散落的冰块,不知何时化作水流,攀爬到了自己脚踝,并结成坚冰,形成冰冻的束缚。

        

“李信!”

        

司南星大叫道。

        

不用她说,经验丰富的力量大步奔出,速度快如残影。

        

他再次施展“急速突进”,以常人难以反应的速度靠近李然,并高举巨剑虎螭,气机滚滚灌入,剑身充斥着狂暴的力量,宛如烧红的烙铁,扭曲周围的空气。

        

短暂蓄力后,巨剑猛的劈下。

        

霸道又强大的剑气撕裂地面,狠狠斩在李然身上,撕裂了他的黑袍,撕裂他胸口的血肉,造成夸张的伤势。

        

“噗……”

        

李然体内气血翻涌,难以遏制的吐出一口鲜血。

        

“好胆!”

        

他似乎被激怒了,眼中闪过一抹凶光。

        

手中的长刀亮起刺目的光芒,宛如骄阳,让李信和司南星下意识闭眼,不管直视。

        

下一刻,李然挥刀横扫,白光滚滚如爆,扫过屋内每一处空间。

        

所有的家具在白光冲刷下,纷纷破碎。

        

瓦罐乒乒乓乓碎了一地。

        

李信和司南星只觉得胸口被攻城锥撞中,一刹那痛的无法呼吸,喉咙猩甜,血水不受控制的从嘴里喷涌。

        

他们重重飞起,重重撞在墙上,造成二次伤害。

        

白光缓缓熄灭,李然扫视一片狼藉的屋内,望着拄剑而立,脸色颓然的李信,望着血水染红胸口,俏脸煞白如纸的司南星。

        

至于两名重伤昏迷的守卫军,他看都没看。

        

“不知死活。”

        

李然盯着司南星,道:

        

“交出贤者之玉,我可以饶你一命。”

        

“休想!”

        

司南星“呸”的吐出一口血沫。

        

“瓮中之鳖,逞匹夫之勇。”

        

李然冷冰冰的评价一句,朝着司南星走去。

        

都已是瓮中之鳖,贤者之玉交与不交,由不得他们。

        

当是时,院外传来一声锐响,一道红光直窜天际,紧接着“轰”的一声,天空绽放出一道盛大的烟花。

        

李然、李信和司南星,同时望向院外。

        

只见文小雨手里握着一枚冒着青烟的信号弹,怯生生的回望屋子,回望三人。

        

……..李然心里冒出一股无名之火,他忽略了这个小姑娘,一根指头就能捏死的小姑娘。

        

可就是这个小姑娘,给了他“致命一击”,让他奠定的胜局,于顷刻间逆转。

        

司南星注意到李然眼里闪烁着的怒火和杀意,她右手掌心拖着火焰珠,左手掌心凝着蔚蓝色的,冒着寒意的水团,缓步靠向窗边。

        

她这是怕李然恼羞成怒之下,杀文小雨泄愤。

        

挪到窗边后,司南星如临大敌,她现在的状态,恐怕连李然三招都挡不下来。

        

嗡!

        

李然手里的长刀爆发出煊赫的光芒,蕴含的磅礴力量让司南星心里一片冰凉。

        

她知道对方要全力以赴大开杀戒了。

        

一把阔剑横在她面前,李信与司南星站在一起。

        

“你真当我不敢杀你?”

        

李然语气里有着气急败坏。

        

“你现在走,还有希望脱身,继续打下去,等守卫军中的高手一来,插翅难逃。”李信淡淡道。

        

“杀你们也不会影响我撤离。”李然缓缓跨出一步。

        

刀气如狂潮般汹涌直扑李信和司南星,煊赫的光芒蕴含着让人胆战心惊的力量。

        

司南星浑身绷紧,每一个细胞每一条神经都在催促她逃命。

        

她心里涌起一抹绝望。

        

这时,她看见李信把巨剑狠狠插入地面,并扬起了右手,一抹冒着黑气的血光自掌心中升腾。

        

李然猛的顿住脚步。

        

他脸色微变,沉默一下,忽然嗤笑道:

        

“你不敢!

        

“你如果不怕黑暗之力的侵蚀,就不会找我帮忙。你害怕成为凶残冷血的刽子手,就如你不敢为父亲和族人报仇。

        

“你只是个懦夫!”

        

懦夫?我是个懦夫,但我怕的不是死,而是伤害无辜的人.,……李信没有反驳,他只是冷冰冰的看着李然,眼里闪烁着决绝:

        

“我是个懦夫,但你敢和我这个懦夫赌命吗。”

        

说话的过程中,他的右眼瞳孔化作血瞳,眼白则变成了漆黑的颜色。

        

他的头发无风自动,一根根的浮起,染红血红之色。

        

李然脸色难看了起来,表情连续变化,短暂的沉默后,他看了一眼司南星,又看向李信,咬牙切齿道:

        

“你会后悔的!”

        

说罢,长刀煊赫的光芒收敛,他蓦地转身,撞破身后的窗户,从后院离开。

        

听见李然远去的动静,司南星如释重负,再难支撑,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冒着寒气的“水”融入她的身体,火焰珠熄灭,静静的躺在她身边。

        

“多,多谢…….”

        

司南星话音方落,突然看见身侧的李信也扭头朝自己看来。

        

对上那只血瞳的刹那,她刚落下来的心再次提起,她松弛的神经再次紧绷。

        

这是一只可怕的眼睛,充斥着暴戾、凶残和冷酷,被它盯着的时候,司南星觉得自己只是弱小而可怜的动物。

        

“李,李信?”

        

司南星刚开口,便看见李信眼里凶光一闪,她遵循本能,朝右侧一个翻滚,旋即听见了身后传来砖块开裂的声音。

        

回身看去,李信一脚踏裂了她原本跌坐的地方,满脸狰狞的杀了过来。

        

他失控了……..司南星银牙一咬,并指如剑,朝着李信一指。

        

李信脚边的那颗火焰珠,倏地燃起烈焰,狠狠撞在李信后背,撞的他一个踉跄,后背爆起一团火光。

        

换成平时,司南星有又信心靠这一击制服李信,但她受伤太重,力量不复往昔,而且眼前发狂嗜血的李信比刚才强大了很多。

        

受到火焰珠爆裂的撞击,仅仅是身躯略有踉跄,很快就稳住身形,朝司南星扑来。

        

司南星一边后退,一边弹出冒着寒气的“水流”,试图殊死一搏。

        

砰!

        

激射而去的水流被李信一拳打散,下一刻,这位疯狂嗜血的男人已经杀到眼前。

        

就在司南星已经绝望时,李信脸庞扭曲起来,呈现出挣扎之色,他的左手死死扣住右手腕,一字一句道:

        

“走,走……..”

        

司南星神色复杂的看他一眼,没有废话,纵身扑出窗户,顺势带走了晕倒在窗边的守卫军,而后抱起院子里的文小雨。

        

至于另一位守卫军,她没有能力带走,只能祈祷他福大命大。

        

刚要冲破院门逃离,她听见身后传来窗户崩飞的巨响,心里一凛,知道李信再次失控,追击过来。

        

就在这时,院门自己敞开了,哐当一声撞在两侧的墙上。

        

院门外,站着一个身披轻甲,红发如火的年轻军娘,她双手各握一把短剑,身后背着重剑,容貌秀美,眼神凌厉,剑眉浓重,看起来英姿飒爽。

        

在她身后,有三位同样身穿守卫军轻甲的人,首先是端着长枪的年轻人,头顶的兽耳和身后的蓬松长尾,昭示着他混血魔种的身份。

        

这位混血魔种身边,还有一位混血魔种,外观像一只猫,个头矮小,有着一头浓密的黄发,腰上缠着几只沉重的布袋。

        

最后一位是脸色冷峻,不苟言笑的青年,银白色短发,五官棱角分明,如刀砍斧凿,像雕像般精美,长相赫然是海都人。

        

恰好这时,李信从院子追了出来,他的表情很奇怪,一副嗜血狂暴,恨不得要把司南星,以及她面前几名守卫军生吞活剥的模样。

        

一边又用左手死死扣住右手腕,像是在自我束缚,自我挣扎。

        

“他失控了!”

        

司南星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快制服他……..”

        

余音里,她看见那位绑着高马尾,英姿飒爽的女将军,把两件短剑抽回腰侧的剑鞘里,大步朝李信奔去。

        

噔噔噔…….大跨步里,花木兰伸手往后,握住背上巨剑的剑柄,用力抽出,接着小蛮腰一拧,带动手臂,手臂带动重剑,狠狠一抡。

        

砰!

        

重剑敲在李信后脑,敲的他身躯骤然一僵,然后直挺挺倒地。

        

司南星注意到,李信没有躲。

        

敲晕李信后,花木兰擒着重剑,目光凌厉的扫过司南星,接着扫过那名昏迷的守卫军,以及文小雨。

        

她没有立即开口。

        

而被她带来的三名男子,则默默封锁住了去路。

        

又过了十几息,仓促的脚步声和马蹄声从小巷外传来,紧接着,一大群长城守卫军赶来,七八名身穿轻甲的守卫军队长大步跨入院内。

        

更多的守卫军将小院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

        

“统领?!”

        

几名队长级的将领,目睹院内景象,大吃一惊,纷纷上前查看李信情况。

        

“他没事,我只是把他打晕了。”花木兰的嗓音又御又攻。

        

“怎么回事?”

        

一名中年将领皱着眉头,向她投去质询的目光。

        

花木兰淡淡道:

        

“这就要问这位姑娘了。”

        

一道道目光望向司南星。

        

司南星下意识的抱紧文小雨,脸色冰冷,一言不发。

        

……….

        

守卫军营房,议事厅。

        

花木兰等一群守卫军高级将领,坐在桌边,他们表情沉凝,眉头紧皱,谁都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一位胡子拉碴的队长,沉声道:

        

“那女人还是什么都不说?”

        

左边一位独眼的队长说道:

        

“她说统领什么时候醒来,她便什么时候交代,她只信任统领。”

        

很显然,这里面有极为复杂的内幕,那女子有所顾虑,不信任守卫军。但她又为何只信任统领一人,将领们暂时还不知道。

        

“确认不是在拖延时间?”有人质疑道。

        

花木兰摇了摇头:

        

“我要盾山守约和铠他们盯着,守卫军中高手如云,她身上又有伤,逃不掉。拖延时间没有意义。”

        

他们带着李信几人返回营房后,便把那个不肯透露姓名的女子和小姑娘软禁在房间里,安排营中高手看守。

        

原本打算把事情弄个一清二楚,谁想那女子死活不肯开口,只说了一句:李信什么时候醒,我便什么时候开口。

        

因为摸不清对方是敌是友,守卫军也不好上刑。

        

于是高级将领们便聚集起来,一边等待李信苏醒,一边商讨此事。

        

顿了顿,她诉说着进入院中的所见所闻,直到她把李信拍晕。

        

“统领当时的状态很有问题,残暴嗜血,若不制服,必定造成死伤。”

        

末了,花木兰淡淡评价。

        

众将领沉默了,这听起来就像是统领失控发狂,要残害一位花季女子和一位小姑娘,后者拼死抵抗,最后用信号弹成功自救。

        

但考虑到司南星对统领的态度,事情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那位胡子拉碴的队长说道:

        

“我可没听说一个运送淄重的苦役,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

        

他的意思是,司南星出现在杂役文汗家中,本身就代表了问题。

        

“那两名弟兄醒了吗?”有人问道。

        

独眼的队长微微摇头,接着说道:

        

“李信统领的状态,很有问题,我觉得是个隐患。花木兰刚才话中的意思,是想说统领无法自控吧。”

        

花木兰没有反驳,道:

        

“就是这个意思,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说着,她环顾众人。

        

除了李信之外,花木兰和李氏皇族没有交集,也就没有熟悉可言。

        

但在座的许多队长,都是土生土长的长城人,他们中有的人,在李氏统治之时,就已经在长城守卫军中任职。

        

总有人了解李氏,熟悉李氏。

        

果然,一位中年队长沉默一下,开口说道:

        

“李氏的统御之力极为霸道、强大,能掌控统御之力的都是李氏皇族中的佼佼者。

        

“统御之力分光暗两面,花木兰看到的情况,应该是黑暗之力,不过据我所知,黑暗也好光明也罢,都是可以支配和使用的力量,没听说会失控的。”

        

“这是个隐患……..”独眼的队长嘀咕了一句。

        

众人面面相觑,尽管没有说话,但每个人都认可他。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