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龙上/厨房惩罚h

好在穿越者在之前已经编写出了一套基础的力学公式。

        

虽说力学基础理论还没有真正在大明爆发,但至少“力”这个概念被标准化了,有了度量衡理念。

        

而且长度单量也精确到了毫米。

        

别小看这两个的精确度量,它们是力学发展的基础,没有它们,所有的理论研究都无法进行。

        

没有理论研究,就永远无法突破科技瓶颈。

        

皇帝此番解释下来,众人似乎逐渐理解到什么真空了。

        

方以智怔了怔,有些惊讶地看着皇帝,他没想到皇帝将学术理论竟然一套一套的!

        

而且深入浅出,时间短。

        

不过,如果真空真的如此简单讲清楚,那就是扯淡了。

        

至少方以智脑中还有疑惑,他说道:“陛下,臣还有疑惑。”

        

“你说。” 

        

“按照陛下的意思,盛满水的碗,好比这个铜缸,放在碗中间的隔板,如同这个阀门。”

        

“没错。”

        

一边的徐光启真为方以智捏了一把冷汗,他这种跟皇帝说话的语气,在朝堂上也有大臣曾经这样过,后来他们坟头的草都长了好几米高了。

        

“水碗左边空了,拿掉挡板,右边的水流过来。加入锅炉,炉中的水变成水蒸气,气缸里的空气被排空了,水蒸气冷却后重新变成水,打开连接木盆的阀门,木盆的水被吸进去。”

        

方以智用最简短的话,阐述了初代蒸汽机的原理,也阐述了皇帝刚才据的例子。

        

他又说道:“但我们依然无法证明是因为空气被水蒸气派出后,造成的压力。”

        

方以智心里已经有数了,如果证明这一点,他心里也已经有数了,但他就是故意问皇帝的,故意在大家面前为难皇帝的。

        

崇祯笑道:“这个问题,王爱卿应该证明过,只需要将铜缸上的气门一直打开,再按照之前的流程全部做一边,就能证明里面是否有空气了。”

        

这个逻辑很简单嘛,做过实验的都知道这么操作。

        

不过方以智之所以认为皇帝不知道,他本能还是认为皇帝除了政治和杀戮,其他的啥都不会。

        

毕竟,在外人眼里,皇帝真的只会杀!

        

狗皇帝就是暴君,暴君就是狗皇帝无疑!

        

然而,此时此刻,他这个观点慢慢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崇祯继续说道:“朕知道你还有一个疑惑。”

        

方以智微微一怔,说道:“请陛下明示。”

        

“倒掉左边水碗中的水,拿掉挡板,右边的水流过来。而这气缸中,则是空气,你在疑惑,空气与水是两种全然不同的东西,它们的运动原理能一样吗?若是不一样,还能做类比吗?”

        

皇帝的话说完,方以智已经感觉到膝盖撑不住了。

        

“陛下……陛下……陛下圣明,臣……臣愚钝……臣确实有这个疑惑。”

        

“你有这个疑惑,说明你在深度思考问题,说明你在认真对待问题,有问题才有答案,格物院就是不断探索问题,发现问题,解析问题。”

        

皇帝顿了一下,说道:“这个问题,朕倒是更认为,它们是自然规律,格物院在探索自然规律。”

        

“朕来回答你这个问题,一切回到基础物理学中来,物理学既探索自然规律之学。”

        

“水到底为何物?”皇帝在周围每一个人身上扫视一转。

        

“空气到底为何物?”

        

他的问题听起来很简单。

        

连小孩子都会回答:水就是水,水就是能喝的水,你要水吗,我给你一杯。

        

但这里的人,都知道皇帝问的不是这个意思,皇帝问的是,水是由什么组成的?

        

在古代的概念中,水就是水元素,它是一种很单纯的物质了。

        

那空气呢?

        

它们的规律是否一样?

        

屋子内一片死静。

        

所有人都被皇帝的二连问问得有些懵逼。

        

曹彬更是瞪大眼睛看着皇帝,这些问题,他很小的时候也有想过,不过没有人回答他。

        

“朕知道,你们有人心中在想,水即是水,水还能是何物组成?”

        

“这个想法本身没有问题,但它不一定对,做自然规律的探索,我们需要抱着怀疑的态度去求证。”

        

“朕举个例子,水即是水,那为何水加热,变成水蒸气?水蒸气是水吗?水蒸气遇到冷的铁片,为何铁片上又出现水?”

        

“水变成水蒸气的过程,水是变成了气?还是水还是水?”

        

“木盆中的水,放到木盆中,是一盆水,它从屋檐上低落下来的时候,它是一滴水,它依然是水,只是形状发生了变化,水加热变成水蒸气,是水消失变成了气,还是它本身依然是水,只是形状发生了变化?”

        

“它为何会飘起来?”

        

崇祯说完了,不,应该说他回答完了。

        

他不可能告诉这些人,水是分子,空气的成分也是分子。

        

如果他告诉他们这些,就是在给格物院抛出更加抽象不可能证明的问题,这会把他们弄疯掉的。

        

所以,他只能提出他们听得懂,但是还没有证明的问题。

        

本质上来说,现在张晨不可能跟他们进一步说明空气的成分,因为那也无法证实。

        

“诸位好好思考思考这些问题。”

        

“朕最后再提一个问题,你们下去自己做,朕就不干涉了。”

        

方以智已经彻底懵逼,他说道:“请……请陛下……陛下明示。”

        

“一颗削皮的苹果,放在这里,为什么会变颜色,一块生肉,放在外面,为什么会腐烂?”

        

“诸位何不将此物改良一番,在铜缸中做一个单独的隔间,放一块肉进去,将这个单独的格局里的空气排出来,观察观察肉的变化。”

        

说完,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方以智似乎明白皇帝说的是什么意思了,然后他就跪了。

        

你说你看不见空气对吧,那好,先从你看得见的东西入手,放在空气中会变化的东西入手,来研究空气的存在。

        

先不一定要搞清楚空气的成分。

        

“起来吧。”

        

崇祯说道:“朕今日来,主要是来看看这个蒸汽机。”

        

他指着那个笨拙的铜缸。

        

正统历史上,蒸汽机的诞生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给煤矿抽水,刚开始就只有抽水的功能而已。

        

任何技术都是一代代迭代的。

        

能做出这第一代的蒸汽机,张晨已经很满意了,毕竟技术这玩意儿,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急是没有办法的。

        

“曹彬,你来说说,朕为什么让格物院做这个蒸汽机?”

        

曹彬没想到皇帝会点自己的名字,他出列说道:“学生以为,此物可以用作灌溉。”

        

“哦?”

        

“既然有抽水的作用,就可以试着用在良田的灌溉上,我大明朝有众多田地,北方又缺水,正好可以用到此物。”

0

更多精彩

攵女h伦/皇宫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连皇太子朱慈烺都出来请战,在朱慈烺之后又有几十位将军纷纷请战。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