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奶糖1v2h/婢女系列h

      

菲菲8岁的小女生,还未到青春期,但正是自我独立意识刚萌发的时候,很有主见,又十分自我,把林之侽气得分分钟要爆炸。

        

舒听澜正在上班,林之侽一通电话打来抱怨:你说8岁的小女孩怎么那么难搞?我怕她第一天来不熟悉,所以特意带她熟悉家里上上下下,你猜她说什么?

        

“说什么?”

        

“她说这是我爸爸家,我爸爸会教我,不要你管。我血管差点爆了,第一天就来跟我宣誓主权。”

        

舒听澜笑,想象了一下以后舒小荷也这样跟她说话的场景,有点可怕。

        

“你现在不喊着离婚了?”

        

“当然离,不过等我先把这个小鬼搞定了再离,不然我多没面子。舒舒,周末把你家两位小朋友借给我,让她们对付那个小孩,以毒攻毒,看谁笑到最后。”林之侽觉得自己遇到对手了,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斗志。

        

“你也太幼稚了!不知道的以为是你8岁。菲菲我以前见过的,很乖巧的女孩。”

        

“你也说是以前了。”林之侽心里叹了口气,小孩不容易,从小跟妈妈相依为命,忽然遭遇变故,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律所前台的内线打来

        

:“舒律师,有人找。” 

        

“侽侽,先不跟你说了,有客户。”

        

“好。”

        

舒听澜现在在律所的地位今非昔比,大家都知道她与卓禹安的关系,尤其那日目睹卓禹安冲进律所抱起脑震荡的她的同事们,更是添油加醋说卓总是如何爱她担心她等等,编了一个她与卓禹安绝美的爱情故事,她俨然已成为整个律所娱乐八卦的话题人物了。

        

在她住院期间,她和卓禹安过去的事情,都被扒了一个底朝天。这些人可都是律师啊,搜索信息的能力异于常人,只要有心,堪比福尔摩斯,能根据蛛丝马迹牵连出一系列的信息。

        

连舒听澜都惊讶,她们最终的故事版本,竟然与她真实发生的不相上下,太可怕了。

        

大家私下盛传的故事版本,都是小新念给她听的,小新说,大家最好奇的是,你为什么离婚?真的是因为卓总的妈妈吗?现在不复婚,也是因为卓总的妈妈还没同意吗?

        

舒听澜一笑了之。

        

有次去茶水间,正巧遇到两位律师助理在讨论她的事,被她撞见,两位助理很是尴尬,她笑笑:“能为你们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是我的荣幸,但是以后要注意场合。”

        

她这绵里藏刀的一招运用得如火纯情,两位律师助理更是无地自容,道了声歉,急忙离开。

        

前台通知来找她的客户是老丁,特意来感谢她的。

        

小高那边的医疗费以及后期的康复费用解决了,他还把自己的奖金也全部给了小高,这让舒听澜很是佩服,他自己经济也困难,竟然能如此康概。

        

老丁在她敬佩的眼神中,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小高的经历我都经历过,我自己以前就是受阿旸的帮助而走到今天,所以现在有能力也尽量帮帮别人。”善心也是薪火相传的。

        

“今后有什么打算?”她知道他身体原因,很难再继续做职业车手。

        

“大嫂,我今天来除了感谢你之外,还有就是来告个别,我打算去h市阿旸的俱乐部上班。虽然无法继续做职业车手,但是去俱乐部做新手们的教练还是绰绰有余的。”

        

舒听澜心一跳:“易木旸回h市了?”

        

那是不是说明在h市的危险已经解除了?

        

“还没有,所以我过去,也正好帮他看着,等他回来。”

        

“他一直没跟你联系过吗?”

        

“没有!”

        

“你堂哥丁置呢?”

        

“也没有。不知他到底遇到什么困难?往常,不会这么久一直不联系我的。”这也是老丁决定要去h市的一个重要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里总是慌慌的。

        

舒听澜与他的感觉一样,最近偶尔空下来时,想起易木旸,就有些心慌,卓禹安常说是她多想了,听老丁这样说,她便更加确定自己的第六感。

        

“你几号去h市?我陪你去。”不亲自去一趟,她心里不踏实。

        

她把自己这个计划告诉卓禹安后,自然得到他强烈的反对。

        

“你去h市做什么?他并不在h市。”

        

“当时因为孩子们被黑衣人跟踪,我太紧张害怕了,所以匆忙离开了h市,但现在想起来,就是觉得特别对不起易木旸。”

        

“听澜,这也是易先生的想法,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把你和孩子留在h市。”

        

“我当时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不知道他会杳无音信,我以为他很快就会解决完所有困难,平安回来。”对啊,一切都是她以为,实际对易木旸的事情一无所知。

        

卓禹安沉默良久:“听澜,易先生不在h市,他在云南。”

        

“在云南?难道又是之前那个盗猎团伙的人

        

?”她记得他之前和丁置去云南,然后全身是伤回来。

        

“应该是。”实际上,卓禹安一直信守当时的承诺,不会不顾易木旸而不顾。

        

他一直在瞒着听澜调查易木旸的事,甚至很明确,他在云南所有的行动轨迹,是在一个名叫幹安的人手下干活,那个叫幹安的人,应当就是之前在h市跟踪过孩子们的人。

        

这个幹安很神秘,外界没有任何他的可查信息,甚至名字以及国籍,都是一个问号。卓禹安亦是通过各种科技手段,也没有查出任何信息。但正是因为如此,加上各种迹象表明他心里有一个猜测,幹安极有可能是个毒枭,他正在查实这个消息,只不过一直不明白,易木旸为什么会和这个幹安牵扯到一块。

        

无论是幹安还是现在的易木旸,对于听澜来说,都是危险人物,所以他一直不曾把真正的信息告诉过听澜,就是怕她冲动去找易木旸而陷入危险。

        

“所以你去h市能做什么呢?等他回来,他自然会联系你的。”卓禹安面不改色,他想藏住的信息,舒听澜自然无法得知。

        

“好了,别多想,去洗手吃饭。”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