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侵占/揉到潮喷羞耻哭

        

阿久正要讽刺这个能量石武器摊主,说他买卖能量石武器,完全不顾整个南部联盟平民的死活。

        

却是听见乔绫香,正儿八经的对这个能量石武器摊主说道:

        

“你这个买1送3也太贵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那边有买1送5呢。”

        

能量石武器的摊主,当即脖子一梗,十分生气的骂道:

        

“tmd,到底谁在搞乱物价?这些人还会不会做生意了?都说了,要统一物价,统一物价,这是干什么呢?”

        

又听这个能量石武器的摊主,一脸为难的说道:

        

“老板,肯定是有人不懂行情,所以乱开价了,这买1送5,就是批发都拿不到这个价格,这样吧,你就在我这里买,我再多送你几个能量石花生籽。”

        

他说着,拿出几粒小小的能量石炸弹来,对乔绫香说道:

        

“这可是上周才出来的新货,整个武器集市上,但凡是做能量石武器生意的,都没有这个货的。”

        

他说着,双指间捻着一粒花生米大的小能量石武器,又对乔绫香说道:

        

“就这么小小的一粒花生籽,炸开来50米范围内,保管能叫南部联盟的那些驻防们全都死翘翘,这还不算什么……”

        

又见那个老板神秘兮兮地对乔绫香和阿久说道:

        

“你们知道陆正青吗?他的火系异能威力,是唯一可以把岑以给爆破了的异能,而我的这粒能量石花生籽,就有陆正青这样的威力。”

        

听到老板这话,乔绫香和阿久两人的脸色突然一变,阿久刚要开骂,就听乔绫香蹙着眉,很是认真的问这个老板,

        

“这么小的一粒……算是能量石炸弹吧,它怎么敢跟陆正青的火焰威力比?”

        

说完乔绫香还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这个老板问道:

        

“你是不是在骗人啊?”

        

“我怎么可能是在骗人呢,美女,你不要小看这一小粒能量石花生籽……”

        

被质疑是在骗人的武器摊子老板,感觉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他对乔绫香说道:

        

“。我说这一小粒能量石花生籽的冲击波,可以堪比陆正青的火焰威力,那是有理由的,这个冲击波的辐射范围是50米,只要岑以站在这一粒花生子周边一米的距离,怎么着,他都死掉了。”

        

顿了顿,那武器摊子老板又对乔绫香说道:

        

“当然了,我们在说干掉这些第一阶梯的异能者之前,肯定要把乔绫香优先干掉的,如果弄不死乔绫香,那些什么岑以呀,陆正青啊,就会跟赵龙一样,明明死了,结果又活了过来。”

        

乔绫香听完,竟然很是认同的又点了点头,她对武器摊子老板说道:

        

“这话当然是没说错了,乔绫香不死的话,这些人无论你们花费多少功夫,多少手段去杀,总也不能把他们杀死的,关键问题是怎么才能弄死乔绫香?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死掉,更何况你们呢。”

        

她跟武器摊子的老板讨论着,如何杀掉她自己,一边说一边动手捡了一大堆的能量石炸弹,又拿出一个网兜来,找这个能量石武器的老板要了一大网兜的能量石花生籽当赠品。

        

那老板见乔绫香出手阔绰,他也愿意跟乔绫香讨论问题,直说道:

        

“我是听说尚家最近在研究一种,可以对异能造成损害的武器,同样是从能量石里面发现的,因为根据研究,那些被能量石武器杀了的驻防,被乔绫香复活之后,他们的异能都会掉级。”

        

他仿佛在透露一个内幕消息般,又压低了声音,对乔绫香说道:

        

“一般人我不告诉他,我告诉你,美女,你下次还来我这里买啊,所以从这个灵感出发,尚家就专门研究了,利用能量石让人掉级的武器,如果他们研究成功了,把这个武器用在乔绫香的身上,她虽然不会死,但是她的技能会掉级。”

        

见乔绫香一脸不可思议的眼神,武器摊子老板又十分笃定的说道:

        

“到时候死了那么多的人,乔绫香也救不回来了,如果她还能把自己的异能再练上去,那又得花费多少时间,其中又得死多少人?”

        

听这个武器摊主老板这样一讲,阿久忍不住了,立即上前一步问道:

        

“你说的这话是真的吗?”

        

摊主老板又感觉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他当即恨不得剖心表明,对阿久和乔绫香举起了三根手指头,说道:

        

“我发誓,怎么可能不真,这是我的上线告诉我的。”

        

他们做武器生意的,当然会有自己的上线与下线了。

        

先不说这个能量石武器摊主的上线是谁?站在阿久与乔绫香背后的络腮胡子大汉,便是生气的说道:

        

“我实在是不明白,乔绫香死了,到底对这个世界有什么好处?为什么你们那么费劲巴拉的想让她死??”

        

这个问题也是乔绫香所想要知道的,她又不认识这些人,平生也并没有跟这些人结仇,可是他们一个个的就特别想要她死。

        

武器摊主老板没有答话,倒是他隔壁的那个,同样卖能量石武器的摊主,一脸的冷笑道:

        

“她死不死跟我们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关系,就是她不死,她也没有救过我们,她死了,不能复活的也不是我们,不是吗?”

        

所有人都觉得乔绫香复活的只有驻防和安检,因为这场战争所死去的平民,其实乔绫香说要复活,但那些尸体至今还没有被复活过。

        

所以这些民间团队觉得,乔绫香关平民百姓什么事?即便她承诺了会复活,那些被安置在湘城和西城之间的海量平民尸体,但她也只是复活那些尸体那些人而已,又关自己什么事呢?

        

“那难道乔绫香救的不是驻防,而那些驻防没有打变异怪和丧尸怪吗?”

        

络腮胡子大汉不是很能理解这些人的心态,是怎么样的,仿佛如果乔绫香不能够直接替他们服务,就是跟他们利益毫无相关的。

        

。但实际上他们跟着阿久走南闯北,就相当的明白,驻防对于大局势的重要性,如果没有驻防的话,南部联盟遍地都是丧尸怪与变异怪。

        

甚至现在不仅仅是南部联盟,很有可能,整片大陆架都到处泛滥的变异怪与丧尸怪。

        

正是因为驻防一直都在清理这些变异怪与丧尸怪,所以,这些能量石武器摊主,才能安安心心的待在这里贩卖能量石武器,不是吗?

        

然而,能想到这一层的人并没有多少,如果每一个人都能把问题想得这么透彻,这个世界就不会这么乱糟糟的了。

        

他们不会觉得乔绫香没有直接的替他们服务,她的生死就与他们无关了。

        

他们只是觉得,自己受了伤生了病,只要去找到乔绫香,乔绫香就应该救治他们,他们身边有人死了,或者是自己死了,抬着他们的尸体去找到乔绫香,乔绫香二话不说的把他们复活。

        

只有乔绫香做到了这种程度,他们才觉得乔绫香是不应该死的,乔绫香的生死才与他们有关。

        

拥有这样想法的人还不少,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觉得的,她高高在上死了有什么所谓,没死又有什么所谓?他们只不过是卖一些能量石武器而已,想要赚的,也只不过是一点养家糊口的钱罢了。

        

络腮胡子大汉气的便要砸摊子了,乔绫香却是侧身,朝着那个络腮胡子大汉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跟这些庸庸碌碌的平民们说这些有什么用呀?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有时候麻木也是一种伤害,而麻木的人并不觉得自己的麻木,对别人来说是一种伤害的行为。

        

等乔绫香挑挑拣拣地,将能量石武器摊子上的能量石炸弹,与能量石花生子选择了一大半,她跟老板讨价还价,一再表示自己还会再来光顾的,拿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折扣。

        

便满心欢喜的和阿久那几个人,直接离开了这个能量石武器集镇。

        

出了镇子口,阿久便忙把络腮胡子叫住,低声的对络腮胡子说道:

        

“刚刚那个摊主说的话,你带人去查一查,必要的时候,把那个摊主说的上线给摸清楚,如果真有这种能直接降低异能者异能的武器,趁早毁掉。”

        

络腮胡子满脸都是严肃的点头,转身来,叫上另一个队友,两个人换了一身衣服,又朝着熙熙攘攘的能量石武器集镇去了。

        

因为打听到了这样一个重要的消息,原本准备在这个阵子里逛上半天,买一点能量石武器之后,就直接往悠游小镇去的阿久、乔绫香等人,又额外的在能量石武器集镇外面停留了一个晚上。

        

到了第2天早上的时候,络腮胡子和另一个队员,压着一个瘦高个的男人,踩着清晨的露水,回到了他们的队伍里。

        

因为乔绫香的到来,阿久队伍里的那些队员们,特意给她找了一辆小房车,想让乔绫香尽可能的住得舒适一些。

        

他们回到队伍里时,乔绫香正在户外厨房做着饭菜,尽管阿久队伍里的那些队员们,并没有让她做这些事情,但是他们现在也没有受伤,乔绫香的异能毫无用武之地,闲着无聊,总不能在阿久的队伍里,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所以乔绫香就主动的承担起了,20个人的伙食工作,给她打下手的还有另外六个人,大家一起在房车的外面,支了个棚子,棚子下面摆了一张很长很宽的桌子,足够20个人同时坐下来吃吃喝喝的了。

        

阿久向络腮胡子指了指乔绫香身后的房车,那络腮胡子便将手里压着的人,推上了房车,阿久随后也上了去,乔绫香见状,跟着也到了房车里面去。

        

在来的路上时,络腮胡子就已经把手里压着的这个男人打了一顿,到了房车里面,阿久坐在椅子上,对那个被推了过来,跌倒在他膝前的男人,又是一巴掌甩过去。

        

还不等这个男人交代什么,就已经先被打了两顿,只听那个男人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跪在地上哭道:

        

“别打我,别打我,有什么话你们尽管问,我知道的都说给你们听。”

        

于是阿久看了乔绫香一眼,一脸凶神恶煞的问这个男人,

        

“你是做什么的?武器从哪儿来的?尚家研发可以让异能者异能掉级的武器,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的小姨子就在尚家的武器销售部门上班,他们已经有了确切的消息,并且还开会通知了这件事情,关于可以让异能者的异能掉级的武器,还只是处于实验阶段……”

        

被抓来的男人,并不是武器摊老板的直接上线,他的上面还有一个上线,就是他的小姨子。

        

只听男人说道:

        

“并且这个武器是第1代,据说后面会出很多代的武器,目的就是为了将所有的异能者,都转化成普通人。”

        

听这人这样一说,乔绫香便走上前来,坐在了阿久旁边的一把椅子上,问道:

        

“这样的话,尚家让所有的异能者都变成普通人,可以!那他们有没有备选的方案,准备怎么对付变异怪和丧尸怪?”

        

因为在驻防的队伍里待久了,乔绫香对于现在丧尸怪与异能怪的能力,相当的清楚。

        

现在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些怪物的水准了,以前一个普通人,还能对付对付丧尸怪与变异怪,现在让普通人去打变异怪与丧尸怪试试看,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所以按照尚家的这个意思,是要把所有的异能者都变成普通人,那他们的备用方案呢?

        

当所有的异能者都成为普通人之后,是不是普通人都拿着能量石武器去打丧尸怪与变异怪?

        

按照现在那些普通人,对能量石武器的滥用,乔绫香并没有在这些拿着能量石武器的民间团队身上,看到他们有组织有计划的,对付变异怪与丧尸。

        

反而看到最多的,是这些拿着能量石武器的民间团队,用来武器对付安检,对付驻防,甚至对付被驻防保护着的平民。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