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小奶奴h_捣深酸哭h

距离侦查事务所不远的三层小楼处。

        

两位老妇人再度回归了自己家。

        

只不过这次,不是外出后休憩的普通回家,而是被迫回来的。

        

因为只是刚刚搬家,也没有太多东西,空荡荡的房间之中两个被五花大绑的老夫妇,便是这房间中唯一的存在了。

        

麻醉的时间很短,很快两人便清醒了过来。

        

一开始清醒的时候两人还有些迷茫,但很快意识到了什么的两人变色不由一变,旋即看向四周。

        

“醒了啊。”

        

漆黑的房间之中,男人的脸庞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对方手持着枪,缓步向两人走来。

        

老妇人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嘴巴也早就已经被堵住了。

        

“不用说什么了,今天你们必死无疑。”

        

男人看着慌乱的两人冷笑了一声,眸子中满是恶意与讥讽:“其实我们早就发现了这小子是工藤新一了,只是想追查一下都有谁知道他的身份。

        

果然,你们作为他的父母还是知道的,正好你们回来省的我们去费事了,下去陪你们的儿子一起去黄泉路走一遭吧。”

        

说着男人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惶恐的老妇人。

        

“嘭!”

        

“嘭!”

        

巨大的枪声在房间之中响起,两人的大脑可谓一片空白。

        

他们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可等到缓过神后却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事情。

        

就在发呆之际,房间的灯光突然亮起,柯南迈步走入。

        

“想要恶作剧就要有被反整蛊的心理准备。”

        

柯南蹲下身解开堵住老妇人嘴巴的绳索,轻笑一声反问道:“你说是吧,妈妈~”

        

“你这小混蛋,居然敢这么整我们!!”听到柯南的话,老妇人的叫骂声突然变得年轻起来,其身份自然已经不言而喻了。

        

到了这个时候,工藤有希子又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被儿子给反整蛊了,不要再气急败坏起来。

        

可惜柯南早就知道自家老娘的秉性,所以只给对方解开了嘴上堵住的绳子,并没有解开身上的绳子。

        

气的有希子在地板上如同毛毛虫那样乱跳:“快点给老娘解开!!”

        

“那你不准秋后算账。”

        

面对自家老娘的威胁,哪怕柯南知道自己说的话没有,解开后可能没有好下场,但还是只能伸手去解绳子。

        

毕竟是自家老娘,他还能敢不听他母上大人的话不成。

        

而唐泽身旁的老爷子在解开了堵住嘴巴绳索后,工藤优作看着眼前的长发男人不由叹气道:“没想到那孩子连你也叫过来了,为了对付我们真是费尽心机了。”

        

“嘛,开始我也以为是发生了案件。”

        

唐泽一边解着对方身上的绳子一边笑道:“还是柯南后来开始怀疑是你们伪装的。

        

而我这边既然已经费心开始了行动,干脆就顺水推舟了。”

        

“所以你们到底是如何发现我们的?”

        

被解绑后,工藤有希子一把扑住想跑的柯南,将其搂在怀中不断“蹂躏”出其的同时,好奇问道:“我们根本没有看到你们有调查的行动啊。”

        

“不,其实已经调查了。”唐泽笑了笑道:“白天的时候,我跟优作先生擦肩而过了一次。”

        

“啊,原来是那次,完全都没看出来是唐泽刑事你伪装的。”

        

工藤优作闻言很快想起了白天出门时擦肩而过的年轻人,接着不由苦笑道:“看到扮演老人是一个很失败的选择呢。”

        

“为什么?”工藤有希子有些不解道。

        

“因为气味我们是没办法伪装的。”

        

工藤优作不愧是这个世界数一数二的侦探,仅仅只是得知唐泽白天易容后跟他擦肩而过,便知道了他们两人到底是从哪里露出破绽的了。

        

而在给有希子解释完之后,对方双手在柯南头上开启了“钻头杀”气鼓鼓道:“作弊,你这小子居然作弊!”

        

“要不是你们之前露出了破绽,我怎么可能会麻烦唐泽刑事出马。”

        

柯南虽然因为老妈的“钻头杀”表情痛苦,但嘴上却是不服输的反驳道。

        

“哦?那你说说我们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工藤一家不愧都是推理迷,虽然被自家儿子整蛊了一番,但听到儿子要推理他们的破绽,立刻便被吸引力注意力。

        

“首先你们两个老妇人住在那么高而陡峭的房子内,就已经值得怀疑了。”

        

柯南挣脱了老妈的“抱怀杀”后看向自家老爹道:“另外虽然妈妈你的演技很好,但老爹的演技就一言难尽了。”

        

“啊,果然是这样。”

        

有希子闻言没好气的瞥了一眼一旁的工藤优作道:“虽然老人家按一下地板起身是没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但那一般应该是在四周无人的时候。

        

但在有人的时候,其实是不愿意被看到自己虚弱的模样,双手按着腿起身,这样才更加符合老人的心理。

        

在演员的世界,有些年轻人在扮演老年人的时候,也会用到这样的错误动作,这是新人经常遇到的问题了。”

        

“所以那个时候,妈妈才会眉头紧皱对吧。”

        

柯南笑道:“因为爸爸做出了不符合老人心态的动作。”

        

“原来你看到啦。”有希子惊讶道:“就是啊,当时我就在想,“完了完了,被搞砸了”,结果还真是从这边除了问题。”

        

“这也没办法啊。”工藤优作闻言双手抱怀无奈叹气道:“我的职业是推理小说家,又不是专业的演员。”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做的也有点太过头了吧。”柯南耷拉着死鱼眼无语道:“在学校那边窥探我也就算了,还特意搞了这么一出。”

        

“呀…新酱你的感觉那么敏锐呢,这都发现了。”

        

有希子闻言笑着道:“一开始回到家后,因为非常想念新酱,所以就一个人去了学校,然后在那里正好新酱跟朋友们一起从学校出来。

        

当时你回头可是吓了我一跳呢,还以为被发现了呢哈哈哈~”

        

看到自家老妈那开心的模样,柯南是一脸的无语:“这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做后续那些事?”

        

“嘿嘿,那是突发奇想啦,看看能不能瞒着你我们已经回来的事。”

        

有希子说到这像是个孩子遇到了新鲜的事物一般兴致勃勃道:“然后我们的后续就变成了观察变成柯南的新酱,日常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听到这柯南身体一垮差点摔倒,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家老妈居然会这么的无聊,闲的没事去偷窥自己的日常生活。

        

“干嘛想着做这种事啊。”柯南无奈扶额道。

        

而一旁的有希子确实径直无视了柯南的话,食指点着额头故作沉思道:“不过要怎么在不被你发现的情况,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当时我边走边想,接着就恰巧碰到了那间房子~”

        

说到这有希子很是开心的双手合十笑道:“小小的,我还挺喜欢的,原本只是想要进去看看打发时间。

        

但是进去之后,我却发现阁楼的角度天窗角度超级好。正好对着毛利事务所~”

        

“于是她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观察你的好主意。”工藤优作说到这看着有希子脸上带着宠溺:“那就是租下那栋房子一周的时间,然后伪装成老夫妇。

        

接着从阁楼的天窗,偷看你的生活。”

        

“新酱,你爸爸也觉得我的主意很有趣哦~”有希子说到这颇有点炫耀的意思,让柯南只能嘴角抽搐着尬笑,脸上不知不觉已经红了。

        

显然,对于自家爹妈干出来的事,柯南很是羞赫。

        

“之后的行程可谓是一帆风顺哦。”

        

工藤有希子说到这得意道:“我们去拜托房东租房子给我们的时候,恰巧那位社长是我的超级粉丝~给他签了名后,二话没说就答应我们了~

        

第二天你们来的时候可是吓了我一跳呢,虽然我这位专业演员保证了自己不漏破绽,但爸爸还是露馅了,还让你们反过来整了我们一次。”

        

说到这有希子再度一把抓过了柯南开启了“钻头杀”,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你这小混蛋自己装作暗杀吓我们也就算了,居然还麻醉我们!

        

当时你都不知道我醒过来之后有多伤心,还真的以为你被杀掉了呢!!”

        

“疼疼疼!!”柯南奋力挣扎想要撑开有希子的手,一边反驳道:“还不是妈妈你们先易容偷窥我的,你们这是作茧自缚!”

        

“对不起,因为妈妈实在是很想知道新酱的过的好不好。”

        

原本还有些闹腾的工藤有希子说到这神色有些低落:“妈妈很想知道你现在生活的好不好,毕竟我们一直都相隔两地生活着…

        

但如果我直接开口问你,你为了不让我担心,肯定户说“没事”来安慰我对吧…”

        

说到这工藤有希子眼眶中的眼泪不停的打转,她摸了摸眼角有些委屈道:“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你实际生活的情况而已…”

        

而看着母亲突然而来的伤感与担忧的话语,柯南之前心中的不耐烦与烦闷都消失不见了。

        

原来母亲是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自己的关心么。

        

柯南看着落泪的母亲,心中充斥着难以言表的心情:“妈…”

        

“而且又变成小学生的新酱…我想要拍下更多的纪念照片嘛~”

        

工藤有希子原本看上去低沉的表情,在一瞬间转换成了开心与愉悦,看的柯南一个踉跄直接傻了眼。

        

就是一旁的唐泽都不由得嘴角抽搐,对于工藤有希子变脸之快感到震惊。

        

该说不愧是曾经风靡全国,至今还有很多粉丝的工藤有希子么…

        

这变脸比翻书还快,情绪收放自如,真是让人开了眼。

        

“不过你也真够大胆的了。”

        

有希子叉着腰点着柯南的脑袋道:“居然还让唐泽刑事陪着你胡闹,万一不是我们弄错了人,我看你要怎么收场。

        

到时候可是会连累唐泽刑事的。”

        

“会易容又是夫妇,还偷拍,我就觉得很可能是你们了。”

        

柯南没好气道:“风格跟那个黑色组织完全不同,如果他们有怀疑的话,早就主动出击暗杀我和身边的人了,所以不可能是他们。”

        

“那万一是其他人呢?”工藤有希子不满的反驳道:“那不就糟糕了。”

        

“妈妈你这明显就是伪命题。”柯南吐槽道:“其他人看到我被暗杀的情况,根本不会跑过来的。”

        

“那万一人家选择报警了呢?”工藤有希子不服气道:“那不结果还是玩蛋了。”

        

“不,既然是偷窥,就证明有不可见人的目的,一般情况下自然是不会报警的。”

        

柯南摇了摇头认真分析道:“我们布的局其实也是一种试探,那你们真的不过来查看情况的话,那就证明不是妈妈你们。

        

那他们的偷拍就是别有用心的了,我们明天会继续调查下去。

        

况且既然都已经怀疑是你们了,我怎么可能不做准备。”

        

“准备什么?”工藤有希子好奇道。

        

“自然是验证你们的身份啦。”柯南笑了笑道:“在开始计划的时候,我自然也是有老妈你之前说的那些顾虑的,但我又联系了老妈你在洛杉矶的朋友,让他帮忙确认了一下你们两个行踪。”

        

“啊,是拉迪修·雷伍德吧。”

        

工藤有希子听到自家儿子的话,恍然间明白了些什么,有些懊恼道:“怪不得他之前有给我打电话呢,当时我告诉他我回了霓虹,没想到居然从这边露馅了!”

        

他们两人所说的拉迪修·雷伍德是位于纽约市警局的刑事,因工藤优作在纽约期间协助过他侦破案件从而认识的,

        

恩,体格和目暮警官相差不多,没有头发,同样留着大胡子。

        

至于工藤新一为什么认识,那是因为在遭遇贝尔摩德伪装的“杀人魔”的当天晚上。

        

工藤新一跟母亲还有小兰一起去剧场后,发生了一起命案,当时便是由工藤新一配合母亲解决的。

        

自然,他也认识了父母的这位好友。

        

而也正是因为柯南有找对方,确认过父母的行踪,唐泽才帮着柯南一起反套路整蛊工藤夫妇的。

0

更多精彩

np尿进好烫&白浊灌满h强

2021年9月25日 小羽 0

阴云笼罩,一些古老的神禽正在云峦之中穿梭,它们盘旋飞舞,俯瞰着自己的领地,骄傲的颈部高高的扬起,仿佛对自己的“江山”非常的满意。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