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裙麻麻好紧/贵妃紧窄H

又三年,悬在石塔二层的大剑光芒收敛,石塔内充斥的电光稀薄几无,洗身池能量差不多干涸,常思过似乎睡醒一般,伸了个懒腰,从池子底下爬起来。

        

他感觉身上凉爽,看到门外探头打量他的灰白头发老头目光玩味。

        

常思过顿时醒悟过来,身影一晃消失,再出现时候,站在门口,已经穿戴整齐,斜瞥一眼上空的大剑,疑惑问道:“季老哥,是不是过去了很长时间?你怎么不叫我醒来?”

        

“也不长,差不多十二年,小哥儿你真能睡!”

        

季星尘伸手一招,把能量大耗的中流剑收了,还剑入鞘,调侃道。

        

常思过嘿嘿歉意一笑,原本只安排他在洗身池呆三年,结果却过了十二年,他自不会再问出上三层去的贪得无厌问题,走出石门,伸手做请,当先往下层走去。

        

他略微扫视体内,神魂稳固,若有形质;体魄通透,无尘无垢。

        

经脉和气海内的神元力占据九成多,黏稠紫色中只见细微丝丝赤红色灵元力。

        

他有感觉,他能随时把灵元力完成转换,晋级修神七品。

        

此时他却不急了,顺其自然把剩余灵元力转化为神元力,他需要时间走走看看。

        

两人边走边聊,季星尘客气中透着亲热,把武王老祖渡劫成功,算计了浩渺云海岛的创派老祖缪问天致身陨,化解与摘星台、星隐阁恩怨等事情,只要是他知道的,都一一道来。 

        

觋师有令,今后望云岛上下要当常公子为自己人。

        

再则,摘星台、星隐阁已经公开宣布,屏除成见,善待望云岛后裔,等等。

        

望云岛也不止映沙岛这一支,还有隐藏起来的势力,暗中探听到了消息,欢欣鼓舞之际,暂时不会公然亮明望云岛牌号,没有足够实力之前,他们继续堑伏。

        

两人走入城东石堡,觋师季悠玲与常思过一番长谈,把申徒武王答应送予的两缕阴火,用玉瓶装了送给常思过,把密室中的迟悲刀还给常思过。

        

至此,常思过算是完成了与申徒武王之间的全部交易。

        

又待了三天,常思过告辞离开,飞入海域千里之后,把幽姬放出来,在雾陵域东南端登陆,再放出在空间待了很长时间的十多修士,他不喜在自己的空间留一些低阶修士。

        

有树人、黑荆树妖照料着空间,他很放心。

        

与幽姬在雾陵域大陆上游历了大半年,没有寻到老道留下的机缘,常思过用飞剑传讯,把黎心恕从浩渺云海岛的福地召出来,仔细询问一些消息。

        

得知浩渺云海岛经此大变,目前能走传送阵法出入福地的必须有金丹和化虚境修为,金丹修士多少有些限制,每次外出必须申请。

        

黎心恕把一个装着灵珠的袋子,交给常思过,结清了他半价购买空间宝物的余款,这些年,他很是接了一些任务,变卖了不少用不着的宝物、矿物,才凑齐剩余的两百枚灵珠。

        

环视一遍附近海域,谨慎传音道:“常道友,我打算过两三月,用空间宝物带家族晚辈专程跑一趟流云海域,隐藏身份,请某家黑铺做一单生意,把邢天翁给处理掉了,到时与黑铺对半分的妖禽材料,我给您留着。”

        

常思过摇头,传音道:“材料不用给我,所卖灵珠玉币,全部归你,只是须做得利落点,不要留下首尾。”

        

黎心恕明白这位常道友不想沾惹因果,他自不会把灵珠往外推,正是穷的时候,半只七阶妖禽能换不少钱,点头道:“成,我知道怎么做了。”

        

常思过又打听了前往碎仙城荒域的传送小岛如何走,便让黎心恕回去。

        

非常时期,他不想引人注目。

        

与幽姬往海域南方飞去五千余里,寻到小岛,用身份令牌进入其中,再乘坐传送进入碎仙城荒域的最北端白竹山。

        

白竹山因出产一种纤细的白色玉竹而出名。

        

常思过与幽姬不急着回宗门,他想在碎仙城荒域留下足够的足迹,以便宗门方面,万一询问他的行程,他能对答。

        

两人在白竹山游玩了半天,分别采挖了几丛白竹,移植进空间。

        

“……哎,哎,那不是常……长老吗?”

        

听得空中有人招呼。

        

与幽姬落在悬崖峭壁上观赏一丛幽兰的常思过,偏头看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黄天,黄老兄,我专程在连天荷福地寻过你一次,没想到这里咱们遇着了,哈哈,缘分啊,走,咱们去山顶的酒肆,喝几杯,这两位是你朋友吧?一起!”

        

飞在空中的是好多年不曾见面的黄天。

        

当初两人一起经历了与“蛇鼠一窝”山匪修士恶斗、又在阴魂巨兽肚腹空间历险的患难交情,此刻相见,常思过自是很高兴。

        

黄天还不及说话,在黄天身边的女子,穿着白锦长裙,面上蒙着白纱,身段妙曼,头挽双鬓,只露一双灵动妙目,女子插话轻笑道:“常思过你好过份,老朋友见面,只顾与黄天聊天,把我落到一边。”

        

“……呃,是沐云仙子?”

        

常思过听着音律般的好听声音,下意识叫出对方的名号,随即哈哈笑道:“还真是巧啊,没成想在这里遇着沐云仙子,罪过罪过,都是黄天的错,谁叫他不抢着先介绍?黄天忒过份啊。”

        

当年在牛头岭坊市,他与黄天参加觅音小宴,见过一次苏沐云。

        

常思过凭着一首抄袭的,赢得苏沐云的厚赠,其中就有那枚替他解决许多麻烦的浩渺云海岛平安无事牌,也给他带来了比较大的麻烦,招惹得煞气缠身好多年。

        

他相信沐云仙子不会是起坏心思害他。

        

他没有察觉沐云仙子的恶意,此刻相见,只感受到女子的真实高兴。

        

转眼一百六七十年未见,时间过得真快,他看出苏沐云有金丹境中期修为。

        

黄天也懒得叫甚生分的常长老了,他瞧出常思过没变,没有因为身份修为提升而摆架子,便笑道:“谁叫你自己眼拙?认不出大名鼎鼎的沐云仙子,等下罚酒三碗。”

        

“当罚,当罚!”

        

苏沐云跟着起哄,又看向青纱蒙面的幽姬,她察觉不出幽姬的修为,忙收敛笑容,拱手谨慎道:“这位不知怎么称呼?”

        

常思过介绍:“这位是我朋友幽姬,摘星台客卿长老,你们叫她幽姬或道友皆可。”

        

黄天稍愣了一下,他怎么不知道摘星台有这么一号客卿长老?

        

而且看着很面生,如此气质独特的女子,即使蒙着面,他见过不会认不出来?

        

苏沐云却恍然道:“可是千影仙子前辈?”

        

0

更多精彩

浪妇杨雪[完]握着它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见长生貌似不是非常理解,张墨又解释道,“真相往往很难令人接受,但真相再怎么残忍也好过被人欺骗,你让他们知晓了真相,他们 […]

玉米浓汤po年下/灌尿调教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见长生貌似不是非常理解,张墨又解释道,“真相往往很难令人接受,但真相再怎么残忍也好过被人欺骗,你让他们知晓了真相,他们就会重新审视罗阳子的所作所为,但罗阳子已经 […]

学长粗喘H&玉势调教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幸好有人家这位编剧出面解决,不然就乔未央那个死硬脾气,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哪儿能这么顺利的解决?我看她这脾气再不改改,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