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渎白浊h/香艳短篇h

     

察看了柱子的意识海,长生暗暗松了口气,放下手掌,噗通一声坐在柱子身边!

        

“长生、怎么样?成功了吗?”

        

不等长生回答,渐渐缓过来的柱子翻身坐起,循着小五的目光,惊讶地看了眼长生!

        

可转眼间又挠了挠头,道“你也叫长生啊?我还以为,我认识你呢!”

        

“柱子哥、我就是长生啊,你、我还有小红姐姐,我们是好朋友啊!”

        

“你真是长生?”柱子先是惊呼一声,可突然之间,又变成了大怒的神情!

        

蒲扇般的大手猛的拍向长生脑门,大有将其一击毙命的意思!

        

“唉、你干什么?”小五眼疾手快,闪电般探出右手,一把扣住柱子手腕!

        

不过,柱子蛮力无穷,猛的一震,就挣脱了小五的抓拿,大手紧握成拳,毫不留情地砸向长生脑袋!

        

看其迅雷一般的速度,这要是被他砸中,不死也要脱层皮吧。

        

当然,长生也不会真的让他砸中,如同一条游鱼般,向后退出两米远,远远地躲开了柱子的猛砸!

        

“你干什么?”

        

柱子本来坐在地上,一击不中后,嗖地站起身!

        

全身肌肉喷张,如同肉盾坦克般猛攻而上,怒道“你这个骗子,你还想骗我?长生只有七岁,怎么可能是你?”

        

小五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但也不能真的让柱子伤了长生,揉身而上,接过柱子的猛攻!

        

拳头对拳头,轰击在一处。

        

一声巨响,柱子脚下一沉,在地面上留下一双清晰的脚印!

        

而小五更是如同飘摇的风筝,足足向后飞出三米多远!

        

当然,因为时间仓促,也因为不愿伤及柱子,小五并没有运转真气!

        

这才被柱子击退,可并不代表小五斗不过柱子!

        

“住手!”眼见柱子再攻上来,长生大喝一声道!

        

“呃?干嘛让我住手?”柱子嗡嗡地声音响起,怒道“你骗我,还不让我打你?”

        

“我没骗你!”眼见柱子恼怒的神情,长生也有一点不忍,语气缓了一缓道“我真的是长生,我带你去找小红姐姐……”

        

“你不是长生……啊?”柱子大吼一声,似乎才刚刚发现小红不在身边,就像是找不到家人的孩子,脸上挂着惊恐地表情,手足无措的看向四周,道“小红姐姐呢?小红姐姐不要柱子了吗?”

        

“小红姐姐走丢了,我带你去找她!”

        

长生知道,柱子的思维本来就很单纯,再被那个中东女人禁制了意识,这些年的经历早已想不起来了!

        

其思维意识应该还停留在多年以前,一时间无法接受现实也算正常,只能慢慢引导他了!

        

好在柱子思想单纯,只要对他好,他就听你的话!

        

果然,一听长生要带自己去找小红,柱子马上就停止了攻击!

        

尽管还不信任长生,但也渐渐开始相信长生的话了!

        

“小五、拿个镜子给柱子哥!”

        

小五点了点头,拿出一枚小镜子,谨慎的递给柱子,再道“你先照一照镜子!”

        

“我为啥要照镜子?”柱子哼了一声,却依然接过了镜子,照了照自己脸庞,突然惊呼一声,惊恐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道“这是谁?我呢?”

        

“这就是你!”长生笑着回道“柱子哥、都过去十几年了,你都长大了,我也长大了啊!”

        

“是吗?镜子里的人,真的是我吗?”柱子摇晃着脑袋,紧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在慢慢接受这个现实!

        

“柱子哥、你到底还想不想找小红姐姐啦?”

        

“想啊,快带我去找!”

        

“那你必须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凭什么?你那么小,我只听小红姐姐的!”柱子的思维又开始混乱了!

        

似乎在他的内心深处,依然没有接受长生已经长大了的现实!

        

“你要是不听我的话,就找不到小红姐姐了!”

        

“你敢?”柱子怒喝一声,拉开架势准备和长生打架!

        

长生暗暗苦笑,只能改变了说话方式,再道“如果你听我的话,就能找回小红姐姐!”

        

“好吧,我听你的话!”柱子愣了一下,像是在思考长生的话,再道“但是呢,等找到了小红姐姐,我就不再听你的话了!”

        

“好吧、好吧,跟你交流还是那么费劲!”长生无语的叹了口气,招呼小五和柱子,道“我们先下山,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我饿了!”柱子摸了摸肚子,大踏步追了上来,道“长生、我们去讨钱吧!”

        

这时候,就连小五都有点无语了,翻了翻白眼道“柱子哥、我们有钱了,以后不用再去讨饭了!”

        

“是吗?是你讨来的吗?”

        

“我没讨,我们挣来的!”

        

听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瞎掰扯,长生拿出电话,想了想,拨通了盛蓝的电话!

        

“长生、怎么啦?”电话那头,响起盛蓝的声音!

        

“盛总、请你帮我找个人!”

        

“什么人?”

        

“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有她的照片!”长生看了眼手里的照片,再道“这个女人是中东面孔,差不多四、五十岁吧!”

        

“你在说什么啊?”盛蓝的低呼一声,埋怨道“中东面孔?四、五十岁?嗯?你有照片?”

        

“对,我有照片!”长生突然想起来,在柱子的意识里,那个女人施展了一门怪异的神通,再道“稍等一下,这个中东女人,还施展了一门怪异神通……”

        

“等等等等,怪异神通?我哪里懂这些?”盛蓝赶紧拦住了长生的话,忽然笑了笑道“不过呢,我大嫂在这里,你跟她说!”

        

坤钰也在?

        

长生微微一愣,在电话里,说起中东女人的怪异神通!

        

比如,施展灰雾神通,禁制柱子的意识海!

        

再比如,双手结出自己没见过的法诀,按在柱子和小红的额头……

        

电话那边,坤钰仔细想了想,突然说道“长生、按你说的,那个女人应该是位女巫师!”

        

“女巫师?真有这种邪恶的东西?”

        

“女巫师自然是有的,但也说不上邪恶!”坤钰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所谓邪恶也是因人而异,不能代表整个族群,就好比道家出了个圣衣散人,你总不能说,整个道家一脉都是邪恶的吧……而女巫师也只是神秘,并不邪恶!”

        

“怎么说?”

        

“这么说吧,所谓的女巫师,曾经是魔法师的一个分支,其神通和魔法师也差不多,只因为女巫师神秘而又不遵守魔法界规则,才会被魔法师所排斥……”

        

“不遵守魔法界规则?魔法界规则有什么不同吗?”

        

“这只是魔法界的一面之词!”坤钰想了想,回道“其实呢,女巫师追求的是解放女性、男女平等自由,而这种思想,在中古时期的欧洲,可就是大逆不道般的存在了,这才会被整个魔法界猎杀!”

        

“按照你的意思,女巫师也没什么错啊!”长生暗暗点头,对于女巫师也不再排斥!

        

坤钰并不说起女巫师的对错,再道“正因为女巫师触动了魔法界的规则,中古时期的欧洲,随着女巫师越来越多,实力不断壮大,以教廷为代表的魔法界,也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组织,女巫猎人!”

        

“女巫猎人?专门猎杀女巫师的?”

        

“对,专门猎杀女巫师的!”坤钰再道“有了这些女巫猎人的大肆捕杀,女巫师的损失也极为惨重……报团取暖之下,女巫师更加隐秘,逐渐形成了一个秘密组织,当然,也更加被人误解,更加不为人所接受,这个你明白吧?”

        

“明白!”长生点了点头,道家修士不也是这种情况吗,再道“坤观主的意思是,那个中东女人,就是女巫师?”

        

“没错,按你说的神通,此人绝对属于女巫一脉!”

        

“那么,我该怎样寻找她们呢?”

        

“随着女巫猎人的追杀和迫害,女巫一脉更加隐秘,也更及谨慎……我还听说,现在的女巫一脉,只接受拥有特殊感悟力的年轻女孩,而就算是接受了某个年轻女孩,刚开始的时候,也会限制她们的自由,只有那些年轻女孩学有所成,能够担当重任之后,才会放她们出任务,而就算是出任务,也会被女巫组织严格控制……”

        

“坤观主的意思是,想要寻找她们很难了?”

        

“绝非易事!”坤钰的声音再起,道“不过呢,我曾听说了一个传说,据说,女巫师也有自己的根据地!”

        

“根据地?在哪里?”

        

“在利比亚的鹫巢山!”坤钰再道“而且据说,女巫组织和山中老人刺杀团也有联系!”

        

长生暗暗点头,塔克拉高地的阿拉伯人和山中老人有联系,而女巫师也和山中老人有联系!

        

如此一来,中东女人带着柱子哥前往塔克拉高地,也就说得通了。

        

既然如此,接下来必须去一趟利比亚了,而在此之前,还要请盛蓝帮忙寻找那个中东女人!

        

无论怎么说,盛蓝的消息都比自己灵通太多!

        

“盛总呢?”

        

“怎么说?”

        

“盛总、我把中东女人的照片给你,你帮我留意一下她的行踪!”长生笑道“有了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吧,我在喀布尔也有线人,你去找她,将照片交给她,她会转交给我的!”盛蓝也答应下来,再道“等我拿到了照片,就帮你找人,但是呢,像这样的世外高人,一般都不会留下记录的,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

        

“我明白!”长生挂断了电话,带着小五和柱子下山,步行前往最近的城镇!

        

尽管山脉高耸,三人的速度也极快!

        

大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大道上,沿着崎岖不平的大路,一边查看地形图,一边走向最近的城镇。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