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野外h&王爷的精壶h

        

“你们在做什么?”程漠问道。

        

站着的三个人都是一愣,显然没想到在这个地方都能被别人撞见。

        

而且好像还不是学生,不会是老师吧?

        

其中一个女生眼珠子一转,立刻换上了笑脸:“没什么,我们小孩子之间产生了点小矛盾,现在已经解决了。”

        

说完她就作势要扶起地上的麻花辫女生,还对旁边的男生使了个眼色。

        

那个男生立马心领神会,也上前去拉麻花辫女生的胳膊。

        

麻花辫女生战战兢兢地看着他们,有心不想接受他们的“好意”,但又不敢。

        

她捂脸的手被男生扯开,程漠看到她一边的脸颊红肿,十分明显。

        

他突然大步上前,一把抓住男生的手腕:“行了,你们都放手。”

        

男生惊讶地看向他,这个青年人的力气怎么大得离谱,只是随手一握都让他感到手腕生疼。

        

“不用了老师,我们来就好。”那个女生还在试图打圆场。

        

“我说了,放手。”程漠再次说道。

        

这次女生和男生再没有坚持,全都立马松开了手,因为程漠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个青年身上似乎有种无形的恐怖气场,让他们不自觉地畏惧。

        

看他们退到了一边,程漠再次说道:“回你们自己的班级去。”

        

“好,好的。”

        

那个女生不甘心地看了一眼麻花辫女生,随后就带着另外两个人离开了。

        

“谢谢老师……”等到他们都出去了,麻花辫女生才小声说道。

        

程漠伸出手,女孩也伸出手,任由他把她拉了起来。

        

“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在这里欺负你?”程漠问道。

        

他根本就没相信那个女生说的话,在外面听了那么一段时间,傻子也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

        

“因为小琪想让我帮他们写作业,我没同意……”女生低落道:“于是他们就把我拖到这里打,小琪家里比较……有势力,而且她长得也漂亮,所以很多人都会让着她,也不敢得罪她,就连世贤哥也……”

        

“那个男生和你什么关系?”

        

程漠虽然也懒得管那么多,但这女生身上的心之力波动很不稳定,想起上次波波莎娃的情况,他决定还是了解一下再说。

        

“他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伙伴,就住在我家隔壁……我原本以为他和其他男生不一样的……”麻花辫女生眼眶中再次盈满了泪水。

        

真的没想到以前视为哥哥般的存在,竟然帮着其他女生欺负自己,而且下手毫不留情,仅仅是因为自己不肯听话……

        

“现在你也看清他的嘴脸了,就没必要再为他纠结。”程漠淡淡道。

        

女生默默点了点头,眼泪还是滴滴往下掉。

        

“没事,接下来我在中学部当老师,他们要是再欺负你可以来找我。”程漠宽慰道。

        

女生还是默默点头。

        

“行了,你先回去换套衣服再来吧,别耽误了上课。”

        

女生朝他微微鞠了一躬,然后来到洗手池前。

        

程漠这才注意到,洗手池里面被放满了水,有一个打着补丁的布书包泡在里面,已经完全湿透了。

        

麻花辫女生默默抱起还淌着水的书包,也不顾它沾湿了自己的衣衫,快步跑走了。

        

这样处理能行吗?

        

程漠不由得陷入沉思,要是换成恋曦他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安慰她,或者当场教训那几个欺负人的学生?

        

啧,我果然不是专业的教师……

        

不对,我本来就是临时过来代课的,想那么多干什么?

        

这些人如何,以后我恐怕也管不着了。

        

程漠无奈地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去,果然在走廊的尽头看到了校长室。

        

他推门走了进去,屋里竟然有人。

        

那个人看到他顿时惊讶地站了起来:“是,是你?!”

        

程漠也有些惊讶,这不就是自己之前的女助教吗?

        

“校长大人,你们怎么又招来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女助教顿时不满地叫道。

        

雌雄莫辨的声音响起:“优优女士不要这么说,人家程先生现在可是罚之异能者派来的代表呢,根本就不是雇佣关系哦,我可是无权再管他了呢~”

        

果然,又是这个熟悉的声音。

        

程漠眼光一闪看向窗边,那里有一个高背椅面对着窗外,看不到椅子上的人。

        

和之前简直一模一样。

        

女助教听到校长这么说,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过真是没想到呢,之前我还夸程先生不是一般人,结果还真的说准了~”校长笑道:“看来我看人还是蛮准的嘛~”

        

程漠没有理会校长的套近乎,而是直接道:“没想到你们竟然是所谓的最强大组织T·C,你们到处开办学校、医院或者其他的地方,难道是为了做慈善?”

        

“程先生这话真是折煞我们了,最强大的明明就是你们异能者啊~”校长继续笑道:“而且听程先生的语气,似乎并不相信我们在做慈善啊?”

        

程漠冷笑一声:“呵,你们要是真的做慈善,何不把幸存者全都接到所谓的三大安全区去?我看那边还能容纳不少人啊。”

        

“容纳不少人也不代表全世界的幸存者啊~程先生,那你说我们该怎么选择呢?总不能按照顺眼的来挑选吧?三大安全区的地方毕竟有限,人口太多只会导致资源匮乏,你让我们都接过去,这不就是强人所难吗?”

        

“但在那里留下的人,可不就是你们‘挑选出来’的。”程漠转而道:“我也不想和你争辩这种事,只是你们做慈善也好,摆样子也罢,为什么要拉上我们二分之一界?我们有什么义务为你们冒险?”

        

“看来程先生对二分之一界的认同感很高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校长不紧不慢道:“至于这一点,你可以去问初雪啊,这可是她答应的,我们又没有逼她~”

        

程漠的目光中闪过一抹锋锐,这个人的回答极其圆滑,滴水不漏,就算是他们理亏也让人找不到破绽。

        

“行吧,我们帮你们解决问题,报酬是不是要多给点?”

        

“那当然的,这点程先生就放心吧,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那,我先走了。”

        

程漠佯装要转身离开,却在抬脚的那一瞬突然几步冲上前,女助教还来不及制止,他就已经来到了校长那张高背椅的前方。

        

然后他就看到了……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