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饥渴偷公乱@美妇纵情荡欲

卡地亚城郊外的城堡中。

        

一行人秘密的返回城堡,受伤的人被送去安置,苏明则是先去清洗了一遍。接下来的事情自有人来安排,苏明不用操心,他现在则是开始查看这次的收获。

        

召唤出

        

看了一下记录,斩杀一名女巫猎人获得2-3点能量,斩杀一名永恒之火教会的骑士获得五点能量。今天晚上一番厮杀,苏明最终获得了三百多点能量值。

        

修复身体需要花费一百点能量,修复灵魂需要两百点能量,三百点能量刚好可以各修复修复一次。

        

苏明将浴池中放满了了温水,然后一脸惬意的躺了进去。

        

“系统,修复身体和灵魂!”

        

“正在修复…”

        

一股温暖的能量出现在他的身体当中,这股能量按照一条特殊的环路缓缓流淌,所过之处,苏明身体中因为时空风暴残留下来的细小伤口开始缓缓修复,原本纠缠在其中很难分离的时空之力也被排斥出来。然后消散在空气当中。

        

整个过程持续了好一会,最后暖流渐渐消失。

        

修复完身体之后,紧接着又是一股能量出现。在他的精神识海当中,银色的能量缓缓融入他的识海当中,快速修复着灵魂上的创伤。

        

等到银色的能量消失,苏明这才缓缓舒了口气。

        

打开系统界面,苏明查看自己的身体数据。

        

【宿主信息:苏明】

        

【种族:人类】

        

【状态:魔力枯竭、精神力枯竭、虚弱状态、灵魂虚弱】

        

【力量:9.5(28),敏捷:9.0(27),体质:9.7(30),精神:11.1(99+),魔力10.7(99+)】

        

【身体附魔:通晓语言;通晓文字;长生不老;真实之眼(初级);能量感知…】

        

感受了一下身体中的魔力,他现在的施法能力已经恢复到了中级巫师的水准,可以施展五环一下法术了。

        

就在苏明琢磨着从哪里获得能量的时候,浴室门突然开了。苏明微微一愣,他明明记得锁门了啊。紧接着穿着一袭白色长袍的杰妮芙走了进来。

        

她应该刚刚洗过澡,皮肤水嫩白皙,头发上还有些潮湿,脸上画了一些淡妆,看上去美艳非凡。

        

“你怎么进来?”苏明微微一愣。

        

杰妮芙白了苏明一眼:“你自己躲在米兰海姆偷吃,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现在我要把这段时间的欠账全部收回来!”

        

说着打了个响指,一道灵光闪烁,一个无形的能量罩将浴室笼罩,外界再没有一丝声音传来。

        

释放了隔音法术之后,杰妮芙冲苏明微微一笑,抬腿直接跨入浴池,白色的长袍被水打湿,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微微透明,瞬间将苏明的目光吸引过去。

        

狭窄的浴池中,根本没有太大的地方,苏明伸手一揽将其抱了过来,两人的身体凹凸完全契合,两人恰似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番厮杀,就如同狂风扫落叶,雨打烂芭蕉,异常激烈。

        

这天晚上,浴室中的水换了好几次,也不知道是不是防水没做好,整个房间都变得湿漉漉的,房间的灯火一直到凌晨才熄灭。

        

第二天的时候,杰妮芙因为昨天营救秘法会的女巫受了点伤,所以就在房间里休息,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中,当然这都是小事。

        

再将北地秘法会的女巫营救出来之后,众人也准备撤离了,这里距离卡地亚城太近了,战火已经渐渐蔓延过来,并不十分安全。

        

处理好伤势之后,女巫们开始分批进行撤离。城堡中地下室的传送法阵在他们离开后也会封闭起来。

        

飞扬跋扈的永恒之火教会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一定会疯狂的搜寻女巫们的下落,谁也无法保证那些永恒教会会不会发现这里。

        

简单的吃过早饭,苏明来到了城堡中的监狱,这里囚禁着昨天晚上在战场抓到的那名男巫。

        

城堡中的监狱昏暗潮湿,空气中带着一股浓重的霉味,监狱中光线昏暗,虽然这座监狱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但是保存的依旧很完整,在监狱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

        

刑具上带着斑驳的黑斑,这是血渍干涸凝固后的颜色。

        

苏明来到这里的时候,罗德已经醒来,昨天晚上那一棒子让他昏迷了整整一夜,直到现在他的脑袋依旧隐隐作痛。

        

“大人,我没有杀过女巫,我只是一名可怜的被胁迫的男巫,请您饶恕我吧。”再看到苏明进来之后,罗德立刻哭喊求饶道。作为昨天那场战斗的亲身经历着,他非常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强大的实力。

        

永恒之火教会那些审判骑士,在他面前连一个回合都走不过,他这小身板,人家一只手就能将他捏死。

        

“你叫罗德是吧。”苏明搬来一张凳子坐在他面前问道,趁着他不注意,手指微动,连续施展了暗示术和虚弱术!

        

“是的大人,我叫罗德。”男子立刻点头道。

        

“接下来我来审问你,如果你的回答能够令我满意,那么饶你一条小命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敢骗我,或者胡说八道,我会让你来尝试一边这件牢房中所有的刑具。”苏明微微冲他微微一笑,指了指不远处墙上的那些刑具。

        

罗德看了一眼那些刑具,脸色变得发白,身体更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大…大人,你请问吧,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苏明点点头:“那我们就开始了!”

        

“你在永恒之火教会中担任什么职务?”

        

“牧师,我在担任牧师。”

        

“主要负责什么方面?还有永恒之火教会中有多少像你这样的牧师?”

        

“我在教会中负责制作一些治疗药剂,或者在他们的安排下进行一些实验。”

        

“在永恒之火教会中具体有多少男巫我也不清楚,不过数量应该有不少,我只是被迫加入其中才不到三个月,并不知道他们中有多少男巫。”

        

“永恒之火教会的血脉药剂配方你知道不知道。”苏明继续问道。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