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滚烫H_殿下,臣是攻啊

君子珩拥住云浅歌,没有质疑她的话,低头轻吻了一下她的头顶。

        

“别担心,我已安排好了。”

        

“那我可真的不管了。”云浅歌靠在君子珩的心口,打了个哈欠。

        

“睡吧。”

        

两人躲在空间中,如同消失了一般。

        

千家主一.夜未眠,四处派人寻找两人的踪迹。

        

靠近禁地后就凭空消失了。

        

对千家主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家主,禁地传来消息,凌晨时分并没有人闯入。”千一禀报道。

        

“看来他们真的没有入禁地…”千家主双眸中满是红血丝,微微眯起的双眼,让人不寒而栗。

        

千一低头不语。 

        

“千二那边可有什么消息,皓儿昨晚又做了什么?”一颗棋子妄想挣脱他的控制,千家主又怎会允许。

        

“少主昨晚趁着空档,与大先生匆匆见了一面,之后就回客院了,再无其他消息。”千一禀报道。

        

“月家丢失的东西有线索了吗?”

        

“还没有。”

        

……

        

几个问题下来,千家主心情越来越糟。

        

“让慕容皓来见我。”此刻千家主心中怒火攻心,已经没工夫顾及慕容皓的颜面了。

        

“家主,不可…”千一本想阻止,抬头对上千家主那双满含杀意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千家主稍作沉默,“算了,让玄策来见我。”

        

“是,家主。”千一心中松了一口气,没有触怒家主就好。

        

客院内。

        

慕容皓心中忐忑,从千二的态度他就可以看出来,千家主对他的防备愈发严了。

        

他要想活命,最好的合作对象是云浅歌和君子珩,纵观夜郎国所有人,唯有这两人与千家主有一战之力。

        

他顶着慕容皓的名字,立场就注定是敌对的。

        

慕容皓不知想到了什么?

        

飞身离开院落,想要逃离千二的监视,刚跃过围墙,千二已经在围墙外面等着了。

        

“少主要去哪里。”

        

“你跟着吧。”慕容皓心头一冷,暗道一声,果然。

        

千家主是不打算放过他了。

        

慕容皓直接去了上官岛主的院落,看到慕容皓,上官岛主着实意外。

        

“你怎么来了?”上官岛主眼神中泛着冷意。

        

无事不登三宝殿,慕容皓来绝无好事。

        

“我想和岛主聊聊。”

        

上官岛主犹豫了一下,看向慕容皓身后的千二,冷冷一笑,“进来吧。”

        

千二微蹙眉头,行礼离开了院落。

        

显然千二没想到上官岛主会留下慕容皓。

        

看来他昨晚与大长老密谋后就有恃无恐了。

        

千二立即命人将消息传给了千家主。

        

屋内。

        

上官岛主打量着慕容皓,“你的模样像上官静,看你的心性更像千家主,如出一辙,一样的狠。”

        

慕容皓心头发虚。

        

想到自己昨天被百晓生蛊惑后做下的事。

        

竟有些不敢面对上官岛主。

        

不可否认,昨晚因为上官岛主突然去了大宅,他才成事。

        

此刻想想,未免也太巧合了。

        

莫非百晓生是上官岛主的人。

        

一万种思绪从慕容皓脑海中闪过。

        

“岛主何出此言。”慕容皓面色不显,平静问道。

        

“你与百晓生是什么关系,我很好奇,百晓生为何会选择与你合作,还有一个疑点,百晓生昨日见过你之后便消失了,这让我忍不住怀疑,百晓生究竟是谁,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云浅歌的人冒充的。”上官岛主大胆猜测道。

        

春日严寒,却见慕容皓额头上冒出了层层汗珠。

        

“莫非我猜对了。”上官岛主继续道。

        

“百晓生并非云浅歌。”慕容皓想到昨日与他见面的人,无论是从身形还是模样都对不上。

        

“是吗?”很显然,上官岛主不信。

        

慕容皓心中正忐忑之际,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上官岛主应声,目光却没有从慕容皓身上离开过。

        

慕容皓将自己的情绪隐藏得极好,不愧曾经是作为皇子生活在南渊国的。

        

“岛主,刚刚得到消息,百晓生出现在月家。”上官轩禀告道。

        

“你说什么?”上官岛主猛地站起身,“难道百晓生真的不是云浅歌假扮的?”

        

“应该不是,若百晓生是云浅歌,没有再出现在月家的必要,之前千月和月九已经搜过一遍月家了,莫非月家有什么东西是千家主想要的…”上官轩猜测道。

        

月家曾出了一个月长青。

        

一举一动确实引人注目。

        

“少主怎么看?”上官岛主将目光移回慕容皓身上。

        

“据我所知,开启禁地的什么东西需要特别的钥匙,我怀疑其中一枚就在月家。”慕容皓突然想起之前千二与人商议时他听得的对话。

        

自云浅歌一行人去了千家之后。

        

他似乎对月家的什么东西格外在意。

        

“是吗?”上官轩目露怀疑。

        

显然,他不相信慕容皓的话。

        

“还有一种可能,千家主以前也不知道月家藏着什么东西,这件东西很有可能被千月带走了,要说熟悉月家,月九可比不过千月。”慕容皓继续分析道。

        

上官岛主点了点头。

        

月家众人对千月来说,是仇敌。

        

月长青曾是月家家主的人选,结果他叛离了月家,所知道的消息定然不会少。

        

“既如此,少主还在考核中,不如亲自去一趟月家,或许第二关考核的关键就藏在月家呢?”上官岛主提议道。

        

“好。”慕容皓欣然同意。

        

这反倒让上官岛主意外。

        

“岛主,上官先生,有一件我很好奇,你们昨晚为何会突然去大宅,据我所知,昨晚云浅歌和君子珩曾出现在大宅,不知与家主在书房中说了什么,二人黯然离开,不仅如此,大宅昨晚还死了一个人,身份神秘。”慕容皓不想上官岛主一直盯着他,故意将消息透露出去。

        

“少主,不送。”上官岛主直接逐客。

        

慕容皓离开后,上官岛主对上官轩问道,“慕容皓的话,你怎么看?”

        

“他的话应该是真的,目的应该是想要将我们的注意力从他身上引开,昨晚我们去大宅是…”上官轩点到即止。

        

上官岛主猛地看向隔壁的院落。

        

昨晚突然决定去大宅,正是因为偷听到隔壁院落的对话,随后他去和大先生喝了一杯茶。

        

难不成一切都是大先生设计的。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幕后是否还有其他黑手。

        

两人的心立即悬了起来。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