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着尿意做h/强势宠爱po

      

这个半坡的山洞湿冷异常,  刚刚生起的火堆亦无法驱散洞中的阴寒之气。

        

慕清晏眉头微挑,苍白的面庞在暗淡的火光下犹如一张脆弱的雪白宣纸。听了蔡昭的话他也不惊慌,只平静的询问:“为什么你要杀我?是怕我追问你适才那黑衣人的阵法么。”

        

“就知道瞒不过你。”蔡昭轻轻一哂,  “不错,  我是觉得黑衣人的阵法眼熟,  与我在青阙宗时师兄弟演练的差不多。但仔细分辨下,  发现两种阵法只是看起来像,  都源自北斗七星的步法形制,其实内在大相径庭。”

        

慕清晏道:“那就好。我还以为你看出了黑衣人与青阙宗有瓜葛,  怕我查出与聂垂唇岬恼是你的师门,是以想杀我灭口呢。”

        

蔡昭冷笑:“别说与青阙宗无关,就是有关,  那也该师父与父亲他们大人去头痛,  我揽这破事做什么,  我又不想当什么扶危济困的正道大侠。”

        

慕清晏:“不为了这个,  为何要杀我?”

        

蔡昭:“为了我自己。”

        

慕清晏长目微眨,随即了然,“你是想摆脱我?”

        

蔡昭毫不犹豫:“对。”

        

慕清晏长舒一口气,  “看来那夜在武安山下的雅舍中,  你就对我起了杀意。。”

        

“不错。”蔡昭面泛寒光,透着一股青冷之气,“那夜你说,  只要你活着,就绝对不放过我――那时我心中就想,看来只有杀了你我才能脱身了。”

        

“的确,  我若不死,就还会纠缠你,  时候长了,总会叫人发觉的。”慕清晏很是赞成。

        

蔡昭咬紧下颌,目光发冷:“你知道就好。只要杀了你,我就还能过回自己清爽悠哉的日子,再没有魔教妖孽来纠缠。”

        

“你如今的大半烦恼都是源自于我,的确该除了源头。”

        

蔡昭越说越气:“周玉麒和闵心柔是不是真心相爱与我有什么干系?我只要自己过的舒坦快活就好了,他们是不是高兴我才不在乎,要你来多管闲事!”

        

慕清晏虚弱的笑了下:“此言甚至。”

        

蔡昭缓缓抽|出艳阳刀:“你生来命苦,含恨半世,可这又不是我害你的,凭什么要我与你一同受苦。”

        

慕清晏:“这话再对没有了。”

        

蔡昭踏步逼近,神色冰冷:“你想报仇自己去报,要受苦自己去受,我要快快活活过自己的逍遥日子。若不杀你,将来被人发觉了怎么办!”

        

慕清晏:“那你还等什么。”

        

潮湿的木柴烧不起大火,反倒漫起了一阵淡淡的烟气。

        

蔡昭止步于慕清晏身前三步之处,一双秀目犹如天际寒星。

        

山洞中气氛凝滞,对峙片刻后,慕清晏凄然一笑:“我素来知道你狠得下心……”

        

――话才说一半,女孩忽然重重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反身一掌击碎洞口一块凸石,随后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徒留慕清晏一人在山洞中。

        

冷冷清清,烟雾腾腾。

        

……快呛死人了。

        

慕清晏自少年起就屡经变故,生平难得惊愕,然而此刻也不免目瞪口呆。

        

半晌后才恨声道,“至少先戳一刀啊,连话本子都不如。”

        

照最新面世的《青寰姻缘录》所说,女仙尊一剑刺下偏过数寸,看着魔界少主血花四溅她顿时心软了,之后便与心上人抱头痛哭,两人情意愈笃。

        

山洞中的烟气越来越浓了,慕清晏撑着重伤的身体起来,自言自语道:“这年头的写手愈发不靠谱了,写的都是什么鬼,一点都不准……”

        

正在此时,洞外忽传来一声轻微的惊呼声――正是蔡昭的声音。

        

慕清晏神情一紧,咬牙提气,飞奔出去寻人。

        

刚刚止住流血的伤口再度迸裂,他也管不得这些,一路翻腾飞跃,穿过层层树枝藤蔓,终于在一处悬崖边找到了姿势奇特并动弹不得的女孩。

        

慕清晏细看一番,就知道适才发生了什么。

        

――一株铁青色的岩松生在悬崖外的峭壁之上,探出最远的那根树枝上缠绕着一条翠绿色的藤蔓,藤蔓末端向上翘起一串毫不起眼的淡紫色小花。

        

蔡昭似乎是想够到这串小紫花,于是半身悬空探了出去,谁知连日雨水冲刷之下,悬崖边的山石泥土早就松软不堪,在她的右手堪堪可以触及小紫花时,忽然哗啦啦一阵山石泥土坍塌,她原本攀住悬崖的左半身直接落了空。

        

好在四周藤蔓密布,仓促间她手脚齐动,将自己缠在藤蔓上,总算不至于跌落悬崖。

        

现在的问题是,她不是不能腾空翻回山坡,也不是不能摘到前方微微颤颤的小紫花丛,只是两者不能兼得――若她冒险扑过去摘下那串小紫花,必得蹬开身上悬挂的藤蔓,摘到紫花后周遭再无可借力之处,她就会掉落悬崖;若她运起轻功翻腾回去,藤蔓扯动之下,那株铁青色岩松必然随着坍塌的山石掉落悬崖,她就摘不到花了。

        

弄清原委后,慕清晏一时摇头一时顿足叹气,犹如看见自家不成器的幼崽,恨铁不成钢道:“就这么点出息,还学人家狠心杀人!这花又是什么了不得的药草了,值得你跟个翻了盖的王八一样动弹不得,要不是我来了你打算挂到什么时候!”

        

一面说着,一面捡起一旁掉落在地的藤蔓去卷扯蔡昭的腰肢。

        

小姑娘满脸通红,神情忸怩,她也不愿让这画皮妖看见自己尴尬的情形,奈何运气就是这么背。探身出悬崖之前她用力踩过地面几下的,那时脚底山石明明十分夯实啊,怎么说坍塌就坍塌,这年头连悬崖都不讲武德了!

        

因为有慕清晏出手借力,她利落的向前探身扯下整串紫花,在岩松摔落悬崖的巨响中她顺利的腾空跃回山坡。脚一落地,她立刻将那串紫花丢到慕清晏怀中。

        

慕清晏将一大把紫花翻来覆去的看,“这是什么,吃了能升仙么?”

        

蔡昭气呼呼的:“名字我忘了,反正能固本培元止血生肌,是世间罕见之物。这玩意极难种植,我娘也只有几朵小小的干花,还是我姑姑当初给她弄来的。用了它,你就是立刻再与人大战三百回合都行。”

        

慕清晏捧着花串,一时不知是感激还是无奈,“……你刚才不是还要杀我么。”

        

蔡昭神色凛然:“我姑姑一辈子从来没有为她自己杀过人,我不能堕了她的威名!”

        

慕清晏默默的把花串塞进怀中,“那你还杀不杀我了?反正我是魔教头子,你杀了我也不算是纯为了自己。”

        

“不杀了。”蔡昭有些沮丧,“人生在世,还是和气生财的好。”

        

“昭昭终于想明白了。”慕清晏一脸欣慰,“然后呢。”

        

“看来这趟是找不到石氏双侠了,还是回去吧,该我自己了结的事,逃也逃不脱的。”蔡昭垂头丧气道:“唉,你说的不错,玉麒哥哥再平庸,闵心柔再做作,至少他们彼此是真心的,我插在中间算怎么回事。不管戚凌波再怎么嘲笑我,我都得回去将婚约了了。”

        

慕清晏抚上女孩单薄的肩头,语重心长道:“你这样想很好。有件事我没告诉你,就在周玉麒求你退婚的那夜,戚凌波当着许多人的面也要跟宋郁之退亲――她说,既然定下了亲事,就该好好待彼此,既然没法好好待彼此,不如早些了断。”

        

“她终于忍不下去了。”蔡昭也叹,“唉,连戚凌波这么爱慕虚荣的人都知道强拧的瓜不甜,我却不如她了。”

        

慕清晏单手负背,一派风光月霁:“宋三公子就这点不好,不喜欢就不喜欢,戚姑娘再有不妥,他也不该耗到人家受不住了自己提出退婚。”――其实他很清楚宋郁之在武安行出发之前就打算退亲了,他只不过是在上眼药罢了。

        

“唉,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人,只盼天下之人都能明白这一点才好。”上完眼药再端一锅人生鸡汤。

        

蔡昭翻了个白眼:“喂,你差不多就好了啊,别整天长吁短叹义正言辞的讲大道理!弄弄清楚,你是魔教教主,我才是北宸子弟,别呛行行不行?”

        

慕清晏展颜一笑,甚是欢畅:“怪不得人人都想做大侠,虽说大侠有许多桎梏,可一旦吵起架来,大侠嘴里的话总比旁人更有道理似的。”

        

“这话我姑姑也说过。”蔡昭也忍不住笑了,“她刚出江湖时,天天被骂年少气盛胡作非为荒唐不羁……等等等等。可等她混出了女侠的名头,明明干的一样的事,却变成了深明大义锄强扶弱嫉恶如仇什么的。”

        

慕清晏不住轻笑,刚要张嘴,忽觉得脚下一空,“糟了!”

        

对面的蔡昭也脸色大变。

        

二人刚拉住手,只觉得天崩地裂的一阵巨响,整片悬崖全部塌陷了!他们甚至都来不及说话,就被直直坠落下去,头顶上呼啸而来的土黄色的泥石洪水。

        

……

        

不知过了多久,蔡昭悠悠醒来时,最初的感觉是筋骨酸痛,连抬个手臂都觉得累。

        

好容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古朴简单的村屋梁顶,左面是平整的黄色土墙,右面是一个竹编小桌,桌上堆着蔡昭采来的那捧紫花,花旁有尊小炉,里头点着驱赶蚊虫的盘香,香味有如青草芬芳,还带着些药草的苦涩,甚是好闻。

        

桌对面也是一张竹塌,慕清晏似乎比她伤的更重,躺在薄薄的被褥中面色惨白带青。

        

看见女孩醒来,他漆黑的眸子中绽出夜空烟花般的喜悦。

        

蔡昭也冲他笑笑,正要说话,忽然一位虬须大叔端着两碗汤药进屋来,后头跟着他那胖乎乎爱闲聊的妻子。

        

蔡昭睁大眼睛――这不是之前村庄中遇见过了打铁大叔和他的胖媳妇么。

        

她惊喜道:“乔大叔,乔大婶!是你们救了我们?”

        

打铁大叔把两个药碗放桌上,似乎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却不知从何说起。

        

胖大婶坐到蔡昭身旁,“说过多少次了,叫大哥大姐!我们只是看着稳重老成,其实岁数小着呢。”

        

蔡昭讪讪一笑。

        

胖大婶哦不,胖大姐将手中的瓜子放了一撮在蔡昭枕旁:“适才你问什么来着?哦,你们错了,两个都错了。第一,不是我们救的你们,是我那老公公救的。第二,我男人也不姓乔,之前是骗你们的”

        

蔡昭茫然,“哦。”

        

慕清晏却听出了蹊跷,“不姓乔?敢问这位大哥贵姓。”

        

胖大姐笑眯眯的眨眨眼:“我男人自然是跟我老公公姓啦。”

        

慕清晏耐心的继续问:“敢问尊亲贵姓?”

        

还是打铁大哥耗不住了,直爽道:“石!我姓石,我爹也姓石,我们全家都姓石!”

        

蔡昭眼睛一亮,不等她发问,只见一位身形魁梧的老者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他含笑看向蔡昭,目光颇是慈爱:“做梦也想不到,老夫有生之年居然能看见小昭儿。你长的像小枫多些,不过眼睛却全随了平殊妹子。”

        

蔡昭又惊又喜,几乎结巴了:“你你,你是……”

        

老者抚胡而笑:“老夫石铁樵。”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