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h尿便器/新房客po

        

音乐这东西,真要玩起来,那也真的是会让人废寝忘食,忘掉时间!

        

“怎么都快十一点半了?”

        

杨谦和杜讯只是录一首歌的伴奏,就反反复复,断断续续的,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录了一个让杨谦觉得满意的版本,他抬起头来,就惊讶地发现时间快到中午了!

        

“肯定啊,你们录一半不满意又重来,录一遍不满意又重来!还不能前面的先用着,后面录了再接上去。这用的时间能不多吗?”

        

杨诗涵吐槽了哥哥几句。

        

她在旁边看着,本来一开始还觉得很有意思的,但后面哥哥他们都是在抠一些她听不懂的细节,而她又不能玩别的乐器,怕打扰到他们。所以她只能是坐在木地板上,无聊地打着哈欠,抠起了脚丫子……

        

“怪我、怪我,这几年基本功都荒废了,弹得不好。”

        

杜讯笑呵呵地拱了拱手。

        

他并不只是安慰杨诗涵而已,杜讯知道自己说的也是事实,他这几年也就在媳妇的西餐厅弹弹钢琴,没怎么把心思放在音乐上。

        

所以看起来他弹得还不错,但实际上情绪表达并不流畅,杨谦提的几个要求,他都没能第一时间做出来。

        

要是还在京城的那时候,自己…… 

        

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确实是退步了,不过跟杨谦探讨这首歌的伴奏录制,也让杜讯找到了以前给别人制作音乐的痛快感!

        

好像青春一下子又回来了!

        

“十一点半了,我是送你回去还是……”

        

杨谦看了看妹妹,有点犹豫。

        

“杨老弟这么快就要回去了?不唱了吗?是不是做伴奏耽误太长时间了?”

        

杜讯还以为杨谦是心疼钱,毕竟包录音棚一天时间花费不低的。

        

正常他收单唱录制两百块一个小时(荷城消费水平不高,定价太高没人来),平时会有一些面向学生群体的八折、七折之类的团购折扣。

        

然后因为杨谦是电视台的关系,他跟杨谦一开始谈的是一百二十块一小时。今天包场录到下午六点,反正没什么生意,杜讯就收他六百块——扣除中午吃饭、中途休息的时间,他们实际录制的时间肯定超过五、六个小时。

        

这个价格,放在京城绝对是白菜价中的白菜价了。

        

但没办法,荷城这个小地方,愿意花六百块钱来录歌的人少之又少,平时那些学生就算要录歌留念,也仅仅是团购一两个小时,草草录完,不会像杨谦这样注重细节。

        

杜讯不这样定价,可能他做这个工作室别说赚钱了,每个月的水电费都还要倒贴钱……

        

“要不这样,帮你录伴奏这个,我不额外收钱了,时长我也不算给你,今天我就收你三百块怎么样?”

        

杜讯难得遇到杨谦这样有水平的创作型歌手,他自己也重新找到了以前做音乐的快乐,不想杨谦因为钱而放弃。

        

所以,他犹豫了一下,决定倒贴钱都要帮杨谦把这些歌录出来。

        

水电费有价,但对音乐的这份热爱是无价的!

        

“杜哥,不是钱的问题,你该怎么收就怎么收!我也不是只录今天而已,这么多歌呢,可能下个星期六、星期天我还要过来的。”

        

杨谦被杜讯感动了,他不是在意钱,更不想仗着音乐、梦想这些虚的东西去占别人的便宜。

        

“我是想着快到中午饭点了,要不要先送我妹妹回去。她今年高三了,晚上还要回学校上晚自习。”

        

杨谦解释了一下。

        

确实是杜讯误会了,是杨谦自己担心妹妹的学习——杨诗涵已经出来玩了一个上午,中午不回家休息,下午跟晚上怎么会有精神学习?

        

“关我什么事?晚上才上自习,又不是现在就要去学校了。”

        

杨诗涵叫了起来。

        

她不肯现在就回去,说来了半天没看到哥哥录歌,就只是听他们在弹琴。至少先听杨谦唱一首歌,把录歌的流程体验完整了,再回家也不迟啊!

        

“……要不然,我会老是惦记着,在录音棚你们是怎么录歌的啊?然后这首歌是怎么唱的啊?一直没答案,就百爪挠心,很难受,学习又投入不进去,是吧?”

        

杨诗涵张牙舞爪地编起了借口,就怕老哥现在就催她回去。

        

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

        

杜讯听信了杨诗涵的话,也帮她劝起了杨谦:“杨老弟,要不试一下?我也好奇你这首歌怎么唱的。”

        

“现在也才十一点半,我叫个外卖,等下一起吃完,你再送小妹回去休息,正好路上可以消消食。”

        

杜讯的建议倒是起了一点效果,杨谦犹豫了一下,终于同意了。

        

……

        

杨诗涵和杜讯出去,只留下杨谦一个人呆在录音棚里,他们到工作间,和杨谦隔着一层玻璃对视着。

        

“这真的是隔音玻璃?喂喂,哥,听到我说话吗?”

        

杨诗涵调皮地敲起了玻璃。

        

但杨谦在里面茫然地张了张口,说什么杨诗涵也听不见。

        

最后杨谦戴起耳机,对着麦克风说话,声音才传了出来。

        

“涵涵,你在说什么?”

        

“别闹!”

        

“杜哥,我们可以开始了!”

        

杨诗涵吐了吐舌头,老实了下来。

        

她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拿起监听耳机,没戴上,也学着杜讯,只是拿一边贴在自己的耳朵上。

        

杜讯调试好伴奏,跟杨谦比划了一下OK后,就将伴奏在杨谦的耳机里播放了出来。

        

在录音棚里唱歌,对于杨谦来说绝对是全新的感受,他第一次开口就拉了胯。

        

“等一下,进得慢了。”

        

杨谦比划了暂停的手势,有没有踩对节拍,他自己很清楚。

        

虽然平时他自己唱的话,可以后面再调回来,但录音是会保留每一处瑕疵的,杨谦就跟刚才跟杜讯录伴奏一样,不能容忍自己有瑕疵,错了就得重新来一遍。

        

还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啊!

        

钢琴的音乐声再次在耳边响起时候,杨谦虽然目光平视着,但他没有再看着玻璃外面的妹妹,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耳朵里的旋律上面。

        

三、二、一……

        

好像在等KTV的字幕倒计时一样,杨谦在心里默念着,踩着点张开了口。

        

“当你看着我,

        

我没有开口已被你猜透……”(注1)

        

前面主歌部分是没有高音的,对于杨谦来说唱起来没有难度。

        

而且他自身温柔、干净的嗓音,和原唱也比较相似,唱这首歌仿佛有加成,甚至可以说是开口脆!

        

操作台前面的杜讯忍不住扬了扬脑袋,圆圆的眼睛跟着眯了起来。

        

好听!

        

歌很好听,歌手的声音一样的好听!

        

都多少年没听过,或者说没有这么近“距离”地听过有这样专业水准的歌手唱歌了?

        

要不是专业的精神让他还要坚守这个操作台,杜讯都想向后仰去,将他胖胖的身躯全部砸进这个舒服的老板椅里——他要躺着听杨谦唱歌!

        

不过,话又说回来,目前杜讯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操作空间的。

        

这首歌他第一次听,应该怎么唱,那也是听杨谦唱完了才知道。

        

而那些稍微可以客观一点去衡量的“音准”、“音高”、“节奏”等等问题,杨谦也没让他挑得出什么毛病来。

        

为什么杜讯打心里称赞杨谦有“专业水准”?

        

因为这些专业歌手必备的基本功,杨谦都有,还特别扎实!

        

真要说有问题的,那估计只能鸡蛋里挑骨头地拎出来一个“换气过重”的问题……

        

杨谦的气息还算可以,只是这点应该没有专门练过,换气声在仔细听的时候还能感觉到比较清晰的痕迹。

        

等下杜讯准备让杨谦听一下自己的干声(录下来不带伴奏的人声),这感觉会更加明显。

        

不过,这不算是很大的问题,后期可以处理。

        

如果杨谦不喜欢后期调音——大概率是这样,前面讨论时候杜讯就感觉他比较喜欢真唱、真声——那杜讯也可以教他一点小技巧,把换气过渡得更加自然。

        

不过,还是那句话,瑕不掩瑜!

        

第一次试唱就能唱得这么顺畅,杜讯都在想杨谦之前是不是自己练了很多遍了。

        

“居然是挺好听的!”

        

没捂着的另一只耳朵传进来了杨诗涵的嘀咕。

        

杜讯好奇地看了她一眼,杨小妹没听过他哥唱这首歌吗?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