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辣文&宠妾po

   

碧色偏墨绿色的底子,淡金色的兰花主题勾线……

        

林小贤在0.5秒内就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女人的旗袍的确是和夏学姐的那一件同款。

        

嗯…

        

甚至连身材都有些同款…

        

最多也就胸脯比夏落秋大一点儿,不过林小贤是个正人君子,正如他经常跟同桌说的那样,他对胸部的大小并没有兴趣。

        

而且林小贤也很守夫道。

        

不认识的女人,身材再好,再漂亮,他也不会久看。

        

所以在0.5秒过后,林小贤只淡淡地扫了眼前这个女人一两眼,两三眼,三四眼,紧接着就收回目光,一边等电梯,一边古井无波地继续看qq上【读者7389】突然给他发的消息。

        

……

        

林小贤虽一扫而过作罢,可夏辛瑶就不一样了。

        

她一不是瞎子,二不是金鱼,刚刚盯着女儿男朋友的照片看了那么久,可不是白看的! 

        

脸型,发型,身材,眉眼…

        

甚至看手机时候扬起的轻笑。

        

都和刚刚手机屏幕上的林小贤一模一样!

        

所以眼前这位到底什么情况?

        

林小贤还有个双胞胎兄弟?

        

这么大的事情女儿从来没提过,肯定不可能,那答案就很简单了。

        

电梯厅里偶遇的这个男子,无疑就是女儿的男朋友,是曾和她在浴室里坦诚相见过的,林小贤本尊!

        

好家伙,他…他怎么也来这儿吃饭啊…

        

叮——

        

说话间,电梯到了。

        

林小贤先进去,夏辛瑶晕乎乎地也跟在后面,步伐有些迟钝。

        

林小贤按了按钮,夏辛瑶拉开最远的距离站着,依然感觉心脏怦怦直跳,紧张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人可是第一个除了脸以外,几乎看光了自己全部身子的男人啊。

        

更何况他还是萌萌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刚在外面做了天大的坏事,然后坐在客厅里和毫不知情的爸爸一起看电视一样。

        

电视什么的根本看不进去,只有忐忑。

        

夏辛瑶瞅了一眼电梯按钮,两个人都是到同一楼层,可能都是去卫生间吧…

        

诶?

        

那我刚刚,为什么不等他先上,我再后上?

        

这个后知后觉的问题让夏辛瑶一阵无语。

        

滴滴滴——

        

刚好,此时qq弹出【为君落笔书长情】的回复。

        

【有趣的男人:在啊,姐姐下次有什么直接说就行,我看到了就会回的,放心吧】

        

多一个“放心吧”,这话的味道都要舒服很多。

        

这就是为什么夏辛瑶很欣赏这个作者的其中一个小细节。

        

夏辛瑶看qq的时候余光一瞟,发现林小贤奇怪地看了自己的手机一眼。

        

虽然不知为何,但夏辛瑶心中还是下意识地一紧,把手机稍微倾斜一下,想回复的时候,却发现信号被电梯屏蔽了。

        

而下一刻,整个轿厢更是突然发出一阵震颤,然后缓缓停了下来…

        

“?”

        

“?!”

        

——————————

        

与此同时,餐厅里,有两个女人此时正坐在同一张桌子旁。

        

一个脑后挽着精致的发髻,一个留着酒红色的披肩大波浪。

        

一个明眸皓齿,楚楚动人,一个风风韵韵,如娇似媚。

        

两人穿着款式相似的黑纱长裙,脸上却有都有着相同的冷漠和对峙感。

        

本应是双艳争芳的美妙场面,此时却显得有些剑拔弩张。

        

“你怎么在这儿。”先开口的是沐长卿,晃了晃手里的杯子。

        

“我还想问你呢,沐-姐-姐。”夏落秋一字一顿,眼睛看向别处,抿了一口酒。

        

夏落秋是刚准备喊服务生买单。

        

沐长卿是想躲开林小书的“监视”,去吧台偷偷拿瓶酒回来。

        

两个原本相隔的人,视线就这样交汇,在惊愕之后,更是由于撞衫的原因,双方的气场瞬间就碰撞出了火花。

        

尤其是沐长卿。

        

夏落秋本来是打算先站起来的。

        

不过当沐长卿发现夏落秋的裙子和她几乎一样,甚至连那双修长美腿下踩着的碎银亮片高跟鞋都和自己类似时,方才楼下林小贤的那句话顿时就浮现在了她脑海里。

        

【万一餐厅里有人跟你撞衫,说不定别人更漂亮呢?】

        

本来说者无心,听者也无意。

        

谁知此时竟一语成箴,且对象还是这个姓夏的!

        

沐长卿当时就不自觉地迈开腿,气势胸胸地走到夏落秋桌前,然后duang一下径直坐下。

        

相顾无言,二人直接开启了眼神对波模式,一直到现在。

        

……

        

“我是和我老公来的。”沐长卿从容答道,顺便宣誓主权。

        

而开启solo模式的夏落秋也就不是小笨嘴了,轻抬下巴:

        

“我是和你老公的岳母来的。”

        

“?”

        

沐长卿把这话稍微在心里饶了一下,才琢磨过味来,然后冷笑:

        

“我老公的岳母多了,你说的哪一个?”

        

“当然是最好看,最优秀的那一个。”

        

沐长卿没见过夏辛瑶,也不知道此话是否为真,只是无意间目光下移,眉头顿时微皱,隐隐觉得姓夏的胸部是不是比上回见面的时候更有料了。

        

可恶…

        

难道是那不孝的老公上次和她偷腥的时候又揉大了些?

        

也不能怪沐长卿老想着这种地方。

        

只是两个人身着的黑色长裙都是稍微性感风的,虽然谈不上露多少沟吧,但是细细打量的话难免就会在胸部产生一些注意力。

        

所以不仅是沐长卿,夏落秋也在观察对方,并且同样皱眉。

        

啧…

        

这轮廓…

        

居然感觉跟妈妈一样不相上下…

        

“所以我男朋友呢?怎么没看到他?”夏落秋故意左顾右盼。

        

“他去卫生间了,令堂呢?我还没见过夏阿姨呢。”

        

“诶?沐姐姐…”

        

夏落秋闻言“无辜”地眨着眼睛,双手托着下巴:

        

“虽然我管你叫姐姐,不过你管我妈妈,应该也叫姐姐吧?”

        

“夏落秋你…”

        

这话太过分了!她哪有那么大的年龄!

        

沐长卿咬起下唇,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竟然直接眸光一片水雾蒙蒙,眼看就要掉眼泪儿似的,顿时让夏落秋慌了神:

        

“喂,你别…你别这样啊…”

        

她知道沐长卿的弱点是年龄,但一是没料到对方今天这么容易破防,二是本来自己也没打算攻的这么狠。

        

两个人斗嘴也好,争场子也罢,可都知道迟早是姐妹一场,要是好好一顿晚餐间的偶遇搞的哪边哭哭啼啼,要是让林小贤知道了,那…那谁知道他会不会心里产生什么想法呢?

        

“沐长卿你别讹人…你…”

        

毕竟还是年轻女人,一想到这里,夏落秋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沐…沐姐姐你别上头啊,不至于的吧,我就那么一说,我妈她其实很嫩的…”

        

“……”

        

“不对!跟这个没关系…哎呀!明明是沐姐姐你先挑衅的嘛!你…你干嘛啊这是…”

        

“呵。”

        

沐长卿无视夏落秋的凌乱,挪开视线,虽然俏脸儿上的委屈之意更甚,但心中其实已经缓过来,此时是故意想戏耍夏落秋了。

        

哼!果然还是黄毛丫头…

        

这么点儿状况就六神无主,以后进了门岂不是一辈子都只敢在下面

        

两个女人就这样进行着既无聊又有趣的“博弈”,而餐厅外面此时却传来一阵喧嚣,几个人来人往后,一则消息传了进来:

        

“经理,咱们电梯故障,卡在二三楼之间停摆了!”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