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派对_h硕大粗喘bl

虞寄风……

        

云乘月移开了视线,  不去看他。说实话,她现在有点烦他。这位性情捉摸不定的星官,一路上实在给她添了很多麻烦;即便浣花城中他有恩于她,  她自觉也还得差不多,故而不大想搭理。

        

谁知道他这次又出什么幺蛾子。

        

薛无晦在她耳边轻嗤一声。

        

——[虚张声势……你不必担心。虞寄风虽是第五境洞真圆满,  但要看破朕的存在,  仍是虚妄之言。]

        

云乘月原本是有点厌烦的,但听薛无晦这么云淡风轻、信心满满地来上一句,她反倒一个没忍住,“嗤”地笑出来。

        

这笑虽低,  却来得有些突然;她身边的人不禁多看了她几眼。

        

薛无晦也生出点疑心:[你笑什么?]

        

云乘月笑而不语。当初浣花城中,也不知道是谁一见到虞寄风就如临大敌,  连话都不敢说,影子也不敢动,  生怕被发现。

        

现在实力恢复了一些,倒是光顾着心高气傲了。

        

这人还真是……挺可爱的。 

        

虽然她一个字没说,薛无晦却像了解她在想什么。他在她识海中“哼”了一声,便再也不出声,  仿佛赌气似的。幼稚。

        

见云乘月没什么特别反应,荧惑星官也知情识趣,不再多言,笑眯眯地走到一边。原本负责监督的心宿星官站在一旁,拢着双手,  面色肃然,  似乎已经全盘接受了眼前的局面。

        

不过,  看他转头时悄然叹气,就能猜到……这种“突发事件”,  应当不是第一次发生。

        

司天监的变故,让在场的考生也出现了些许骚动。

        

竹林静摇,低语一片。

        

——死灵?什么死灵?

        

——你没听说?据说鲤江水府……

        

在场百人,都各有各的能耐,消息也都灵通得很。很快,云乘月就感到若干视线汇聚在她身上。

        

陆莹在她身边抱臂,低语道:“看什么看,烦人得紧。”

        

“我们好像有点太高调……说不定之后会成为众矢之的。要小心才行。”季双锦略有担忧。

        

“……大小姐,你这不说的废话。想想我们昨天惹来的倒霉事好不好?”陆莹瞟她一眼,又再上上下下多看几眼,表情皱了起来。

        

“季大小姐,你怎么还打扮上了?”

        

闻言,季双锦一怔,无辜地眨了眨眼。

        

原来她今日换了一身墨色长裙,戴了同色的钗环、玉佩、手镯,虽然颜色朴素,但质地精良、搭配有序,一看就是好出身。

        

她低头看看自己,迟疑道:“这些都是法器,各有各的用处,我想着保险些……怎么,难道考试不准借助法器的力量?”

        

她倏然紧张起来,眼巴巴看向书院师长的方向。那一头,站着几位身着青色道袍的修士,正是准备宣读考试内容的书院师长。

        

陆莹听得眼角跳了几跳。

        

她隐蔽地看了看自己一身朴素的打扮,忍耐地叹了口气:“算了,是我小看了你们世家子弟的财力……你不是说自己是不受重视的庶女么!”

        

最后一句到底有些怨念。

        

季双锦才反应过来,赶忙说:“是是是,可这回家里以为我陪乐熹考试,总要装点门面……我,我还有别的,给你……哎呀来不及了,那我分你两样……乘月也来!”

        

云乘月摆手:“我修为最高,我不用。你要分,分陆莹就好,我看她眼睛都红了。”

        

陆莹没好气道:“你才红眼病!”

        

云乘月微微一笑:“我又没说这话,谁说的谁是。”

        

陆莹瞪她:“你幼不幼稚?”

        

云乘月:“你幼不幼稚?”

        

“你……”

        

“停——”

        

季双锦小声喊道:“好了好了,我最幼稚,我最幼稚好不好?是我考虑不周。我身上法器不多,还有两样防御的……”

        

陆莹扭开脸:“罢了,你给我一样防身用的就行……如果太差,我可就不还了。”

        

季双锦:“不用还不用还!”

        

她忙不迭地递过去一枚玉佩。陆莹瞟了一眼,勉勉强强收了。

        

云乘月看得大为感佩,真心叹道:“赶着送东西,人家还要给冷脸……哎陆莹,你诈骗的功力是不是又上升了?”

        

陆莹才刚刚系上玉佩,闻言气个倒仰:“你再说,下次我骗你个倾家荡产!”

        

几人吵吵闹闹之际,书院师长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这回考生们看清了,说话的是一名青色道袍、系枫红抹额的中年人。他蓄着一簇短短的山羊胡,相貌只算清秀,还略显寡淡。

        

此时,中年人两道淡淡的眉毛紧紧地拧着,严厉的眼神扫视众人,电光似的。

        

“今次考核,考生统共一百零三人。本次考核内容为临时更改,经由王道恒夫子同意……”

        

他一板一眼说起了冗长却必须的官腔。

        

现场先是鸦雀无声,但随着这官腔的拖长,又渐渐起了低声议论。

        

云乘月便悄然自语:“这是谁?”

        

季双锦道:“是明光书院内院三十六位老师之一。”

        

陆莹说:“你怎么知道?”

        

季双锦笑道:“书院中,助教们不佩戴抹额,老师佩戴枫红色抹额,夫子佩戴玉白抹额……不过,几位夫子都不大爱用。总归只有七位夫子,上上下下都认识。”

        

陆莹“哦”了一声,偏头打量几眼,目光有些好奇。她很少这么单纯地、不带任何情绪也不带任何评断地看人,而每当这时,她眉眼间那股天然的锐利就会平息不少,而多三分明丽。

        

季双锦抿唇而笑,眼睛弯起。

        

她又望着前方几位青衣修士,思索道:“就是不知道,这一位是哪位老师。明光书院的老师,每一位也都是很厉害的大修士呢……”

        

“——这位是明光书院三十六位老师之一,罗正山罗老师。”

        

一道声音响起,正好接住了她的问题。这声音微尖,却是一种刻意显出的、造作的尖利,实在很有特点,叫人听了就不会忘。

        

“……诸葛道友?”

        

季双锦惊讶之下,弯起的月牙眼变回了圆圆的大眼睛。

        

云乘月也看了过去。她还记得,昨夜薛无晦给她带的那本名字奇特的手册,就是这一位的杰作。

        

诸葛聪仍是挂着他满脸的白腻脂粉,也仍是挂着那副轻慢的笑。他那双极亮的黑眼睛,仿佛定定望了一眼季双锦,而后才转向云乘月。

        

“云道友。”

        

他更笑起来,笑得像见了鸡的狐狸:“按着惯例,罗老师还要有一会儿,才能讲到具体考试规则。”

        

“在这之前,不如……我为几位介绍介绍其他考生的情况?”

        

云乘月挑眉:“然后又要收我们一百两?”

        

“哎,哪儿的话。”诸葛聪摇着羽扇,伸出左手轻轻一摊,悠悠道,“只是想着,几位初来乍到,还一头雾水呢,就要被赶鸭子上架。什么一百两……正巧,鄙人不才,精心制作了资料详尽的考生手册,附带精彩点评,要价只不过九十九两,诸位要不来一本?”

        

……还不是要钱。

        

陆莹“切”了一声,季双锦却莫名觉得好玩,又抿嘴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

        

诸葛聪又看了她一眼,话语滞了滞,忽然多说了一句:“呃……说来也奇怪,昨夜里我莫名丢了一本手册,平白损失九十九两,真是晦气。”

        

季双锦的眼睛弯得更像月牙,唇边还忍不住冒出了憋笑的气音。

        

云乘月有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双锦,你在笑什么?”

        

“……啊?”季双锦反应过来,捂嘴道歉,“哎呀对不住,我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是觉得好玩。诸葛道友莫要误会,我绝无嘲笑你的意思。”

        

她忙着解释,月牙笑眼就又消失了。

        

诸葛聪又“呃”了一声。

        

“无妨……呃,不过我想,人情做到底么才叫人情,我自告奋勇,免费为几位道友讲解情况,可好?”

        

他说得有点迟疑,还磕巴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成了那副矫揉造作的笑脸。

        

云乘月更觉得奇怪了。

        

刚才诸葛聪说起丢了本手册,她还下意识竖起了戒心,以为这人和虞寄风一样,是来试探死灵的事。而且她还抽了一息的空,暗中埋怨了薛无晦一下,觉得他信誓旦旦说没事,结果不还是引起人注意了。

        

但……诸葛聪还像没发现?

        

而且他真要是攀交情,上来直接说就好了,绕什么弯子啊还九十九两?

        

她正疑惑不解,季双锦却已经点点头,欣喜道:“可以么?可以麻烦诸葛道友么?”

        

“呃……”

        

诸葛聪“呃”了今天第三声:“可以。”

        

季双锦彻底笑起来:“那就多谢诸葛道友的慷慨热情了。”

        

诸葛聪握紧羽扇,很刻意地咳了一声,才重新笑起来。

        

这下,连陆莹都挑起了眉毛。

        

脂粉满面的瘦弱青年已经恢复到悠哉从容的模样,摇着扇子,指了指其他方向的考生。

        

“每年,白玉京中的世家子弟都有人前来明光书院求学。”

        

“但……实话告诉几位,近年来,来明光书院参加考核的人,实在称不上京中真正的天才。”

        

云乘月问:“为什么?”

        

诸葛聪一笑,低声道:“云道友这就明知故问了。京中与书院的大道之争,已经算不上秘密,各大世家虽然习惯两头下注,却是更重视京中的意志。”

        

就是说,主要站队白玉京了。

        

这是不看好明光书院?

        

诸葛聪继续道:“几位都是天纵之才,别人我也不多提。唯有这几位需要格外留心一些。”

        

“一位是几位见过的,庄家小姐庄清曦。她今年二十有二,第三境初期修为。虽然占了天材地宝的便宜,但修炼刻苦,在京中也才算得少年英才、小有名气。”

        

“再有一位,是乐家的天才,乐水。这位在京中传闻颇多,但因从未与人交手,众人不大清楚他的真实实力,是以名声不显。”

        

“……乐水?!”

        

云乘月不认识这人,季双锦却极为吃惊。她猛地睁大了眼,急急道:“乐水……那个人,他怎么需要来?他不是一直在京中求学?”

        

她激动得有些失态。

        

云乘月问:“双锦,你怎么了?”

        

季双锦张着口,半晌才“啊”了一声,喃喃道:“原来……难道说,这次乐家其实将赌注押在乐水身上?难怪一来,他们根本不问乐熹如何,直接将他拖走,想来是不愿给乐水添麻烦……”

        

她陷入思索,眉头越皱越紧,神态也颇为凝重。

        

云乘月呆了呆,莫名想起说书玉简中的内容。她拉了拉季双锦的衣袖,有点惊讶又有点兴奋,问:“难道说你们认识?”

        

青梅竹马?三角吃醋?兄弟阋墙?

        

“……嗯?不不不,怎么会。我哪里认识得了他。”

        

季双锦恍然回神、连连摇头。

        

“不认识么……”

        

哦,不是什么戏剧性的关系啊。云乘月若有所思,隐隐还有点遗憾。果然,说书玉简的情节也不太能常常遇见。还是不能从说书玉简中认识世界……等等,这是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季双锦不知道她想什么,只歉然一笑,终究还是带着点恍惚之意,低声道:“抱歉。你们知道,我们家和乐家是世交,关系向来亲近。这位乐水,是乐家家主的长公子,正经的嫡系中的嫡系,血脉来说,是比乐熹贵重很多的……我这般出身,连他面都见不了。”

        

“更何况,听说乐水是近百年来乐家最天才的人物。他出生不久后,就被送去京中,由名师教导,潜心修炼。我听闻,他是非常厉害的人物……”

        

终究是家族影响颇大,季双锦描述起来也带着敬畏之色。

        

她还有点焦虑:“这人怎么也来了……他是不是都第三境后期修为了?甚至第四期?我们能赢过他么?这可怎么是好……”

        

云乘月拍了拍她的肩,淡定道:“不慌哦,乖哦,总有办法的嘛。实在不行,躺平认输好了。”

        

季双锦:……

        

诸葛聪:……

        

还是陆莹撇撇嘴,直言道:“你躺平干什么?指不定你比他厉害,一枚书文解决了不就行。”

        

云乘月一笑:“你说得对,所以这也是一个办法嘛。总之,放平心态啦。”

        

诸葛聪也安慰道:“云道友说的在理,季道友莫慌。”

        

“还有最后一位值得注意之人。这人么……”

        

诸葛聪露齿一笑,后退一步,收扇作揖一礼:“便是区区不才在下了。在下的消息,请恕不能透露。”

        

云乘月点头。

        

她四下看了一圈。忽然,她眼瞳一缩。

        

“你确定,”她低声道,“没有别的需要注意的人了?”

        

白面青年一愣:“什么?”

        

云乘月的眉头,一点点蹙了起来。

        

尤其是,当来人隔着人群,遥遥向她一瞥时。她感到那目光极亮也极尖锐,仿佛要穿透她,深深地扎到灵魂中去。

        

四周也忽而哗然。

        

——飞鱼卫怎么来了?!

        

——我听说,他们仿佛在调查什么东西……

        

无视一干言语,黑袍绣飞鱼图案的两名青年,都高高地立在另一头,恰好也在书院老师边上。

        

庄夜右手捏着刀柄,神态阴冷严肃。

        

薛暗则依旧戴着白玉描金面具,苍白的下半张脸绷着,淡色嘴唇冷淡地闭着。他正凝视着云乘月的方向,一动不动。

        

那位勒着枫红抹额的罗正山老师,仿佛也愣了愣,诧异地看了飞鱼卫好几眼。

        

片刻后,有青衣修士从天而降,与罗正山传音了几句。

        

罗老师本就严厉的神情,皱得更厉害。他再看飞鱼卫两眼,终究没说什么,只微微摇头。

        

“……那么,这一回考核,再添两名考生。”

        

他这话说得极为勉强,甚至带着屈辱之意,却又不得不极力忍着。

        

人群更是惊愕。

        

飞鱼卫……要参加入学考试?这简直就像大修士要来读幼童班一样可笑。虽说明光书院群英荟萃,精英学生不比普通飞鱼卫实力差,甚至更强,比如杨霏对庄夜。

        

但……终究,飞鱼卫是白玉京的人啊!

        

很多人辛苦求学、辛苦修炼,不就是为了在白玉京中谋得一席之地。

        

而今,这两人怎么倒过来了?

        

飞鱼卫究竟要做什么,明光书院居然也这么简单地妥协了?

        

庄夜提起刀,很凶地横了人群一眼,喝道:“看什么看!哪条律法规定飞鱼卫不能求学了?说出来,让我长长见识!”

        

飞鱼卫凶名在外,自然没人敢惹。那些世家子弟大多圆滑,能惹也不会惹。

        

薛暗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淡模样。从始至终,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云乘月。

        

台上,作为书院老师,罗正山深深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

        

临时更改考试内容,明光书院已经是大损颜面。而今还要再临时添加考生……对罗正山来说,这是他过去几十年都无法想象之事。

        

他忍了又忍,才忍下不让自己变得怒气冲冲。

        

饶是如此,他脸还是黑得不能更黑。甚至黑得连冗长的讲话都不想继续了……不过,这一点对其他人而言,大约是好事吧。

        

他忍着气,简单道:“那么,我且说一说此次考试内容。”

        

“观想之路为本书院传承千年之宝地。其间,收录有千百年来各地摩崖石刻之内容,皆形神兼具,更有书文孕育其中。”

        

“这次考试的规则极为简单。尔等从起点出发,看谁能走得最远。”

        

“本院取前三十名考生,录入内院。其余落榜者,可待来年参选。”

        

云乘月听见,周围不知有谁轻轻嗤笑一声。

        

“还来年呢……说不定来年,都没有明光书院了。”

        

冬日的天空渐渐越来越明亮。太阳耀眼而苍白,照得四周照明用的书文都黯淡下去,与白日融为一体,再显不出哪里特别。

        

这毫无以为是个晴朗的冬日。

        

但云乘月抬起头,望着观想之路的通道渐渐打开,却忽然觉得,这仿佛是个风雨将至的季节。

0

更多精彩

小黄文h学长/乱h伦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蛇王的男人/荡小妖精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如来短短的一句话,使得大雷音寺之中,陡然间金光大盛,一道道妖异的黑莲,自如来莲座下缓缓的飘荡而出,显得很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